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04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确认了蓝天雨的身份之后,天山童姥说道:“把屏风撤了吧,不然,我这师侄肯定会在心中腹诽他的大师伯装模作样。”

    蓝天雨道:“大师伯取笑了,既然大师伯设下屏风相隔,想来是有什么不便之处,师侄能够理解。”

    屏风撤去之后,蓝天雨的眼前再无阻隔,抬眼向前看去,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端坐在宽大的椅子当中,小女孩面容稚嫩,神情却甚为威严,让人感觉极端的不协调。

    天山童姥露出真面目,蓝天雨躬身施礼道:“师侄蓝天雨,见过大师伯。”

    “风流倜傥,英俊非凡,确实是我逍遥派掌门该有的样子,很不错。”天山童姥露出满意的神色,然后扭头吩咐道:“在我身旁,添把椅子,我这师侄是我逍遥派掌门人,可不能慢待了。”

    蓝天雨在椅子上坐定之后,天山童姥对一众属下说道:“这是我师侄,也是我逍遥派掌门人,更是你们的少尊主,你们上前拜见吧!”

    大厅中的几十名女子,纷纷跪倒,口称:“奴婢等拜见少尊主!”

    蓝天雨端坐不动,等众人叩头完毕,说道:“都起来吧,你们侍奉我大师伯多年,多少也是有些功劳的,今后哪一个尽心尽力,能得我大师伯欢心,我也会有奖赏赐下。”

    “不敢当少尊主夸奖,奴婢等不敢懈怠,定然会尽心侍奉尊主。”以余婆为首的几个老妇,回答得甚是得体恭敬。

    天山童姥对于蓝天雨的表现,非常满意。

    她现在虽然功力尽失,但是眼力还在,蓝天雨呼吸悠长,一身精湛的内力显然并不在她之下。只要悟性不差,在武功这一项上,蓝天雨担任逍遥派的掌门,已经足够胜任了。蓝天雨一身威严的气质,还有得体的应对,更让天山童姥满意,把灵鹫宫交到蓝天雨的手中,她很是放心。

    这一次的局面险恶万分,天山童姥没有信心度过,今后灵鹫宫交给何人接掌,一直是她的一大心病,现在她的师侄到来,终于解决了这个最大的后顾之忧,可以安心应对平生大敌了。

    等一众手下起身之后,天山童姥再次训诫道:“我年事已高,如今的局面更是万分险恶,也不知能不能安然度过这次难关?缥缈峰灵鹫宫本来就是我逍遥派的祖地所在,应该由掌门人执掌才对。上一代掌门人是我师弟,他几十年都没有踏足灵鹫宫,我只是代他执掌罢了。如今新一代掌门人回归,灵鹫宫自然应该由我这师侄来执掌,我也终于可以摆脱俗务烦扰,安心修炼了。自今而后,你们要听从少尊主的命令,不得有违!”

    “奴婢等遵命!”对于天山童姥的命令,没有任何人敢违背。

    蓝天雨赶紧推辞道:“师伯不必如此,我来灵鹫宫,是为了向大师伯请教绝学的,可不是为了接掌灵鹫宫而来。从今天开始,师伯尽管安心修炼,三个月之内,若是有大敌到来,我本派的功夫虽然还没有练到家,但有这一身内力在,想来护卫师伯的安全应该没问题。”

    天山童姥闻言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蓝天雨竟然对她了解如此之深,说道:“看来你师傅果然是对你倾囊而授,就连我修炼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都对你辟解的如此详细。”

    “师傅说‘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师伯的独门功夫,他对此也不甚了解,只是知道一些大致的情况。他说这内功虽然威力奇大无比,却有一个不便之处,就是每三十年,修炼之人便要返老还童一次。还童之后,功力打回原形。想要回复功力,便需每日重修,每一日便是一年,而且午时须得吸饮生血,方能练功。我看师伯现在功力全失,又是返老还童的样貌,想来这一段时间,师伯应该不能分心才对。我的实力虽然不能和师伯相比,但也不算差了,这段时间护卫师伯的安全,想来应该没有问题。”

    然后蓝天雨又加了一句:“师傅倒是嘱咐我把这门神功记录下来,以免失传了。”

    天山童姥道:“你有心了。你所料不错,不需几日,我的平生大敌想必就会找上门来,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唯有远远避开一途。”

    蓝天雨皱眉问道:“以缥缈峰的天险,再加上众属下齐心协力,难道还挡不住来犯的强敌吗?”

    天山童姥苦笑道:“那来犯的强敌不是别人,正是你师叔李秋水那个贱人!她的实力只是比我稍逊半筹,以她的绝顶功夫,再加上一大帮西夏的走狗爪牙,我的这些属下根本抵挡不住,我们缥缈峰的十八天险更加不足为凭。”

    蓝天雨毅然说道:“原来师伯的平生大敌竟然就是李师叔,同门相残,乃是本门大忌,作为掌门人,这件事情我必须阻止。如果李师叔果真前来,师伯你尽可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藏,李师叔由我来应付,我必然会护得师伯周全,绝对不会让同门相残的事情发生。”

    听了蓝天雨的承诺,天山童姥安心了许多。虽然蓝天雨是为了阻止同门相残,而不是偏帮她,但她现在功力尽失,属于势弱的一方,只要蓝天雨插手这件事情,就等于是站在她这一方。无崖子师弟的传人和她共抗李秋水,在她心里,就等于是和师弟并肩作战一样,虽然形势依旧险恶,但她的心里反而甜丝丝的,再也没有一丝担心和忧虑。

    天山童姥让众手下退避之后,准备看一看蓝天雨的实力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本门神功,你最擅长的是哪一门?我要看一看你的实力,才能作出决定。若是你的实力相差太远,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李秋水那个贱人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他万一迁怒于你,就算你是我逍遥派的掌门人,恐怕她也会照杀不误。”天山童姥想了解一下蓝天雨的真正实力。

    虽然她和蓝天雨仅仅是初次见面,但在她的心目中,蓝天雨既然是无崖子师弟的传人,也就等于是她自己的传人。虽然她很希望蓝天雨能够帮到自己,但若是蓝天雨的实力太差,她也只能放弃这个念头,免得让蓝天雨枉送了性命。

    蓝天雨道:“本门神功我最擅长的是‘北冥神掌’,但我最擅长的武功却是六脉神剑。”

    “你竟然懂得大理段氏的不传之秘——六脉神剑?这可是丝毫不逊色于我们逍遥派最高绝学的顶级剑法!这门神功,只有内功精深之人才能发挥出真正威力,你最大的优势就是内功渊深,以你现在的情况,六脉神剑确实是最适合你的一门绝学。有这一门神功在手,那个贱人要想胜过你,恐怕还真的要费一番功夫。”天山童姥露出惊喜的神色。

    既然蓝天雨打算插手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的恩怨,那就必须展示出足以震慑他们的绝强实力才行,否则以这两个人从不让人的性子,谁都不会重视他。

    北冥神掌的威力虽然不在六脉神剑之下,但是蓝天雨修炼的时间太短,尚未掌握其中的精髓,以之来对抗李秋水,恐怕还差些火候。而六脉神剑则不同,这是蓝天雨掌握的第一门绝世武学,已经登堂入室,配合他精湛深厚的内力,正是相得益彰,以此来对付李秋水,就算不能明显占据上风,但也绝对不会落败,蓝天雨对此有着十足的信心。

    天山童姥道:“那你就把北冥神掌和六脉神剑都展示一下,让我也开开眼界。”

    “师侄献丑了,请师伯指点。”

    说完之后,蓝天雨走到大厅中央,首先演练北冥神掌。

    北冥神掌作为逍遥派的至高武学之一,渊深博大,既是繁复之极的武学又是大道至简的武学,经过近两个月的参悟,蓝天雨已经掌握了部分精髓。

    他从第一式“混元式”开始,由简至繁,复又由繁至简,把他已经领悟出的第一式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然后抱阳式、负阴式、九重浪、圆柔式、疾风式、密雨式、霹雳式、暗涌式、争流式,依次如此演练一遍。

    等他收功之后,天山童姥由衷赞叹道:“你对这套掌法的领悟,已经算是初窥堂奥了,真是难以想象,你学习这套掌法才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你的悟性,比你师傅当年还要强出许多,看来他还真是选了一个好徒弟。你再把六脉神剑演示一下,我也看一看大名鼎鼎的六脉神剑到底有多厉害。”

    “请师伯指点。”

    接下来,蓝天雨双手十指交替点击,只听嗤嗤之声连绵不绝,大厅里剑气纵横,气势逼人。

    如果说蓝天雨刚才演示北冥神掌,让天山童姥由衷赞叹,那现在就是惊叹了!

    蓝天雨现在展示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就算她在功力未失之前,恐怕也不是对手。六脉神剑的整套剑法,在她看来虽然确实是精妙无比,但是和逍遥派的绝学也就是伯仲之间,很难说谁高谁低。尤其是蓝天雨只是初步掌握了这套剑法的精髓,堪堪答道登堂入室的程度,若是其他人施展出六脉神剑,天山童姥并不会太过看重。

    但是这套剑法在蓝天雨的手中使出来,那就太可怕了!

    并不是因为蓝天雨的剑招有多么奥妙,而是他的内力实在是太深厚了,随便点出一指,都有洞金裂石的可怕威力。

    蓝天雨在接受无崖子的灌顶之前,内力就已经极为深厚,就算比不上无崖子,相差也不会太多。在接受了无崖子的灌顶之后,又吸收了丁春秋的几十年内力,如今他的内力之深,就连天山童姥都拍马难及。

    六脉神剑恰恰是最注重内力的一门武功,内力越深,射程越远,剑气射出的速度就越快,能够发挥的威力也越大。这就和枪械的原理相仿,手枪、步枪、狙击枪,虽然同样是枪械,但是射程、射速、火力绝对相差巨大。

    以蓝天雨深厚无匹的内力使用六脉神剑,哪怕对于剑招的理解远远不及天山童姥这样的武学大家,他的实力已然可怕无比,无人可挡。

    看过蓝天雨的真正实力之后,天山童姥彻底放下心来。有这位强悍无比的师侄为她护法,就算李秋水亲来,也只能徒劳而返。

    “真没想到你的内力竟然已经如此深厚,而你恰恰又掌握了六脉神剑,由你为我护法,看来我已经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在此之前,天山童姥殚精竭虑的思索避开大敌的方略,可惜一直都没有完全之策。如今蓝天雨突然现身,终于让她如释重负,脸上现出轻松之色。

    童姥继续说道:“既然我的安全已经无虞,那事情就简单了,咱们只等着李秋水这个贱人找上门来,把她逐走也就是了。我现在毕竟年事已高,这次返老还童实在是凶险万分,就算没有李秋水捣乱,能不能安全度过,也是两可之间。趁着这三个月清闲无事,我正好可以把自己的一身所学,倾囊而授,以你的资质,就算一时不能全部领悟,暂且记下,肯定是毫无问题。”

    她也不知自己到底能不能撑过这次大难,对于把自己的一身所学传给蓝天雨,竟然十分上心。竟然片刻都等不及,直接就在大厅里,开始倾力传授。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我的独门内功绝学,就连你师傅都不清楚具体的修炼法门。我们逍遥派的这门绝学,绝对不能断送在我的手中,我先把这门第一要紧的功夫传授给你,你要用心记忆,以后若是有了合适的人选,这门神功还要传承下去,万万不能失传了。”

    一番叮嘱之后,童姥开始一字一句的传授起来。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实在是神奇无比,匪夷所思,能创出这门内功的前辈,必定是学识渊博的一代武学宗师。

    据说创出这门绝学的本意,是为了真正的返老还童,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年轻的身体只能维持短短的一天,便又要快速的苍老下去。

    这门神功传授完毕,正好到了正午十分。

    童姥饱饮了一头活羊的生血后,开始练功。这门神功主攻手少阳三焦经,在返老还童期间,还有一个不便之处,必须在正午十分饱饮生血,以作调节,不然无法修炼。

    只见她盘膝坐在蒲团上,右手食指指天,左手食指指地,口中“嘿“的一声,鼻孔中喷出了两条淡淡白气,吐出来的白气缠住她脑袋周围,缭绕不散,愈来愈浓,逐渐成为一团白雾,将她面目全都掩盖了。

    跟着便听到她全身骨节噼啪作响,犹如爆豆。

    过了良久,爆豆声渐轻渐稀,跟着那团白雾也渐渐淡了,见那她鼻孔中不断吸入白雾,待得白雾吸尽,童姥这才睁开双眼,缓缓站起。

    在童姥练功之时,蓝天雨一直在她身边护法,童姥练功的重重异象,尽皆被他看在眼中。从这些异象就可以判断出,童姥修炼的这门神功绝对非同小可,是一门真正的内家神功。若是能够把这门神功的缺憾尽数弥补,定是一门震古烁今的强悍神功。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传授完毕,童姥正想传授他独门暗器生死符,却突然被属下的传音打断。

    在大厅外汇报的正是余婆,她说道:“属下有要事回禀,请尊主赐见。”

    “进来吧。”

    得到童姥的允许,余婆走了进来,神态恭敬的回禀道:“回禀尊主,几名执勤的妹妹抓到了一名窥探的贼子,那贼子是金蛟岛的岛主乌海。”  ⑧☆⑧☆.$.

    童姥勃然大怒道:“这些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贼子,没一个好东西!这些贼子倒是消息灵通,肯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要不然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私自上峰窥探。要是按照我以往的处事方式,定然要把他扒皮抽筋了!”

    然后转头对蓝天雨说道:“不过,以后这灵鹫宫的大小事务都要由你掌管了,具体要怎么处理他,你就自己决定吧。”

    蓝天雨没有推辞,说道:“要是错开这个时间,以他的行为,扒皮抽筋也不为过。但是现在大敌当前,多一分力量,便多一分安全,要是逼的这些属下铤而走险,那就有的麻烦了。我看这一次还是以施恩为主,震慑为辅,不让这些莽夫生出异心才好。”

    虽然蓝天雨的处事方法和童姥不同,但是蓝天雨说得很有道理,童姥说道:“我都说了,这件事情由你处理,好不容易脱开这些俗务,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请师伯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说着,蓝天雨和余婆一起离开。

    蓝天雨来到另一处大殿,在正中的椅子上端坐。

    时间不长,一个五花大绑的黑衣汉子,被拖了进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