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82 谋取六脉神剑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蓝天雨给莫菲做了一次针灸治疗。为了加快莫菲康复的速度,蓝天雨暗中融入了一些生命之光。有了生命之光的融入,虽然这一次医治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却阻止了莫菲病情的进一步恶化。

    收起银针,蓝天雨说道:“从明天开始,每天上午让莫菲去我的别墅一趟,针灸之后,再配合服用一剂中药,大约半月左右,就差不多能痊愈了。”

    有了蓝天雨的承诺,众人喜出望外,自然少不了一番千恩万谢。

    蓝天雨不想和莫家人多有牵扯,应付几句,匆匆告辞离去。

    三日之后,蓝天雨接到了海滨的电话,他要求准备的物资已经基本上收购齐全。他所需要的技术和设备,因为还需要适当的简化,还需要等候一段时间,才能最终完成。

    蓝天雨把大量的人造宝石、仿制首饰、玻璃制品、养殖珍珠、精品刀剑、仿制的古代书籍等等物品收进储物空间,等他再次穿越天龙八部位面之后,这些东西不管是用来送人,还是用来换取其它物资,都是很好的选择。

    当天晚上,蓝天雨再次穿越到天龙八部位面,时间、地点,与他离开的时候,完全相同。

    云南大理,风景秀丽,既然有幸来此,蓝天雨的时间又无比充裕,便干脆四处看起了风景。

    一连十余天时间,或是四处游逛,或者修炼古武、异能,无忧无虑,没有俗事烦扰,蓝天雨过得甚是惬意。

    按照剧情发展,大雪山大轮明王鸠摩智,即将前往天龙寺夺取六脉神剑。鸠摩智武功高深,属于绝顶高手之一,天龙寺的众位高僧也甚是不凡,蓝天雨很想见识一下这些高人的风范。

    当然,他的最终目的是谋取天龙寺的六脉神剑。

    另外还有一件要事,他想要确认一下,鸠摩智到底是不是先天高手?

    如果鸠摩智是先天高手,蓝天雨根本没有战胜他的可能。如果他不是先天高手,蓝天雨甚至有机会击毙他。

    蓝天雨只能猜测鸠摩智到来的大概时间,为了不至于错过这一段大戏,蓝天雨这几天经常在天龙寺的山脚下徘徊,等待段誉的到来。

    段氏历代祖先做皇帝的,往往避位为僧,都是在这天龙寺中出家,因此天龙寺便是大理皇室的家庙,于全国诸寺之中最是尊荣。每位皇帝出家后,子孙逢他生日,必到寺中朝拜,每朝拜一次,必有奉献装修。寺有三阁、七楼、九殿、百厦,规模宏大,构筑精丽,即是中原如五台、普陀、九华、峨嵋诸处佛门胜地的名山大寺,亦少有其比,只是僻处南疆,其名不显而已。

    天龙寺背负苍山,面临洱水,极占形胜,位于大理城外点苍山中岳峰之北,正式寺名叫作崇圣寺,但大理百姓叫惯了,都称之为天龙寺。

    这里风景清幽,在山脚下徐步而行,倒也身心旷达、神怡气清。

    这一天,蓝天雨正行走在山路之上,突然远处两骑快马奔来。白马之上是一位威严的长者,枣红马上正是段誉。

    段誉在万劫谷中得了黄眉僧、南海鳄神、钟万仇、叶二娘等人的一小半内力,时间越长,这些内力的冲突越加严重,而他又不懂得导引之法,真气失去了引导,在经脉中乱闯乱撞,让段誉几欲疯癫,大受其苦。

    段誉的伯父保定帝,不得已之下,这才亲自带着他到天龙寺求医。

    一路上,段誉遵从保定帝的指点,在马背之上镇制体内冲突不休的内息,总算烦恶稍减,暂时还能勉强保持神智的清醒。

    如今他内力深湛,目光自然极为敏锐,远远就看到了前方缓步而来的蓝天雨。

    “那不是我兄长吗?兄长兄长救命呀!”段誉大声疾呼。

    快马来到蓝天雨的面前,段誉跃身而下,抓住蓝天雨的双手,惊喜欢呼道:“兄长真是我的贵人,每次我有难,总能路遇兄长相助。”

    保定帝也从马上一跃而下,站在蓝天雨的面前问道:“誉儿,这位小友是何人呀?”

    “伯父,这就是我兄长蓝天雨,曾经多次救过我的性命。我兄长医术精湛,上次我身中闪电貂之毒,兄长仅仅凭借针灸之术,就让我转危为安。说不定,这一次还要仰仗兄长解我危厄。”接连几次被蓝天雨救得性命,段誉对蓝天雨已经有了依赖之心。

    关于蓝天雨几次救护段誉的事情,保定帝也略有所知,如今既然遇到,自然要客气相待。当下说道:“原来是誉儿的兄长和恩人,前面就是天龙寺,请小友到寺中一叙如何?”

    “天龙寺大名鼎鼎,得以前往参拜,正是求之不得。”蓝天雨欣然答应。

    段誉和蓝天雨同乘一骑,随同保定帝,一起来到天龙寺中。

    这天龙寺乃保定帝常到之地,略作安顿之后,让蓝天雨和段誉在此稍待,他先去谒见方丈本因大师。

    时间不长,保定帝陪伴一位老僧,一起回转。

    本因大师若以俗家辈份排列,是保定帝的叔父。保定帝对他甚是恭敬,经保定帝介绍之后,蓝天雨和段誉恭声问候。出家人不叙家人辈分,本因大师对二人却以平等礼法相见。

    接下来,保定帝将段誉如何为延庆太子所擒,如何内息本乱,几欲疯癫,兼且身染邪功,化人内力的事情,一一说了。

    本因方丈沉吟片刻,道:“请随我去牟尼堂,见见三位师兄弟吧,也许他们会有办法。”

    保定帝道:“打扰众位大师清修,罪过不小。”

    本因方丈道:“镇南世子将来是我国嗣君,一身系全国百姓的祸福。你的见识内力不在我之下,既来问我,自是大大的疑难。我一人难决,当与三位师兄弟共商。”

    听保定帝把段誉的情况解说明白之后,蓝天雨已经知道,段誉的身体并无大碍。造成如此险恶的局面,只是因他吸收的内力太多、太杂,他又没有好好修炼北冥神功,不知导引和炼化之法,这才让体内的真气失去了控制。

    既然已经明了,蓝天雨便开口道:“我倒是略通医术,我看段誉兄弟的病情也不算太严重,不如让我试一试如何?”

    本来对于蓝天雨精通医术的事情,保定帝看他如此年轻,并未太过在意,没想到蓝天雨竟然主动自荐,倒是让他甚为惊讶。当下说道:“到是我着急之下,忘了还有小友精通医术,既然小友颇有信心,那就劳烦小友一试。”

    既然保定帝不知道段誉修炼了北冥神功,蓝天雨也不想浪费口舌,多做解释。

    在几人的注视之下,蓝天雨先是给段誉搭了搭脉,然后说道:“情况还不算太严重。”

    对于别人来说,要想调理段誉体内杂乱纷繁的内力,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但是对于精通北冥神功的蓝天雨来说,只需要把段誉体内的驳杂内力吸出一部分,减少到段誉可以自行压制的程度,问题也就解决了。

    段誉此时的内力远比蓝天雨深湛,如果段誉修炼了完全版的北冥神功,蓝天雨还很难做到这一点。但幸好,段誉只是练成了北冥神功中的手太阴肺经这一条路线,蓝天雨只要避开他的手太阴肺经,段誉的北冥神功就难以运转了,不会反过来吸纳蓝天雨的内力。

    蓝天雨手掌贴在他的后背,只用了半小时左右,就吸纳了段誉体内的近半内力。

    段誉体内的驳杂内力减少了近半之后,已经可以自行压制,蓝天雨便撤下了贴在他后背的右掌,停止了内力的吸纳。

    内力减少之后,段誉感觉胸口一片轻松舒畅,再也感觉不到身体中有任何异样,高兴的喊道:“我现在感觉身体上的十万个毛孔都很舒畅,身体似乎已经大好了。”

    保定帝和本因大师都露出惊喜的神色,保定帝欣喜的说道:“没想到小友的医术竟然如此精湛,誉儿有兄如此,真是天大的造化。”

    蓝天雨道:“过誉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段誉兄弟应该已经无碍了,待我再传授给他一项本门调理内息的小法们,以后就断然不会再有此类险恶情况了。”

    听到蓝天雨要传授给段誉秘传的调息法门,保定帝和本因大师,再次一番感谢之后,自觉的告辞离开。

    等到两人走后,蓝天雨说道:“看来你已经开始修炼北冥神功,但是你修炼的不是很得法,而且你一次性吸收的内力太多了,这种做法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有走火入魔之危。”

    段誉脸上现出赧然之色,嗫嚅道:“你交给我的帛卷秘籍,被我不慎撕毁了。北冥神功,我只来得及修炼了手太阴肺经,况且我以前从来没有内功修炼的基础,所以我对这门神功一直都是懵懵懂懂,有很多不解之处。这些内力也不是我有意吸收的,都是无意之中得来,我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蓝天雨告诫道:“在你气海中的这些内力彻底炼化之前,最好不要再吸收新的内力,就算不得以吸收,也不能太多,若是超过了你能够压制的极限,还会发生此类危险。而且吸收他人的内力,最好不要太过驳杂,人数越少越好。内力越是驳杂,炼化的难度就越大,花费的时间也越多,你对北冥神功本来就一知半解,很容易发生走火入魔的危险。”

    段誉把这番话全部记在心中,连连应诺。

    蓝天雨这番告诫之语,都是自己近来的心得体会,确实语出至诚,没有任何隐瞒。近来这段时间,蓝天雨对于北冥神功的了解越来越深刻,越发感觉这是最为契合自己的一门神功。

    北冥神功虽然精微奥妙,能够把各种属性相异的内力炼化为混元属性的北冥真气,但是在炼化的过程当中,也有一项极为繁难的关键所在。

    任何一人的内力,都是在入静之中,费尽千辛万苦,炼精化气我所得,内里之中都融合了本人的一丝精神属性。北冥神功要想把这些内力化为己有,其中一个最关键所在,也是最耗精神、费时最长的一步,就是把内力当中的异种精神属性彻底抹去。

    若是做不到这一点,在各种驳杂的精神力影响之下,很容易让人精神烦躁,心慌意乱,甚至是精神错乱也有可能。

    一般来说,吸收来的内力,必须经过多次反复炼化,才能彻底抹去内力中原有的杂乱精神力。而蓝天雨却有更简便的方法,他身为精神系异能者,精神力天生强大浩瀚,使用精神异能抹去内力当中的杂乱精神力,要容易许多。

    刚开始的时候,蓝天雨还没有想到这一点,炼化云中鹤的内力,仍然使用的是在北冥神功中的笨办法。直到这些天闲来无事,潜心研究,蓝天雨才终于领悟到这一点。

    可惜这一点对段誉并不适用,蓝天雨也就没有必要对他解说这些。在他把自己修炼北冥神功的心得传授之后,他又对段誉详细解说了一些搬运内息的基本原理和小窍门儿,让段誉收获不浅。

    段誉体内的内力,虽然被蓝天雨吸走了一半,剩余的部分仍然雄厚、驳杂,还需要他尽快炼化才行。蓝天雨把炼化之法,详细的传授给他,等段誉入定修炼之后,独自走出屋去,在天龙寺中漫步行走。

    在清静无人之处,蓝天雨化为一只飞鸟,在天龙寺上空翱翔。

    飞行一周之后,蓝天雨终于发现了藏经阁的所在。

    降落在藏经阁正前方的屋顶上,观察片刻,蓝天雨从藏经阁三楼打开的一扇窗户中,飞身而入。

    看守藏经阁的僧众,都停留在一楼,此时三楼空无一人。

    蓝天雨解除化形,开始快速查阅三楼当中的各种典籍。让蓝天雨大为开心的是,天龙寺的珍贵佛经典籍,以及收录的各种武功秘籍,都在这里存放。

    翻看半晌之后,让他遗憾的是,始终没有找到六脉神剑的图谱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