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08 春风一度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半月之后,恢复大半实力的天山童姥,虽然远不是李秋水的对手,但李秋水想要在短时间内击毙她,却也绝无可能。只要蓝天雨距离童姥不是太远,在童姥落败之前,足够他赶过去支援了。

    蓝天雨以为李秋水再次踏足灵鹫峰,肯定会带上几个极厉害的帮手。

    没想到半月之后,李秋水再次出现时,身边竟然只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

    让蓝天雨惊讶的是,这位清丽绝俗、美如天仙的少女,竟然和王语嫣有着七分相似,只是气质更加高贵,似乎受过极好的教养,一举一动都极为优雅自然,赏心悦目。

    两人来到蓝天雨的面前,李秋水说道:“师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孙女李清露,也算是我的亲传弟子,她的封号是银川公主。”然后又对李清露说道:“他就是你师兄蓝天雨了,也是我们逍遥派当代掌门人,你过来见过。”

    李清露优雅的前行两部,在蓝天雨的面前福了一福,声音婉转清脆,略带羞涩的问候道:“师妹李清露,拜见师兄。”

    对于这位优雅大方、貌如天仙的西夏公主,蓝天雨第一眼看到,就很有好感,连忙道:“师妹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你们两个,一个是西夏公主,一个是大宋的逍遥王,又是同门师兄妹,身份相当,年龄相若,想必会有很多共同语言。我这孙女养在大内王庭,一向深居简出,少见外人,这一次听说我要到天山来,非要跟过来开开眼界。师侄要是得暇,不妨带着清露看看缥缈峰的秀丽风景,你看如何?”

    然后,李秋水又悄悄传音道:“清露很聪明也很懂事,但她年龄太小,还是一个单纯、不知世事的孩子,她并不知道我来此的目的,你也不要对她说起这些事情。我希望她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长大,能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

    蓝天雨说道:“作为半个地主,能够给师妹做向导,是我的荣幸。不过,这两个月,我比较忙,只能带着师妹在灵鹫宫的附近转一转。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师妹想去哪里,我都可以奉陪。”

    然后,蓝天雨也传音道:“师叔请放心,我不会对师妹说起两位长辈的恩怨。但是,你也要收敛一些才好,不然你和师伯一旦生死相争,师妹肯定会胡思乱想。”

    “你放心吧,师姐已经恢复了大半功力,我要想击毙她,已经很难了,除非你不在阻拦。所以,这段时间,我不会找她的麻烦,等我把清露送走之后,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李秋水继续传音道。

    蓝天雨传音道:“只要师叔谨守客人的本分,欢迎你来灵鹫宫做客。”

    李清露养在深宫,本来就没有见过几个外男,像蓝天雨这样英俊潇洒、温文尔雅,还被祖母赞不绝口的年轻高手,同时还是本门的掌门人,她更是第一次见到。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让她对蓝天雨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只是出于少女的矜持和羞涩,不便多言罢了。

    不管李秋水心里的打算如何,是想施展美人计还是打算调虎离山,蓝天雨都不是很在意。以他的实力和童姥的恢复状况,蓝天雨有信心不让童姥遭到李秋水的毒手。

    虽然蓝天雨和童姥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但童姥这一段时间对他的指导尽心尽力,可谓是倾囊相授,就冲着这一点,只要他如愿学到童姥的独门绝学“生死符”,他一定可以护持童姥安然度过这一次生死大劫。

    蓝天雨给李清露和李秋水安排好房间之后,便赶到了密室和童姥见面,把李秋水到来的事情告诉了童姥。

    童姥对于蓝天雨没有把李秋水撵走,心中有些不满,对他训斥了几句。她也知道蓝天雨对于李秋水没有多大的恶感,毕竟李秋水也是蓝天雨的师叔,而且蓝天雨早就表明了自己不希望她们同门相残的态度,他这样做,童姥心中虽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好在童姥的实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已经有了一些自保的实力,李秋水对她的威胁已经不是很高。

    接下来的时间,李秋水倒是遵守了自己的承诺,每日里四处闲逛,一直也没有再次挑起事端。

    李清露第一次出宫,看到什么都感到新奇,有时独自外出看风景,有时和梅剑、兰剑、竹剑、菊剑四婢一起相携外出。

    当然,她最高兴、最期盼的还是和蓝天雨这个师兄呆在一起的时光,不管是闲聊还是陪她看看周围的风景,两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她感到很幸福。在她的眼中,蓝天雨多才多艺,上到天文地理,下到飞禽走兽,几乎无所不知,而且为人亲和,谈吐幽默,似乎身上能够发光一般,时时刻刻都吸引着她的视线。

    就算蓝天雨不在身边,她也总会想一想,猜一猜,师兄这个时候到底在干些什么?会不会,这会儿也想到了她?想到这个问题,虽然难免会心中羞涩,但这个念头就像在心里生了根一般,总是摆脱不了,只要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必然会想到这个问题。

    时间一晃,李清露来到灵鹫宫已经半个月了,今天正好是她的十六岁生辰。

    破瓜之年虽不及及笄之年重要和隆重,但也是一个极重要的年纪,很有纪念意义。

    直到傍晚之前,李秋水才告知了蓝天雨这个消息,说完之后,叹息道:“每年清露的生辰,都由我一个人陪她度过,今天的午饭就是我亲自安排的,本来还想陪她一起吃晚饭,但我看清露似乎有些心事,有些心不在焉的,可惜我一番旁敲侧击,结果什么都没有问出来。清露一向钦佩你这个师兄,你要是无甚要事,可否去看看她,兴许你能问出她的心思。”

    “没想到今天竟然是师妹的生辰,真是怠慢了。那我就去看看师妹,可惜仓促之间,一时也拿不出什么珍贵的礼物,恐怕要让师妹见笑了。”蓝天雨歉然说道。

    “没关系,清露并不是爱慕虚荣之人,你随便送她一件礼物,想来她都会很开心的。”李秋水随口说道。

    蓝天雨在路上拿出了一面装饰的非常华贵的玻璃镜。

    李清露貌若天仙,自然希望自己所用的镜子,越清晰越好。蓝天雨相信,看到这面光可鉴人的镜子,看到镜子中闭月羞花的绝美容颜,李清露一定会非常喜欢自己送出的这件礼物。

    通报之后,蓝天雨第一次走进了李清露的客房。

    看到蓝天雨到来,李清露非常开心,等蓝天雨一番祝福,拿出送给她的礼物之后,她的脸上绽放出极为灿烂的笑容,就连定力出众的蓝天雨,心中都不免为之一动,恍惚间,有些意乱情迷。

    “师兄,这件礼物,我非常喜欢!真没想到世间竟然会有如此清晰的琉璃镜,镜子里面映出的人影,就像是面对面观看一样......只是......这件宝物实在是太珍贵了......我不能接受。”李清露非常喜欢这件礼物,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狠心拒绝。

    蓝天雨略有些霸道的说道:“既然你喜欢,那就收下!只不过是一面普通的镜子罢了,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珍贵。差一点错过你的十六岁生辰,你要是连我送出的礼物都拒绝了,那我可就要生气了。”

    李清露略微沉吟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娇羞之色,说道:“好吧,反正师兄是大宋逍遥王,肯定不缺少宝物,那我就收下了。”

    蓝天雨说了几句祝福的话,李清露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面色羞红,嗫嚅着问道:“晚饭......晚饭已经备好......不知......不知我可否请师兄......陪我一起用餐?”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清露螓首低垂,羞不可抑。心里暗暗责怪,祖母的要求实在是太让她为难了,她一个女儿家,这种没羞没臊的话,实在是让人难以说出口。万一让师兄误会她是一个不知检点的女人,那可怎生是好?

    李清露的这一番女儿家心思,蓝天雨并没有深思,他一个现代人,来到古代的时间并不长,并没有想到李清露留下他一起用餐,是十分逾矩的事情。

    今天是李清露的十六岁生辰,希望有人陪伴度过,在蓝天雨看来十分正常,他自然不会拒绝,爽快答应下来。

    李清露似乎很享受有蓝天雨陪伴的时光,这一顿晚饭,两人竟然吃了半个多时辰,仍然没有结束,期间李清露甚至陪着蓝天雨饮了两杯酒。

    不知不觉中,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暧昧。

    李清露原本白皙的面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一片酡红,而蓝天雨的气息也越来越粗重。李清露对蓝天雨的一腔爱意,原本隐藏的很深,羞于表达,此时此刻,她眼里浓郁的爱意再也不加掩饰,那痴痴的眼神,让蓝天雨怦然心动,情难自已。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李清露眼中的爱意竟然化成了熊熊燃烧的****,身上的肌肤已经是一片火红,她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似乎在竭力忍耐,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在情郎的面前失态。

    蓝天雨也感觉自己全身一片火热,饥渴难耐,尤其是小腹处的燥热,让他心猿意马,恨不能把眼前的人儿,马上吞吃下肚。

    自从得到无崖子的指导,又同苏星河、薛慕华交流之后,蓝天雨的医术又有了极大的进步,现在不管是理论还是实践,都已经是宗师境界。以他高明的医术,自然知道自己和李清露如今的表现,分明是中了极为高明的****所致。

    能够让他这位医学宗师在事先都毫无所觉,等到药性充分发挥才意识到事情不妙,对方所用的****高明至极,就连蓝天雨都配置不出来,而且对方使用****的手段竟然也没有引起蓝天雨的警觉,同样让人称奇。

    蓝天雨扭头看向旁边的香炉,那若有若无的淡淡檀香,混合着一股幽兰的香味,这股混合的香气清淡、悠远,确实并无丝毫害处。

    在细细品味一下李清露极为推崇的桃花酒,酒水清冽,淡淡的桃花香味萦绕鼻端,确实是难得的好酒。

    仔细感受片刻之后,蓝天雨终于确定,就是香炉中的幽香和这清冽的桃花酒香,混合成了一种极为强烈的春.药。这种****,药性虽强,却不霸道,不会损伤身体。

    这种****本就极为厉害,遇到酒精的催发,药性变得更加强烈,李清露只喝了两小杯酒,所以到现在还能坚持。而蓝天雨喝了小半坛酒,心中的****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这种****虽然对身体无害,却有着极强的催情功效,蓝天雨对于李清露原本只有淡淡的好感,现在却感觉她是自己极为重要的人,想要强硬的霸占她,让她永远都呆在自己的身边。 》≠》≠,

    如果是一般人中了此种****,此时早就已经扑上去了,但蓝天雨的精神力太过强大,哪怕是现在,还能若无其事一样。

    不问可知,今天的一切都是李秋水精心谋划的,她最大的依仗应该就是这种神奇的******,一旦蓝天雨中招,肯定会对李清露念念不忘,就算对她达不到言听计从的程度,应该也会爱重她,若是李清露提出来,让他转而支持李秋水,一同对付童姥,他和童姥本就感情不深,很可能会答应下来。

    想明白这些之后,蓝天雨并没有马上使用生命之光给自己解毒。他在这个时空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一直还没有发泄过,此时此刻,美人当前,双眸中****流露,渴盼着自己对她的宠幸,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又是一个中了****的男人,意志力薄弱些,自然难免。

    蓝天雨决定,还是遵从自己现在的意愿,跟着感觉走,把****释放,让心灵放飞,.....

    不再犹豫,蓝天雨走过去,一把抄起李清露,把她拦腰抱起,走进卧室之中。

    红烛摇曳,纱帐鸳鸯戏,锦被波浪起,"jiao chuan"声声,春风一度......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