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155 伤痛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林远航把细节交代的很清楚,蓝天雨也详细询问了他买凶的资金来源、具体金额、操作过程,这些细节都问清楚之后,蓝天雨结束了对林远航的催眠。

    “林远航果然就是幕后元凶,既然已经事实清楚,那就通知一下林振雄吧。他的小儿子被害,大儿子也要面临牢狱之灾,就像天雨说得,细想一想,他还真是有些可怜。”既然已经确认了幕后元凶,这件案子已经可以结案了,凌钢也放松下来。

    李翰也评论道:“所以说,钱太多了,有时候也不全是好事。为了将来多继承一点遗产,本是血亲兄弟,相互之间不但没有一点亲情,反而互相算计,甚至屠刀相向,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够悲剧的。”

    林远航此时已经重新清醒过来,他被催眠之后的事情,还多多少少有些印象,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结果,他的心头一片冰凉。

    直到现在,他也并不后悔对林远帆做出刺杀的决定,他后悔的是自己还是不够小心,如果他能够多一点耐心和细心,根本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

    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获得父亲的原谅,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就算不能从九局全须全尾的离开,至少也要能办法获得减刑。如果就这样在监狱里度过一生,他绝对不能接受。

    在林远航费心思量的时候,林振雄得到已经结案的消息,快速来到了九局。

    林振雄刚过天命之年,身材微微有些发福,气质很是儒雅,似乎是很随和的一个人。虽然刚刚经历丧子之痛,但是神情镇定,从他脸上,丝毫看不出异样。

    他来到凌钢办公室的时候,李翰和蓝天雨也都在座。

    “凌局长办案,果然是雷厉风行,竟然这么快就结案了。要是早一点请九局介入案件当中,说不定还有挽回的余地,远帆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尽管林振雄在省委领导面前也是座上嘉宾,但面对神秘的九局,他丝毫都不敢托大,首先打出的就是一张悲情牌。

    “说起这个案子,我还要对林总当面说一声抱歉。在林远帆意外去世这件事情上,我们九局没有尽到保护当事人的责任,真是惭愧。现在已经可以认定,杀害林远帆的,就是利刃杀手组织的著名杀手千面妖姬。而买凶杀人的幕后之人也已经水落石出,只是......”

    说到这里,凌钢心中有些不忍,停顿了下来。

    林振雄脸上露出狰狞的愤恨之色,一字一顿的说道:“请凌局长尽管明言......不论对方是谁......有多大的势力......我林振雄都不怕!哪怕和他拼一个同归于尽,我也要为远帆出了这口气!”

    “事情的真相对于林总来说,有些残酷,请你做好心里准备,这应该是你最不想听到的结果。”凌钢事先说明,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免得林振雄一会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听了凌钢的告诫,林振雄立时变了脸色,此时他的心中非常不安。半晌之后,他才再次说道:“凌局长请说,不论结果是什么,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林远航已经亲口承认,他就是买凶杀人的幕后元凶。他花费了三千万,联系上利刃杀手组织,委托下达了一份a级合同。”

    虽然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但是亲耳听到这个消息,林振雄还是脸色惨白,握紧的双手,微微有些发抖。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眼里的伤痛和脆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林振雄睁开眼来,神情略微有些萎靡的说道:“我想和远航单独谈一谈,可以吗?”

    亲耳听到两个儿子兄弟相残,这样的心里打击到底有多大?凌钢三人没有切身感受,体会不出,但是看到林振雄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黯淡中夹杂着伤痛的眼神,三人心中都充满了怜悯。

    林振雄这位省内著名的大富豪,现在看起来和一位普通的父亲一样,面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人间惨剧,他同样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尽管他极力掩饰,但是他哀伤的眼神和憔悴的面容,仍然是那么的明显,让人不忍直视。

    “当然可以,请跟我来吧。”

    凌钢领着林振雄来到审讯室外,目送他进去之后,轻轻带上了屋门。

    父子两人默然无语,对视片刻后,林远航率先承受不住父亲眼中的伤痛,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视线挪开。

    林远航此前想好的种种辩解,在父亲伤痛的眼神中,全部忘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和他预料的完全不同,他没有从父亲眼中看到滔天的怒火和恨意,反而感受到了无尽的伤痛和浓浓的失望。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林振雄继续凝视儿子片刻后,声音略有些沙哑的开口说道:“我和远帆的妈妈相识相爱的时间还在你妈妈之前,但她只是一个家世普通的女孩,为了我们林家的事业考虑,我不能娶她做发妻。我和你妈妈结婚后,也曾经考虑把她娶进门,但她没有同意,她不能接受这种复杂的婚姻,与其****痛苦,她宁愿过这种没有任何名分的日子。因为我连一个公开的父子名分都不能给远帆,所以难免会对他更加疼惜一些。但是你始终都是我最看重的儿子,这一点,我从来都没有动摇过。我百年之后,林家的一切都会是你的,我给远帆准备的只是一种富足、平静的生活......”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连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容忍不了。就算有再多不满,远帆毕竟是你的弟弟,你怎么会下得去手?”

    林振雄给林远航的印象一直都是强势的、说一不二的,他还是第一次从父亲身上看到满身的疲惫。此时此刻,林远航清晰的体会到,父亲对他的爱,原来竟然是如此浓烈!

    面对这样的父亲,面对这种他曾经无比嫉妒,以为毕生都渴求不到的真挚父爱,他无话可说、无从辩解。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