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40 新的纪录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在众人的竞争之下,五色翡翠的价格快速攀升,五分之后,价格已经突破了5亿港元。

    仍然在继续举牌的嘉宾,还有六人。

    “6亿1000万!”

    “6亿1500万!”

    “6亿2000万”

    “6亿2500万!”

    .......

    竞拍的几位富豪,不约而同的都加大了叫价的幅度。

    又经过了二十几轮叫价之后,五色翡翠最终被一位马来西亚富豪竞拍到手,最后的成交价是7亿4800万!

    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蓝天雨还算满意。

    五色翡翠“送子观音”摆件,是翡翠玉石类的最后一件拍品,下面将要开拍的是书画类珍品。

    拍卖师高声宣布:“下面要拍卖的是元王蒙的《秋山萧寺图》,起拍价6000万港币,每次加价不能少于50万港币,现在竞拍开始!”

    王蒙,元代著名画家,字叔明,号黄鹤山樵,又自称香光居士。他是元初著名书画家赵孟頫的外甥,出身书画世家,曾一度任官。绘画主要师法董、巨,与倪瓒、黄公望、吴镇齐名,后人称“元四家”。

    元代流传下来的画作,本就不多,王蒙作为“元四家”之一,他的作品,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属于国宝级别的珍贵书画。

    喜欢收藏华国古书画的嘉宾很多,众人纷纷举牌。

    “6100万!”

    “6200万!”

    “6300万!”

    “6500万!”

    .......

    在元季四大画家中,王叔明以繁密秀润见长。

    王蒙此作繁线密点,苍苍莽莽。“繁线”主要体现在,以董源披麻皴为基础而创变出的牛毛皴上,以卷曲如牛毛的皴笔,表现山石的机理结构。“密点”则主要表现在其对巨然焦墨大点点苔方法的取鉴上,秃笔、重墨,或聚或散,以干、湿、浓、淡、光、毛不同质感的苔点丛生错落。

    元人绘画重抒写心性,他们认为绘画首先应表现“士气”,“士气”的表现有多种方式,而皴法则是架构山水画中“士气”的重要绘画语言。王蒙的“繁线密点”就是元代文人士大夫在绘画上强烈的主体意识的一种体现,将对客体时空的自我感受转化为主体的复杂心绪,在现实与迷幻之间构筑起与观者审美沟通的视觉桥梁。

    “9700万!”

    “9800万!”

    “9900万!”

    “一亿零五百万!”

    ......

    突破亿元大关之后,仍然还有两位买家举牌。

    此件作品先后于明代汪珂玉《珊瑚网》、清代《佩文斋书画录》、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民国庞元济《虚斋名画录》中著录,可谓传承有序,是各大藏家的最佳收藏品。价格能够突破亿元大关,都也在蓝天雨的意料之中。

    三分钟之后,竞拍结束,《秋山萧寺图》的成交价格是1亿2600万。

    接下来,黄庭坚《松风阁帖》、米芾《研山铭》也都拍出了极高的价格。

    “下面要拍卖的是唐寅的《十八仕女图》,唐寅的传世画作中,仕女图本就极少,如本幅画作一般,精美绝伦的大幅真迹,更是举世罕见。《十八仕女图》起拍价两亿五千万港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港元,现在开始拍卖。”

    《十八仕女图》是华国古书画中的最后一件拍品,这件国宝古画开拍之后,再次引发了众人的激烈争抢。

    拍卖师宣布拍卖之后,同时举牌的竞买人最少也有七八人。

    “两亿六千万港元!”

    “两亿六千五百万港元!”

    “两亿七千万港元!”

    “两亿八千万港元!”

    ......

    场内举牌的竞买人此起彼伏,叫价声嘈杂一片,加价幅度之大,更是让人吃惊。

    唐寅的人物画多为仕女及历史故事,师承唐代传统,线条清细,色彩艳丽清雅,体态优美,造型准确,笔简意赅,饶有意趣。

    此帧十八仕女形象,衣饰各异,有手持吉祥如意者,有手挥团扇者,有抚琴弄箫者;神韵也各有不同,有的娟秀端丽,有的大气雍容,有的眉目含情,有的哀婉凄怨。此图中,十八仕女各具神韵,栩栩如生。

    图中各个仕女的眉目和发髻钩勒精细,晕染匀整,深肖北宋李公麟圆细流利之笔;衣纹线条遒劲畅利,又吸取南宋李唐及元人刚健方折的笔法,具有刚柔相济,工写并用的特点,创明代仕女画的新典型。

    唐寅的人物画,大致未逾南宋人物画的格局。表现在体貌上有两种。一是线条细劲,敷色妍丽,气质高华,出自南宋院体的有《孟蜀宫伎图》、《簪花仕女图》等作品;另一为意兴潇洒,远笔如行云流水,出自南宋梁楷、法常,并具有元人气息的如《东方朔偷桃图》、《秋风纨扇图》等。特别是仕女画,以题材新颖,构思巧妙,笔墨美丽娟秀而成画中珍宝。

    多位大师鉴赏此画后,都认为这是唐寅传世真迹中,艺术价值最高的一幅画作。如此一幅国宝画作,只要财力允许,任何人都不想错过。

    因此之故,众位有实力的富豪都想把此画据为己有,在众人的争抢之下,价格很快就突破了三亿元。

    “三亿一千万!”

    “三亿一千五百万!”

    “三亿两千万!”

    “三亿两千五百万!”

    ......

    价格突破三亿港元之后,只有四五人退出了竞争,剩下的七八人,竞争愈发激烈,加价幅度越来越大。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价格突破四亿港元,也有很大的可能。

    唐寅的仕女画勾勒和用笔简洁明快、有刚有柔、有粗有细,刚柔相济、粗细结合。用力或重或轻,速度时快时缓,线条适中。墨线五彩,浓淡深浅相宜,更具质感和立体感。而且,唐寅的画风在李唐的刚劲笔法之中注入了温文尔雅的气息,使他的人物画从谨严的院体画风中透露出悠闲的文人修养。

    唐伯虎所作的仕女人物,在画法上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工笔重彩的仕女画,一种是白描淡彩的仕女画。特别是白描淡彩,在造型和构图上,线条和设色上具备了优美生动、清新流动、简洁明快的效果。此幅《十八仕女图》就是如此。

    看到场中的竞争如此激烈,万老感慨的说道:“这幅画是唐寅的仕女画代表作,是真正的国宝画作,价值之高难以估量,但愿它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唐寅流传下来的画作,仿冒者居多,真迹很少,像《十八仕女图》这样的巅峰代表作,那就更加难得了。要是唐寅在天有灵,能够看到他的作品在现代如此受到追捧,应该会很欣慰吧。”想起唐寅的平生,梁院长也有些唏嘘。

    唐寅的一生是不幸的,而不幸也正是他创作的源泉,人生的磨难无情地扼杀了他的仕途前程,却成就了他文学与艺术的创作。从这一意义来讲,不幸的唐寅又是幸运的。真正巨大的文学艺术成就,却也往往属于那些迹近异端的狂者,唐寅不事雕琢,一任自然的创作风格,使他在明代文化史上,卓然独立,自成一家。

    这样一位天才的代表作,无论拍出什么样的价格,都是值得的。

    又是一番激烈的竞争之后,《十八仕女图》的争夺,终于尘埃落定,最后的成交价是五亿九千万港元。这个价格,创造了华国古代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接下来拍卖的是西方油画。

    第一幅画作是莫奈《鸢尾花和睡莲》。

    克劳德·莫奈是法国著名画家,印象派代表人物之一,印象派的创始人虽说是马奈,但真正使其发扬光大的却是莫奈。因为他对光影之于风景变化的描绘,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鸢尾花和睡莲》,正是他的重要代表作之一。

    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之后,《鸢尾花和睡莲》以三亿五千六百万港元的价格成交。

    紧接着拍卖的是莫奈的另一幅作品《睡莲池塘》,这幅作品的最终成交价还要更高一些,达到了三亿七千八百万港元。

    米勒《针织的牧羊女》,经过三十多轮的激烈竞争,最终的成交价是四亿六千七百万港元。

    第四幅开拍的油画,是保罗·高更的《三个女人》。

    保罗·高更是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雕塑家,与梵高、塞尚并称为法国后印象派三大巨匠,对现当代绘画的发展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而此幅《三个女人》,属于他最经典的塔希提画作系列,正是他后期最杰出的代表作之一。

    这幅画开拍之后,再次掀起了一次竞价高峰。经过七分钟的激烈争夺,最后的成交价是七亿三千四百万港元,折合成美元是九千零六十万!

    这个价格创造了世界艺术品的公开拍卖纪录!

    最后一场古韵拍卖会,又创造了一项重要的世界拍卖纪录,所有在场的嘉宾,在拍卖师的带动下,纷纷鼓掌庆祝。

    紧接着拍卖的是梵高《十二朵向日葵》。

    场内的拍卖气氛,已经被充分的调动起来,这幅珍贵的作品,最后的成交价是六亿三千二百万港元。

    等到梵高的《第一步》竞拍开始,场内热烈的气氛已经达到了极点。

    经过多位鉴定大师的确认,这一幅珍贵的梵高名作,不但是真迹,而且在艺术成就上,还要超出大都会收藏的同名画作。

    这样一幅闻名世界的珍贵作品,成交价绝对会无比惊人。

    所有举牌的竞买人,对于这幅作品惊人的成交价,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众人的争抢之下,《第一步》的价格一路攀升,很快就突破了六亿元,然后继续势如破竹,竟然再次打破刚刚创造的世界艺术品公开拍卖纪录,价格超过了七亿三千四百万港元!

    创造新的纪录之后,《第一步》的价格仍然没有达到极限,还有三人在举牌竞争,又经过了七轮叫价,最后的成交价定格在了七亿八千五百万港元,折合美元是九千六百九十一万!

    刚刚创造的世界艺术品拍卖纪录,竟然再次被打破,众人都很震惊。

    毛晓宇等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有了这两次纪录,本场古韵拍卖会必将名扬世界,彻底打响古韵拍卖的名声。

    “下面要拍卖的是蓝天雨大师的工笔画《云端上的圣母》,起拍价是三亿港元,现在开始拍卖。”

    这个起拍价是毛晓宇和胡滨共同力主确定的,蓝天雨认为这个起拍价有些高了,但在他俩的坚持下,还是采纳了这个建议。

    让蓝天雨没想到的是,如此高的起价,竟然丝毫没有影响众多嘉宾的竞买热情,金色的号码牌起落如雨,叫价声此起彼伏。

    “三亿一千万!”

    “三亿两千万!”

    “三亿三千万!”

    “三亿五千万!”

    ......

    还不到两分钟,价格就突破了五亿港元。

    突破五亿港元之后,竞买人减少了一半多,仍然还在举牌的,都是不缺资金的大富豪或者是世界级的大博物馆。

    现在的叫价已经超过了六千万美金,这个结果让蓝天雨又是惊喜又是期待。

    虽然《云端上的圣母》自从面世之后,就备受追捧,但是蓝天雨的年龄毕竟太年轻了,他此前给这幅画作的估价是五千万美元,这样的价格已经是极为惊人了,如果能够实现,蓝天雨就已经很知足了。

    又是三分钟过去,价格还在快速上升,眼看着就要达到《第一步》刚刚创造的艺术品公开拍卖最高价。

    “七亿七千五百万!”

    “七亿八千万!”

    “七亿八千五百万!”

    “七亿九千万!”

    《云端上的圣母》竟然真的打破了《第一步》刚刚创造的纪录!

    世界艺术品公开拍卖纪录竟然落到了蓝天雨的头上!

    最关键的是,这个价格并不是尽头,还在继续举牌的嘉宾,仍然还有五人。

    对于每一位金色号牌的持有人,蓝天雨都非常了解。现在还在竞价的五人,分别是:阿苏德王子、卡塔尔王室的代理人、美国酒店巨头、大都会博物馆的代理人、卢浮宫博物馆的代理人。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