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90 《易筋经》、神木王鼎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阿朱的脸上稍微露出犹豫之色,说道:“我要叫你知道,一个人失手害死了别人,可能并非出于本心。你当然不想害我,可是阴差阳错之下,你还是打了我一掌。我爹爹害死你的父母,也是无意中铸成的大错。我......我也是镇南王的女儿。”

    “你说什么?你......你怎么会是镇南王的女儿?你不会是弄错了吧?”萧峰非常意外。

    “不会错的。我听到我爹爹、妈妈抱住了我妹子痛哭,述说遗弃我姊妹二人的经过。我爹娘都说,此生此世,说什么也要将我寻了回来。他们哪里猜得到,他们亲生的女儿便伏在窗外。大哥,适才,我假说生病,却乔装改扮了你的模样,去对我爹爹说道,今晚青石桥之约作罢,有什么过节,一笔勾销;再装成我爹爹的模样,来和你相会......好让你......好让你......”说到这里,阿朱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萧峰心中清楚,段正淳虽是阿朱生身之父,但于她并无养育之恩,她如此做,肯定不是为了生身之父,而是为了他萧峰。

    想至此处,他颤声道:“阿朱,我知道你这样做不是为了救你父亲,也不是要我知道那是无心铸成的大错,你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我!”想到阿朱对自己如此情真意切,萧峰心中满满都是感动。

    阿朱见萧峰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深意,不自禁的欢喜,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说道:“大理段家有六脉神剑,你打死了他们镇南王,他们岂肯干休?大哥,那《易筋经》上的字,咱们又不识得......”

    感受到阿朱对他的用情之深,萧峰心中满是甜蜜和惭愧。

    这时候,蓝天雨插话道:“大哥,难道少林寺的《易筋经》,竟然在你们的手中?”

    “阿朱易容改扮,偷偷从少林寺拿到了《易筋经》,可惜上面满篇都是梵文,我们一个字都不识得,倒是可惜了。”

    萧峰看到蓝天雨似乎欲言又止,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递到蓝天雨的手中,说道:“我和阿朱都不认识梵文,这本书在我们手中是明珠暗投,你要是感兴趣,就拿去看一看。”

    蓝天雨伸手接过来,说道:“少林‘易筋经’大名鼎鼎,我还真是很感兴趣,我就不和大哥客气了。等我哪天把经文翻译好,再还给大哥。”

    萧峰道:“‘易筋经’虽然名声响亮,但也没见哪一位少林高僧练成了。所以,能否翻译出来,其实也不重要,二弟不要勉强自己。”

    “我勉力一试,大哥多等我一段时间。”

    萧峰见蓝天雨很是执着,也不再劝说。

    易筋经是少林威震天下的绝顶内功心法,竟然被蓝天雨如此轻易的拿到手中,他非常开心。易筋经这门内功心法很特殊,能够极大的开发人体潜能,增强后天体质,蓝天雨很是看重。他知道这本易筋经当中,还另有图文隐藏,但是在他想来,经文的内容更加重要,只有看懂全部内容之后,才有可能领悟经文的真正精髓。

    为了看懂这本易筋经,蓝天雨准备回到现实世界之后,认真学习一下梵文,只有等他真正学懂了梵文,在领悟上才不会出现偏差。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忽听得忽喇一声响,青石桥桥洞底下的河水中钻出一个人来,叫道:“你们三个人啰里啰嗦说了这么半天,一点儿都没意思。”这人身形娇小,穿了一身水靠,正是阿紫。

    阿朱看到自己的双胞胎妹妹突然现身,惊讶地问道:“阿紫,你怎么会藏在这里?”

    阿紫小嘴一扁,道:“我躲在桥底下,本想瞧一瞧大名鼎鼎的北乔峰和段王爷打架,看个热闹,哪知竟然是我的好姐姐假扮了我亲爹。你们三个人啰嗦个没完,我才不爱听呢。你们继续聊,我走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蓝天雨说道:“且慢!”

    阿紫撇撇嘴,看向蓝天雨,说道:“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阿紫这个人在蓝天雨看来,可爱又可恨。

    可爱是因为她敢爱敢恨,俏皮可爱,喜欢搞恶作剧,天生乐观,从不悲天悯人,率性而为,无拘无束,别人要伤害她,她总能想出各种狠毒的法子让人家倒霉,一个乐观而聪颖的女孩是十分讨人喜欢的;可恨是因为她从小在星宿海长大,在阿紫的险恶世界里,只要为了活着,做什么阴险狠毒、不择手段的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她的性格太过自我,不会为别人考虑一星半点儿。

    对于阿紫的这种性格,蓝天雨非常不喜欢,既然没有好感,也就不会对她客气。当下一句话也不说,右手轻抬,虚虚一招,阿紫背后的包裹,就落到了蓝天雨的手中。

    阿紫距离蓝天雨足有十米远,她身后的包裹看起来也甚是沉重,然而蓝天雨却轻描淡写的,把这个包裹摄取到了手中,看到眼前这一幕,萧峰微微张大了嘴巴,甚为吃惊。

    擒龙功是他最为擅长的绝技之一,可以凌空取物,夺人兵刃。但是相隔如此之远的距离,摄取的还是沉重的包裹,萧峰自忖,他很难做到这一点,哪怕距离再近一半,也不可能像蓝天雨这样轻松随意。

    包裹的外面是一层油布,扯掉之后,里面的绸布仍然干燥鲜亮,丝毫没有被浸湿,打开这层绸布,露出一只六寸来高的小小木鼎,深黄颜色,木鼎雕琢的甚是精细,木质莹润似玉,木理之中隐隐约约的泛出红丝。

    蓝天雨把这尊小鼎拿到手中,剩余的东西连同包裹,一起扔回到阿紫的身前。

    阿紫怒目圆睁,任由包裹扔到脚下,快速向蓝天雨扑去,来到他的近前之后,左手不经意的轻轻扬起,右手食指前指,怒声道:“你这个强盗,小偷,赶紧把神木王鼎还给我!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原来竟然是小贼一个!你这个黑心肠烂心肝儿的小白脸......”

    蓝天雨左手轻轻一挥,身前的气流顿时卷向阿紫的身前,然后他的左手食指轻点,一道无形内力顿时点在了阿紫的“神藏**”上。阿紫左脚高抬,右手后扬,保持着这个姿势,被定在了原地。

    看着阿紫咬牙切齿却不敢多言的样子,蓝天雨好整以暇的说道:“明明你自己是一个小偷,从丁春秋的手中盗取了神木王鼎,你这小丫头贼喊捉贼,怎么还如此理直气壮?”

    审时度势、见风使舵已经是阿紫的本能,此时她已经成了蓝天雨砧板上的鱼肉,自然不敢再说无礼的话,以免激怒了蓝天雨,她泪汪汪的眼睛看向萧峰的方向,哭诉道:“姐夫,你可要给我做主,你兄弟他欺负我......神木王鼎是我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千辛万苦从丁春秋的手中盗取而来,这小鼎当然就是我的!你兄弟他想要不劳而获,这么欺负人的事情,你可要帮帮我。”

    “你可知这尊神木王鼎,丁春秋是如何得来的?你可知我是什么人?”蓝天雨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慢悠悠的说道。

    阿紫听这语气,就知道大事不妙,连忙心思电转,狡辩道:“我曾经听丁春秋这个老贼说过,神木王鼎是他花了很大一笔银子买来的,好像是十万两银子来着。”

    “看你眼睛滴溜溜乱转,就知道你又在撒谎了。这尊神木王鼎是丁春秋从师门当中偷走的,丁春秋是我逍遥派的弃徒,而我则是逍遥派的掌门人。”

    蓝天雨亮出左手,继续说道:“你认识我手上戴的‘逍遥神仙环’吗?这是我逍遥派的掌门信物,也不知道丁春秋是否对你们说起过?”

    阿紫的眼神有些闪烁,“逍遥神仙环”这个名字,他还真的从丁春秋的口中听说过。丁春秋向来最要面子,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门派弃徒,他是在一次酒醉之后,有弟子问起他的师承来历,他难免一番炫耀,曾经不经意的提起过“神仙逍遥环”的名字。如此不凡的名字,阿紫自然是记忆深刻,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忘记。丁春秋是阿紫眼中最为可怕的大魔王,丁春秋的实力已经如此可怕,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是逍遥派的掌门人,那他得该多厉害?只是想一想,阿紫就知道这个人不能得罪。

    知道神木王鼎恐怕再也要不回来了,既然事不可为,阿紫只好求其次,略有些谄媚的说道:“原来逍遥派的掌门人就是蓝大哥你呀!你这么年轻,这么英俊,实力这么高,难怪丁春秋这个老贼躲在星宿海,不敢和你见面,还算他有点自知之明。丁春秋这个老贼把神木王鼎看得比天还重要,为了盗取出来,我真是九死一生,直到现在还被他一路追杀。蓝大哥,要不是我甘冒奇险,你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把神木王鼎收回,你看我的功劳应该不小吧?”

    ..........

    今天更新一万七千字,有票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