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38 如日中天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英国《泰晤士报》的标题是:东方的年轻艺术大师创造新的世界纪录。

    美国《纽约时报》的标题是:3300万美元——在世画家单幅作品的新纪录!

    这两份报纸,标题虽然不同,但是报道的内容其实大同小异,都抓住了蓝天雨的年龄和《松鹰图》的成交价,大做文章。当然,对于《松鹰图》的艺术性,也不乏溢美之词,满篇都是惊叹和赞誉。

    此外,法国的《世界报》、德国的《图片报》、日本《朝日新闻》、瑞士《新苏黎世报》,也都有相关报道。只是除了中文和英文之外的报纸,蓝天雨看不懂里面的内容。好在布朗精通多国语言,工作也细心,已经把法文、德文的相关报道内容,给出了精准的翻译。

    《松鹰图》拍出了3300万美元的惊人价格之后,蓝天雨的名字终于真正的名扬全球!

    此前,虽然世界各大媒体对于蓝天雨以及他的三幅作品多有报道,并且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但是这些报道都只是盛赞了天雨作品的艺术性,一直缺乏一个明确的标准。

    但是等到拍卖会结束,赢得无数赞誉的《松鹰图》,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价格。有了这个价格之后,蓝天雨在世界上的艺术地位,才算真正的落到实处,有了清晰的定位。

    《松鹰图》并不是蓝天雨最出色的作品,但就算如此,蓝天雨仍然创造了在世画家单幅作品的世界交易记录,等到《云端上的圣母》开拍,这个纪录肯定还会被他自己再次打破。他的作品能够拍出如此惊人的价格,已经足以奠定他在国际上的艺术地位。

    有了众多世界级媒体的报道,蓝天雨东方艺术大师的名号,已经是如日中天。

    哪怕在全世界的艺术史上,也很少有哪一位画家能够在二十多岁就享有如此崇高的声誉,并且是全球一致性的赞誉,蓝天雨的出现简直是一个奇迹,各大媒体都想从他的身上挖掘出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一早上时间,蓝天雨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亲友的祝贺、各大媒体的采访要求,让他应接不暇。

    上午九点半,珠宝玉石专场,准时开拍。

    曾经在香江国际珠宝展上展出的大部分珠宝,以及蓝天雨近期从民国位面以及末世位面得到的大部分珠宝,除了最珍贵的一部分要预留到晚上拍卖之外,其它部分都将在今天下午正式开拍。

    下午上拍的珠宝,起拍价最低的都在三十万港元以上,其中更是有一半的珠宝玉石,起拍价都在百万港元以上。起拍价在千万港元以上的拍品,也有五十多件。

    蓝天雨给珠宝玉石专场准备的压轴拍品,同样有三件。

    第一件压轴拍品是帝王绿玻璃种手镯一对,拍出了两亿一千五百万港元,创造了近几年内同品质翡翠手镯的最新拍卖纪录。

    第二件拍品是极品无暇透明钻戒,拍出了三亿两千万港元。

    第三件拍品是极品矢车菊蓝宝石首饰一套,包括项链、戒指、耳坠、手链、胸针,最后的成交价是四亿三千五百万港元,创造了珠宝玉石专场的最高成交价。

    珠宝玉石专场历时两个半小时,仍然没有一件拍品流拍,这又是一次非常成功的专场拍卖会。

    午饭之后,古韵拍卖从上到下的全体人员,都开始紧张的准备工作。

    下午两点半,备受关注的国宝集珍拍卖专场,终于开始。

    本场拍卖会的拍品只有五十多件,每一件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其中大部分古董文物都堪称是国宝级珍品,每一件珠宝首饰都可以称为稀世之珍。

    国宝集珍专场,拍品数量虽少,却都是真正的精华,是古韵拍卖的重中之重。

    作为开场的第一件拍品,让众位嘉宾感到有些意外。

    之所以意外,不是因为这件拍品太过珍贵,而是对于这场备受关注的重量级拍卖专场来说,拍品的价值有些偏低了。

    第一件开场拍品是竟然是汾酒陈酿。

    “第一件拍品有些特殊,虽然在价格上没有办法和本场的其它拍品相比,但是却同样极为难得。错过了今天这次机会,就算手中有钱,也很难买到。可能大家已经猜到了,本场拍卖的第一件拍品,就是陈化时间一百二十年的极品汾酒陈酿,拍品一共五坛,每坛原装十斤,起拍价四百万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元,现在拍卖开始。”

    拍卖师的话音刚落,就有人举牌喊道:“八百万元!”

    这个价格一出,其他正准备举牌的几人,顿时暂停了下来。

    就连经验丰富的拍卖师都有些诧异。

    第一次喊价就达到了起拍价的两倍,这种情况,极少出现。这说明叫价的竞买人,对这五坛汾酒陈酿,定然是势在必得,不然绝对不会如此气势逼人。

    场内的气氛沉静了几秒之后,拍卖师喊道:“前排的先生出价八百万!”

    “八百万,还有哪位要加价吗?......八百万第一次!”

    拍卖师刚想第二次喊价,中间就已经有人再次举牌喊道:“八百一十万!”

    后排紧接着也有人举牌喊道:“八百二十万!”

    “八百三十万!”

    “八百五十万!”

    “八百七十万!”

    ......

    让拍卖师感到意外的是,对于这五坛陈年汾酒的竞争,竟然十分激烈。

    第一位举牌喊出八百万的,就是特意赶来参加最后一场拍卖会的冯占辉。

    冯占辉花费一百六十万华币,拍回去的那一坛子百年汾酒,早就已经喝完。就连以后另找蓝天雨买回去的百年汾酒,也只剩下了半坛子。

    现在终于又有机会拍下百年汾酒,而且还是一次就有五坛,冯占辉自然不会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而且他这样做,直接给这五坛汾酒定下了极高的价格,也算是给蓝天雨捧场了。

    可惜他的算盘没打响,喝过百年汾酒的已经有不少人,而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财力拍下这五坛子汾酒。

    既然有足够的财力,而且还非常喜欢喝,自然要好好争一争。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