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06 神剑剑芒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李秋水对于蓝天雨已经足够重视,她右手中隐藏的匕首,就是为了应对蓝天雨上前阻挠。没想到蓝天雨的实力竟然超出了她的预料,两人之间最少距离三丈远,蓝天雨身形不动,就已经阻断了她的攻击,他的一指之力竟然强悍如斯!

    一指拦下李秋水的攻击,蓝天雨面色严肃的说道:“李师叔身为本门长辈,应当清楚本门不得同门相残的戒律,虽然我是晚辈,但毕竟是我逍遥派的掌门人,师叔在我面前公然违背门规,难道是料定我不敢处罚你吗?”

    “我和师姐的恩怨已经纠缠了几十年,就连你师傅都插手不得,你想插手,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插手的能力了?”李秋水毫不退让。

    如今天山童姥功力倒退将近九十年,正是她最为虚弱的时候,如果能够在她返老还童后的十天内把童姥抓住,李秋水就可以盗取童姥的一身精湛功力。如果错过了这段时间,童姥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就会达到小成阶段,神功效果初显,就算他能够杀死童姥,但是盗取她的一身功力,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因此,哪怕李秋水对师兄的弟子存了一份好感,却也由不得他破坏自己的计划。

    蓝天雨也毫不示弱的说道:“既然我能接过掌门人的位置,自然就有担任掌门人的实力,既然师叔想要考较,那就请出手吧。”

    “年龄不大,胆量倒是不小。既然你想庇护她,那就接招吧。”

    说着,李秋水右手持匕,脚下施展凌波微步,向蓝天雨刺去。

    李秋水不但功力高深,她的武技同样深不可测,如果任由她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蓝天雨六脉神剑的优势就会大幅降低。在李秋水这位实力高绝的绝顶高手面前,蓝天雨丝毫都不敢大意。

    因此,在李秋水脚步移动的时候,蓝天雨的六脉神剑就已经发动,他的十指弹动,六路剑法或独自点射、或联合攻击、或分而袭之,一时间,大厅之中嗤嗤之声不绝,剑气纵横交错,李秋水根本不能靠近蓝天雨身前三米之内。

    少商剑剑路雄劲,颇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商阳剑灵活巧妙,剑法神妙,变化万端,难以捉摸;中冲剑大开大阖,气势雄迈;少冲剑轻灵迅捷,神出鬼没;少泽剑忽来忽去,变化精微。这六路剑法各有特点,单独施展已经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一流剑法,而六路剑法交替施展,相互配合,更是变化万端,神鬼莫测。

    如果蓝天雨的六脉神剑只是剑招精妙也就罢了,但偏偏蓝天雨的功力更是精湛无比,每发出一道剑气,李秋水都必须全力施展白虹掌力才能堪堪抵挡。

    蓝天雨的功力本就远比李秋水精湛,而且发出的又是劲力集中、攻击力最强的指力,李秋水的白虹掌力虽然精微玄妙,但是内力的深厚程度即比不上蓝天雨,出掌的速度、攻击力,也都有不及,在这明显的差距之下,李秋水应付的颇为狼狈。

    一边继续施展六脉神剑,蓝天雨一边说道:“李师叔,我不想和你为难,但是在师伯功力未复之前,请你不要前来骚扰她。”

    李秋水被蓝天雨这个晚辈拦下,她施展全身解数都无可奈何,原本只有满腔的愤恨,此时又夹杂了羞愧和懊恼。她愤恨的当然是师姐对她的言辞羞辱,羞愧的是自己毕生苦练的武学竟然及不上一个晚辈,懊恼的是自己太过托大,没想到蓝天雨会插手其间,竟然没有带几个帮手过来,以至让她的打算平添许多波折。

    看到李秋水这个贱人如此狼狈,眼中满是愤恨、懊恼和羞愧之色,天山童姥开心极了,她哈哈大笑道:“贱人,你知不知道,师侄是奉了师弟的遗命来跟我学习本门武功的?师弟在临终之前还对我念念不忘,我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把一身武功对师侄倾囊相授。我还听师侄说,师弟临死之时也提到了你,可惜呀,他对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没有一点信任。师弟终于在临死之前认清了你****的本性,虽然晚了一些,但总算可以瞑目了。”

    听到天山童姥此言,李秋水施展白虹掌力逼退蓝天雨的指力之后,脚踏凌波微步,顿时退到五丈之外,主动罢战。同时笑意盈盈的开口说道:“师姐总是喜欢自欺欺人,你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师兄怎么会对你念念不忘?就算我和师兄有些小矛盾,他在心中怨我、恨我、不肯原谅我,但是心中最爱的还是我。你一辈子都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现在师兄已经去了,你也该清醒清醒了。”

    看到天山童姥怒容满面,又要发飙,李秋水继续说道:“看到师姐安然无恙,又有师侄护持,那我就放心了。既然师姐不欢迎我,那我就告辞了。”

    说完之后,转瞬之间,就此飘然远去。

    蓝天雨说道:“李师叔总算退去了,没有她的打扰,师伯定能安然度过此劫。”

    天山童姥的脸上却不见一丝喜悦之色,她神情沉重的说道:“以李秋水那个贱人的性格,她是不会就此罢休的。她一个人不是你的对手,肯定是回去召集爪牙来帮忙了。她在西夏国一呼百诺,手下厉害的爪牙着实不少,等她下次再来,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

    “如果她真的带来几个厉害的帮手,那还真是有些麻烦。若是李师叔缠住我,我还真是无暇顾及师伯的安全。”沉吟片刻之后,蓝天雨继续说道:“为今之计,为了师伯的安全,师伯还是暂时躲藏起来为好。只要他们找不到你,我和灵鹫宫众手下倒也不怕他们。”

    天山童姥现在实力低微,李秋水随便派出一个属下,她都不是对手,她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暂时躲藏起来,等待实力恢复。

    要是没有蓝天雨的护持,她还不敢躲藏在灵鹫峰,因为李秋水对灵鹫宫极为熟悉,早晚都会搜查出她的藏身之处。如今蓝天雨的实力还在李秋水之上,就算李秋水带着她的爪牙上山,有蓝天雨带着一众手下阻拦,她也没有精力和时间,慢慢搜查。只要天山童姥藏身的所在足够隐秘,李秋水根本找不到她。

    天山童姥继续指导蓝天雨修炼“天山六阳掌”。

    三天之后,按照时间估算,差不多也到了李秋水返回的日子。做好各种准备之后,天山童姥躲藏了起来。

    蓝天雨安排余婆下山,让他安排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守住通往缥缈峰的前几道天险,阻拦来犯的强敌。但如果来人实力太高,也不必硬拼,放过几人也无妨,但人数不能太多。他特意作出承诺,表现最好的三个人,可以解除生死符的控制,时间就在三个月之后。

    前几天,乌海下山之后,就把自己的遭遇和蓝天雨的承诺,对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详细讲述了一遍。对于这位少尊主的实力和言行,众人经过一番详细的讨论,都认为不可力敌,只要这位少尊主不像天山童姥那样严苛无比,能给他们一条活路,想到生死符发作时的可怕,众人再也不敢存有反叛之心。

    余婆下山之后,把蓝天雨的命令转达,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听到如此丰厚的奖赏,在解除生死符的诱惑之下,自然积极响应,各个奋勇争先。

    正午时分,余婆前来禀报,说是有二十几人前来闯山,此时已经突破了三道险关。

    蓝天雨命令道:“这次来犯之人肯定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你告诉众人,不必力敌,凭借天险,尽量阻拦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为要,我现在就去接天桥前等候。”

    在接天桥前等候了半个时辰,灵鹫宫的众手下和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就陆续退至了此处。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除了乌海之外,尚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少尊主,都战战兢兢地上前拜见。对于这些人,蓝天雨是有大用的,对待他们的态度很是温和。

    在刚才的战斗中,乌海、安洞主、端木元三人,最是奋勇争先,各自击毙了两到三名强敌,功劳最大。蓝天雨当即表示,等强敌退去,三个月后童姥出关,马上解除三人身上所种的生死符。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解除身上所种的生死符,听到蓝天雨的亲口承诺,乌海、安洞主、端木元三人,无不感激涕零。

    看到其他人等羡慕的眼光,对于在战斗中有上佳表现的川西碧磷洞桑土公、藏边虬龙洞玄黄子、北海玄冥岛章达夫、南海椰花岛的黎夫人、紫岩洞的霍洞主,蓝天雨也各自勉励了一番。

    又等候了片刻之后,李秋水带着不到十名手下,终于来到了接天桥前。

    接天桥是缥缈峰最为险要之处,只有一条铁索连接两端,当真是一人把关,万夫莫过。

    看到蓝天雨亲自带人拦在此处,李秋水心中清楚,恐怕他这一次又要无功而返了。

    她这一次精选了二十几名实力强大的手下,前来攻山,实力当真非同小可,本以为就算有所损伤,等到达山顶之后,应该也会有大半剩余。没想到灵鹫宫的一群乌合之众,实力竟然大是不弱,路程刚刚过半,就已经折损了大半人手,这还是九天九部的一帮奴婢们基本上没有出手,否则她的损失恐怕还会更大。

    此时看到蓝天雨亲自现身拦截,她苦思良策,却想不出一条躲过难关的办法。

    等李秋水来到近前之后,蓝天雨朗声说道:“师叔带着这点儿人,就想攻上灵鹫峰,实在是对师侄太过小看了。听我一句劝,师叔还是带着手下下山去吧!你和师伯本是同门姐妹,何苦自相残杀?师侄忝为本派掌门,师叔在我面前公然违背门规,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李秋水叹息一声,说道:“师姐贯会哄骗人,她现在功力全失,自然对你百般讨好,等她的实力完全恢复之后,却未必还会如此。师姐做事,向来是心狠手辣,不留一丝情面,兼且自私自利,从来不为别人着想,我劝你还是对师姐有点防备之心,不然有你后悔的时候。”

    “师伯和李师叔的过往,孰对孰错?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我只是希望师叔不要趁人之危,等三个月之后,师伯的功力恢复,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完全可以公平解决。”蓝天雨劝道。

    “师侄说笑了。我和她实力相当,仇深似海,平日根本没有报仇的机会,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足足三十年,岂能因你从中阻拦就放弃?她是师伯,我是师叔,就算不看在我是你师娘的情分上,你也应该两不相帮才对,何必助纣为虐?若是你师傅泉下有知,定会不满你的所作所为。”

    看到蓝天雨仍然不为所动,李秋水继续游说道:“师姐的这些手下都不成气候,不是婢女就是些乌合之众,你要是喜欢一呼百诺的权势,我可以在西夏给你安排一个大大的官职,你看大将军如何?那种统领千军万马的感觉,绝对比带着一帮乌合之众要威风多了。”

    蓝天雨晒然一笑,道:“看来师叔对我的身份还不够了解,否则就不会说出这样惹人发笑的话了。”

    “我承认师侄是我逍遥派的当代掌门,你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资格担任,难道你还有其它什么了不起的身份不成?

    ”李秋水有些讶然。

    “师叔是西夏最有权势的人,竟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这倒是让我有点儿惊讶。不知师叔是否听说过大宋的逍遥王?”蓝天雨问道。

    李秋水脸上露出极为诧异之色,半晌之后才说道:“你竟然就是大宋的逍遥王!......你以王爷之尊,白龙鱼服涉足江湖,真是何苦来哉?”然后继续说道:“你不听师叔劝告,肯定会有你吃亏的时候,现在师叔劝你一句,凡事多留一个心眼儿,免得将来自己后悔。”

    “谢谢师叔提醒,我相信师伯的为人。”

    眼见劝说无效,李秋水命令道:“我这师侄是当世有数的高人,单打独斗,你们不是对手,多上去几个,让他见识一下西夏一品堂的实力。”

    “遵命!”

    四名西夏一品堂的高手走出来,向蓝天雨慢慢逼近。

    走到蓝天雨五丈之外,其中三人陡然加快了速度,另有一人更是高高跃至半空,仿佛一只苍鹰一般,向蓝天雨扑去。

    蓝天雨站在原地未动,眼看着三名高手距离他只有两丈左右,这才双手抬起,右手的食指和小指以及左手的拇指,同时向前方点出。

    只听“嗤”的一声,三道无形之剑,同时向前刺出,速度又急又快,简直就是眨眼即至,尽管这三位西夏一品堂的高手已经早有准备,仍然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无形剑气刺入了要穴之中。

    三人的穴道被封,同时站在原地,呆立不动。

    与此同时,跃在空中的道士,已经来到了蓝天雨的头顶上方,看到蓝天雨的可怕实力之后,目露凶光,抖手射出三把蓝莹莹的飞刀。

    蓝天雨迈开凌波微步,向后倒退一步,三把飞刀尽皆落空。

    此人的毒辣,让蓝天雨心中不喜,右手食指点出,一道剑气正好命中了他的额头。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空中的道士,额头突然现出一个血洞,一头栽倒在地。

    和蓝天雨交战的这四名西夏一品堂高手,都不是无名之辈,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干人等大都有过耳闻,此时看到蓝天雨大发神威,顷刻之间,就或擒或杀,结束了战斗,让众人心中又是惊惧又是高兴。

    李秋水暗中叹了口气,隐藏在衣袖中的右手轻轻落下。她当然知道这几人不可能是蓝天雨的对手,只是盼着他们能给她制造一次出手的机会,却没想到这四人如此不堪一击,就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不平道人、芙蓉仙子崔绿华、剑神卓不凡,你们三个一起上吧!”随后,李秋水又叮嘱道:“小心一些,不可大意。”

    听到这三个人的名字,蓝天雨心中微有诧异。这三个人的实力可都不低,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被李秋水收为手下的?

    不平道人手挥拂尘,芙蓉仙子双手各扣着一把飞刀,卓不凡右手持剑,三人慢慢向蓝天雨逼近。

    距离蓝天雨还有三丈的时候,不平道人高高跃起,仿佛一只大鸟一般凌空扑下。

    芙蓉仙子的两柄飞刀电射而出,光芒一闪而逝,分袭蓝天雨的心脏和咽喉。

    卓不凡一步迈出,跨越三丈,手中青锋,横剑削向蓝天雨左胁。这一招“玉带围腰”,一剑连攻他前、右、后三个方位,三处都是致命的要害,凌厉狠辣,剑法之高,乃为蓝天雨仅见。

    竟然吞吐出一尺长的剑芒,对着蓝天雨,拦腰横斩。

    蓝天雨向右横跨一步,在间不容发之际,首先躲开了芙蓉仙子的两柄飞刀。与此同时,右手的拇指和小指同时点出,两道无形剑气,尽皆射向空中的不平道人。

    少商剑气势雄浑,横扫之下,不平道人的拂尘,顿时齐柄而段。少泽剑变化精微,用劲巧妙,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直接刺入了不平道人的神藏穴。

    穴道被封之后,不平道人气血凝滞,从空中栽落下来。

    蓝天雨一步迈出之后,不仅避开了芙蓉仙子的两柄飞刀,卓不凡的长剑也同时刺空。

    卓不凡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剑法却高明至极,一剑落空之后,横削改为上挑,“玉带围腰”改为“手挥五弦”,剑尖笼罩蓝天雨的五处要穴。

    他的这一变招实在是巧妙之极,蓝天雨不管如何闪避,恐怕都会有一处要穴受制。而在这时,芙蓉仙子竟然再次发射出三柄飞刀,这三柄飞刀的方向,彻底封死了蓝天雨能够躲闪的方位。

    如此神妙的剑法,让蓝天雨甚为惊讶。

    他三指齐出,三道凌厉的剑气和电闪而来的三柄飞刀相撞一起,只听得“嗤”的一声,百炼精钢所制的三柄飞刀,竟然被击成了碎片。

    蓝天雨无可匹敌的内力,让围观的众人都感到心中震撼!

    飞刀威胁解除之后,脚踏凌波微步,蓝天雨向后倒退一步,卓不凡的长剑再次落空。

    卓不凡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文韬武略无不精通,身为一字慧剑门的弟子,尽得周公剑真传,后来在长白山得到前辈遗留的剑经,苦练二十年,自觉剑上的造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应该是难逢敌手。

    没想到他先是败在李秋水的手中,此时面对李秋水无比年轻的师侄,接连两剑都毫无作为,以他的心高气傲,心中大生不服之气。 》≠》≠,

    他的剑刃落空之后,长剑一挺,剑尖上突然生出半尺吞吐不定的青芒,迅捷无俦地刺向蓝天雨的胸口。

    观战的众人齐声惊呼:“剑芒,剑芒!”

    那剑芒青光闪烁,犹似长蛇般伸缩不定,卓不凡脸露狞笑,丹田中提一口真气,青芒突盛,再次暴涨半尺,向蓝天雨的胸口刺去。

    卓不凡和蓝天雨本来就在咫尺之间,他的剑尖之上突然暴涨出一尺长的剑芒,事发突兀,再加上他的剑法神妙,蓝天雨此时的境况危险已极。

    李秋水终于等到了最佳出手时机,早已蓄势满满的右掌向前拍出,一道阴柔的白虹掌力,无声无息的拍向蓝天雨的前胸。

    间不容发之际,蓝天雨施展凌波微步,再次向后方踏出一步,避开了被剑芒刺破胸膛的危机。与此同时,他的右手食指向前一捺,雄浑凌厉的剑气顿时击在了卓不凡的剑刃之上。

    只听得“咔嚓”一声,周不凡的长剑竟然被击为两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