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85 黄金宝箱到手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蓝天雨刚刚显露出来的实力,不光让鸠摩智大为震撼,天龙寺的众位高僧更是骇然失色。天龙寺最为自傲的绝学就是六脉神剑,而蓝天雨刚刚显露的指法,威力竟然丝毫不在六脉神剑之下。唯一的区别就是,蓝天雨的指法似乎毫无章法,太过粗糙,在这一点上远远及不上六脉神剑的精微奥妙。

    众高僧很想问一问,蓝天雨的这门指法到底是何名字?但此时大敌当前,他们只能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鸠摩智站在蓝天雨的对面,心中思潮起伏:“中土武林中,居然又出了如此一位年轻的大高手,我怎地全然不知?这人年纪轻轻,只不过二十来岁所纪,怎能有如此修为?他到底和逍遥派是何关系?”

    蓝天雨正是抱拳说道:“明王,请赐教!”

    “施主,请!”

    面对即将到来的大战,两人都是慎重以待,不敢有丝毫松懈和大意。

    鸠摩智施展火焰刀,蓝天雨施展无形剑气,两人斗在一处。

    蓝天雨的六脉神剑毕竟是偷学而来,有天龙寺众位高僧在旁观战,他也只能舍弃这门神妙的剑法,只采用六脉神剑的内息搬运法门,十根手指接连点动,就像是同时操控着十把手枪,而无形剑气就是子弹,连绵不绝的倾泻到鸠摩智的身上。

    错非是鸠摩智,换一个实力稍差一点的对手,在蓝天雨连绵不绝的无形剑气之下,此时身上肯定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六脉神剑对付一般的武林人士,绝对是无往不利,但是鸠摩智恰恰有应对的办法,他的火焰刀同样是凝聚无形刀气攻敌,与六脉神剑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他的火焰刀更擅长大开大阖的攻击,而六脉神剑则是变幻莫测,同时兼具了工、拙、捷、缓的特点。

    蓝天雨没有使用六脉神剑的剑招,致使无形剑气的配合不够默契,攻击虽然连绵密集,但是稍显凌乱。不过就算如此,已经足以让鸠摩智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看到蓝天雨大发神威,无形剑气迅猛凌厉,天龙寺众高僧均极为震撼。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世间竟然还有一门功夫,竟然足以和六脉神剑相媲美。蓝天雨展示出来的剑法,虽然凌乱粗糙,但是威力宏大,假以时日,蓝天雨未必不能创出一门足以和六脉神剑相埓的剑法。

    蓝天雨明明占据了主动,但是因为不敢使出六脉神剑,错失了很多制胜的好机会。而鸠摩智的火焰刀气,在身周上下翻飞,时而用于攻击,时而用来防御,时而把周身围拢的密不透风。在蓝天雨密集如雨的剑气攻击之下,竟然始终坚持不败。

    这次主动挑起和鸠摩智的大战,战胜他并不是蓝天雨的主要目的,他为的是拿到鸠摩智的黄金宝箱,而要想达成这个目的,至少要让鸠摩智身受重伤,无法顾及其它才行。

    蓝天雨虽然有丰富的射击经验,但是在他学过六脉神剑之后,依靠这些射击经验来驭使无形剑气,在他看来还是太过粗糙了,无形剑气在他手中,完全是明珠暗投,十分威力就连一半都没有发挥出来。

    既然胡乱出招不可取,又不能施展六脉神剑,那么能不能用其它的武技来代替六脉神剑呢?

    答案当然是可以!

    想至此处,蓝天雨脑海中顿时一片清明。

    武学之道本来就是息息相通,他只要择其优点,任何一门武技都可以化入无形剑气。虽然因为时间仓促,缺乏经验,他用无形剑气施展其它武技,定然不如六脉神剑一般精微奥妙、配合默契,但总比他胡乱出招要强上许多。

    想至此处,蓝天雨双手大拇指按出,以他最熟悉的劈石破玉拳来代替“少商剑法”。劈石破玉拳大开大阖,气派宏伟,和“少商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此时以拳法代替剑法,每一剑刺出,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

    蓝天雨的无形剑气有了改变之后,鸠摩智顿时感到压力大增。

    尽管施展“少商剑”这一路剑法,比之六脉神剑六路剑法回转运使的威力,差了许多,但这只是蓝天雨的初次实验,既然劈石破玉拳可以融入到无形剑气当中,那么其它的武技自然也可以。

    至今蓝天雨所学的剑法只有华山派的“希夷剑法”。这一套剑法融入到无形剑气当中,比之劈石破玉拳,还要更加轻松随意。

    等劈石破玉拳所化的剑法,渐入佳境之后,蓝天雨的左右食指同时点出,“希夷剑法”变成了“商阳剑法”使用。

    这商阳剑的剑势不及少商剑宏大,轻灵迅捷却远有胜之,蓝天雨食指连动,一剑又一剑的刺出,快捷无比。

    使剑全仗手腕灵活,但出剑收剑,不论如何快,总是有数尺的距离,蓝天雨以食指发射无形剑气,却不过是手指在数寸范围内转动,一点一戳,何等方便快捷?

    况且希夷剑法本来就甚为高妙,就算用宝剑施展,威力已经不小,如今划入无形剑气当中,神妙之处更是大增。

    有了这两套精妙之极的剑法主攻,其它四路剑法,蓝天雨根据情况随意出招,如此一来,虽然整体威力仍然比不上六脉神剑,但也相差不是太远,已然有了六脉神剑的几分真髓。

    蓝天雨此时施展的六路剑法,以少商剑法和商阳剑法的威力最为巨大,其它四路剑法只是配合施展,威力远逊。凡人五指之中,无名指最为笨拙,食指则最是灵活,因此关冲剑以拙滞古朴取胜,商阳剑法却巧妙活泼,难以捉摸。少冲剑法与少泽剑法同以小指运使,但一为右手小指,一为左手小指,剑法上便也有工、拙、捷、缓之分。但“拙”并非不佳,“缓”也并不减少威力,只是奇正有别而已。

    如果蓝天雨仅仅施展一路剑法,鸠摩智还能从容抵挡,两路剑法使出,他就已经难以抵挡了。再配合上随意出招的其它四路剑法,鸠摩智已经感到危机处处。

    无奈之下,鸠摩智只能使用笨办法,他驭使火焰刀,围绕着全身上下连绵盘旋,密不透风。

    只听得嗤嗤之声接连不断,蓝天雨的剑法施展的越来越顺畅,速度也越来越快,鸠摩智越来越感到难以抵挡。

    接下来,蓝天雨接连三指都点向鸠摩智的“天池**”,鸠摩智虽然尽皆抵挡了下来,但是他的防御难免有了一刹那间的停滞。

    蓝天雨刻意制造的这个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分鸠摩智右胸左肩。与此同时,双手食指也各自点出,分取“幽门”和“太乙”两**。

    在此危急时刻,鸠摩智仍然心思缜密、思虑周详,早有一路掌力伏在胸前。分袭右胸左肩的少商剑,被他轻松挡下。但他料到的只是一着攻势凌厉的少商剑,却没料到蓝天雨的商阳剑也一同发出,再次分袭两处。

    鸠摩智手掌扬处,再次挡住了刺向“幽门**”的一剑,跟着左足一点,向右急射而出,试图避开射向“太乙**”的一剑。但他退得再快,总不及剑气去如电闪,一声轻响过去,小腹处僧衣已破,鲜血迸出。

    此时蓝天雨一指建功,自然要乘胜追击,十指纷弹,此去彼来,连绵无尽。

    鸠摩智左支右挡,但终归败势已露,难以挽回,他的右肩、左肋,再次接连中招,被洞穿了两个血洞。

    事已至此,鸠摩智已无回天之力,不敢继续纠缠,否则就要毙命在此了。

    他本来就是做事果决之人,知道事不可为,便不再丝毫留恋,身形向后高高跃起,接连两个起落,已经后撤几十米。他大声说道:“蓝施主实力强大,小僧不是对手,今天甘拜下风,改日相逢,再来领教。”

    说完之后,担心蓝天雨追赶,已经顾及不上他带来的十名随从,像一只大鸟一般,向山下飞跃而去。

    他的十名随从,看到明王远去,更加不敢停留,也赶紧向山下跑去。

    蓝天雨的目的就是要得到黄金宝箱,大喊一声:“把黄金宝箱留下!”

    抬着宝箱的两名随从,不敢违抗,赶紧把手中的宝箱撂在地上,不敢回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山下跑去。

    眼看着鸠摩智消失在视线之中,蓝天雨这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蓝天雨的气海中,已经空空如也,全身的内力都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如果鸠摩智坚持不退,继续纠缠,那他就唯有使用异能取胜了。

    蓝天雨如今的内力,也只是堪堪达到使用六脉神剑的最低标准,再加上施展六脉神剑消耗真气极为严重,以他积蓄的内力,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大轮明王鸠摩智竟然被蓝天雨打得落荒而逃,这个结果是保定帝等人,此前万万不敢想象的,段誉能够结交此人为友,确实是他莫大的福气,同时也是天龙寺和大理的福气。如果不是蓝天雨出手解救,保定帝就要被鸠摩智掳走了,这对于整个大理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