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88 拜师无崖子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苏星河面露微笑,说道:“木屋内自有天大的机缘在等候少侠,你能在棋局上强行冲开一条出路,乃是硬战苦斗而致。全文字阅读木屋无门,你就硬劈好了。”

    蓝天雨沉吟片刻后,说道:“那我就得罪了!”

    说着,右掌轻推,只听“啪”的一声,一条木板便被他劈落在地。

    木屋有些年久失修,木板看起来也不太结实,但如蓝天雨这般轻描淡写,不见作势,也没有任何烟火气,就能劈落一条木板,苏星河是决计做不到的。

    由此可知,蓝天雨的实力竟然甚是厉害!

    看到眼前这一幕,苏星河眸光闪亮,心中更加惊奇。

    进入木屋之后,里面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蓝天雨继续向前,再次劈断了一条木板之后,向下一间木屋望去。

    只见空空荡荡的房间里,有一黑衣人凌空盘坐。

    只听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说道:“好一位潇洒儒雅的英俊少侠!好,好,好!我等了三十年,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终让我心愿得偿。”

    蓝天雨自从内功大进之后,已经到了虚室生白的境界,眼睛稍作适应之后,已经能够看清室内的情形。

    他微微抬头,看向无崖子。只见他黑发垂肩,长须三尺,须发皆漆黑如墨,没有一根斑白,肌肤细嫩,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

    在凝神细观,发现无崖子的身上有一条黑色绳子缚着,那绳子另一端连在横梁之上,将他身子悬空吊起。只因他身后板壁颜色漆黑,绳子也是黑色,二黑相叠,绳子便看不出来,一眼瞧去,宛然是凌空而坐。

    蓝天雨躬身行礼,问候道:“在下蓝天雨,拜见前辈。”

    无崖子点了点头,道:“你能解破我的棋局,聪明才智,自是非同小可,更兼相貌堂堂,风流倜傥,看来我三十年来心心念念的事情,在临终之前,终于可以有着落了。”

    然后目光凝视蓝天雨,问道:“我观你呼吸悠长绵然,内功修为大是不弱,可否告知老朽,你的师承来历?”

    蓝天雨道:“我这一身武功,得来的有些偶然,我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师承来历到底是哪门哪派。”

    他的回答,让无涯子有些惊讶,继续问道:“看来应该是你的运气不错,有所奇遇,不知可否对我讲一讲事情的经过?”

    蓝天雨道:“这又不是什么机密,自无不可。事情大约发生在三个月前,那一日”

    他便把段誉的经历稍做修改,讲述了一遍。

    无崖子没有想到,他渴盼了三十年的完美传人,竟然和他早有渊源。等蓝天雨讲述完毕,他放声大笑:“哈哈哈真是上天垂怜,竟然在我临终之前,送来这样一位佳弟子,看来我不但报仇有望,就连我们逍遥派也能重新复兴了!”

    “琅嬛福地,正是我所开辟的隐居之所,没想到你竟然在阴差阳错之下,进入其中,而且还意外得到了我们逍遥派的绝学‘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看来上天注定,要让我把你收为关门弟子了。不知,你可愿意?”无崖子问道。

    “难道您就是琅嬛福地留下字迹的无崖子前辈?”蓝天雨问道。

    “不错,无崖子就是我。”

    蓝天雨郑重说道:“弟子蓝天雨,拜见师傅!”然后跪倒在地,行了拜师之礼。

    无崖子的脸上现出激动之色,连忙说道:“好,好,好!有此佳徒,死而无憾,快快起来。”

    等蓝天雨站起身来,无崖子继续问道:“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你修习时间尚短,也不知你达到了何种境界?”

    “凌波微步已经基本上可以熟练应用,北冥神功也略有所成。”蓝天雨答道。

    “竟然如此自信吗?那让我看一看你的北冥神功已经修炼到了何种程度?”

    无崖子拉动了一下腰间的绳索,落到蓝天雨的面前。

    他抓住蓝天雨的手腕,探入一丝内息。

    蓝天雨没有任何抵抗,任由这一丝内息在自己的周身脉络中游转。

    片刻之后,无崖子收回内息,脸上现出惊喜之色,说道:“真没想到,你的北冥真气竟然已经如此深厚,单论内功深厚与否,你已经勉强算得上是当世的绝顶高手。修炼北冥神功之后,吸收内力甚是简单,但难的是如何炼化?你能在短短三个月之中,就炼化出如此深厚精湛的北冥真气,可见天赋异禀,和这门神功极为契合。你未来的成就,肯定会远超于我。这真是我们逍遥派的一大幸事!”

    接着道:“你把凌波微步也走上一遍,让我看一看。”

    蓝天雨依言而行,在狭小的房间中,把凌波微步的所有步伐都走动了一遍。

    “不错,不错,你的凌波微步已经登堂入室了,短短三个月就有如此巨大的成就,可见你的悟性非凡。看来在我临终之前,由你继承我的武学衣钵,已经足够了。”无崖子脸上的神色有些兴奋。

    蓝天雨问道:“我看师傅精神矍铄,无病无灾,寿命应该还很长久,为何说出如此消极之语?”

    “你看我满面红光,这只是因为我内功精深之故,实际上我已经到了寿元大限,如今已是油尽灯枯,没有几个月好活了。星河给天下的英雄遍洒请柬,就是为了选出一位才智卓绝之士,来继承我的武学衣钵,没想到还未到约定时间,你就已经出现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这两门最是繁难的绝学,你已经悉数掌握,剩余的部分,有这两个月时间,以你的聪明才智,尽数领悟当然不可能,但是勉强记下,我相信你应该能够做到。”无崖子解释道。

    蓝天雨问道:“既然师傅大限已至,为何不把武学尽数传给苏师兄?”

    “你苏师兄才智卓绝,是一个全才,可惜他在杂学上耗费的精力太多了一些,武学修为难免受到影响。而且我毕生所学,都是以北冥神功为根基,你苏师兄已经年老体衰,从小所学的内功更是已经刻入了骨髓里,再也难以忘记,他已经没有转修北冥神功的可能了。北冥神功的传人,只能是年轻人,没有修炼过内功的才智之士最佳,像你这样的天才,全天下也没有几个,我等了三十年,才把你等来。”

    稍作停顿,无崖子继续说道:“我急着传你衣钵,还有一件大事必须要你去做,你可答应?”

    蓝天雨见无崖子的神色凝重,也郑重说道:“师傅尽管吩咐,不论何事,弟子都会办到。”

    接下来,无崖子便把逆徒丁春秋弑师的往事,讲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蓝天雨说道:“原来星宿老怪丁春秋竟然曾经是师傅的二弟子,这等残害恩师的逆徒,简直是猪狗不如!师傅放心,我定会把他斩杀,为我们逍遥派清理门户,不让师傅蒙羞。”

    “以你如今的内功修为,应该比他略强一些,但他在武学一道上,颇有天赋,而且还精通毒药,你想要胜他很难,击毙他更是难上艰难。好在你还年轻,晚上几年,我相信,丁春秋这个逆徒,总有一天会被你击毙!”

    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无崖子继续说道:“从今天开始,我把毕生的武学绝技都传授给你,你要用心修炼。”

    不等蓝天雨作答,继续道:“我们逍遥派的武学博大精深,随便拿出一门,都称得上是绝顶武学,我所传除了本门的基础武学之外,绝顶武学主要有三种,分别是: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北冥神掌。前两种绝学,你已经掌握,我就不再赘言,今后我要传授给你的,主要就是我们逍遥派的基础武学和北冥神掌这门绝学。”

    接下来,无崖子给蓝天雨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逍遥派的各种基础武学和号称绝学之一的北冥神掌。

    逍遥派的基础武学多达几十种,包括:内功、掌法、拳法、指法、腿法、身法、各种武器,门类齐全,并且都是极上乘的武学,其中有多种武学,就算和少林七十二绝技相比,也不稍差。

    北冥神掌更是威力极其强大的一门绝顶武学,这门武学以北冥神功为根基,招式神妙莫测,最大的特点是掌法包罗万象,可阴可阳,可攻可守,变化多端。

    除了无崖子本人精研的这些武技以外,因为他和师妹李秋水同居多年,李秋水所擅长的几种绝学,无崖子也略有涉猎。

    李秋水精擅的绝学有:“小无相功”、“白虹掌”、“寒袖拂穴”、“传音搜魂”。

    白虹掌是李秋水使用最多的绝学,掌法精妙莫测,发出的掌力曲直如意,让人难以防范。

    他的师姐天山童姥巫行云修炼的内功是逍遥派三大内功绝学之一的“八荒唯我独尊功”,最常用的武技是“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另外还精擅一门名为“生死符”的特殊暗器。

    因为“八荒唯我独尊功”是天山童姥的独门内功,就连无崖子都不甚清楚具体练法,只是知道一些大略。

    倒是巫行云的另外两门绝学“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无崖子也都略有涉猎。

    天山六阳掌是逍遥派少有的刚猛掌法之一,共有九式掌法。天山六阳掌是一门将阴阳二气相结合的掌法,每一招一式所附带的阴、阳之力也各自不同,如体内无阴阳二气,则体会不到此掌法的妙处。

    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一共六路武功,但却包含了逍遥派所有的武学精义。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爪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每一路口诀虽然只有十二句八十四个字,但非常拗口,接连七个平声字后,跟着是七个仄声字,但这首歌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实则是调匀真气的法门。口诀虽只八十四个字,但涵盖的内容可是包罗万有。

    天山折梅手是永远也学不全的,将来修炼的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中。只是此功以深厚内力为基础,内功越高,折梅手功效越大。总的来说,论掌法玄妙,招数精奇,无出天山折梅手之右。

    无崖子虽然最精擅的是“北冥神掌”,但是作为逍遥派的掌门,他对于“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也都略有涉猎。

    因为“生死符”是天山童姥后来自创的特殊暗器,无崖子只是听闻过,所以对于生死符具体的练法,他也不甚了解。

    接下来的日子,无崖子几乎不眠不休的教导蓝天雨武学,恨不得把自己的一身所学全部一股脑塞进他的大脑里。

    蓝天雨现在的实力虽然已经可以勉强进入绝顶高手之列,但是这主要是因为他修炼了北冥神功,内力深厚之故。正是因为有了深厚的内力,他才能施展出六脉神剑这门绝顶武学。

    如果去除了这两门绝技,蓝天雨就连一流高手之列都排不进去。

    虽然蓝天雨悟性非凡,但他毕竟学武的时间太短,在加上一直都没有人指点,完全靠自己的领悟,造成了他武学基础不牢固的弊端。

    现在有了无崖子这个武学大宗师的详细指点,他的进步简直是一日千里。

    因为无崖子自感时日无多,并不要求他把每一门武功都从头到尾的详细修炼一遍,而是先让他死记硬背,填鸭式教学,等到他记忆无误之后,再教导他每一门武技中蕴含的武学道理。等蓝天雨彻底理解之后,就会换成另外一门武技。

    好在蓝天雨有过目不忘之能,无崖子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清楚无误的记忆下来,从而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再加上他的理解力、领悟力都是上佳,虽然无崖子每天都会口述大量的武技和武学原理,但蓝天雨都会没有一丝错漏的记忆下来。

    蓝天雨的记忆力之强、领悟力之高,让无崖子极为满意。他相信,假以时日,只要给他这个小徒弟足够的时间,击毙丁春秋这个逆徒,必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这种填鸭式的教学之下,只用了十天,无崖子的一身所学,便被蓝天雨悉数记下。

    接下来,无崖子只选择了北冥神掌这一门武技,一招一式的详加指点。

    北冥神掌一共只有十式,除了第一式之外,每一式又细化为九路掌法,每一路掌法又有九九八十一个变化,九路掌法的每一个变化既可以单独施展,也可以融合在一起施展,可以说变化无穷无尽。

    这是一套最简单的武学,同时也是一套最复杂的武学。可以由简入繁,同样也可以由繁化简,两相印证,哪怕是资质普通之人有幸学习,在有生之年,也可以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

    北冥神掌作为逍遥派掌门才能学习的独门绝学,代表了逍遥派的最高武学境界,蓝天雨初学乍练,便深受震撼。

    无崖子用十天时间来教导这套掌法,每天只教导其中的一式。

    北冥神掌的第一式名为“混元式”,是整套掌法的全部精髓所在,其余的九式都是由混元式衍生而出。这套掌法练到极处,其中的任何一种变化,都可以融入到混元式之中。同样的道理,只要武学境界足够高,混元式可以衍生出无穷无尽的招式,生生不息,永不断绝。

    其余九式分别为:抱阳式、负阴式、九重浪、圆柔式、疾风式、密雨式、霹雳式、暗涌式、争流式。

    据无崖子介绍,北冥神掌是逍遥派创派祖师晚年时候,静观沧海十几年,方才创出的一套至高武学,里面包含了本门的所有武学至理。

    无崖子毕生研究这套武学,几十年如一日,在这套武学上的成就极高,他把毕生的经验,在这十天之中倾囊而授,蓝天雨大有所获。

    虽然这些天只是填鸭式教学,蓝天雨满耳朵听到的都是各种武学原理,实际演练很少,但就算如此,蓝天雨也感到自己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由武学菜鸟,直接蜕变成了一个武学理论家。只要假以时日,把这些理论转化为实际经验,他的实力必然会突飞猛进,真正步入绝顶高手之列。

    二十日过后,无崖子结束了填鸭式教学,让蓝天雨自由发问。于是蓝天雨把自己尚未领悟的地方,一一提出来,而无崖子耐心细致的给出最为详尽的解答。如此,又过去了五天时间。

    蓝天雨自感武学上的各种理论已经很丰富,再想进步,只能靠实践中慢慢领悟了。他不再询问武学,而是把自己医学上的一些疑难,一一发问。

    对于蓝天雨的这些问题,无崖子竟然解答了大部分,这让蓝天雨极为震惊!

    他没想到,无崖子的医术竟然如此精湛,远超他的想象。蓝天雨的医术同样也让无崖子很意外,他理想中的衣钵弟子,本来就是聪明绝顶、多才多艺的年轻俊彦。蓝天雨的棋艺天赋、武学天赋,已经让无崖子大为满意,他没想到蓝天雨年纪轻轻,医术竟然也如此精湛,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两人辩证了三天的医术,无崖子的一身所学,蓝天雨尽皆领悟。让蓝天雨无比钦佩的是,按照他的划分,无崖子的一身医术竟然已经超过了宗师境界,达到了巨匠等级,历史中能有如此医术的先贤,也绝对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无崖子是多才多艺的大宗师,任何一门技艺,能得到他的教导,都是一大幸事。机会难得,蓝天雨继续请教他书法和绘画的心得。

    无崖子在书法和绘画上的成就,同样达到了巨匠级的水准,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蓝天雨大为钦服。

    而蓝天雨的书画水准,也同样让无崖子大为惊喜。蓝天雨的书法水准本来是专家级,绘画书准是大师级,但是融入他强悍的精神力之后,水准还能再次提升一级。也就是说,蓝天雨表现出来的书法和绘画水准,分别是大师级和宗师级。蓝天雨如此年轻,能够有这样的水准,已经比无崖子当年还要强出很多,对于这个关门弟子,无崖子已经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

    本来蓝天雨还要继续请教一些古乐和占卜的知识,没想到无崖子却拒绝了他的请求。

    无崖子喊来苏星河,当着两人的面,对蓝天雨说道:“其实我的寿元早就耗尽。我被逆徒丁春秋打下悬崖,本来是必死之局,要不是我的医术尚可,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为了治伤,我透支了身上的潜力,这才得以保命。这些年来,我一直保持在龟息状态才能续命,这样的日子,我早就已经厌烦透顶了。如今我的一身所学,已经尽传于你,再无一丝遗憾,我终于可以毫无牵挂的离开了。”

    如果说蓝天雨刚刚拜师的时候,另有目的,心思并不单纯,但是和无崖子一月相处,得到他毫无保留的悉心相授,已经对无崖子有了孺慕眷恋之情,现在已经不忍心看着他就此离世。

    蓝天雨认真说道:“我有办法给师傅续命,时间长了不敢说,但续命十年左右,应该没有问题。”

    “不必了。对我来说,多活一天都是痛苦,我早就已经心无可恋,要不是执着于逆徒尚未授首,我早就已经自我了断了。你的实力本来就和逆徒丁春秋相差不大,等我把毕生的功力灌顶于你,凭借深厚功力,就算他擅使剧毒,只要你稍微小心一些,也完全可以从容应对。既然逆徒授首在即,我也就没有什么牵挂了,终于可以安心去了。”无崖子的语气极为平淡,甚至带着一丝解脱后的欣喜之意。

    “师傅,既然师弟有续命之术,你何不多等几天,亲眼看到逆徒丁春秋授首之后,再做决定?”苏星河跪倒在地,双眼垂泪。

    “你何必作此小儿之态,我已生无可恋,早早解脱才是我的心愿,你就不必劝说了。”然后从左手指上脱下一枚宝石指环,对蓝天雨说道:“这枚宝石指环名为‘逍遥神仙环’,是我们逍遥派的掌门信物,你带在手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逍遥派的下一代掌门人了。”

    蓝天雨接过指环,带在左手指上,说道:“师傅,生死之事,不可轻率,您在考虑考虑。”

    苏星河上前一步,躬身施礼道:“苏星河拜见掌门师弟!”

    “师兄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苏星河起身之后,再次跪倒在无崖子的身前,劝道:“是呀,掌门师弟的话很有道理,您万万不可意气用事!”

    “我意已决,你们就不要再说了。”无崖子不为所动。

    两人继续再劝,无崖子已经心生不耐,喝道:“啰里啰嗦的,好生让人心烦!我此番即将得到大解脱,你们应当恭喜我才是,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两人见无崖子心意已决,再难挽回,值得由他。

    无崖子道:“我会逆运北冥神功,为你灌顶,你做好配合,千万不要让我的一番心血白费!要是你不能击毙逆徒丁春秋,我就算到了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你可明白?”

    蓝天雨声音哽咽道:“弟子遵命弟子”想到无崖子即将离世,蓝天雨和苏星河,已是泣不成声。

    无崖子再次疾言训斥之后,两人才收住悲声。

    等到蓝天雨平心静气之后,无崖子说道:“灌顶之法对于真气的损耗最小,但有些凶险,你要凝神运功,万万不可出现差池!”

    蓝天雨应道:“弟子明白。”

    无崖子拔起身形,在半空中一个筋斗,头上所戴方巾飞入屋角,左足在屋梁上一撑,头下脚上的倒落下来,脑袋顶在虚竹的头顶,两人天灵盖和天灵盖相接。

    蓝天雨感觉顶门上“百会穴”中有细细一缕热气冲入脑来,他连忙运转北冥神功,吸纳这股热流向气海涌入。

    这股这热气一路向下流去,慢慢的,涌入百会穴的热流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无崖子的北冥真气与蓝天雨同根同源,而且更为精纯,更难得的是,无崖子在灌顶的过程中,已经使用秘法,抹去了自身内力中附着的精神力,涌入蓝天雨身体中的北冥真气以蓝天雨自身凝练的真气,毫无差别。也正是因为施展了这门秘法,才让这次灌顶颇有危险之处。

    很快,半小时一晃即逝。

    随着无崖子内力的涌入,蓝天雨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地,便如腾云驾雾,上天遨游一般,无比舒适。

    又是一刻钟过去,蓝天雨感觉涌入百会穴的内息越来越少,直至停息。

    等到收功之后,蓝天雨睁开眼来,只见两人相连的头顶早已分开,师傅无崖子正坐在他身前的地上,满身满脸大汗淋漓,不住滴向自己身上,而他面颊、头颈、发根各处,仍有汗水源源渗出。

    看向无崖子的面庞,蓝天雨不由得猛吃一惊,见师傅已然变了一人一般,本来洁白俊美的脸庞之上,竟布满了一条条纵横交叉的深深皱纹,满头浓密的头发,已尽数脱落,而一丛光亮乌黑的长髯,也都变成了白须。无崖子就像突然间老了数十年一般,看起来已是龙钟不堪,没有一百二十岁,总也有一百岁。

    看到无崖子老态凄惨的模样,蓝天雨心中一片酸涩,眼角不自觉的湿润起来。

    无崖子微笑道:“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于无穷,是为逍遥。作为逍遥派的掌门,我是不合格的,不但没有把本门发扬光大,而且还让本门弟子分崩离析,甚至反目成仇。我希望今后我们逍遥派在你的带领下,能够重新合而为一,发扬光大。”

    “师傅放心,弟子定当竭尽全力,振兴本门,让我逍遥派名扬武林。”

    看到蓝天雨坚毅的眼神,无崖子继续说道:“你的聪明才智还在我之上,本门的掌门之位交给你,我很放心,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得比我好。只是我教导你的时间毕竟太短,太过于仓促了,许多本门武功只是说了一个大概,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悟透?以后,你可以到天山缥缈峰灵鹫宫请教大师伯天山童姥,想必她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愿意给你一些指导。有了她的指导,不论是‘天山六阳掌’还是‘天山折梅手’,我也就不必担心了。”

    说到这里,无崖子咳嗽连连,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卷轴,塞在蓝天雨手中,继续说道:“你李秋水师叔,已经离开了琅嬛福地,也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遇到她。若是遇到了,你把这幅卷轴交给她,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想必她应该会给你一些指导。再加上你已经是我们逍遥派掌门人,照理她不该违抗你的命令。你若是见到她,帮我传一句话罢了,罢了”

    越说声音越轻,说到第二个“罢了”两字时,已是声若游丝,几不可闻。

    突然间,无崖子哈哈哈几声大笑,身子向前一冲,砰的一声,额头撞在地下,就此不动了。

    蓝天雨忙伸手扶起师傅,一探他鼻息,发现已然气绝,顿时心中大恸,痛苦出声!

    苏星河膝行几步,来到师傅的身边,同样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师傅已然气绝,顿时悲从中来,嚎啕大哭,声震屋宇。

    两人哭了好一阵子,这才跪倒在地,向那师尊的遗体叩拜。

    师兄弟二人慢慢止住悲声,开始收敛师尊的遗体。蓝天雨对这些全无丝毫经验,只能看着苏星河操持师尊的丧事,偶尔才能搭把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