当前位置:

章83 鲍天成犀角杯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沉香不像檀香那样可直接取自一种木材,也不像龙脑香那样可直接取自一种树脂,它是一种混合了树胶、树脂、挥发油、木材等多种成分的固态凝聚物,体积不等,形状各异。能形成沉香的植物主要是瑞香科沉香属的几种香树,但这些香树的木材本身并无明显的香气。

    常温下的沉香香气淡雅,熏烧时浓郁、清凉、醇厚,且历久不散,加之沉香成香时间漫长,稀少难得,故自古为世人推重。

    天然香树一般要到十年或数十年以上才有发达的树脂腺,才有可能形成“香结”,而“香结”还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才能真正“成熟”。有的香树寿命能长达数百年,倒伏后留存的沉香往往也有数百岁以上的寿命,所以古人称赞沉香是“集千百年天地灵气。”

    此“一苇渡江”沉香摆件,雕工精湛,刻纹流畅,随形而就,沉香材质细腻温润,油线清晰,虽然制作人已经难以考证,但其精湛的工艺绝对是当代沉香雕刻之典范。

    参照以往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此件沉香摆件的价格应该在五千万以上,考虑到对古武修炼者的特殊作用,实际拍卖价格还可能会更高一些。

    第二次随机献祭就有这么大的收获,蓝天雨的献祭热情更加高涨,紧接着开始第三次随机献祭。

    这次祭坛上出现的是一堆破烂溜丢的旧衣服,再次浪费一次献祭机会。

    第四次随机献祭,祭坛上出现的是一百多盒包装精美的燕窝。虽然这些燕窝的价值不算高,但是看完光屏上的信息介绍后,蓝天雨对这次的献祭结果还算满意。

    这一百多盒燕窝都是极为珍贵的极品血燕!

    沐卉因为身体不好,所以经常会服用一些燕窝来滋养身体。蓝天雨对于燕窝的了解虽然算不上是专家级别,但基本的分类还是知道的。

    燕窝是一种名贵的食品,按颜色分为血燕、黄燕和白燕,血燕以颜色鲜红、营养丰富、产量稀少被追捧为燕窝中的珍品。其铁质,矿物质等营养素较为丰富。其主要功效就是滋阴、润肺、补虚、美容养颜、调节内脏经脉紊乱、缓解压力、补充体力等。沐卉的身体一直比较虚弱,如果能够经常服用这种极品血燕,对她的病情自然大有裨益。

    血燕属于洞燕的一种,是金丝燕筑巢于山洞的岩壁上,岩壁内部的矿物质透过燕窝与岩壁的接触面或经岩壁的滴水,慢慢地渗透到燕窝内,其中铁元素占多数的时候便会呈现出部分不规则的、晕染状的铁锈红色,因此称之为血燕。

    血燕的形成需要各方面条件的契合,存在极大的偶然性,因此产量极为稀少,而血燕中的极品更是少之又少,从来都是有价无市。

    他献祭出的这一百多盒燕窝是档次极高的极品血燕,每克的市场价在百元左右。但因为数量稀少,真正想要在市场上花钱买到,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前沐卉服用的燕窝大多是市场上比较常见的官燕,血燕仅仅服用过两盒,而且还是普通品级,并不是这种难得一见的极品。

    祭坛上每盒燕窝的重量大约为二两,也就是一百克,市场价格在万元左右,这些燕窝的价格虽然不算高,总价仅在百万元左右。但这种真正的极品血燕,就算舍得花钱,在市场上也很难有缘买到。

    这些极品血燕用来给蓝天雨的妈妈滋补身体最好不过,所以对这次的献祭结果,蓝天雨还算满意。

    紧接着第五次随机献祭,这次献祭出的是三款不同的犀角杯。

    一款是清晚期的山水人物犀角杯,一款是清中期的折枝花卉纹犀角杯,这两款犀角杯的雕刻工艺虽然也算精湛,但制作人算不上鼎鼎有名的犀雕大师,两件犀角杯的市场价格相差不多,大约都在百万元左右。

    蓝天雨最看重的是明代鲍天成款的“张骞泛槎”犀角杯。

    鲍天成是明代江苏一带著名雕刻家,他能用犀角、象牙、各种硬木、香料等材料,雕琢奇巧精美的杯、盒、扇坠及发簪、印章、图匣之类,种种奇巧,工细绝伦,迥迈前人,与苏州的琢玉名手陆子冈齐名,在江南很负盛名。

    犀角雕刻一直未形成一种专门的工艺美术专业,多由竹、木、牙雕刻艺人兼工。文献记载中,只有明代艺人鲍天成为专门雕刻犀角的名匠。鲍天成是杰出的犀角雕刻名家,被明人称为吴中三绝技之一。其作品之精工及流传之罕,均为藏界知著。

    此犀角整器以槎为整体造型,舱后端坐一长须老者,即为汉代名臣张骞。其人神态安详自若,身着长衫,头戴素巾,手执灵芝如意,翻读书卷,旁置花果围绕。槎下江潮滔滔,杯外侧及底部均刻有水波纹饰,富有动态,使人顿生此船正在水上泛波之感。

    鲍天成将张骞如醉如痴的怡然神情把握得恰到好处,表情刻划生动。槎下水波翻涌成漩,似在激流中航行,水波纹层次分明,细致入微。此槎杯造型别致,用刀犀利,打磨精细,雕工流畅,通过细腻的刻画,将张骞虽是险水行舟,但胸有成竹,犹如闲庭信步的神态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不愧出自于犀角雕名家鲍天成之手,确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仙人乘槎”这一题材古老有趣,本出晋代张华《博物志》,在宋代与张骞问河源故事相混合。元明时期,张骞泛槎已是熟典,如博望槎、汉使槎等,均为此典。因此无论元朱碧山之银槎杯或明清时期种种犀角雕槎杯,其上仙人均可以张骞视之。

    张骞出使西域时遇河阻碍,虽溯河而上欲寻源头,未料却达仙境,遇牛郎织女,并赠织布机上压布石条一块。后世多以“仙人乘槎”喻“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人物主题之犀杯中,槎形器相较于一般犀杯在造型设计上受原材角形的限制更大,其盛行于元、明、清三代,多用玉、犀、象、木、竹等材料制作,犀角制品更是其中翘楚。

    此犀角杯,在槎身一侧刻有一方印款,减地阳文书“鲍天成”,证明这件犀角杯为鲍天成真品无疑。

    ...............................................

    .qidian.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