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127 种因得果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暗中检测出蓝天雨的骨髓完全匹配之后,也就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变故。

    齐冰直接找上蓝明辉而不是沐卉,并不是她嘴上说得担心沐卉的身体状况,而是想要两全其美,即能让蓝天雨捐献骨髓,又不让蓝天雨以莫泊远儿子的身份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她的计划和说辞确实很完美,在她一步步引导之下,如果蓝天雨不是有了精神系异能,很可能会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以蓝天雨的骄傲,哪怕莫泊远儿子的身份会给他带来很大的虚荣和利益,他也不愿意在自己的脑门上扣上一个私生子的帽子,他只以为耻,不以为荣。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蓝天雨肯定会选择把两人见面的事情隐瞒下来,独自承受不堪身世的内心煎熬,而不会去找沐卉和莫泊远求证。

    看透齐冰的自私自利,想明白她的恶毒用心,蓝天雨对她的痛恨已经达到了极点。

    解除了齐冰身上的催眠术,齐冰的大脑恍惚了一下,慢慢清醒过来。

    等候了几分钟,齐冰的思维恢复正常,她再也难以保持一直以来的镇定神色,戒备的问道:“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是不是让你很意外?你肯定对我做了非常细致的调查,但是有一点你是调查不到的,那就是我已经加入了九局,我是九局中的一名精神系异能者。你的结局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你自以为是的在一名精神系异能者面前撒谎,你包藏险恶用心的精彩表演。在我眼中看来,完全是小丑般令人发笑的演出!”

    齐冰现在已经顾不上计较蓝天雨的刻薄语言,蓝天雨异能者的身份让她心中极度不安。大惊失色。她虽然对九局对异能者的了解不多,但异能者作为特殊人士。拥有种种匪夷所思的不凡手段,她还是十分清楚的。

    “难道你刚才对我用了催眠术?”想到这个可能,齐冰的眼中有些惊恐。

    “你没有猜错,我已经警告过你,但你一直都没有听到心里去。如果你的谋算成功,我应该会如你所愿,不但会给你的女儿捐献骨髓,还会远离你的生活。就连以后对你的华信集团展开阻击,可能也会在最后给你留下一线余地。如果谋算成功,你的收获很大,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如今你的险恶用心被我悉数识破,你曾经妄想得到多少,自然就要失去多少!齐女士,你现在做好这个准备了吗?”

    齐冰本来就是有求于蓝天雨,她之前行走在钢丝绳上,妄图左右逢源,如今图谋悉数被蓝天雨识破。等同于把她打落悬崖,是让她就此万劫不复,还是给她一线希望。完全掌握在蓝天雨的手中。

    完全明了如今的局面之后,齐冰先前慌乱的面容变得一片惨白。

    她闭上眼睛思索片刻,等睁开眼来,虽然面上还是没有一丝血色,但她又重新恢复了先前的镇定神色,开口说道:“我没有把你完全调查清楚,就自以为是的设下这个局,输得不冤!多余的话也不用说了,这个世上只有你才能救我的女儿。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吧!”

    “莫菲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按说给她捐献骨髓。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她的妈妈却是我最痛恨的人,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难免也会恨屋及乌,做出迁怒的事情。不过,莫菲虽然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人,但毕竟是我血缘上的妹妹,只要你能让我心中的恨意消减,重新给莫菲生的希望,也是可以考虑的事情。”

    在齐冰看来,蓝天雨脸上淡淡的笑容,完全就是恶魔的微笑。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再次问道:“我怎么做才能减轻你心中的恨意?不管是用金钱来弥补还是其它方式,你尽管说吧,我都可以答应。”

    “虽然我不会贬低金钱的作用,但也不会过于看重,况且我并不缺钱,哪怕你把华信集团都赔给我,我心中对你的恨意也不会减少一分。你用不正当的手段,强抢来了不属于你的爱情和婚姻,而且占据了二十多年,现在是时候算算这笔账了。”蓝天雨的语气冰冷,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你当年的谋划对我母亲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如果不是我母亲福大命大,早已经一尸两命,在大雨滂沱中,消失在这个世上。你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叫蓝天雨吗?这其实也是拜你所赐!”

    蓝天雨的名字是蓝明辉亲自拟定的,每当蓝天雨问起自己名字的由来,蓝明辉总会含糊其辞,只说是起这个名字,是为了让她记住母亲的生养之恩。

    据说,他出生的时候恰逢大雨瓢泼而下,而蓝明辉正好有事离开,没有守在沐卉的身边。在羊水破开之后,沐卉独自一人赶往医院,要不是遇到好心人半路相助,以沐卉虚弱至极的体质,肯定坚持不到医院就晕倒在雨中了。

    沐卉的身体状况,本就不应该生育,在临盆之际又遭受暴雨的风寒侵袭,能够生下蓝天雨绝对是九死一生的奇迹。据说沐卉在手术台上几度陷入濒临死亡的险恶局面,蓝天雨的出生,是沐卉用自己的大半生命换来的。

    每当父亲讲起这件往事,蓝天雨总是会责怪他不应该在母亲临盆之际离开。

    直到如今,他才猜测到,那时候他的父母最多也就是朋友关系。他的父亲蓝明辉为了心中的爱情,为了这个家庭,做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牺牲,此时蓝明辉在蓝天雨心中的父亲形象,更加伟岸高大,永不磨灭。

    “你的所作所为,不但让我的母亲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且差点儿害了她的性命。你从我母亲手中夺走的一切,我不知道该让你怎样补偿?但我可以明确一点,你现在的家庭和婚姻并不属于你,现在是你交出这一切的时候了!”

    听蓝天雨讲完自己名字的来历,齐冰就知道蓝天雨提出的条件肯定很苛刻,现在听蓝天雨提出明确要求,她虽然难以接受,但为了女儿,她也只能选择答应下来。

    齐冰并没有犹豫,直接说道:“回去后,我马上和泊远离婚,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还有其他要求吗?”

    “我的要求可没有这么简单,你是怎样得到婚姻的,就要怎样失去。如果只是简单的离婚,又怎么可能消减我心中的恨意?再说,等我捐献骨髓后,你想复婚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自然不可能给你留下这种余地。”

    “那你到底还有什么样的特殊要求?如果不太过分,我照做就是了。”齐冰眼底眸光一暗,心中一阵发寒。

    蓝天雨嘴角上翘,眼中却是一片冰寒,说道:“我认为你当年得到婚姻的办法,很直接,也很有效。用同样的办法为你的婚姻画一个句号,这才符合你的做事风格。佛家有言,种因得果,这句话正好用来送给你。”

    “你的意思是说......让泊远误会我出轨,亲眼看到我和野男人同床?你的要求太过分了!”齐冰语音发颤,她感觉坐在面前的蓝天雨就是一个恶魔!

    “你果然最为擅长这样的手段!我只是一提示,你就有了完美的行动方案。我对你的这个方案很满意,可以照此执行。我不认为这个要求过分,你当年这样做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认为?”蓝天雨的语气变得有些杀气腾腾,告诫道:“不要试图玩儿花样,你知道我可以随时从你的脑子里知道我想要的一切答案。当然,如果你觉得做一位合格的母亲太辛苦,也可以不去做。其实那才是我心目中你的最佳形象,你现在的选择让我有些失望。”

    “我也是一位母亲,在我的眼中,无关紧要的人比不上我女儿的一根毛发,我可以为了我的女儿去做任何事情,哪怕是祸国殃民的事情。现在我有求于你,你说了算,不就是损失点儿名誉,让泊远误会吗?我可以做到!我齐冰已经白白享受了二十多年的幸福婚姻,现在儿女已经长大成人,爱情和婚姻已经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已经不再是年轻时不能缺少的必需品,就算失去,也不算什么!”

    齐冰此时就像是一头被打趴在地的狮子,尽管已经落败,但是她的骄傲依然不容践踏。

    “看来我已经激发出了你的战斗*,不过这正是我所期待的,等莫菲痊愈之后,我随时等着你的出招。我要把你的华信集团打压到破产的心愿一直没变,如果三两下就结束战斗,那多没意思。我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眼睁睁的看着华信的市值接连缩水,而你却无可奈何。等待破产的滋味很煎熬,我父亲曾经品尝过这样的滋味,我一定会亲手把这枚果实采摘下来,送到你的手中,让你同样品尝一次。”蓝天雨的语气无比坚定,这是他用来祭奠父亲在天之灵的第二件祭品。

    ...................................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