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05 生死符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你就是金蛟岛的乌海?竟敢私自上峰窥探,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名?”蓝天雨一脸威严的喝道。

    看到正中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位年轻的男人,乌海大为吃惊。灵鹫峰向来不容许男子踏足,宫里也没有一位男子,眼前端坐的年轻男子到底是何人,竟然能够打破童姥的这个规矩?

    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丝毫怠慢,乌海恭敬答道:“金蛟岛乌海见过先生。”

    余婆在一旁训斥道:“什么先生?你这贼子真是没规矩!这是我们少尊主,还不赶紧大礼参拜。”

    乌海万万没有想到灵鹫宫竟然多出了一位年轻的男子担任少尊主,对于他们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来说,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乌海连忙挣扎着跪在地上,尽管双手不便,还是磕下头去,口称:“属下乌海叩见少尊主。”

    “我姓蓝,名天雨,童姥是我大师伯,以后灵鹫宫的大小事务就由我来掌管了。今天是我第一天接掌灵鹫宫的事务,我和大师伯的行事风格略有不同,以宽厚为主。所以,你的运气不错,本来是应该被扒皮抽筋的,现在可以减轻你的处罚,就打你三十板子,以作惩戒吧。”

    乌海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赶紧磕头谢恩道:“多谢少尊主手下留情,属下感激不尽。”

    蓝天雨道:“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办事要尽心尽力。我一向御下以宽,只要确实尽力了,就算有些差错,一般也会谅解。在你们身上种的生死符,今后也会延长发作的期限,若是哪个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取消生死符对他的控制,来作为奖励。想必这些人应该就在左近,你把我的话带给其他人知道,希望你们最好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乌海感觉这位少尊主目光如炬,似乎能把自己看透一般,心中对他的惊惧丝毫不比童姥少。他从来也没有见到过童姥本人,本来无从比较,而且蓝天雨看起来很是温和,行事更是宽厚,但蓝天雨的那一双似乎能够洞彻人心的眼睛,让他不敢生出丝毫异心。

    看到乌海受到震慑之后,蓝天雨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来到了天山脚下,也不必急着走,也许后面还有用到尔等的机会。你暂且在左近等候我的通知,哪一个表现好,我一定会兑现承诺,给他解除生死符的控制。”

    随后蓝天雨的目光一片肃杀,冷冷说道:“若是哪一个胆敢偷懒耍滑,只做一些表面功夫,就有如此绳。”

    说着,蓝天雨接连点出八指,每一指上的劲力都各自不同,但相同的是,每一指的威力都同样惊人,乌海身上的特制牛皮绳索断成了九截,散落一地,而他身上却毫发无伤。

    乌海的目光落到散落地面的断索之上,脸色苍白如纸,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地面的断索,断口各自不同,有的平整,有的毛糙,有的碎纹处处,每一种都代表了一种不同的发力方式,都代表了一种无上的指法绝学,蓝天雨随手点出的这九指,实在是可畏可怖!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乌海距离蓝天雨足有三丈远,二人距离如此之远,蓝天雨的无形指力,仍然眨眼即至,而且让他闪无可闪,避无可避,蓝天雨的内力之深,指法之妙,已经臻至不可思议之妙境!

    乌海对自己的实力一向颇有自信,他在武林中也算得上是一流好手了,但是面对蓝天雨,就像是婴儿面对壮汉,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不可以道里计。

    以蓝天雨展现出来的实力,乌海在他面前直如土鸡瓦狗一般,要击毙他,易如反掌!清楚的了解到这一点之后,乌海的心中在也没有一丝侥幸之意,那些不该有的念头,全部消弭的干干净净,今后只有替这位少尊主忠心办差,才是明智之举。

    此刻,蓝天雨不可战胜的神魔形象,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乌海的心中。先前准备纠结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攻上灵鹫宫,反叛童姥的想法,被蓝天雨的震慑之举,完全打消了。

    在他看来,这位少尊主的实力,简直比天山童姥还要可怕百倍,他们连从未露面的天山童姥都不敢反叛,如今灵鹫宫由这位实力强横的少尊主接掌,他们就更加不敢起异心了。何况这位少尊主宽厚大度,刚刚接掌灵鹫宫,就给了他们莫大的希望,以后的日子想必会好过不少。

    乌海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誓效忠之后,蓝天雨就此放他离去。

    在蓝天雨看来,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他们分散在天南海北,为他搜集一些本位面的特殊物品,作用还是很大的。

    回到大厅,把他的处理方式对童姥叙述一番之后,童姥并未多说什么,只说让他自己看着处理就好,以后这些俗务,她就不再过问了。

    童姥说道:“我平生最得意的功夫,除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这门神功之外,就属本门的‘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了。这两门神功都是本门的至高绝学,都包含武学至理,其意博大精深,就算耗尽毕生时间,也未必能够领悟透彻。既然这两门神功的基础练法你已经掌握,那我就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一招一式的详细给你辟解一番,以你的聪明才智,想必一定会武功大进。”

    无论是‘天山六阳掌’,还是‘天山折梅手’,其中的武学原理,以及一招一式,无崖子都已经传授给蓝天雨。虽然只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但只要假以时日,随着蓝天雨对于本门武学的领悟越来越深,早晚会悉数掌握。

    天山童姥详细指点他学习这两门神功,虽然能让他的实力大进,但这并不是蓝天雨最迫切希望的,他最想从天山童姥这里学到的是她的独门暗器——生死符!

    这门暗器对于蓝天雨的重要性,甚至还要远远超过‘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这两门神功。

    蓝天雨身为空间系异能者,他的“瞬杀”绝技,能够跨越空间的距离,绝对是最厉害的暗器手法,如果和生死符这种可怕的暗器相结合,“瞬杀”将变得更为可怕!

    可以说,蓝天雨这次拜访天山童姥,他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学习到她的生死符。

    和生死符相比,“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也是可有可无的,蓝天雨主修的是北冥神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虽然并不逊色,但只能对蓝天雨起到一个借鉴的作用,并无太重要的实际用途,远远比不上易筋经对他的作用大。

    如果按照天山童姥的意思,学习“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不要说短短三个月时间,就算给他三年时间,对这两门神功的领悟,也未必能够达到登堂入室的境界。

    蓝天雨只得开口说道:“‘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我虽然只是掌握了一些皮毛,但师傅也都悉心指点过,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有大的进境。倒是师伯的暗器手法‘生死符’非常独特,我若是掌握了,结合我的深厚内力,应该能让我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有很大的提高。师伯能不能先把这门暗器手法传授给我?”

    让蓝天雨失望的是,天山童姥竟然没有答应,她摇头说道:“‘生死符’这门暗器,是我根据‘天山六阳掌’的原理,花费了十几年时间,慢慢研创出来的。你要想学习这门暗器手法,‘天山六阳掌’必须要有一定的基础才行。既然你想学习生死符,那我就先指导你的‘天山六阳掌’吧。”

    看到蓝天雨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天山童姥继续说道:“以你的悟性,进步应该会很快,我想三个月的时间应该大差不离。等我安然度过这次大劫,以你的基础,学习‘生死符’应该足矣。”

    天山童姥如此安排,虽然听上去十分有道理,但蓝天雨已经感觉到,这只是童姥找出的借口。

    先前她传授给自己“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因为这门神功,蓝天雨根本用不上。他学习这门神功,也只是为了记录下来,不使逍遥派的这门绝学失传。这也是天山童姥乐见其成的事情,因此毫不犹豫的悉心指点。

    “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蓝天雨都已经从师傅的手中学会。天山童姥对他进行悉心指点,也只是让他节省一些自行参悟的时间罢了。

    唯独“生死符”这门暗器,是蓝天雨真正需要的,以天山童姥的见识,自然深知这一点。她故意留下这门暗器手法,暂不传授,肯定是另有所图。

    蓝天雨略一思忖,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此前蓝天雨一直表示,他作为逍遥派掌门人,绝对不容许同门相残这种违背门规的惨事发生。他现在站在天山童姥这一边,也只是因为天山童姥暂时处于弱势。天山童姥势必会考虑到,等她的实力恢复,蓝天雨未必还会一如既往的帮助她。

    她故意留下“生死符”秘而不传,就是为了给自己多准备一个筹码。除了这个最明显的含义之外,天山童姥还有没有其它的打算,蓝天雨就不清楚了。

    接下来几天,灵鹫宫一片平静。

    因为蓝天雨的到来,灵鹫宫多了一位少尊主,在天山童姥功力大失的关键时刻,九天九部的奴婢们再次有了主心骨,先前的慌乱很快平静下来,所有事情再次按步就般的正常运转。

    这一天,蓝天雨正在大厅之中,在天山童老的指点下,演练“天山六阳掌”。突然,门口传来女子的说话声:“好一个潇洒倜傥的翩翩公子,还真有师兄年轻时的几分风范呢!”声音甚是轻柔婉转、清脆动听。

    只见一个白衫人走了进来,其人身形苗条婀娜,显然是个女子,脸上蒙了块白绸,瞧不见她面容。她从大厅门口缓步而入,轻风动裾,飘飘若仙,眼中露出鄙夷之色,继续说道:“莫不是师姐返老还童,重新回到了小时候,真以为自己就只有十一二岁了,看到英俊的少年郎,就情不自禁,萌发春心了吧!”

    “放屁!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都是水性杨花的贱人,看见英俊的少年郎就缠住不放呀!”痛骂一句之后,天山童姥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说道:“你没看到他手上的‘神仙逍遥环’吗?本派掌门就在你面前,你这个贱人还不赶紧跪拜?难道你想被逐出师门吗?”

    来人的目光落到蓝天雨的左手之上,看到那枚“神仙逍遥环”之后,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厉声问道:“这枚神仙逍遥环,你是从哪里偷来的?”语音严峻,如审盗贼。

    然后,白衣女子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蓝天雨的身边。她右手跟着探出,向蓝天雨的左手抓去。

    蓝天雨展开凌波微步,轻轻避开。白衣女子再次欺身一步,右手画圆,仍然拿向蓝天雨的左手。蓝天雨左手食指点出,一道无形劲力发出,直射白衣女子的劳宫穴。

    白衣女子右手轻拍,一道掌力发出,抵消了蓝天雨的无形指力。奇怪的是,两人的劲力相交,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少林绝技‘拈花指’!看你也不是少林和尚,如何能把这门少林绝技使得如此精熟?”白衣女子站住脚步,疑惑问道。

    蓝天雨抱拳说道:“先师无崖子座下弟子蓝天雨,见过李师叔!”

    “你是师兄的弟子?你喊他先师......先师......”说到这里,她的眼睛水雾朦胧,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好一会儿之后,李秋水这才抑住了悲戚之声,把泪水拭去,问道:“你师傅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他内功精湛,好端端的,因何散功?”

    接下来,蓝天雨把无崖子去世的经过,详细地解说了一遍。

    听到无崖子的遭遇,李秋水又是泪水涟涟,对丁春秋一番破口痛骂。

    天山童姥满脸愤恨、鄙夷之色,讥讽道:“你这个贱人惯会装模作样,要不是你水性杨花,到处留情,师弟怎会落得如此凄惨下场?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恶毒贱人,竟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真是恬不知耻!”

    李秋水道:“师姊,你到老还是这个脾气,我毕竟是你的师妹,你这样作践、辱骂我,难道师兄就会喜欢你了?师兄泉下有知,听到你这样辱骂他的妻子,只会对你更加厌恶。就因为你占据了灵鹫宫,他宁可忍受不肖弟子的迫害,也不踏上飘渺峰一步,你难道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吗?”

    “都是你这个贱人作怪,要不是你从中阻挠,师兄怎会误会我?你不在西夏皇宫享福,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天山童姥恨恨说道。

    李秋水道:“小妹算到这几天是师姐返老还童的大喜日子,听说你近年来手下收了不少妖魔鬼怪,小妹生怕他们乘机作反,亲到缥缈峰灵鹫宫找你,想要助你一臂之力,抗御外魔。没想到一见面,你就对我一番羞辱,真是让小妹寒心。”

    童姥又是气愤又是鄙夷的说道:“你是黄鼠狼上门儿,不安好心!你算准了我散气还功时日,摸上灵鹫宫来,还能安着什么好心?不就是趁我最为虚弱的时候,想要不劳而获,盗我一生神功吗?你肯定没有想到,现在有我逍遥派的掌门人为我护法,你想要违背门规,残害同门师姐,那是妄想!”

    李秋水扫了蓝天雨一眼,说道:“师姊说哪里话来?小妹自和师姊别后,每日里好生挂念,常常想到灵鹫宫来瞧瞧师姊。只是自从数十年前姊姊对妹子心生误会之后,每次相见,姊姊总是不问情由的怪责。妹子一来怕惹姊姊生气,二来又怕姊姊出手责打,一直没敢前来探望。姊姊如说妹子有什么不良的念头,那真是太过多心了。”她说得又恭敬,又亲热。

    在说话的时候,李秋水已经偷偷抽出了一柄匕首,隐藏在衣袖之中。 △≧△≧,

    话未说完,她的脚下迈出凌波微步,一步就跨出了三丈距离,左手探出,抓向天山童姥的脉腕。

    天山童姥现在还是孩童样貌,一身内力,刚刚开始恢复,还只是微不足道,在李秋水这等绝顶高手面前,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惊慌失措之下,天山童姥转身就跑,奈何李秋水速度如电,眼看她的左手就要抓住天山童姥的脉门。

    就在这时,只听“嗤”的一声,一道凌厉无俦的无形剑气,竟然后发先至,直接向李秋水的左掌疾射而来。这道剑气太过凌厉,要是李秋水不加以阻挡,定然能够洞穿她的整个左掌。

    无奈之下,李秋水只得变抓为拍,仓促间发出一道白虹掌力,迎向蓝天雨的无形剑气。

    天山童姥总算躲过一劫,赶紧快步来到蓝天雨的身后。有了蓝天雨的护持,天山童姥心中大定。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