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89 打落尘埃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是天雨呀,听说你们月拍举办的非常成功,那天我正好有一个会议要参加,没能赶过去,真是非常遗憾。”蓝天雨还是第一次拨打他的私人电话,郑光明电话中的声音非常热情。

    “郑市长事务繁忙,能够理解,我们下一次季拍更加隆重,到时候郑市长如果有时间,一定要莅临指导。”蓝天雨顺口约请。

    “如果没有推不开的事情,我一定参加。”

    客气两句,蓝天雨转为正题:“我和苟海涛局长的儿子发生了一点小矛盾,他喊来了三名警官,事情的经过他自己已经如实讲述清楚。矛盾的原因,事情太小,不值一提。苟强的认罪态度很好,不但承认了自己强.暴、受贿、藏毒的罪行,还揭发了他父亲苟海涛收受巨额贿赂的事实,仅仅在他名下的财产就超过了三千万。过来的这三名警官,职位太小,不敢经手这件案子。招商局是郑市长分管的部门,我想这件案子还是先通知你一下,比较合适。”

    蓝天雨电话中所说的事情,实在是让郑光明太意外了,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苟海涛的儿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了自己的三项罪名,这其中任何一项都足以让他丢官罢职甚至足以把他送入监狱,三罪并罚,罪名更加严重。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亲口供述了其父亲收受巨额贿赂的事实,有他的亲自指认,苟海涛必然要面临纪委的审查,他凄惨的下场已经注定。

    正常情况之下,苟强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一番话,蓝天雨到底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郑光明无从得知。但从这一件事情上,他已经可以确认蓝天雨绝对不是一般人。联想到凌钢和他的亲密关系,蓝天雨的真实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招商局虽然是他分管的部门,但苟海涛并不是他的嫡系,就算苟海涛因此落网,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他现在提前一步知道了这个消息,正好可以预先谋划。

    略微停顿了片刻,郑光明再次传来的声音已经十分严肃:“这件事情确实太突然了,真没想到海涛局长竟然早已经被金钱腐蚀。这件事情我要马上面见田书记,当面汇报。在此之前,只能让在场的警察先把苟强带回派出所做笔录,后面的事情还要听从田书记的指示。回到派出所之后,苟强不会否认先前的供述吧?”

    “既然苟强已经供认他们父子的犯罪事实,以后当然也不会反悔,这一点郑市长尽管放心。”

    有了蓝天雨的保证,郑光明对于自己先前的猜测更加笃定,继续说道:“你让旁边的警察接个电话,我简单作个安排。”

    蓝天雨把手机递到高志毅的手中,说道:“郑光明市长的电话,他有事情要叮嘱你。”

    接过电话,高志毅感觉手中巴掌大的手机仿佛有千斤重,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说道:“郑市长您好,我是玉阳派出所的高志毅。”

    听完郑市长的安排,高志毅再次把手机交到蓝天雨的手中。

    “等田书记有了新的指示之后,咱们在联系,如果后面的审问中遇到问题,天雨能不能出手帮忙呀?”郑光明试探道。

    “有了苟强的供述作为突破口,后面的审问应该会很顺利,已经用不到我出面。而且我的身份有些特殊,不适合随意插手一些小事。我今天的火气有些大,做事稍显鲁莽了一些,等会儿我会叮嘱在场的人对这件事情保密,九局应该也会派出专人介入,避免关于我的信息进一步扩散。”蓝天雨隐晦的答道。

    两人结束通话之后,高志毅小心翼翼的请示道:“蓝总还有其它事情要吩咐吗?如果没有其它指示,我现在就把苟强带回派出所进行笔录。”

    蓝天雨扫了周围的人一眼,严肃的说道:“你们心里可能都有所猜测,正如你们所想,今天你们听到的这些,涉及到国家机密,不能对任何人泄露。你们回去之后,会有国安的同志上门,专门给你们讲解相关保密条例。”

    蓝天雨的这一番特意叮嘱,让众人心中更加惶惑,还参杂着一丝知道特殊机密后的小兴奋。

    好在夜总会里声音嘈杂,虽然有人在远处围观,但却只能看到大致情况,听不清众人说话的内容。九局的后续扫尾工作,并不会太麻烦。

    今天蓝天雨当众施展催眠术,做的非常隐晦,而且普通人很难分清催眠术和异能之间的区别,这种情况是否需要保密完全在两可之间,蓝天雨特意这样说,既是为了防止这些人把今天的事情扩散,也是为了震慑一下众人。

    叮嘱众人注意保密后,蓝天雨带着琴音向外走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亲眼目睹、亲耳所闻的这些人震撼很大,看到蓝天雨走远,郑睿赶紧拿出电话,给他的父亲郑光明打过去。

    拨通之后,郑睿把刚才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讲述完之后,他问道:“我猜测苟强肯定是被他催眠了,他好像也没说那些明显有强烈暗示性的话,更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特殊的举动,真想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无声无息把苟强催眠的?......爸,你说他是不是那些不为人知的特殊人士呀?”

    “这些都属于国家机密,你就不要瞎猜了。你只要记住,像他这样的人不能惹,只能亲近,不能得罪,苟强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得罪了正常人还有转圆的余地,得罪了他这样的人,分分钟就有可能被打落尘埃,连一丝挽回的余地都没有,这才是最可怕的。”

    一番叮嘱后,郑光明又教训道:“以后不要什么人都交往,选择朋友的时候,多动动脑子,像苟强这种行事嚣张的人,一个都嫌多,等到被这种人连累,后悔就晚了。”

    所有旁观者中,最受震动的,不是郑睿,也不是范明,而是一言未发的林远航。

    .......................................

    .qidian.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