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00 昆仑冰蚕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眼见蓝天雨就连包不同这么为难人的要求都答应了下来,心中都燃起了希望,都期望得到蓝天雨派发的重礼。

    就连玄难大师都很动心,他也被丁春秋老魔化去了内力,若是破解了珍珑,他也不求别的,只要蓝天雨能让他的内力恢复如初,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丁春秋眼珠乱转,也把蓝天雨的承诺看做了一次重大机会。蓝天雨刚才施展的传音搜魂大法,实在是把他吓怕了,他现在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安全退走,而苏星河代替蓝天雨作出的承诺,很可能就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虽然这个机会极为渺茫,但只要有人能够破解这局珍珑,他在适时施展迷魂术,控制了对方,最后破解珍珑的人只能是他。

    但他又担心蓝天雨不会遵守承诺放过他,所以出言问道:“如果我破解了这局珍珑,我想要的东西你能答应吗?”

    蓝天雨冷笑道:“当然不能!你这个弑师逆贼,有什么资格向我提出要求?”

    “如果我破解了这局珍珑,也算是完成了师傅生前的一个遗愿,自然也是有功劳的。而且,苏星河刚才做出的承诺,并没有把我排斥在外,难道你想让他食言而肥吗?”丁春秋砌词狡辩。

    “你这逆贼竟然也能喊出‘师傅’这两个字,真是厚颜无耻!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破解了这局珍珑,今天我就饶了你的性命,让你安然退走。

    蓝天雨看到丁春秋似乎不满足,还想开口说话,直接打断他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其它的你就不要妄想了。”

    看到蓝天雨目射寒光,语气坚决,丁春秋只得讪讪作罢。

    苏星河宣布的这个承诺,是他和蓝天雨相互商议之后,蓝天雨力主的结果。

    在发出的请柬中,已经明确表示,对于最终破解珍珑的人,会有惊喜送上。虽然这个惊喜已经被蓝天雨提前拿走,但也不能就此让天下的英雄空跑一趟,否则就要失信于人了。

    蓝天雨作出这个决定,一是为了给来此的众英雄一个交代,不至于让他们空跑一趟;二是为了验证一下,他提前抢夺了虚竹的机缘之后,虚竹还会不会阴差阳错之下,破解这局珍珑?

    如果不能,他多少也会给虚竹一些补偿。如果虚竹仍然还能破解这局珍珑,那就说明虚竹的气运仍在,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气运尽失,彻底沦落为一个普通人。

    虚竹是这个位面气运最强的主角之一,这样的人,在芸芸众生之中,绝对是极为罕见的。而且虚竹憨厚淳朴,心灵纯净,毫无杂念,如果有缘修炼上乘武功,绝对会一日千里,成就非凡,这样一块浑金璞玉,只要稍加打磨,就能释放出璀璨的光芒,蓝天雨自然不能轻易放弃他。

    在这一群人当中,气质淳朴憨厚、面貌稍有丑陋的虚竹还是很好辨认的,蓝天雨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蓝天雨希望,他等会儿能给自己一个惊喜。

    有了蓝天雨的亲口承诺,破解这一局珍珑,已经成了和众人息息相关的重要事情,所有人都打起精神,仔细研究段誉和苏星河对弈的每一次落子。

    在众人各有所思的时候,段誉和苏星河的这一局,已经到了尾声。

    段誉最后落子的十余着,已极尽精妙,众人本以为他就要获胜了,岂知还是棋差一着,最后数子终于还是输了。

    把棋盘上的珍珑重新恢复原状后,苏星河惋惜道:“段公子棋艺高妙,已是极厉害的高手,只是这局珍珑实在是匪夷所思,不然定然难不倒段公子。”

    段誉脸有惭色,道:“在下资质愚鲁,有负师兄谬赞,真是万分惭愧。”

    就在这时,忽听得“啪”的一声,半空中飞下白白的一粒东西,打在棋盘之上。苏星河一看,竟然是一小粒松树的树肉,似乎是新从树中挖出来的,正好落在“去”位的七九路上,那是破解这“珍珑”的关键所在。他一抬头,只见左五丈外的一棵松树之后,露出淡黄色长袍一角,显是隐得有人。

    苏星河说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到来,老朽不胜之喜。”

    正要以黑子相应,耳边突然间一声轻响过去,一粒黑色小物从背后飞来,落在“去”位的八八路,正是苏星河所要落子之处。

    众人“咦”的一声,转过头去,竟一个人影也无。右侧的松树均不高大,树上如藏得有人,一眼便见,实不知这人躲在何处。

    苏星河见这粒黑物是一小块松树皮,所落方位极准,心下暗自骇异。那黑物刚刚落子,左松树后又射出一粒白色树肉,落在“去”位五六路上。

    只听得嗤的一声响,一粒黑物盘旋上天,跟着直线落下,不偏不倚的跌在“去”位四五路上。这黑子成螺旋形上升,来自何处,便难以探寻,而这黑子弯弯曲曲的升上半空,落下来仍有如此准头,这份暗器功夫,实足惊人。

    旁观众人心下钦佩,齐声喝采。采声未歇,只听得松树枝叶间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慕容公子,你来破解珍珑,小僧代应两着,勿怪冒昧。”

    枝叶微动,清风飒然,棋局旁已多了一名僧人。这和尚身穿灰布僧袍,神光莹然,宝相庄严,脸上微微含笑。

    鸠摩智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蓝天雨有些诧异,说道:“大理一别,明王的胆量愈发的大了,竟然还敢在我面前现身,难道明王有了什么奇遇,实力大进了吗?”

    鸠摩智上前几步,来到蓝天雨的面前,施礼道:“小僧见过蓝王爷。”然后又道:“小僧机缘浅薄,哪里有什么奇遇?本来我见王爷在此处现身,打算一走了之,后来听到王爷的亲口承诺,自忖对于棋艺还算略懂,这才决定留下一试。若是小僧侥幸获胜,也不求别的,只求王爷不在追究我以往犯下的错误,也就心满意足了。王爷宽宏大量,雅量高致,想必定然不会让小僧失望。”

    这个番僧刚刚以树皮作棋子,功夫实是非同小可,听他话里的意思,看到蓝天雨在此,竟然吓得不敢照面,由此可知,这位逍遥王的功夫可不止是“传音搜魂大法”让人惊恐,恐怕还有其它更加厉害的绝技。

    鸠摩智心智坚韧,做事果决,对自己的棋艺又深具信心,在松林中听到蓝天雨的承诺之后,马上做出了破解珍珑的决定。

    他实在是怕了蓝天雨,此时又已经知道蓝天雨竟然还是逍遥派的掌门人,他偷学逍遥派小无相功的事情,蓝天雨断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而蓝天雨除了是逍遥派掌门人之外,竟然还是大宋的逍遥王,这两个身份都是非同小可,他一味的逃避,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他能破解了珍珑棋局,便可以请求蓝天雨放过他,这个天大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

    对于鸠摩智的到来,蓝天雨大是欢迎。上次两人见面,蓝天雨冒充逍遥派传人,揭穿他偷学小无相功的事情,也只是吓一吓他。此时,他已经是逍遥派掌门人,两人再次见面,蓝天雨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地追究此事。

    他并没有击毙鸠摩智的意思,只要鸠摩智能够拿出和小无相功相当的绝学,作为补偿,自然也就可以揭过此事。如果鸠摩智做不到这一点,那就只能成为他的阶下囚了。

    蓝天雨嘴角含笑道:“如果明王能够破解棋盘上的珍珑,只需你答应不再外传,我可以不再追究。但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了。”

    蓝天雨的答复果然没有让鸠摩智失望,鸠摩智面上的笑容更显慈和,连道:“多谢王爷大度。如果我做不到,王爷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以作赔偿。”

    “这件事情倒也不是不能解决,就看你的赔偿能否让我满意了?”

    闻听蓝天雨此言,鸠摩智终于放下心来,只要有得商量,那就一切好说。

    鸠摩智双手合十,向苏星河、丁春秋和玄难各行一礼,说道:“小僧途中得见聪辩先生棋会邀帖,不自量力,前来会见天下高人。”又道:“慕容公子,你还不现身吗?”

    但听得笑声清朗,一株松树后走出一男一女两个人来。

    当先的男子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身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果然是人中龙凤,名不虚传。

    身后的女子,一袭白衣,袅袅婷婷,眉目如画,清丽淡雅,这副绝美的容貌,像极了琅嬛福地中的女子玉像,这当然就是王语嫣了。

    第一次见到王语嫣和慕容复,蓝天雨上下打量,多看了几眼。

    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四人都是慕容氏的家将,看到慕容复现身,赶紧迎上前去拜见。

    慕容复已经在松林之中隐身多时,对于在场众人的身份,早已经了然于胸。他率先走到蓝天雨的身前,抱拳说道:“姑苏慕容复应约前来,见过王爷。”

    “慕容公子客气了,先前我答应包三先生的承诺,对慕容公子同样有效,慕容公子尽管一试,期待公子能够破解成功。”蓝天雨对待慕容复的态度,很是客套。

    在蓝天雨看来,慕容复虽然是一个失败者,心性也有阴狠毒辣的一面,但总体来看,慕容复值得他的尊重。慕容复是极聪明的一个人,但他身上的压力太大,他的成长环境不容许他软弱以及有太多的儿女情长,他要完成复国大业,只能走向成为枭雄的道路。

    他是被梦想毁灭的失败者,他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已经全力以赴,竭尽所能,付出了自己可以付出的一切,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爱情。

    慕容复是一只试图蜕变成凤凰的孔雀,使尽浑身解数,却未能如愿,反而遗落了全身的华贵羽毛,留给自己的只剩下斑斑血迹和泪水。

    感受到蓝天雨对他的尊重,慕容复心中甚为高兴,他对蓝天雨逍遥派掌门的身份并不是很看重,但蓝天雨逍遥王的爵位却让他欣羡无比。若是能够得到大宋逍遥王的支持,他的复国大业就不再是镜花水月,终于可以有些眉目了。

    有了蓝天雨送给他一支兵马的承诺,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破解这一局珍珑!

    和蓝天雨打过招呼之后,慕容复和众人一一行礼厮见,言语谦和,着意结纳。

    “姑苏慕容”名震天下,众人都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俊雅清贵的公子哥儿,当下互道仰慕,就连丁春秋也说了几句客气话。

    等慕容复和众人见礼完毕,蓝天雨并没有因为慕容复已经在棋盘上落子,就让他继续下完这一局,而是对玄难大师道:“玄难大师佛法高深,说不定能够解此珍珑,第二局就由大师出手如何?”

    这一局珍珑如此艰深,玄难大师本来想晚些出手,这样还能多点思考时间,但此时又来了一个大名鼎鼎的番僧鸠摩智,和名声更加响亮的“南慕容”,这两人的才智都非同小可,若是等到这两个人先后出手,恐怕珍珑棋局已经被破解了。与其如此,还不如抢在他们二人之前出手,否则悔之晚矣。

    想至此处,玄难大师道:“王爷谬赞,老衲才疏学浅,只能勉力一试,让大家见笑了。”

    “玄难大师不必客气,你先请。”苏星河谦让道。

    在众人的注视下,二人你来我往,开始对弈。

    玄难大师的棋艺竟然大是不弱,他下棋的风格堂堂正正,大气堂皇,其间妙招纷呈,让众人大开眼界。

    可惜这一局珍珑太过艰深,落下百余子之后,玄难大师弃子认输。

    “这一局珍珑实在是繁复莫测,老衲棋力有限,无力破解,真是惭愧,惭愧。”玄难大师心中甚为遗憾。

    其他几位少林僧众,心中也暗暗惋惜。

    蓝天雨正想说几句安慰的话,突然看到躺在地上的一位胖大和尚,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悄悄放在了身旁。最为奇怪的是,木盒之上竟然结满了冰霜。

    看到眼前这一幕,蓝天雨突然心中一动,想到:“天气如此炎热,木盒之上竟然结满了冰霜,其中定然大有古怪。难道这木盒当中会是昆仑冰蚕不成?”

    又想到:“神木王鼎已经被我所得,昆仑冰蚕自然不会被阿紫捕捉,应该还在它的原主人慧净和尚的手中,看来地上的这个胖大和尚应该就是慧净了,木盒中也定然是昆仑冰蚕无疑。”

    昆仑冰蚕的神异之处就算不及莽牯朱蛤,也应该相差不大,这样神异的灵虫,恐怕只有在虚幻位面才能得到,现实世界肯定不多见,既然有缘遇到,蓝天雨自然不能放过。

    蓝天雨起身走到胖大和尚身前,说道:“我看中了你这木盒,想要与你交换,不知你可愿意?”

    胖大和尚似乎受伤不轻,勉强坐起身来,眼中的神色有些闪烁不定,犹豫半晌之后,说道:“我法号慧净,出自少林,因为触犯了寺中戒律,才落得现在的下场。王爷若是......若是......若是能够保我无恙,这个木盒就......就......就送给你了!

    慧净和尚似乎非常舍不得这个木盒,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忍痛割爱。

    “你是准备继续留在少林寺,还是希望从少林平安离开?”

    听到蓝天雨的这个问题,慧净犹豫半响之后,这才说道:“若是王爷能够为我求情,让我免于处罚,那我还愿意继续留在少林。若是不能,就请王爷保我平安离开。”

    “好吧,那我就试一试。”蓝天雨答应下来。

    来到玄难大师的面前,蓝天雨说道:“不知大师可否卖我一个面子,免了慧净的处罚?我看他对少林眷恋之心甚深,纵有错处,在大师的佛法感召之下,应该也可以改过自新,成为一名合格的寺僧。”

    虽然慧净所犯错误不小,但有逍遥王为他求情,再加上慧净自己也有悔过之心,玄难大师略作思考之后,说道:“好吧,既然慧净能够劳动王爷为他求情,说明他与我少林缘分未尽,老衲就再次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愿他不要辜负了王爷的盛情才好。”

    “大师慈悲,这个人情,蓝某记下了,稍后定有回报。”蓝天雨承诺道。

    玄难大师道:“小事而已,王爷不必介怀。”

    这件事情在玄难大师看来,确实不大,他没有奢望逍遥王会给多大的回报。

    蓝天雨再次来到慧净的面前,说道:“玄难大师愿意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希望你回到少林之后,严守戒律,不要枉费了你我之间的这场缘分。”

    慧净连忙出言感谢,同时把木盒递到了蓝天雨的手中。

    蓝天雨接过木盒,顿时感到木盒上不断地散发出刺骨的寒意,对于自己先前的判断,更加笃定。蓝天雨接着说道:“看你伤势不轻,身上竟然有三处骨折,脏腑的伤势也较为严重,就让我薛慕华师侄给你把断骨接上,顺便把你身上的其它伤势也医治一下。”

    薛慕华闻言,赶紧快步走了过来,慧净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蓝天雨走回自己的座位,打开木盒,向里观看。木盒之中竟然又是一个石盒,石盒和木盒的夹缝中,塞满了黄褐色的药粉。再次把石盒打开,里面果然有一条白色的蚕虫在盒底游动。这条蚕虫纯白如玉,微带青色,通体透明直如水晶,比寻常蚕儿大了一倍有余,身上时刻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气,很是神异。

    “果然是昆仑冰蚕!”蓝天雨依次合上石盒和木盒的盖子,对于有此意外收获,大为高兴。

    众人见蓝天雨对于这个木盒如此看重,心中都略有诧异,都暗暗猜测盒子里到底放得是什么东西?竟然让逍遥王如此在意。

    碍于蓝天雨的身份,众人只在心里想一想罢了,并没有人不识趣儿的出言询问。

    眼见蓝天雨的小插曲结束,慕容复急于破解珍珑棋局,征得苏星河的同意之后,便走到棋局之旁,拈起一枚白子,下在棋局之中。

    此一落子位置,很是精妙,苏星河露出嘉许的神色,随手应招。

    鸠摩智对于慕容复的才智甚是忌惮,担心他抢在自己的前面,破解了珍珑棋局,于是有了干扰之心,说道:“慕容公子,你武功虽强,这弈道只怕也是平常。”

    慕容复聪明绝顶,已经猜到了鸠摩智的心思,随口说道:“未必便输于你。”说着落下了第二枚白子。

    苏星河再次应了一着。

    慕容复方才在松林之中,对这局棋凝思已久,自信已想出了解法。可是苏星河这一着却大出他意料之外,本来筹划好的全盘计谋尽数落空,须得从头想起,过了良久,才又下一子。

    苏星河思虑了几十年,无论对手如何落子,都不出他的预料,拈起一枚黑子,随手落下。两人一快一慢,很快就下了百余子。 ,

    眼见慕容复棋盘上的局势不见丝毫起色,反而变得更加被动起来,鸠摩智哈哈大笑,讥讽道:“慕容公子,你连聪辩先生边角上的纠缠都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

    丁春秋对于慕容复的才智本来就甚为忌惮,眼见鸠摩智出言骚扰,便也决定乘机插上一手,悄无声息的对慕容复使出了迷魂术。

    慕容复久久不能取胜,棋盘上的局势越发被动起来,因为他所图甚大,眼见形势不利,自然难免有些焦躁。

    听到鸠摩智讥讽的言语,心头一震,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反来覆去只是想着他那两句话:“你连聪辩先生边角上的纠缠也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

    就在他心神有些恍惚的时候,丁春秋的迷魂术已经对他发动。

    若是正常情况下,以慕容复坚定的意志,根本不会被丁春秋迷惑,但是此时此刻,却难免着了道儿。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