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02 龙象般若功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蓝天雨道:“你自幼学习佛法,当知三毒贪、嗔、痴,你以少林为家,眷恋不舍,乃是心有贪念痴心所致,今有得证菩提之法,你却因心有挂碍而舍弃,正是你佛法浅薄的明证。你若拜我为师,即刻便有功德随身,因你之故,哪怕损耗大半修为,我也要把玄难大师的一身功力恢复如初,其他少林寺僧,也当尽力医治。如何选择?你当三思而行。”

    蓝天雨知道虚竹一心向佛,想要让他拜自己为师,只能用佛家道理来说服他。

    听完蓝天雨所说,虚竹心中大是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既不想离开少林寺,又想让师伯祖等人的功力恢复,二者之间,实在难以取舍。

    看到虚竹为难,蓝天雨对玄难大师说道:“少林三千寺僧,佛法精湛之人不知凡几,应当不缺虚竹一人,我收虚竹为徒,当是他的一场大造化,玄难大师以为如何?”

    正如蓝天雨所言,虚竹只是少林僧众当中微不足道的一员,自幼学习佛法,近两年才开始接触武学,少林寺多此一人不多,少此一人不少,就算虚竹留在少林寺,以他薄弱的武学基础,也定然不会有多大的作为。

    但如果虚竹能拜得逍遥王这位名师,未来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为了虚竹着想,自然还是拜在逍遥王门下,才是他的最佳选择。

    略作思考之后,玄难大师开言道:“虚竹能拜在王爷门下,是他的大造化,我少林并无异议。”然后转头对虚竹说道:“你这个痴儿,只要你一心向佛,是不是身在少林,又有什么要紧?只要你记住曾经出身少林,这就足够了。能够拜在王爷门下,是你的天大造化,不必犹豫,快快拜师吧!”

    看到虚竹欲言又止,还是犹豫难决,玄难大师干脆说道:“我是达摩院首座,今天代表少林,把你逐出寺去,去你烦恼之源,从此你不在是我少林弟子!”

    尽管虚竹心知,玄难大师如此这般,都是为他着想,但还是心中哀痛,走到玄难大师身前,再次叩头之后,说道:“弟子虚竹,拜别师伯祖。”

    玄难大师本来对虚竹没有什么太过深刻的印象,此时被他一拜,竟然也心中酸楚,开口说道:“去吧,去吧!今后你拜在王爷门下,仍要勤修佛法,不要忘记自己僧人的本分。”

    “弟子谨遵师伯祖教诲!”

    虚竹站起身来,转身来到蓝天雨的面前,在苏星河的指点下,跪在地上磕了九个头,口称:“弟子虚竹,叩拜师傅!”

    蓝天雨面现嘉许之色,告诫道:“起来吧,你从小在少林寺长大,深受佛法熏陶,佛缘深厚,深具慧根,我逍遥派虽是道家传承,对于佛门精义,却也并不排斥。既然入我门下,我会传你佛门绝学,予你得证菩提的大机缘。望你今后,遵守师门戒律,刻苦修持,不负师恩。”

    虚竹道:“恩师教诲,弟子凜遵!”虚竹起身之后,来到苏星河这位师伯面前,也恭恭敬敬的叩头拜见。随后,苏星河的八名弟子,纷纷走过来道贺。

    蓝天雨的这个首席弟子,年龄虽然大了点儿,但类似的事情,在武林中却也并不罕见,再加上蓝天雨武功高深,又是王爷身份,在众人看来,虚竹这个普通小和尚能够败在他的门下,实在是机缘不浅,大大的高攀了。就连玄难等少林僧众,对于虚竹拜入逍遥王的门下,也是乐见其成的。几个慧字辈较为年轻的和尚,甚至心中有些羡慕和嫉妒。

    等虚竹和八位师兄一一见礼之后,蓝天雨继续说道:“既然你与佛有缘,那为师就赠你一串万年紫檀灵木的佛珠手串,功能静心祛邪,无论是参修佛法还是修炼内功,都大有益处。”

    说着,蓝天雨取出一串佛珠,在内力推动之下,缓缓落到虚竹的手中。

    虚竹接过手串,一股清幽的香气,顿时飘到鼻端,久久萦绕不散。闻到这一股香味后,虚竹顿时感到头脑为之一清,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楚了许多,这种感觉非常清晰,但又难以言喻。

    虽然他见识不广,但也知道,这一串十八子的佛珠,定然不是凡品。

    看到这一串佛珠之后,玄难、鸠摩智、段延庆、慕容复,这些识货之人,眼中都露出艳羡之色。万年紫檀灵木,闻所未闻,这样一串能够静心祛邪的佛珠,可以算得上是至宝了。

    眼见拜师礼成,鸠摩智、慕容复、段延庆等人,也各自出言相贺。可惜事发突然,他们身上并没有特别合适的礼物相赠,只能取出随身之物,赠与虚竹。

    蓝天雨能够顺利收下虚竹为徒,玄难大师的作用不小,况且让玄难大师功力恢复如初,也是他对虚竹的承诺。当下,不等虚竹出言请求,蓝天雨主动来到玄难的身边,为他施针治疗。

    丁春秋的化功**,并非真的能够把对手的内力化去,而是依靠特殊的剧毒,达到这一目的。蓝天雨只需把这些剧毒消除,玄难的内功自然可以恢复如初。

    只是这种剧毒极为厉害,以蓝天雨现在的医术也极难化解,在他消耗了一些生命之光以后,这才完全把玄难体内的剧毒消除,让他的内功再次恢复。

    感受着体内蓬勃的内力,玄难脸上疲惫的神色完全消失,再次变得红润光泽,精神百倍,对蓝天雨一番千恩万谢。

    其余僧众还有包不同等人的伤势,自有薛慕华和苏星河出手医治,到是不用蓝天雨亲自费心了。

    棋会结束,众人身上的伤势也得到了医治,玄难、慕容复、段延庆等人,和蓝天雨客套一番之后,纷纷告辞离去。就连段誉,因为牵挂着王语嫣,也告辞离开了。

    等众人走后,鸠摩智这才说道:“不知王爷对我有何要求?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不会推辞。”

    鸠摩智和蓝天雨相比,实力不如,势力更是不及,以他的智慧,委曲求全,顺利解决此事,是他唯一的选择。

    “我虽然不是佛门居士,但也一向慈悲为怀。本来依照我逍遥派的门规,你擅自窃取并且修炼本门绝技小无相功,只有处死你这一个办法,念在你修为不易,可以对你网开一面,但你必须保证不会外传这门绝技,并且拿出足够的补偿才行。”

    听到蓝天雨的条件,鸠摩智焦虑的心情为之一松,说道:“王爷请放心,我保证不会外传小无相功,若有违背,定让我走火入魔而亡。我最厉害的绝技就是‘火焰刀’,我用这门绝技和王爷交换,你看如何?”

    “火焰刀虽然不错,但还算不得是绝顶功夫,再加上修炼艰难,远远不能和小无相功相比。你若是不能拿出和小无相功相当的赔偿,那我就只能对你痛下杀手了!”蓝天雨的眼中露出森冷之意。

    眼见不能蒙混过关,鸠摩智略作犹豫,便下定了决心,说道:“我大轮寺有一门绝顶内功,共分一十三层,是密宗中至高无上的护法神功,名唤‘龙象般若功’。这门神功只在小无相功之上,不在小无相功之下,我用这门神功和王爷交换,已经是大为吃亏,如此王爷应该满意了吧?”

    “‘龙象般若功’虽然是密宗护法神功,但是修炼太过缓慢,有生之年练到第八层,已经是天赋异禀,能够练至第九层的,前辈高僧也仅仅只有一人罢了。若非这门神功进境艰难,你又怎会觊觎我逍遥派的小无相功?从两者之间的价值来看,‘龙象般若功’自然远远不及我小无相功。不过,你大轮寺的绝技,本就不多,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龙象般若功’和‘火焰刀’了,其它绝技,我也看不上。你应该知道,这两门绝技对我都只是鸡肋而已,以此作为交换,也只是给我一个饶过你的理由罢了,你就用这两门绝技和我交换吧。”

    鸠摩智没想到,蓝天雨竟然对“龙象般若功”了解如此之深,看来他的小算盘是打不成了。而且正如蓝天雨所说,他修炼的绝顶内功和类似于六脉神剑的无形剑指,都是绝顶武学,根本不用觊觎他的“龙象般若功”和“火焰刀”。

    稍作考虑之后,鸠摩智只得答应下来。

    为了防止鸠摩智故意做手脚,蓝天雨说道:“你先对我口述三遍,然后我会对你使用‘传音搜魂**’进行验证,若是你从中动了手脚,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鸠摩智镇定的说道:“王爷尽管放心,既然我已经答应交换,自然不会从中耍弄那些不入流的小手段,以王爷的武学见识,是真是假,一听便知。”

    鸠摩智传授完毕,已经是两个时辰过去,等蓝天雨确认无误后,这才放他离去。

    “龙象般若功”不愧是密宗的无上护法神功,确实是极为深奥的一门绝顶神功。这是一门能够把人体潜能发挥到极致的神功,潜能越大,威力也就越大,修炼的速度也就越快。

    这门神功如果和易筋经共同修炼,绝对是最佳组合。

    易筋经的作用是开发人体潜能,而龙象般若功的作用是发挥人体潜能。如果易筋经修炼有成,潜能提高,修炼龙象般若功的速度就会大幅增加,而且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也会更大。

    “龙象般若功“共分十三层,第一层功夫十分浅易,名曰“象“,纵是下愚之人,只要得到传授,一二年中即能练成。第二层名曰“龙“,比第一层加深一倍,需时三四年。第三层名曰“龙象“,又比第二层加深一倍,需时七八年。如此成倍递增,越是往后,越难进展。待到第五层以后,欲再练深一层,往往需三十年以上苦功。密宗一门,高僧奇士历代辈出,但这一十三层“龙象般若功“却从未有一人练到十层以上。

    这门功夫循序渐进,本来绝无不能练成之理,若有人得享千岁高龄,最终必臻第十三层境界,只是人寿有限,密宗中的高僧修士欲在天年终了之前练到第七层、第八层,便非得躁进不可,这一来,往往陷入了欲速不达的大危境。百年前,藏边曾有一位高僧练到了第九层,继续勇猛精进,待练到第十层时,心魔骤起,无法自制,终于狂舞七日七夜,自绝经脉而死。

    第十层已是如此艰难,厉害非凡,而那第十一层,第十二层,第十三层,其威力之巨大,已经超出人之所想。

    鸠摩智走后,蓝天雨来到丁春秋的面前。

    用丁春秋的人头来祭奠师傅的在天之灵,这件事情已经不容更改。但是,丁春秋的一身精湛内力和他毕生钻研的毒药配方,却不能就此浪费了。

    再次施展“传音搜魂**”,蓝天雨顺利的问出了他的所有毒药配方。

    掌握这些毒药配方之后,蓝天雨对于丁春秋在毒药上的造诣,大为钦佩。尤其是丁春秋独创的“三笑逍遥散”,以及能够化人内力的“化功散”,简直是匪夷所思,以蓝天雨现在的高绝医术,也是想了好久之后,才彻底了悟其中的道理。

    把丁春秋身上携带的所有毒药都收进空间后,丁春秋的价值就只剩下他的一身内力了。

    扣住丁春秋的脉门,运转北冥神功,丁春秋的一身精湛内力,缓缓流入蓝天雨的气海之中。

    作为无崖子的弟子,丁春秋的内力和蓝天雨的北冥真气虽是分支,却是同源。只需消除内力中附着的一丝精神力,炼化起来,定然简单快速。

    丁春秋已经被制住了**道,蓝天雨吸纳内力的速度很慢,这样一边炼化一边吸纳,效率更高。

    两个时辰之后,丁春秋的内力只剩下微弱的一丝,为了保证他的性命,蓝天雨特意如此。

    此时丁春秋看向蓝天雨的目光,如视神魔,眼里只剩下无边的惊惧。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得到无崖子的北冥神功,可惜受了误导,翻遍了星宿海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如愿。他费尽心机创出的化功**,也只是一门损人不利己的鸡肋而已,和北冥神功相比,差之千里。

    现在亲身感受到北冥神功的威力,他心中对于死鬼师傅的怨念更甚。

    吸收了丁春秋的几十年精湛内力后,蓝天雨已经顺便炼化了一小半,他感觉自己的内息越发的汹涌澎湃,身上轻飘飘的,似乎随时可以御风而去一般。

    天色已晚,丁春秋又多留了一晚上的性命。

    第二天上午,以蓝天雨和苏星河为首,苏星河的八名弟子还有虚竹这个新近加入逍遥派的弟子,押着丁春秋,一起来到了无崖子的坟前。

    众人一番祭拜后,蓝天雨亲自一掌拍在丁春秋的天灵之上,结束了他的性命,为师傅的在天之灵祭奠。

    终于大仇得报,毕生的心愿完成,苏星河痛哭流涕,他的八名弟子也感同身受,无崖子的坟前哀声一片。

    回到木屋之后,蓝天雨开始传授虚竹神功。苏星河也把自己的八名弟子叫到身边,把逍遥派的上乘武功,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久经磨难的八名弟子。

    蓝天雨花费了五天时间,把易筋经和龙象般若功的前五层传给了虚竹。虚竹的记忆力很好,蓝天雨反复口述两三遍之后,他便记忆的清楚无误,这给蓝天雨节省了很多时间。

    这两门神功的名字,蓝天雨并未对虚竹言明,只是告诉他这是收摄心灵的定慧法门,要求他必须勤加练习。虚竹的心性,并无胜负之心,修炼这两门佛家神功,倒是如鱼得水,一日千里,大为契合。

    除了两门绝顶内功之外,蓝天雨还传授给他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龙爪手,告诉他,此乃是佛祖金刚怒目时的护**夫,必须刻苦钻研,早日悟透其中精髓之处。

    如是,蓝天雨和虚竹一共呆了十天时间,给他留下两瓶参灵丸之后,便孤身赶往天山,准备到灵鹫宫探访大师伯。

    大约半月有余,蓝天雨终于来到了天山脚下。又是五天时间过去,这才探访到缥缈峰的所在。

    缥缈峰终年被云封雾锁,远远望去,若有若无,故此得名缥缈峰。

    蓝天雨刚刚从山脚下上行百余米,便出现了几名妙龄女子,拦住了他的去路。这几名女子都身披斗篷,斗篷胸口处,各自绣着一头神态狰狞的黑鹫。

    年龄教长的一位女子喝道:“你是何人?好生大胆!竟敢闯我缥缈峰灵鹫宫,难道你想寻死不成?”

    灵鹫宫的女子,在天山童姥的教导下,对于男子都颇为厌恶,要不是蓝天雨长相俊美,让人一见之下大生好感,几位灵鹫宫属下的态度绝对不会如此客气。

    蓝天雨停下脚步,温言说道:“我乃是逍遥派的掌门人蓝天雨,我师傅名唤无崖子,天山童姥是我大师伯,我奉师傅生前遗命,前来拜访大师伯,你们给我通报一下。”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