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61 莽牯朱蛤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从谷底出来之后,蓝天雨径直向无量剑宗的剑湖宫赶去。

    估算一下时间,无量剑应该已经归附了灵鹫宫,此时应该已经改名为无量洞了。

    按照剧情的发展,段誉现在应该被关押在无量洞。

    蓝天雨这一段时间沉迷于修炼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竟然不知不觉在谷底呆了半个多月时间,他现在有些担心自己出来晚了,要是让段誉把莽牯朱蛤吞下肚去,他这半个多月的谷底生活,岂不是白白等待了。

    他在谷底一呆就是半个月时间,除了确实是因为谷底清静,无人打扰,是他修炼两门绝技的最佳所在,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等待莽牯朱蛤的出现。

    莽牯朱蛤为万毒之王,竟然让段誉生生吞下肚去,以毒攻毒,让他成了百毒不侵之身。虽然阴差阳错之下,莽牯朱蛤没有白白浪费,但是在蓝天雨这位医理大宗师看来,这绝对是暴殄天物。如果莽牯朱蛤被蓝天雨所得,完全可以有更加重要的用途。

    莽牯朱蛤只是一只长不逾两寸的小小蛤蟆,要是让蓝天雨自己寻找,恐怕经年累月,也未必能够寻到。至少他在无量山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就没有听到过一次莽牯朱蛤的叫声。

    而他只要跟随在段誉的身后,也许不需几天时间,就能达成所愿了。

    适时借助主角的气运,确实能够让他省心省力。

    来到剑湖宫之后,蓝天雨穿过一座大花园,又经过五进屋子,寻寻觅觅间,终于找到了段誉被关押的所在。

    他来的真是时候,段誉刚刚逃出门外,和无量洞的一位弟子撞了一个满怀。

    蓝天雨隐身一旁,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段誉和这名弟子撕扯之间,刚刚修炼有成的北冥神功发挥了作用,把这名弟子的内力源源不绝的吸纳到了膻中穴。

    僵持片刻之后,段誉吸收的内力越来越多,膻中穴从一无所有到渐渐鼓胀,此消彼长之下,无量洞弟子的劲力开始及不上段誉,内力越流越快,到后来更如江河决堤,一泻如注,再也不可收拾。

    这名弟子只盼着放手逃开,但拇指被服段誉五指抓住了,始终挣扎不脱。

    此人全身如欲虚脱,骇极大叫:“吴师弟,吴光胜!快来,快来!”

    吴光胜正在上茅厕,听得郁师兄叫声惶急,双手提着裤子赶来。

    看到吴光胜到来,此人声音有些虚弱的叫道:“小子要逃。我……我按他不住。”

    吴光胜放脱裤子,待要扑将上去帮同按住段誉。郁光标叫道:“你先拉开我!”叫声几乎有如号哭。

    吴光胜伸手扳住他双肩,要将他从段誉身上拉起。没想到,他的内力却源源不绝的泻出。接下来,被段誉吸走内力的人,自然又增加了一个。

    在几人的大呼小叫声中,陆陆续续又有六七名弟子赶来拉扯。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内力都被段誉吸走。

    蓝天雨虽然很是羡慕,但他并不想吸收这些低级弟子的内力。

    内功越是深厚的高手,修炼出来的内力,便也愈发精纯,蓝天雨想要吸纳的内力,便是如此。像这些低阶弟子的内力,吸收之后,要花费很长时间慢慢精炼,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有这个时间,他完全可以选择吸收更加精纯的内力。

    无量剑七名弟子重重叠叠的挤在一道窄门内外,只压得段誉气也透不过来,眼见难以逃脱,只有认输再说,叫道:“放开我,我不走啦!”对方的内力又源源涌来,只塞得他膻中穴内郁闷难当,胸口如欲胀裂。

    他已不再去扳无量洞弟子的拇指,可是段誉的拇指被压住了,难以动弹,段誉大叫:“压死我啦,压死我啦!”

    先前被段誉吸取内力的两人,早已气息奄奄,先后赶来的其他五名弟子也都仓惶失措,惊骇之下拚命使劲,但越是使劲,内力涌出越快。

    八个人叠成一团,六个人大声叫嚷,谁也听不见旁人叫些什么。

    过得一会,变成四个人呼叫,接着只胜下三人。

    再到后来只有段誉一人大叫:“压死我啦,快放开我,我不逃了。”他每呼叫一声,胸口郁闷便稍稍减缓,当下不住口的呼叫,声虽嘶而力不竭,越叫越响亮。

    就在这时,忽听得远处有人大声叫道:“那婆娘偷了我孩儿去啦,大家快追!你们四人截住大门,你们三人上屋守着,你们四人堵住东边门,你们五个堵着住西边门。别……别让这婆娘抱我孩子走了!”虽是发号施令,语音中却充满着惊慌。

    蓝天雨心想:“看来是叶二娘掳走了左子穆的儿子。”

    七人的内力终于被段誉吸干,对方抓住他手腕的五指已然松开,段誉用力抖了几下,压在他身上的七人纷纷跌开。

    终于脱身出来,段誉听得喊声渐远,无人追赶,于是站起身来,向后山密林中发足狂奔。

    等他逃到一处密林之外,蓝天雨这才现身相见。

    看到蓝天雨突然出现,刚刚得脱大难的段誉惊喜欢呼:“兄长,你还没有离开无量山呀?能够再次相见,可见我吗缘分不浅,真是让我欢喜无限!”

    “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谷底修炼,今天才从谷底出来,没想到还没离开剑湖宫,就遇到你了。”蓝天雨继续问道:“看你行色匆匆,衣衫破损,难道又是被人追杀不成?”

    段誉脸色发红,赧然说道:“我这些天一直被无量剑的弟子关押,今天才找机会逃了出来。”

    “左右我闲来无事,正好送你一程,免得你又被他们捉回去。”蓝天雨趁机说道。

    “又要给兄长添麻烦了。说实话,这几天我被他们关怕了,一个人还真有些胆怯。既然兄长无甚要事,那我就生受了。”

    两人说说笑笑,缓步而行。

    行出里许,只听得吱吱两声,眼前灰影幌动,一只小兽迅捷异常的从段誉身前掠过,依稀便是钟灵的那只闪电貂,只是它奔得实在太快,看不清楚,但这般奔行如电的小兽,定然非闪电貂不可。

    灰影一闪,一只小兽从高树上跃落地面,蹲在段誉身前丈许之外,一对亮晶晶的小眼骨碌碌地转动,盯视着他,正便是那只闪电貂。

    看到钟灵走失的闪电貂,段誉心下高兴,对蓝天雨说道:“没想到钟灵走丢的闪电貂竟然在这里,幸好被我看到了,要不然,不知道它的主人得有多伤心。”

    既然闪电貂已经出现,莽牯朱蛤肯定就在左近,蓝天雨终于放下心来,只需等到莽牯朱蛤出现之后,他就可以把这只万毒之王设法捕捉了。

    “我和这貂儿也算旧识,也不知道它是否愿意跟我去找它的主人?”段誉扭头对蓝天雨说道:“兄长,我们稍待片刻,待我和这貂儿打个招呼。”

    段誉对着闪电貂,嘘溜溜的吹了几下,闪电貂上前两步,伏在地下不动。

    段誉叫道:“乖貂儿,好貂儿,我带你去见你主人。”

    吹几下口哨,走上几步,闪电貂仍是不动。

    段誉曾摸过它的背脊,知它虽然来去如风,齿有剧毒,但对主人却十分顺驯,见它灵活的小眼转动不休,甚是可爱,吹几下口哨,又走上几步。

    来到闪电貂的眼前,慢慢蹲下,说道:“貂儿真乖。”缓缓伸手去抚它背脊,闪电貂仍然伏着不动。

    段誉轻抚貂背柔软光滑的皮毛,柔声道:“乖貂儿,咱们回家去啦!”左手伸过去将貂儿抱了起来。

    蓝天雨赶紧提醒道:“你还是小心一些,莫要被他咬了。”

    “不打紧,我曾经抚摸过它,算是它的好朋友了,乖貂儿不会咬我的。”段誉毫不在意的说道。

    突然之间,段誉双手一震,跟着左腿一下剧痛,灰影闪动,闪电貂已跃在丈许之外,仍是蹲在地下,一双小眼光溜溜的瞪着他。

    段誉惊叫:“啊哟!你怎么咬我?”

    蓝天雨连忙走上前去,查看段誉的伤口。只见他左腿裤脚管,被咬破了一个小孔,捋起裤筒一看,见左腿内侧给咬出了两排齿印,鲜血正自渗出。只是伤口处隐隐发黑,流出的血液也略带青乌之色。

    “这貂儿口中有毒,而且毒性很烈,你真是太大意了!”蓝天雨说着,取出几支毫针,快速的插入伤口周围的几个大穴,阻止毒性蔓延。

    想起神农帮帮主司空玄,被闪电貂咬伤之后自断左臂的惨状,段誉只吓得魂不附体,叫道:“你……你……怎么不讲道理?我是你主人的朋友啊!哎唷!我是不是要死了?”

    段誉左腿一阵酸麻,使不上一丝力气,时间不长,右腿也开始有了酸麻之感。此时他双腿无力,登时摔倒。他大惊之下,双手撑地,想要站起,可是手臂也已麻木无力。

    片刻之后,剧毒已延及段誉全身,四肢百骸都渐渐僵硬,段誉再难动弹分毫。

    段誉目视蓝天雨,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哀哀说道:“这只貂儿太没有良心了,我明明对他那么好,它竟然咬我......兄长,我是不是就要死了?”

    “你以后要是还这么不小心,那肯定会死的。好在是我跟在你的身边,总不能看着你死去,你放心吧,有我在,就算你想死,我也不愿意。”蓝天雨略作训斥道。

    “幸亏今天遇到了兄长,否则我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外了。”段誉极为庆幸。

    蓝天雨正要给他医治,猛听得江昂、江昂三声大吼,跟着卟、卟、卟声响,草丛中跃出一物。

    段誉大惊:“哎吆,万毒之王‘莽牯朱蛤’到了。那两人说一见此物,全身便化为脓血,那便如何是好?”然后眼中露出急切之色,对蓝天雨催促道:“兄长你莫要管我了,莽牯朱蛤太厉害,咱们逃得一个是一个,你还是赶紧走吧!”

    “说得什么糊涂话?我把你视为兄弟,怎么可能不顾你的死活,独自逃生?以后这种胡话,再也不要说了!”蓝天雨大声训斥。

    蓝天雨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让段誉感动莫名,眼中真情流露,说道:“兄长对我真是太好了,我家中没有兄弟姐妹,我想就是嫡亲的兄长,也不外如此。”

    此时江昂、江昂叫声不绝,声音越发响亮,距离此处已经越来越近了。

    再也顾不上关心段誉,蓝天雨心神全部放到了叫声出现之处。

    蓝天雨极目远眺,时间不长,一只殷红胜血的小蛤蟆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这只小蛤蟆跳跃之间,速度极快,虽然比不上闪电貂,却也相差不是太远,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蓝天雨的近前。

    万毒之王莽牯朱蛤竟然长不逾两寸,全身殷红胜血,双眼金光闪烁,看起来艳丽之极。

    莽牯朱蛤停在闪电貂的不远处,和闪电貂对视而立。

    它嘴一张,颈下薄皮震动,便是江昂一声牛鸣般的吼叫,如此小小身子,竟能出偌大鸣叫,若非亲见,说什么也不能相信。

    莽牯朱蛤这个名字倒是取得好,本是一只小小蛤蟆,偏偏声若牯牛,全身朱红,果然是莽牯朱蛤。

    闪电貂见到朱蛤,似乎颇有畏缩之意,转头想逃,却又不敢逃,突然间纵身扑起。莽牯朱蛤嘴一张,江昂一声叫,一股淡淡的红雾向闪电貂喷去,闪电貂正跃在空中,给红雾喷中,当即翻身摔落。

    但是摔落之后,闪电貂随即一扑而上,一口咬住了莽牯朱蛤的背心。

    闪电貂虽然得逞,但是却也中了莽牯朱蛤的剧毒,此时已经仰身翻倒,四腿抽搐。

    如果蓝天雨在不出手,这只灵异的闪电貂就要被毒死了。虽然这只闪电貂肯定不如莽牯朱蛤珍贵,却也是极为难得的灵物,蓝天雨不忍心看它就此被毒死。

    闪身来到闪电貂的近前,右手轻抚他的背脊,一丝丝的生命之光融入到了闪电貂的体内。

    闪电貂顿时精神大振,看向蓝天雨的目光满是殷切感激之意。

    蓝天雨继续融入生命之光,直到感觉闪电貂已经恢复几分元气之后,这才罢手。

    闪电貂本就以毒为食,万毒之王的毒性对它来说同样是大补之物,只要不超过它的承受极限,闪电貂总能慢慢吸收消化掉。作为一名中医大师,蓝天雨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闪电貂恢复生机之后,就中断了生命之光的融入。

    眼见到手的猎物竟然又活转过来,莽牯朱蛤颈下薄皮再次鼓动,眼看着又要再次喷出毒雾。

    蓝天雨施展瞬移术,再次出现,已经是莽牯朱蛤的背后,右手迅捷无伦的抓向它的头部。

    莽牯朱蛤的速度虽快,但是面对蓝天雨的瞬移术,自然无从反应,一把就被蓝天雨捏住了它的头颈。

    蓝天雨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手中鼓胀,似乎要挣脱他的控制。没想到这只蛤蟆小小的身躯竟然还蕴蓄着巨大的力量,让蓝天雨很是讶异。

    因为顾忌它的皮肤有剧毒,蓝天雨早就把生命之光融入到了手心的皮肤肌理之中,没想到莽牯朱蛤的表皮竟然没有一丝毒性,倒是让他白白担心了一场。

    此时捉住了这只莽牯朱蛤,蓝天雨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原本他的打算是,杀了这只万毒之王,不论是它的毒囊,还是它的内脏、血液,都是很好的药用珍材。但是此时把莽牯朱蛤捏在手中,他倒是有些犹豫了。

    这么一只活生生的万毒之王才有更大的价值,杀死之后,价值无疑会大打折扣。但要是不把它杀死,又该如何处置呢?

    蓝天雨略作思考之后,准备把它暂时收进祭坛空间,以后在慢慢想办法。

    蓝天雨一般不会收取活物存入祭坛空间,因为以他现在对祭坛空间的炼化程度,收取活物进祭坛空间,需要消耗献祭之光。错非是莽牯朱蛤这样的灵物,蓝天雨是舍不得的。

    正准备把它收起来,突然发现,随着手心之中的生命之光慢慢融入到莽牯朱蛤的身体中,莽牯朱蛤竟然逐渐停止了挣扎。

    蓝天雨低头看向手中的万毒之王,发现它竟然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

    心中一动,蓝天雨满满松开手指,莽牯朱蛤竟然没有丝毫急于挣脱的迹象。一直到蓝天雨彻底松开手掌,莽牯朱蛤仍然安静的趴在他的手心中,一动不动,似乎极为依恋。

    转动手掌,让莽牯朱蛤的眼珠和自己对视。此时,莽牯朱蛤的眼中已经没有丝毫敌意,反而对他露出依恋讨好的眼神,同时发出呱呱的叫声。

    此时蓝天雨才知道,原来莽牯朱蛤的叫声并非始终都是江昂、江昂的巨吼声,它平常的叫声竟然和普通的青蛙一般无二。应该只有在捕食的时候,它才会发出震慑猎物的吼声。

    蓝天雨试探着把莽牯朱蛤放到地上,看它如何行动。

    落到地面之后,莽牯朱蛤竟然高高跃起,站在了蓝天雨的肩头之上,并且讨好一般对着蓝天雨发出几声呱呱的叫声。

    蓝天雨莞尔一笑,终于放下心来。

    闪电貂似乎也恢复了几分力气,看到莽牯朱蛤跳到了蓝天雨的肩头,急的吱吱直叫,尽管力气还没有全部恢复,竟然也强撑着跃起身来,跳落到蓝天雨的右肩之上,同时发出几声不甘示弱的吱吱叫声。

    段誉躺在地上,看到这一切在他眼前发生,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一连串的问道:“难道是我长着一副惹人厌烦的面孔吗?还是兄长的相貌委实太帅了,就连貂儿和小蛤蟆也喜欢?难道小动物也会看长相吗?”

    “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也许你可以好好和它们两个交流一下。”蓝天雨心情高兴,出声揶揄道。

    “要是乖貂儿不再咬我,我倒是愿意和它交流交流。小蛤蟆看起来真漂亮,也不知它愿不愿意让我摸一下?”对于蓝天雨的提议,段誉竟然很动心。

    蓝天雨对于段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天真性格,很是无语,只得说道:“还是先给你治伤吧,闪电貂的毒性很厉害,一时半会的,你恐怕好不了。”

    段誉闻言,哀叹一声,道:“近期我好像瘟神临身,总是麻烦不断,好在总能逢凶化吉,倒也没有真的遇到足以致命的危险。”

    看到蓝天雨给段誉拔毒,伤口流出黑色的血液,小蛤蟆突然跳下蓝天雨的肩头,呱呱的叫了几声,似乎很期待的样子。

    看到小蛤蟆跳落到自己的腿边,段誉吓得哇哇大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兄长,你赶紧让他离开!”

    小蛤蟆跳到段誉的伤口旁边,再次对着蓝天雨呱呱的叫了几声。

    蓝天雨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莽牯朱蛤以毒物为食,它是不是想要从你的伤口吸收毒液呀?”

    小蛤蟆直到现在也没有对他喷吐毒雾,段誉的胆子又大了起来,说道:“还这有可能,要不让它试一试?”

    蓝天雨笑道:“既然你都不怕,那就让它试一试。”

    段誉顿时又有些犹豫,想要考虑考虑再确定,但是小蛤蟆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伸出长长的舌头向他的伤口处舔去。

    被小蛤蟆的舌头扫过,段誉顿时感觉伤口处一片清凉,就连麻木的感觉都减弱了很多。

    蓝天雨也注意到,被小蛤蟆****过的伤口,竟然从乌黑之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万毒之王的唾液,竟然还有解毒的作用,看来还真是物极必反!”蓝天雨惊叹道。

    被莽牯朱蛤在伤口上****过两次之后,段誉感觉身上僵硬无力的感觉渐渐消退,脸露喜色道:“我感觉身上的力气又重新回来了!难怪小蛤蟆生的这么漂亮,看来它的主要作用是给人疗毒,喷吐毒雾只是它保护自己的手段。这只小蛤蟆太可爱了!”

    刚才面对这只万毒之王,段誉还怕得要死,转眼间竟然又是另外一种态度。他现在喋喋不休的讨好小蛤蟆,希望能够诱惑它多在自己的伤口上****几下,好让他尽快好起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