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160 八件重宝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就像江毅翰所说,他报出的供奉清单,和药品的总价值相比,总数量并不算多,但在蓝天雨看来,每一件都是难得的重宝。+◆,x.其中:共计有珍品瓷器十九件,清代以前古书画八幅,清代书画十八幅,民国书画二十三幅,西方油画四幅,玉石珠宝十九件,其它杂项十五件。

    这些重宝中,最具代表的珍品瓷器有:元青花锦香亭图罐,明成化斗彩花蝶纹杯一对,明永乐青花折技花果纹墩碗,明永乐青花四季花卉纹扁壶,清雍正青花缠枝莲纹双龙耳瓶,清乾隆粉彩镂空“吉庆有余”转心瓶,清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花石锦鸡图双耳瓶,清乾隆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万寿连延”长颈葫芦瓶,清乾隆外粉青釉浮雕芭蕉叶镂空缠枝花卉纹内青花六方套瓶,清乾隆青花缠枝花卉龙凤争珠图双龙耳扁壶。

    书画作品主要有:虞世南《怨歌行》,荆浩《江村早行图》,米芾《研山铭》,雍正御笔《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八大山人《岁寒三友》手卷,沈周《松窗高士》立轴,常玉《瓶菊》,齐白石画作三幅,张大千画作四幅。

    西方油画有:梵高《十二朵向日葵》,莫奈《鸢尾花和睡莲》、《睡莲池塘》,米勒《针织的牧羊女》。

    玉石珠宝中最珍贵的有:康熙爱物九龙玉杯,玻璃种福禄寿手镯一只,切割后仍然重达108.28克拉的鲜彩无暇蓝色巨钻一枚。

    杂项类最珍贵的有:宋徽宗御制、清乾隆御铭“松石间意”琴,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

    江毅翰供奉清单中的这些物品,在蓝天雨看来都是罕见的重宝,但在民国时期,对于薛跃将军来说,最珍贵的却只是其中的八件。还有几件,价值略逊,其它剩余物品的价值并不算高,只是因为蓝天雨所列的清单明细中有需要,所以才一并准备。

    最为薛跃将军重视,认为价值高昂的八件物品分别是:明成化斗彩花蝶纹杯一对。虞世南《怨歌行》,荆浩《江村早行图》,米芾《研山铭》,九龙玉杯,玻璃种福禄寿手镯,108.28克拉的鲜彩无暇蓝色巨钻。

    这八件重宝虽然都是举世罕见,但在薛将军的估价中,其中最珍贵的一件,毫无疑问必然是九龙玉杯!

    九龙玉杯曾是康熙皇帝的心爱之物。是他生前就指定的最重要的一件随葬品。前段时间,有盗墓分子趁着时局混乱盗挖了景陵,这件九龙玉杯才得以重见天日。这名盗墓分子因故得罪了薛将军手下的一位团长,被抓捕审讯,团长从他手中意外得到了九龙玉杯,后来又敬献给了薛跃将军。

    对薛将军来说,最珍贵的物品只有这八件,在这个战乱不休的年代。其它物品的价值算不上太高。但是对于蓝天雨来说,清单中的任何一件物品都是难得的重宝。都是现实世界可遇不可求的。

    不管是元明清瓷器还是近现代的书画艺术品,在现实世界,其中有多件的价值并不在薛将军看重的八件重宝之下。

    看完清单之后,蓝天雨已经有些急不可耐,消耗一百献祭点,把江毅翰献祭的总共一百零六件重宝。全部收取到祭坛中。

    蓝天雨的意识暂时从祭坛上脱离,动念之间,九龙玉杯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件九龙玉杯通体洁白细腻,宛若刚刚剥离的羊脂,玉质之油润细腻。是他生平仅见。玉杯高3公分,宽4公分,长6公分,有盖。玉杯四角各有二龙戏珠,共八条龙,把手为一条龙,合计九条龙。

    据说这件康熙最喜爱的玉杯,只要盛满酒,就可以从杯里看到九条翻转的蛟龙,宛若在翻腾的大海中追逐嬉闹。

    蓝天雨干脆开了一坛百年汾酒,在内力的催动之下,一道细细的酒注倾入玉杯中。

    在灯光的照耀下,透过杯壁窥看,九条蛟龙就像突然活转过来,在酒中飞腾翻转,追逐嬉闹。

    “传言竟然真的不虚!”蓝天雨大感惊奇,轻轻转动玉杯,只见酒中嬉闹的蛟龙,也随着玉杯的转动,在**的酒水中,不断变换着飞腾的姿势。

    眼前的这一幕,让蓝天雨大开眼界,九龙玉杯的雕刻技艺,只能用“鬼斧神工”来形容!

    雕刻手法、光影的变化、玉杯的材质,这三者完美融合,只要稍稍有一点偏差,这九龙齐飞的惊人奇景就不会出现,难怪拥有宝物无数的康熙大帝,就连死后也要带着这件玉杯,这样的至宝确实是世所罕见!

    这样一件至宝,如果上拍的话,成交价会是多少?就算以蓝天雨的经验,也很难有一个准确的预估。

    爱不释手的收起九龙玉杯,蓝天雨取出鉴赏的第二件宝物,是一对明成化斗彩花蝶纹杯。

    成化时期的斗彩瓷器,造型珍珑奇秀,胎质细润晶莹,色调柔和宁静,绘画谈雅幽婉,以轻盈秀雅的风格独步一时,没有永乐宣德瓷器的大气派,而是追求中小作品,追求赏心悦目,特别讲究线条美。

    蓝天雨手中的这对成化斗彩花蝶杯,是众多斗彩杯造型中的一种,釉色青中泛灰,胎薄如蝉翼,杯上绘有山石、花和小草,几只蝴蝶在蹁跹起舞,栩栩如生。杯上以或淡雅或浓艳的色彩,描绘了秋天的乡居野景,纹饰绘画线条简练,犹如一幅美丽的图画,充满自然气息和生活情趣。因为历时三个月的秋季又有“三秋”的说法,故此杯亦被赋予“三秋杯”的雅称。

    江毅翰刚刚给蓝天雨供奉了一件成化斗彩鸡缸杯,现在又供奉了一对三秋杯,这三件斗彩杯就算放在辉煌灿烂的历代瓷器当中,都是最珍惜、最罕见的无上珍品之一,价值之高难以估量!

    收起一对三秋杯,蓝天雨手中又出现了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种福寿禄翡翠手镯。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