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62 吸干云中鹤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有了莽牯朱蛤的唾液解毒,再加上蓝天雨施展针灸治疗,半个时辰之后,段誉已然行走无碍。

    两人继续向前行走,把段誉护送到山下之后,段誉不想回转大理,蓝天雨找了个借口,便和段誉分开。

    这一次穿越到天龙八部位面,蓝天雨没有任何准备,好在收集本位面资源的事情不必急于一时,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他准备暂时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功力以及收集武学秘籍上面,其它事情等以后再说。

    既然距离大理已经不远,那么大理天龙寺的一阳指和六脉神剑,正好可以想办法借阅一番。打定主意之后,蓝天雨开始慢慢悠悠的向大理赶去。

    难得看到古代毫无污染和破坏的青山绿水,蓝天雨有的是时间,一边赶路,一边观赏沿途的风景,一路上优哉游哉,甚是惬意。

    这一日,蓝天雨远远看到一座道观,匾额上的字迹虽然有些模糊,但依稀是“玉虚观”三字。

    蓝天雨感觉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略一回想,便忆起来,段誉的妈妈刀白凤,隐居的道观好像就是这个名字。既然已经来到了观外,蓝天雨便准备进去参观一下,看一看王妃隐居的道观,是如何壮丽辉煌。

    蓝天雨刚刚前行几步,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另一条路上传来清脆的马蹄声。

    稍待片刻,几人一马现出身形,原来是段誉和木婉清,被云中鹤一路追杀,逃到了此处。

    段誉和木婉清同乘一马,段誉回头观看,眼看就要被云中鹤追上,吓得大声疾呼:“妈妈,妈妈,快来啊!妈!救命呀!”声音高亢,声嘶力竭,远远就能听到。

    木婉清心下恼怒,喝道:“呆子,住口!”

    云中鹤笑道:“这当儿便叫奶奶爷爷,也不中用了。”纵身快速扑上。

    木婉清左掌贴在段誉后心,运劲推出,叫道:“逃进观里去!”同时右臂轻挥,一箭向后射出。

    云中鹤缩头闪开,见木婉清跃离马鞍,左手钢抓攸地递出,搭向她肩头。木婉清身子急缩,已钻到了马腹之下,飕飕飕连射三箭。云中鹤连忙东闪西幌,后跃相避。

    便在此时,观中走出一个道姑,见段誉从地上哎吆连声的爬起身来,便上前伸臂揽住了他,笑道:“又在淘什么气了,这么大呼小叫的?”

    蓝天雨知道,这位道姑一定就是段誉的妈妈刀白凤了。看他大约40左右岁的年纪,身形婀娜,容貌端庄,虽做道姑打扮,却仍然难掩一身的高贵风华。

    蓝天雨暗赞一声:“果然不愧是镇南王妃,这一身高贵风华之气,确实人所不及。”

    木婉清见这道姑年纪虽较段誉为大,但容貌秀丽,对段誉竟然如此亲热,而段誉伸右臂围住了那道姑的腰,更是一脸的喜欢之状,不由得醋意大盛。

    顾不得强敌在后,木婉清纵身过去,掌便向那道姑迎面劈去,喝道:“你揽着他干么?快放开!”

    段誉急叫:“婉妹,不得无礼!”

    木婉清听他回护那道姑,气恼更甚,脚步未着地,掌上更增了三分内劲。

    那道姑拂尘一挥,尘尾在半空中圈了一个小圈,已卷住她手腕。木婉清只觉拂尘上的力道着实不小,跟着被拂拂尘一扯,不由自主的往旁冲出几步,这才站定,又急又怒的骂道:“你是出家人,也不怕丑!”

    那道姑怒道:“小姑娘,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你是他什么人?”

    木婉清道:“我是段郎的妻子,你快放开他。”

    那道姑一呆,忽然眉开眼笑,拉着段誉的耳朵,笑道:“是真是假?”

    段誉笑道:“也可说是真,也可说是假。”

    那道姑伸手在他面颊上重重扭了一把,笑道:“没学到你爹半分武功,却学足了爹爹的风流胡闹,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才怪。”侧头向木婉清上下打量,说道:“嗯,这姑娘也真美,就是太野,须得好好管教才成。”

    木婉清怒道:“我野不野关你什么事?你再不放开他,我可要放箭射你了。”

    那道姑笑道:“你倒射射看。”

    段誉大叫:“婉妹,不可!她是我妈妈。”转头向那道姑道:“妈,她是木婉清木姑娘,儿子这几日连遇凶险,很受恶人的欺侮,亏得木姑娘几次救了儿子性命。”

    蓝天雨脚下速度很快,此时终于赶到了玉虚观观前。出声说道:“兄弟,怎么我每次遇到你,不是身陷险境,就是被人追杀?”

    段誉扭头回看,竟然是蓝天雨到来,心下大喜道:“我一路上还想着,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兄长,没想到我们还真有缘,竟然真的又遇上了,兄长一向可好?”

    “我一路上悠闲自在,自然是非常好了。你不是说不想回转大理吗?如今,怎么会出现在大理城外?”蓝天雨问道。

    段誉讪讪道:“说起来一言难尽,我被云中鹤追杀,一路逃命,才来到了此处。”

    他对此事不欲多言,扭头对刀白凤和木婉清介绍道:“妈妈,婉妹,这是我兄长蓝天雨,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曾经多次救过我的性命,要是没有兄长,你们今天就看不到我了。”

    蓝天雨刚想和刀白凤、木婉清打招呼,忽听得树丛外有人大叫:“玉虚散人!千万小心了,这是四大恶人之一!”紧跟着一人急奔而至,正是大理四大护卫之一的朱丹臣。他见那道姑神色有异,还道她已吃了云中鹤的亏,心中害怕,颤声道:“你……你和他动过了手么?”

    云中鹤初时见那道姑出来,姿容美貌,心中一喜,想要把道姑一起掳了去,待见那道姑一出手,便知道这道姑武功了得,便纵身上了马鞍,静观其变。

    此时见到朱丹臣到来,朗声笑道:“这时动手也还不迟。”

    一句话刚说完,双足已站上马鞍,便如马背上竖了一根旗杆,突然身子向前伸出,右足勾住马鞍,两柄钢抓同时向刀白凤抓去。

    刀白凤斜身欺到马左,拂尘卷着的两枝小箭激飞而出。

    云中鹤闪身避过。刀白凤抢上,挥拂尘击他左腿,云中鹤竟不闪避,左手钢抓勾向她背心。刀白凤侧身避过,拂尘回击。云中鹤向前迈了一步,左足踏上了马头,居高临下,右手钢抓横扫而至。

    眼见云中鹤的武功极为厉害,轻功更是不凡,刀白凤似乎不是对手,蓝天雨便准备出手相助。

    在蓝天雨看来,四大恶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云中鹤这个采花贼,下流好色,最是该死。既然今天遇见了他,正好让北冥神功开开利是,也好让自己增加一些内功修为。

    还没等蓝天雨动手,朱丹臣已经纵身跃上马臀,判官笔点向云中鹤的左腰。

    云中鹤左手钢抓一挡,以长攻短,反击过去。玉虚散人拂尘抖处,又袭向他的下盘。云中鹤双手钢抓飞舞,以一敌二,竟然不落下风。

    木婉清见他站在马上,不必守护胸腹,颇占便宜,飕的一箭射出,穿入那马左眼。那马身子一声惨嘶,便即跪倒。

    玉虚散人拂尘圈转,已缠住了云中鹤右手钢抓的手指。朱丹臣奋身而上,连攻三招。玉虚散人和云中鹤同时奋力回夺。

    云中鹤内力虽然强得多,但分了一半力气去挡架朱丹臣的判官笔,又要防备木婉清的毒箭,只感手臂一震,拂尘和钢抓同时脱手,直飞上天。

    他料知今日已讨不了好去,大骂道:“大理国的家伙,专会倚多取胜。”

    云中鹤双足在马鞍一登,身子如箭般飞出,左手钢抓勾住一株大柳树的树枝,一个翻身,已在数丈之外。木婉清一箭射去,拍的一声,短箭钉在柳树上。

    眼看着云中鹤仰仗轻功高绝,就要远飏而去,蓝天雨施展云烟步,起落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蓝天雨快如鬼魅的轻功,让云中鹤大吃一惊!

    云中鹤的武功虽然厉害,但是他最大的仰仗还是轻身功法。武林之中比他武功强的,大有人在,但是能在轻功上胜过他的,绝对不多见。

    蓝天雨名不见经传,又是如此年轻,竟然在轻功一项上,比他还要强出很多,这让云中鹤心中大生警惕。

    闪身来到云中鹤的身畔,蓝天雨左手虚探,右手夹着一股劲风,直接拿向云中鹤的左肩“缺盆穴”,这是龙爪手中的一招“拿云式”。

    面对蓝天雨快捷无伦的龙爪手绝技,云中鹤一边后撤,一边左手上挥,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住了蓝天雨下落的右手。

    蓝天雨再次紧逼一步,双手同时出招,拿向云中鹤的左右太阳穴,这一招“抢珠式”娴熟圆转,力道强劲,云中鹤变招仓促,双手齐齐向上斩去,只来得及使出五成力道。

    在内力修为上,蓝天雨自然远远不及云中鹤,但是他所使的龙爪手却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一招一式精微奥妙,极难抵挡。云中鹤仓促之间力量不足,双手又是向上使力,自然不及蓝天雨下落的双掌势大力沉。四掌相交之后,力量相击,两人顿时都被震退了一步。

    眼见蓝天雨的内力,虽然比他相差甚远,但是所出招式,以及脚下步伐,均是精妙无比,实在是一位劲敌,兼且还有刀白凤等人在旁边虎视眈眈,云中鹤更加不敢恋战,一边出招迎敌,一边快速后退。

    蓝天雨接连使出“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捣虚式“、“抱残式“、“守缺式“,六式连环,毫无滞涩,逼得云中鹤连连倒退,短时之间,蓝天雨竟然大占上风。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吸干云中鹤的内力,但最好还是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北冥神功,以免让旁观的几人受到惊吓。想至此处,蓝天雨动作稍慢,云中鹤顿时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绝佳时机,高高跃起,像一只大鸟般落到三丈开外,再次跃起之后,已经落入密林之中。

    蓝天雨紧随其后,同样跃入密林。

    刀白凤、朱丹臣,同时高呼:“穷寇莫追,小心暗算!”

    离开众人的视线,蓝天雨顿时再无任何顾忌,脚下踢起一块小石子儿,在瞬杀技能之下,小石子一闪而逝,直接击打在云中鹤的脚踝之上。

    石子儿虽小,却蕴含了蓝天雨的全部内力,直接把云中鹤的脚踝击成粉碎。

    云中鹤惨呼一声,跌落地面。

    蓝天雨闪身来到云中鹤的身边,右手探出,直接拿在他的脉腕之上。

    脉腕被蓝天雨紧紧扣住,云中鹤的左臂一阵酸麻,使不出丝毫力气。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何故和我作对?我们四大恶人向来一体,若是我有不测,其他三人都会找你麻烦,为我报仇雪恨。”云中鹤心中惊惧,出言恫吓。

    蓝天雨运转北冥神功,他大拇指的“少商穴”正好扣住云中鹤的“太渊穴”,云中鹤的内力立刻倒泄而出,涌入蓝天雨的体内。

    一边默运北冥神功,蓝天雨一边说道:“别人怕你们四大恶人,但绝不包括我。要是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对我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正好可以给我增添几十年精纯内力。四大恶人当中,就属你的内力最差,吸干你的这点内力,也只是差强人意罢了。”

    蓝天雨吸入膻中穴的内力越多,北冥神功的吸力也就越大,时间一长,云中鹤的内力倾泻的越来越快。刚开始的时候,云中鹤还没有留意到他的内力在流逝,等蓝天雨说要吸干他的内力,他才意识到事情大为不妙,心中顿时慌乱起来。

    云中鹤的脉腕被紧紧扣住,全身都酸麻无力,为了阻止内力流逝,云中鹤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尽量扭动自己的身体,试图挣脱出去。

    可惜事与愿违,他越是奋力挣扎,内力流失的速度就越快。约莫一刻钟之后,云中鹤面色灰败苍白,全身抖如筛糠,声音虚弱的问道:“难道这就是化功*?你是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弟子?”

    蓝天雨傲然说道:“丁春秋的化功*,怎能和我的北冥神功相比!化功*只是借助毒药化去别人的内力,损人而不利己;北冥神功却是吸收别人的内力,借为己用。两者有如云泥之别,怎可同日而语?”

    不消片刻,云中鹤的声息渐无,最终内力干涸,气竭而亡。

    .................

    今天将近一万三千字,有月票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