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32 首场拍卖会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利刃是世界第一杀手组织,实力强大,组织严密,九局对利刃的影响力,微乎其微,就算进行交涉,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你这样做,很难见到效果,与其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还不如想办法加强天雨的安保措施。另外,找到下单悬赏之人也很关键。虽然一旦上了利刃的刺杀名单,就连悬赏人都没有资格取消任务,但是咱们最起码要把他找出来,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刁学民建议道。

    要是没有蓝天雨透露的信息,香江分局也不可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果,刁学民对蓝天雨的安危也很上心,想要尽一份力。

    “老刁说得很有道理!”姜兵仍然惜字如金。

    “想要置我于死地,同时又拥有支付千万美金的财力,这样的人应该很少。嫌疑最大的就是林远航和秦承安了,查一查他们的资金动向,也许就有结果了。”蓝天雨说道。

    “如果动用的是国内的银行账户,那肯定没有问题。就怕支付的赏金,动用的是国外的账户,那就很难查了。我尽力试一试,但不敢保证一定能行。”刁学民对此信心不大。

    蓝天雨说道:“查不出来也没有关系,等我见到他们,我自己就能查清楚。”

    一旦蓝天雨查清楚把自己送上刺杀名单的幕后之人,他肯定会狠狠地报复回去。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他认为林远航应该不会做这种没脑子的事情。林远航深知蓝天雨催眠术的厉害,没有十足的把握,应该不会轻易铤而走险。

    秦承安倒是也有这个财力,但是两人之间只是一些小矛盾,似乎也不至于让他下这么大的本,致蓝天雨于死地。

    如果他拥有精神系异能的消息泄露,很可能成为神组织的眼中钉,花费千万美金悬赏刺杀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利刃杀手组织凶名在外,但蓝天雨并不是很担心。

    得到空间异能之后,蓝天雨保命的本事极大加强,遇到实在躲避不了的危机,他还可以施展瞬移术。当然,不到最后关头,蓝天雨并不想暴露自己的空间异能。

    回到山顶别墅,蓝天雨不在关心被利刃悬赏刺杀的事情,古韵在香江的首场拍卖会马上就要召开了,他已经没有精力关心其它的事情。

    虽然筹备的时间很短,但是在香江分公司总经理胡滨的积极运作下,还是征集到了上百件不错的珍品,在加上蓝天雨拿出来的那些,拍品的数量虽然还是有所不足,但在拍品的质量上足以弥补。

    拍卖会计划分作三场,周六下午是古董艺术品拍卖专场,周日上午是珠宝玉石拍卖专场,周日下午是国宝集珍拍卖专场。

    这几天时间,不但毛晓宇、胡滨等人忙得焦头烂额,就连蓝天雨这个甩手大老板都开始忙碌起来,没有一刻清闲的时候。

    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为了保证那些国宝级文物不会流失国外,蓝天雨专门做了一些安排。

    如果华国的国宝级文物,最终被国内的收藏家或者富豪竞拍到手,不用出手拦标;如果被国外的藏家或者富豪拍得,他安排了谢华杰、赵文海出手拦标。谢华杰和赵文海又通过自己的关系,暗中联络了几人,有这几位名流富豪分别出手拦标,不会引人怀疑。

    上拍的国宝级珍品,基本上都是蓝天雨的私人物品,拦标之后,等同于流标,蓝天雨不会有任何损失。

    时间很快来到了周六,千人拍卖大厅,满满当当,座无虚席。

    拍卖师例行宣讲拍卖规则之后,宣布首件拍品开拍。

    开场的第一件拍品,作为预热,目的是调动起买家的竞拍热情,预估成交价不会太高,但也不会太低,一般都会选择市场上的收藏大热门。

    第一件拍品是胡滨亲自指定的“乾隆官窑青花折枝花果纹贯耳六方尊”。

    乾隆官窑瓷器,历来是收藏市场的抢手货,作为开场的首件拍品,肯定会引发众藏家的争抢,足以把拍卖气氛调动起来。

    拍卖师介绍道:“此六方尊是乾隆朝创烧且独有的御窑青花品种,多成对陈设于宫殿之中,其庄重威严的气势,严谨而创新的工艺,展现了乾隆王朝的宫廷风貌。珍品难得,起拍价一百万港元,每次加价不少于一万,现在竞拍开始!”

    六方器形采用拼接法烧造,制作难度较大。此器,撇口,长颈,颈部饰对称的双贯耳,折肩,圈足,造型庄重。通体青花装饰,满绘什锦花卉纹,口沿饰一周回纹及花卉纹,颈部饰海水纹,双贯耳亦绘花卉纹,肩部及腹部均绘缠枝花卉纹,以青花弦纹相隔,近足处绘花卉纹。

    整体纹饰层次清晰,青花发色标准,画工精细。乾隆时期官窑青花立器中有一些器物,造型、规格相似,但纹饰的组合不同,此件贯耳瓶以其别致的造型及流畅的纹饰,体现了乾隆时期高超的制瓷技艺。

    这样的官窑精品,市场价一般在一百五十万左右,一百万的起拍价不算高,自然引发了很多藏家的竞拍热情。

    “一百一十万!”

    “一百一十五万!”

    “一百一十八万!”

    举牌的买家此起彼伏,价格快速攀升。

    第一件拍品的竞拍过程持续了五分钟,最后的落槌价是二百零五万。

    不论是竞拍过程的火热,还是最后的成交价,都超出了预期,蓝天雨和毛晓宇、胡滨等人对于这个开局都很满意。

    拍卖师对于现场气氛的把控很有经验,直到拍品过半,仍然没有一件流拍。

    在几件压轴拍品上拍之前,张大千的《巫峡清秋》、齐白石的《五虾图》、明永乐青花葡萄纹盘、清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仕女图长方鼻烟壶、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像,都引发了一个小*。

    第一场拍卖会的压轴拍品,经过毛晓宇、胡滨等人的反复研究,最后定为三件。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