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83 少林七十二绝技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最想要的六脉神剑图谱没有找到,但是天龙寺的其它绝学,如“一阳指”、“五罗青烟掌”等,都赫然在列。

    时间宝贵,蓝天雨不敢有一丝耽搁,首先翻开《一阳指》秘籍,开始一目十行的看将起来。

    小半个时辰之后,这里存放的武功秘籍,蓝天雨终于全部阅读完毕。

    不敢耽搁,蓝天雨再次化身为飞鸟,离开藏经阁,飞上半空。

    时间不长,蓝天雨便看到了牟尼堂的牌匾。

    飞鸟落到地上,再次化形为一只白猫,跃上牟尼堂的窗棂,向里面观看。

    听到外面的响声,牟尼堂里的几位高僧齐齐转头观看,发现正站在窗棂上的白猫之后,重新转回头来,继续刚才的话题。

    牟尼堂里一共五僧一俗,蓝天雨猜测,除了本因大师和保定帝之外,剩余四僧应该就是天龙寺最厉害的枯荣大师以及他的三位师侄本观、本相、本参了。

    只听本因方丈继续说道:“师叔估量敌势,咱们若非赶紧练成六脉神剑,只怕宝经难免为人所夺,天龙寺一败涂地。只是这神剑功夫以内力为主,实非急切间一蹴可成。”

    保定帝问道:“但不知对付大轮明王,正明亦能稍尽绵薄吗?”

    本因沉吟道:“你是我段氏俗家第一高手,如能联手共御强敌,确能大增声威。可是你乃世俗之人,若是参与佛门弟子的争端,难免令大轮明王笑我天龙寺无人。”

    枯荣忽道:“咱们倘若分别练那六脉神剑,不论是谁,终究内力不足,都是练不成的。我也曾想到一个取巧的法子,各人修习一脉,六人一齐出手。虽然以六敌一,胜之不武,但我们并非和他单独比武争雄,而是保经护寺,就算一百人斗他一人,却也说不得了。只是算来算去,天龙寺中再也寻不出第六个指力相当的好手来,一直为此踌躇难决。正明,你就来凑凑数罢。只不过你须得剃个光头,改穿僧装才成。”

    枯荣大师越说越快,似乎颇为兴奋,但语气仍是冷冰冰地。

    保定帝道:“皈依我佛,原是正明的素志,只是神剑秘奥,正明从未听闻,仓促之际,只怕……”

    本参道:“这路剑法的基本功夫,你早就已经会了,只须记一记剑法便成。”

    保定帝不解,道:“请方丈指点。”本因方丈道:“你且坐下。”保定帝在一个蒲团上盘膝坐下。

    本因接着道:“六脉神剑,并非真剑,乃是以一阳指的指力化作剑气,有质无形,可称无形气剑。所谓六脉,即手之六脉太阴肺经、厥阴心包经、少阴心经、太阳小肠经、阳明胃经、少阳三焦经。”说着从本观的蒲团后面取出一个卷轴。

    本参接过,悬在壁上,卷轴舒开,帛面年深日久,已成焦黄之色,帛上绘着一个裸.体男子的图形,身上注明穴位,以红线黑线绘着六脉的运走径道。保定帝是一阳指的大行家,这‘六脉神剑经’以一阳指指力为根基,自是一看即明。

    蓝天雨看到这一副六脉神剑的挂图之后,心中大喜,连忙凝神细观。

    对于几人的对话,蓝天雨不在关注,全部心力都放在了眼前的这一副六脉神剑的挂图之上。

    在蓝天雨观看挂图的时候,保定帝接受了枯荣大师的剃度,法名“本尘”。

    等保定帝换上了僧袖僧鞋,宛然便是一位有道高僧。

    蓝天雨很快记下了挂图上的运气路线以及文字诀要,但这幅挂图只是总图诀要,并不包括详细的六脉剑法。

    他现在只能期待着本因方丈为了传授保定帝剑法,把其它六福挂图也全部拿出来展示。

    枯荣大师道:“那大轮明王说不定明早便至,本因,你将六脉神剑的秘奥传于本尘。”

    本因道答应一声,指着壁上的经脉图,说道:“本尘师弟,这六脉之中,你便专攻‘手少阳三焦经脉’,真气自丹田而至肩臂诸穴,通清冷渊而到肘弯中的天井,更下而至四渎、三阳络、会宗、外关、阳池、中渚、注液门,然后凝聚真气,自无名指的‘关冲’穴中射出。”

    保定帝依言运起真气,无名指点处,嗤嗤声响,真气自‘关冲’穴中汹涌而出。

    枯荣大师喜道:“你内力修为不凡。这剑法虽然变化繁复,但剑气既已成形,自能随意所之了。”

    接着,本因道:“依这六脉神剑的本意,该是一人同使六脉剑气,但当此末世,武学衰微,已无人能修聚到如此强劲浑厚的内力,咱们只好六人分使六脉剑气。师叔专练拇指少商剑,我专练食指商阳剑,本观师弟练中指中冲剑,本尘师弟练无名指关冲剑,本相师兄练小指少冲剑,本参师弟练左手小指少泽剑。事不宜迟,咱们这便起始练剑。”

    蓝天雨看到本因方丈终于又取出六幅挂图形,悬于四壁,心中大喜过望。

    每幅挂图上都是纵横交叉的直线、圆圈和弧形,另有运使六脉神剑的秘诀在空白处详细注明。

    接下来,蓝天雨目不转睛的盯着其中一副挂图,把上面的内容准确无误的全部记下。

    大约一刻钟时间,本因方丈新拿出的这六幅挂图,全部被蓝天雨记忆无误。

    此次前来天龙寺的最大目的终于达成,蓝天雨心满意足,跳下窗棂,快速离去。

    回到禅室,段誉仍然沉浸在打坐中,蓝天雨趁着无人打扰他,正好仔细思索六脉神剑的奥秘。

    静思半晌之后,蓝天雨已经有些心得。

    在蓝天雨看来,六脉神剑的剑法确实精微奥妙,尤其是六剑齐出,相互配合,几乎毫无漏洞,神妙无比。但是此剑法所妙,却需要一极大的难题,那就是足以支撑运使六脉剑气的深厚内力。

    如枯荣大师之流,已经是一流高手中的最强存在,仍然只能运使一脉剑气,可见这门绝学对于内力需求的苛刻。

    与六脉剑法相比,六脉神剑搬运内息的奥妙更加博大精深,这是蓝天雨最为看中的一点。只要他彻底掌握了此种法门,并不一定要施展六脉神剑,以剑气运使其它精深剑法,同样威力非凡。

    要想真正掌握此种法门,首先要有深厚无比的内力基础。

    蓝天雨刚刚吸收了段誉体内的近半真气,膻中穴一直汹涌震荡,要是能把这些雄厚的内力全部炼化,蓝天雨估计,他应该勉强能够达到施展六脉神剑的最低门槛。

    正好,他刚刚领悟了快速炼化驳杂内力的法门,现在正好用来一试。

    随后,蓝天雨也进入定中。一边运使北冥神功,精炼刚刚吸收来的内力,一边施展精神异能,清除内力中附着的驳杂精神力。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内里中的驳杂精神力,终于被蓝天雨彻底清除一空。

    没有了驳杂精神力的干扰,北冥神功炼化内力的速度大幅增加。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蓝天雨体内属性各异的多种内力,终于全部被他精炼成了混元属性的北冥真气。

    蓝天雨稍微运转内息,便感觉到内力激荡,气海中的内息浑厚无比。

    如果按照现实世界的古武境界划分,他此时的内功境界,竟然一跃而成化劲顶峰境界!

    难怪段誉几欲癫狂,蓝天雨仅仅吸收了他的一半内力,内功境界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段誉身上要不是有主角光环存在,以他那半瓶水的北冥神功,换一个人,早就已经经脉俱断或者走火入魔而亡了。

    如今内力大进,蓝天雨迫不及待的要试一试六脉神剑的威力。

    走出禅室,来到一处清静无人的所在。

    蓝天雨按照六脉神剑的要诀默运内息,顿时一股真气从丹田中涌出,冲至肩臂,直至无名指的关冲穴,但觉无名指的指端肿胀,蓝天雨无名指点出,只听“嗤”地一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

    作为中医大师,对于经脉和气息运转,本就有着极为深刻的认识,如今有了深厚的内力之后,蓝天雨第一次施展六脉神剑竟然就顺利完成,这让他极为欣喜。

    接下来,他的手指连连点动,只听嗤嗤之声不绝,地面上接连出现了十几个孔洞。

    刚开始的时候,蓝天雨运转气息,还有些缓慢生涩,不够顺畅,手指点出,难以连贯。等到他逐渐熟悉之后,六脉神剑纵横睥睨,或者大开大阖,或者迅捷凌厉,或者奇诡难测,气息顺畅,无不如意。

    等他转回禅室,已是傍晚时分,段誉刚刚结束修炼,清醒过来。一下午的炼化,虽然时间尚短,但也取得了一些效果,他体内的内息已经基本上平静下来。只要以后****修炼,早晚能把这些驳杂内力完全化为己有。

    吃过斋饭之后,保定帝不放心段誉的情况,派人把他喊了过去。

    没有段誉打扰,蓝天雨继续参研六脉神剑。

    一直到天色透亮,段誉才回到了禅室。

    蓝天雨并没有询问他一晚上未归的原因,倒是段誉絮絮叨叨的讲起一晚上参看六脉神剑挂图的经历,对于即将到来的鸠摩智,甚为担忧。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梵唱远远飘来,明明声音自极远处传来,但是却入耳清晰,显然来人的内力,已达不可思议的化境。

    蓝天雨担心错过了鸠摩智挑战天龙寺众高僧的好戏,便说道:“传音之人,实力如此之高,想必应该是大轮明王鸠摩智了到了。不如我们过去一观?”

    段誉知道本因等人并无战胜鸠摩智的把握,心中担忧,便带着蓝天雨赶往牟尼堂。

    来到牟尼堂之后,因为蓝天雨是段誉的救命恩人,众位高僧对他以礼相待,对他前来牟尼堂,并无不满。

    蓝天雨和众位高僧见礼之后,枯荣大师道:“本因,我不想走动,便请明王到牟尼堂来叙话吧。”本因方丈应道:“是。”便走了出去。

    本观将卷拢的六脉神剑挂图,放在枯荣大师身前。

    保定帝道:“誉儿,待会激战一起,室中剑气纵横,大是凶险,伯父不能分心护你。你到外面走走去吧。”

    段誉心中一阵难过:“听各人的口气,这大明轮王武功厉害之极,伯父的关冲剑法乃是新练,不知是否敌得过他,若有疏虞,如何是好?”便道:“伯父,我……我要跟着你,我不放心你与人家斗剑……”,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声音已哽咽了。

    枯荣大师道:“誉儿,你坐在我身前,那大轮明王再厉害,也不能伤了你一要毫毛。”他声音仍是冷冰冰的,但语意中颇有傲意。

    蓝天雨见众人担忧段誉的安危,便道:“让段誉兄弟在我身后即可,由我保护,就算大轮明王当面,也自可护他平安。”

    众位高僧闻言甚是惊讶,保定帝道:“誉儿对你的实力推崇备至,一直无缘亲见,倒是可惜了。”

    “我兄长的实力高强,上次就连云中鹤找我麻烦,都被兄长轻易击毙了。有兄长护我,几位大师尽管放心就好。”说起蓝天雨的实力,段誉与有荣焉。

    虽然众僧对于蓝天雨能否护得段誉平安,还有所疑惑,但既然蓝天雨打了保票,众人要是不相信他,显得甚是失礼。因此,只能默认下来。

    过了好一会,只听得外面传来本因方丈的声音:“明王法驾,请移这边牟尼堂。”

    另一个声音道:“有劳方丈领路。”

    后面的声音甚是亲切谦和,彬彬有礼,绝非强凶霸横之人。

    听脚步声,共有十来个人向这边走来。本因率先来到门口,说道:“明王请!”

    大轮明王举步进了堂中,向枯荣大师合什为礼,说道:“吐蕃国晚辈鸠摩智,参见前辈大师。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

    枯荣大师却心中一惊:“大轮明王博学精深,果然名不虚传。他一见我面,这四句偈言便道破了我所参枯禅的来历。”

    枯荣大师数十年静参枯禅,还只能修到半枯半荣的境界,无法修到更高一层的‘非枯非荣、亦枯亦荣’之境,是以一听到大轮明王的话,便即凛然,说道:“明王远来,老衲未克远迎。明王慈悲。”

    鸠摩智道:“天龙威名,小僧素所钦慕,今日得见庄严宝相,大是欢喜。”

    本因方丈道:“明王请坐。”鸠摩智道谢坐下。

    鸠摩智正好坐在蓝天雨的斜对面,蓝天雨对于这位大轮明王闻名已久,放眼打量。只见他身穿黄色僧袍,似乎还不到五十岁年纪,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

    鸠摩智的实力已经到了绝顶高手之列,蓝天雨本以为他最少也是六十以上的年龄,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看来这位大轮明王确实是一位才智高绝、天赋卓越之辈。

    作为绝顶高手的鸠摩智,他的实力到底有没有达到先天境界?只等他动手之后,蓝天雨就会得知。

    蓝天雨心中已经隐隐有所猜测,天龙八部位面似乎属于低武位面,受到位面规则所限,尽管这里的高手极多,武学也极为昌盛深奥,但是却不会出现先天高手。

    哪怕是实力强大的第一高手扫地僧,也可能只是摸到了先天高手的门槛,却因为位面规则所限,始终不能真正晋级先天境界。

    在现实世界中,任何一位先天高手都是强大无比的存在,先天以下的高手就算数量再多,也难以对先天高手形成威胁。

    而根据书中的描写,里面的绝顶高手,哪怕是扫地僧也略差了一些,无崖子等人,更是相差甚远。

    如果无崖子是先天高手,哪怕双腿残废,斩杀丁春秋也是易如反掌。

    由此可知,这里的绝顶高手,也只是内力更加精湛,武学境界更加高深,却因为位面规则所限,永远没有进阶先天高手的机会,实力纵然比一流高手强上很多,却也终归有限。

    神雕侠侣位面应该也是这种情况,曾经的第一高手王重阳,修炼的是先天功,但是寿元却很短暂,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并没有达到先天境界。蓝天雨猜测,王重阳过早去世,很可能就是因为强行突破先天境界造成的。

    受到位面规则限制,哪怕是再天才的人物,也难以打破先天境界的桎梏,就算积蓄的内力深厚无比,也难以脱离后天范畴。

    蓝天雨暗中思忖不提,鸠摩智双手合什,说道:“佛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小僧性根鲁钝,未能参透爱憎生死。小僧生平有一知交,是大宋姑苏人氏,复姓慕容,单名一个‘博’字。昔年小僧与彼邂逅相逢,讲武论剑。这位慕容先生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无所不精,小僧得彼指点数日,生平疑义,颇有所解,又得慕容先生慨赠上乘武学秘笈,深恩厚德,无敢或忘。不意大英雄天不假年,慕容易先生西归极乐。小僧有一不情之请,还望众长老慈悲。”

    本因方丈道:“明王与慕容先生相交一场,即是因缘,缘分既尽,何必强求?慕容先生往生极乐,莲池礼佛,于人间武学,岂再措意?明王此举,不嫌蛇足么?”

    鸠摩智道:“方丈指点,确为至理。只是小僧生性痴顽,闭关四十日,始终难断思念良友之情。慕容先生当年论及天下剑法,深信大理天龙寺‘六脉神剑’为天下诸剑中第一,恨未得见,引为平生最大憾事。”

    本因道:“敝寺僻处南疆,得蒙慕容先生推爱,实感荣宠。但不知当年慕容先生何不亲来求借剑经一观?”

    鸠摩智长叹一声,惨然色变,默然半晌,才道:“慕容先生情知此经是贵寺镇刹之宝,坦然求观,定不蒙允。他道大理段氏贵为帝皇,不忘昔年江湖义气,仁惠爱民,泽被苍生,他也不便偷盗强取。”

    本因谢道:“多承慕容先生夸奖。既然慕容先生很瞧得起大理段氏,明王是他好友,须当体念慕容先生的遗意。”

    鸠摩智又道:“只是那日小僧曾夸口言道:‘小僧是吐蕃国师,于大理段氏无亲无故,吐蕃大理两国,亦无亲厚邦交。慕容先生既不便亲取,由小僧代劳便是。’大丈夫一言既出,生死无悔。小僧对慕容先生既有此约,决计不能食言。”

    说着双手轻轻击了三掌。门外两名汉子抬了一只檀木箱子进来,放在地下。鸠摩智袍袖一拂,箱盖无风自开,只见里面是一只灿然生光的黄金小箱。鸠摩智俯身取出金箱,托在手中。

    却见鸠摩智揭开金箱箱盖,取出来的竟是三本旧册。他随手翻动,本因等瞥眼瞧去,见册中有图有文,都是原墨所书。

    鸠摩智凝视三本旧书,忽然间泪水滴滴而下,溅湿衣襟,神情哀切,悲不自胜。众人大为诧异。

    蓝天雨暗道“这位鸠摩智大师真是不得了,说哭就哭,情真意切,这绝对是影帝级别的表演,只这一场哭戏,已经不枉我巴巴的跑过来观战了。”

    接下来,蓝天雨兴致勃勃的继续看戏。

    枯荣大师道:“明王心念故友,尘缘不净,岂不愧称‘高僧’两字?”

    大轮明王垂首道:“大师具大智慧,大神通,非小僧所及。这三卷武功诀要,乃慕容先生手书,阐述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的要旨、练法,以及破解之道。”

    众人听了,心中都是一惊。

    唯独蓝天雨眼中流露出火热的神采。

    少林七十二绝技,名震天下,学会任何一门,都足以在江湖中纵横来去,少有敌手。除了刚刚偷学到的六脉神剑之外,蓝天雨最厉害的一门武技,就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龙爪手”。

    要是能够得到全部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对于蓝天雨实力的提升,绝对会有很大的帮助。

    对这三本旧书,蓝天雨眼热无比。

    “也不知有没有机会把这三本旧书夺到手中?但凡有一丝可能,也要试一试,绝对不能错过这次得到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好机会。”蓝天雨下定了决心。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