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91 阿紫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蓝天雨养着莽牯朱蛤和闪电貂这两个以毒为食的宠物,而且精英小组的烨純也是毒系异能者,蓝天雨对于剧毒动物的需求极大,有了神木王鼎这件宝物之后,这个问题很容易就能解决。

    虽然神木王鼎确实是逍遥派传承的宝物之一,但是自己毕竟是从阿紫手中夺来的,而阿紫又是萧峰的小姨子,段誉名义上的妹妹,还真不好一点好处都不给他。

    以阿紫得寸进尺的性格,蓝天雨肯定不会轻易答应下来,略微思索后,点头说道:“你确实有些功劳,既然这样,我就不计较你刚才想要毒杀我了。”

    “竟然被你发现了!我......我......我用的是巴豆粉,就是为了吓一吓你,顶多就是拉肚子而已,我就喜欢开些小玩笑。蓝大哥你是逍遥派的掌门,肯定不会和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的。”阿紫很快就给自己找好了说辞。

    蓝天雨了然道:“原来只是巴豆粉呀,那我就放心了。刚才我下意识一挥手,你那点儿巴豆粉,被我的掌风吹到你自己的手背上了,我还担心是剧毒来着,还想问问你要不要紧,要不要给你解开穴道,让你服用解药?”

    阿紫闻言大惊,眼光落向自己前伸的手背上,果然看到自己的手背微微发出暗青色。

    这一下,阿紫肝胆俱裂,惊慌失措的哀求道:“蓝大哥,你快快解开我的穴道,我得赶紧服用解药,在晚一些,我的解药就无效了!”

    看到蓝天雨悠闲自在,无动于衷,阿紫语带哭腔,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继续哀求道:“我刚才惊慌之下,用错毒药了,竟然把‘腐心散’看成了巴豆粉,我这是自作自受,真是该死。腐心散和巴豆粉的颜色一样,很难区分,我的神木王鼎被夺,心中焦急,这才一时不慎,用错了毒药,蓝大哥你最是慈悲心怀,肯定能原谅我的,是不是?”

    难怪阿紫偷了丁春秋最为看重的神木王鼎还能一路顺畅的逃到这里,她这审时度势、能屈能伸兼且狠辣无情的性子,还真是少有人及。

    蓝天雨脸色沉了下来,说道:“我刚才可是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说是巴豆粉。机会只有一次,我从来都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要想让我原谅你,给你解开穴道,也不是不行,但是你把神木王鼎带到我身边的功劳,就只能一笔勾销了,你可要考虑好。”

    阿紫心中想到:“这个小白脸真是可恨,明摆着就是不想给我任何好处,想要赖账,嘴上却还要说得冠冕堂皇。丁春秋的师门,果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一样的坏心肠,一样的可恨!不要让我抓住机会,不让一定要让小白脸尝尝姑奶奶的厉害!”

    心中恨死了蓝天雨,阿紫嘴上却不得不屈服,幽怨的说道:“你可是堂堂一派掌门,竟然为难我一个小女子,我只不过是一不小心,用错了毒药,送还神木王鼎这么大的功劳竟然就被你抵消了......哎......谁叫我怕死呢,又不想让你为难,不然,等我死了,也不知道你准备怎么补偿我这个死人?”

    到了现在这种地步,阿紫竟然还想将他一军,蓝天雨心中好笑,说道:“你倒是很了解我,我的心思藏得这么深,竟然还是被你看穿了。其实我更愿意多花点钱,给你准备一副上佳的寿材,你要是现在改变主意,肯定还来得及。”

    阿紫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显然“腐心散”的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了,不敢再耽搁时间,赶紧说道:“赶紧把我的穴道解开吧,我不要你的补偿也就是了。”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何必非要站成金鸡独立,受这个罪?”说着,蓝天雨再次凌空点出一指,解了阿紫的穴道。

    阿紫慌忙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从中取出三粒药丸,生生吞了下去。

    服下解药,阿紫焦躁的心绪才算平复下来。

    昨天,阿紫的自私、狠辣和无情,萧峰都看在了眼里,看在阿朱的面子上,萧峰顶多就是不讨厌她。现在蓝天雨小小的捉弄她,萧峰心里并没有任何不满,因为清楚她的真面目,也不会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欺骗。

    阿紫服下解药,想起她费劲千辛万苦盗来的神木王鼎就这么轻易的被人收走了,实在是有些不甘心,但慑于蓝天雨的实力太高,又是个心思恶毒的,想再提点儿什么要求,又怕被他厌弃,暗中对自己使坏。

    看到阿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蓝天雨点点头道:“你是我未来大嫂的亲妹妹,同样也是我三弟的妹妹,见面礼,我还是要给的。我看你修炼的是我们逍遥派秘传的‘玄冰劲’,这门内功很不错,也比较适合你,我看你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顶峰,后面的六层你知道吗?”

    “玄冰劲”是很高深的一门内功,阿紫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哄得丁春秋传给了她前三层心法,她现在叛出了星宿派,本以为再也无望得到后面的心法了,没想到竟然峰回路转,希望就在眼前。

    阿紫闻言大喜,赶紧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答道:“丁春秋这个老贼,传给我前三层的心法就已经万分后悔了,哪里肯把后面的心法也传给我?蓝大哥,我现在卡在第三层境界已经有一年时间了,你能把四层心法告诉我吗?”

    蓝天雨道:“本来这是我们逍遥派的不传之秘,是不能随意泄露的,尤其你还是丁春秋这个逆徒的传人,好在你已经和他划清了界限,看在大哥和三弟的面子上,我就把第四层到第六层传给你吧,若是你的表现让我满意,最后三层,以后也可以考虑。”

    阿紫没想到这个小气的小白脸竟然答应传给她后面的三层心法,简直大喜过望,一连串拍马屁的话,不停的奉送上去。

    萧峰和阿朱还是第一次听道阿紫的拍马屁神功,那些不要脸的话,简直是听得他俩目瞪口呆。

    “停,停,停!我可不是丁春秋那个虚伪的老贼,你要是再拍马屁,我就要考虑考虑是不是所传非人了。”蓝天雨听得头都大了。

    看到蓝天雨不喜欢这一套,阿紫赶紧调整说话的方式,轻言慢语的说道:“蓝大哥果然不愧是我们逍遥派的掌门人,真是一身正气,虚怀若谷。是我错了,我这都是被丁春秋那个老贼逼的,我要是不会说这些,恐怕连三天都活不过去。”

    见她消停下来,蓝天雨继续说道:“我给你一句忠告,你练的这种毒掌功夫,趁着现在功夫不深,最好不要练了。这种毒功,炼化的剧毒越来越猛烈,完全是饮鸩止渴,早晚有一天会压制不住,毒性反噬而死。你要是决定废弃,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把你体内的剧毒全部逼出来,不会有任何后患。这件事很重要,你要仔细考虑一下。”

    听蓝天雨说得这么严重,阿朱赶紧劝道:“这么危险的毒功,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要废弃了!你那‘玄冰劲’要是练好了,肯定比它强百倍,你这么聪明,肯定懂得取舍。”

    阿紫学习这门毒功也是万般无奈之下的唯一选择。

    丁春秋对于弟子的防范很严,生怕自己也落得无崖子的下场,从来不肯传给弟子真正厉害的功夫。这门毒功修炼简单,而且极为厉害,她又有神木王鼎相助,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剧毒动物,这才下定决心修炼这门毒掌。如今失去了神木王鼎,她可没有把握始终能够得到厉害的剧毒之物,趁着现在刚刚开始修炼,贻害不深,要是蓝天雨能把她体内的毒性逼出来,舍弃这门毒掌确实是明智之举。

    “好吧,那我就不练了。”阿紫很快做出了决定。

    “那我现在就给你逼毒。”

    一刻钟之后,蓝天雨把阿紫体内的剧毒,都逼到了左手中指的指尖。在刺破阿紫的中指之前,他把手伸进怀里,手掌摊开,一只全身殷红胜血、眼睛闪闪发出金光的小蛤蟆,乖顺的趴在他的掌心。

    “好漂亮的小蛤蟆!”阿紫的眼中放出亮光。

    你也算是使毒的行家,竟然不认识它,看来你废弃了自身的毒功是对的,要不然哪天被自己毒死了,也不算冤枉。 △≧△≧,

    蓝天雨说着,取出银针,刺破了她的中指,一股漆黑如墨的毒血就要滴落下来。

    受到剧毒气息的吸引,莽牯朱蛤轻轻一跳,正好落到地上,滴落的毒血正好落入它的口中。

    一连滴了二十几滴,颜色才转为鲜红。

    莽牯朱蛤意犹未尽,江昂、江昂的叫了起来。

    听到莽牯朱蛤的叫声,阿紫顿时大惊失色,吓得脸色发白,转身就跑,跑了几部,想起蓝天雨就是莽牯朱蛤的主人,赶紧跃到他的身后。

    看到阿紫簌簌发抖的样子,阿朱有些不解,问道:“阿紫,你怎么这么怕这只小蛤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