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87 破解珍珑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得到梦寐以求的少林七十二绝技,蓝天雨无比满足。

    他忽然想到,珠宝、玉石、古董、字画,可以兑换成献祭点,那么这些珍贵的古武绝技是不是也能兑换成献祭点呢?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蓝天雨迫不及待的要试一试。如果能够成功,他又要多出一个大幅增加献祭点的渠道。

    上次击毙云中鹤,蓝天雨得到了一本《飞鹤身法》,回到现代之后,他又重新复印了几本。现在正好可以用其中一本复制品试一试。

    祭坛的例行献祭,只有在现实世界才能进行,因此,不管蓝天雨在天龙八部位面度过多长时间,都不可能在这里进行例行献祭。

    甚至就连天龙八部位面的物品,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带到现实位面,例如动物、人类,就不可以,除非蓝天雨舍得消耗大量的献祭之光。

    字画之类的物品,虽然能够带到现实世界,但是却不能像献祭得到的字画那样,可以在现代当作古董。要想让宋代的字画,带回到现代之后,可以当成历经千年时光的古董出售,蓝天雨必须消耗一些献祭之光,才能办到。好在这种情况,对于献祭之光的消耗不算多,如果只用在那些珍贵的古董文物之上,收获远大于消耗。

    在虚幻位面,也可以把物品直接兑换成献祭点,但是物品的价值是参照现实世界来计算的。蓝天雨在这里把《飞鹤身法》兑换成献祭点,倒是不会有什么损失。

    兑换之后,蓝天雨得到了八千献祭点!

    八千献祭点,相当于八千万华币,这样的定价已经很高了,蓝天雨很满意。

    这样看来,天龙八部位面的武功秘籍,也是一笔非常庞大的财富,蓝天雨万万不能错过了。

    有了天龙八部位面得到的大笔献祭点之后,开启下一个穿越位面需要的庞大献祭点,蓝天雨倒是不用发愁了。

    但是,祭坛的等级越高,继续升级需要的献祭点也就越多,要想让祭坛的紫色献祭之光达到圆满状态,需要的献祭点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此一来,得到海量的献祭点,让祭坛尽快升级,仍然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难得清闲下来,接下来的时间里,蓝天雨在段誉的陪伴下,游遍了大理的山山水水。游玩了十天之后,蓝天雨这才辞别段誉,赶往擂鼓山。

    逍遥派的武功,任何一种都是绝顶武学,既然来到了天龙八部位面,就绝对不能错过。要想得到逍遥派的这些绝学,如果能够成为逍遥派掌门,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除了逍遥派的武学之外,蓝天雨对于逍遥派传承下来的高明医术,也很感兴趣。聪辩先生苏星河以及号称“阎王敌”的神医薛慕华,都有极高的医学天分。蓝天雨猜测,这两人的医术估计都不在他之下,若是能够和两人辩证一番,说不定他的医术还能更进一步。

    另外,缥缈峰灵鹫宫中收藏的医学典籍,对蓝天雨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同样是他的目标之一。

    虚幻位面,时间充裕,蓝天雨一路上游山玩水,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才终于到达了河南境内的擂鼓山。

    找人打探了一下聪辩先生苏星河的大概住所,蓝天雨寻寻觅觅,找到了一处山谷。

    谷中都是松树,山风吹过,松声若涛。

    在林间行了里许,来到三间木屋之前。只见屋前的一株大树之下,正有一个瘦小干枯的老头,独自坐在石墩之上。

    此人的身前,放置着一块巨大的青石,光滑的青石表面,被雕刻成了一副棋盘的样子。棋盘上面,黑白棋子交错,蓝天雨凝目细观,原来是一副珍珑棋局。

    看了片刻之后,蓝天雨已经认出,此珍珑棋局与他在琅嬛福地中所见的那一局,完全相同。

    蓝天雨朗声说道“可是聪辩先生当面?在下蓝天雨,慕名前来拜访。”

    树下的老人毫无反应,仍然眉头紧皱,似乎还在沉思之中。

    既然聪辩先生装聋作哑,蓝天雨也不再发话,径直来到青石前,在他的对面坐下,随手拈起一枚白棋,落了下去。

    苏星河并非真的聋哑,自然听到了蓝天雨的问候,只是他既然装作聋哑之人,就只能佯作不知。此时蓝天雨的白子落下,竟然杀死了自己一方的五颗棋子,当真是岂有此理!

    苏星河爱棋成痴,见到有人如此胡乱下法,顿时心生恼怒,抬头怒目而视。却见到对面一位二十左右岁的英俊年轻人,嘴角含笑,对他点头示意。

    虽然年轻人气质温润,让人生不出一丝厌恶之感,但是苏星河自忖棋艺高深,不屑于和蓝天雨手谈,瞪了蓝天雨一眼之后,便不再理他,继续凝目沉思。

    稍等片刻之后,蓝天雨道:“苏先生,请赐教。”

    久久之后,仍然不见苏星河落子,蓝天雨猜测,可能这位聪辩先生误以为自己不懂围棋了。当下说道:“苏先生岂不闻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我看来,解此珍珑棋局,唯有此法方能奏效。”

    蓝天雨此言,有如暮鼓晨钟一般敲在苏星河的心头,让他豁然开朗。

    苏星河抬起头来,目光惊诧地再一次细细打量蓝天雨,此时心情不同,他越发的感觉蓝天雨气质迥异,风采照人,那灼灼的目光似乎能够看透人心一般。

    苏星河的眼中流露出郑重认真之色,对蓝天雨点头示意之后,目光落到棋盘上,思索片刻,拈起一枚黑子落下。

    对于这一盘珍珑棋局,蓝天雨早就了然于心,不加思索,取过一枚白子,下在棋盘之上。所下之处,却是提去白子后现出的空位。

    这一步棋,此前苏星河万万没有想到过!

    这三十年来,苏星河于这局棋的千百种变化,均已拆解得烂熟于胸,对方不论如何下子,都不能逾越他已拆解过的范围。但蓝天雨一上来就杀了自己一大块白子,大违根本棋理,任何稍懂弈理之人,都决不会去下这一着。那等如是提剑自刎、横刀自杀。

    岂知他杀了自己一大块白棋后,取出一大块白棋后再下,天地反而一宽,既不必顾念这大块白棋的死活,更不再有自己白棋处处掣肘,反而腾挪自如,不似以前那般进退维谷了。

    苏星河一怔之后,两条长长的眉毛不住上下掀动,脸上现出极为明显的喜色。思索良久,苏星河方应了一着黑棋。

    蓝天雨仍旧不假思索,随手落下一枚白子。

    再次落子之后,白棋的局面顿呈开朗,黑棋虽然大占优势,白棋却已有了回旋的余地,不再像以前那般缚手缚脚,顾此失彼。

    这个新局面,苏星河做梦也没想到过!

    以苏星河的棋力,此时已经不难看出,只要蓝天雨的棋力尚可,白棋获胜已经是必然之事。

    苏星河此时方知此局“珍珑”的秘奥,正是要白棋先挤死了自己一大块,以后的妙着方能源源而生。

    棋中固有“反扑”、“倒脱靴”之法,自己故意送死,让对方吃去数子,然后取得胜势,但送死者最多也不过八九子,决无一口气奉送数十子之理。

    这等“挤死自己”的着法,实乃围棋中千古未有之奇变,任你是如何超妙入神的高手,也决不会想到这一条路上去。任何人所想的,总是如何脱困求生,从来没人故意往死路上去想。

    若非有大智慧、大决心之人,决计想不到此一妙招!

    苏星河持棋的右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可见他此时内心的激动。

    接下来,两人有来有往,棋盘上的局势终于被蓝天雨扭转过来。

    每落下一枚棋子,苏星河的脸上便多出一丝笑容,直到一局终结,破了这个珍珑棋局,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惊喜之意,仰天哈哈大笑。

    好半晌之后,苏星河无限惊喜的心情才略微平复下来,也不在装聋作哑,拱手道:“蓝少侠天赋英才,世上无人可及,真是可喜可贺。”

    蓝天雨谦虚道:“小聪明而已,不敢当苏先生夸奖。” △≧△≧,

    苏星河继续说道:“先师布下此局,数十年来无人能解,蓝少侠解开这个珍珑,在下感激不尽。”

    蓝天雨道:“此珍珑棋局神妙无比,有幸破解,也是在下的荣幸。”

    “苏某此前发下请柬,约请天下英才,前来擂鼓山,破解先师遗留的此一珍珑棋局,没想到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多月,就迎来了蓝少侠这样的英才,苏某真是欢喜无限。”然后接着说道:“蓝少侠,请随我来。”

    苏星河走到那三间木屋之前,伸手肃客,道:“蓝少侠,请进!”

    这三间木屋建造的很是奇怪,竟没门户。

    蓝天雨知道,逍遥派的掌门无崖子就藏身在中间的木屋里,他接下来要打破木板,才能进入其中。但这样做实在是有些不礼貌,便开口问道:“这木屋没有门户,不知如何进入?不如苏先生先请。”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