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19 联合稽查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以付汉书的自负,再次被蓝天雨直接拒绝,而且他的话语中还大有嘲讽之意,这让付汉书感觉很没面子。他把半截香烟狠狠在烟灰缸里摁了摁,然后站起身来,眼中露出狠毒之色,语气阴冷的说道:“我付汉书竟然也有被人无视的一天,蓝总的深情厚谊,我记下了!”

    “告辞!”付汉书起身后,大步离去。

    赵辰没想到本来一片大好的事情竟然会发展成如此不可收拾的局面,心里埋怨付汉书的鲁莽,却又无可奈何,脸上露出讪讪之色,干巴巴说了一句:“给蓝总添麻烦了,付总的态度,我会向集团领导反应,希望蓝总不要往心里去。”

    看到蓝天雨只是微一点头,也不说话,只得打声招呼,告辞离去。

    等两人走后,蓝天雨问道:“这个付汉书看来是个有背景的,你听说过这个人吗?”

    李启斌说道:“没听说过。姓付的大领导,我倒是知道两位,但他们家里都没有付汉书这一号人。一会儿,我找朋友问问,要是他的背景深厚,应该能打听到。”

    蓝天雨道:“不管他的背景是否深厚,我们蓝天投资都不必顾忌他,如果他敢对我们蓝天投资暗中使绊子,我会让他受到应有的教训。”

    赵辰匆匆忙忙地回到永盛公司之后,直接走进付汉书的办公室。

    此时付汉书正悠闲地坐在办公桌后面,右手摇着一支签字笔,似乎若有所思。

    看到付汉书一副平静的样子,赵辰焦急的心绪,也镇定了下来,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说道:“付少,蓝天投资在沙特勘探出的这座大油田,储量巨大,非同小可,是我们拓展业务的一次重大机会。咱们有求于人,有时候受点委屈也是难免的。如果付少不想和蓝天投资打交道,不如以后由你来把控大局,我来冲锋陷阵,搭上蓝天投资这趟顺风车,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次很重要的机遇,一旦错过,那就太可惜了。”

    半晌之后,付汉书才慢悠悠地说道:“那个蓝天雨,刚刚二十多岁,就已经是享誉世界的大画家了,偏偏还交了****运,竟然得到这么一座大油田,我第一眼看到他那目中无人的样子,心里就很不舒服......今天确实是我太过莽撞,还是不够沉稳,你以后还要多多提醒我。”

    付汉书一向傲气凌人,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已经很难得了。赵辰连忙略带谄媚的说道:“那个蓝天雨确实太过傲气,也难怪付少不喜欢他,我要是早就知道他是这种性格,一定不会让付少和他见面。付少身份高贵,偏偏又喜欢低调做人,今后像这种上门求人的事情,付少还是不要出面了,我这个人脸皮比较厚,就算被人贬损两句,也能够承受下来。”

    “虽然今天被人嘲讽了一番,但也不算是一无所获......”

    付汉书的话里似乎还有未尽之意,赵辰连忙问道:“还是付少高瞻远瞩,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深谋远虑,这一点,我真是比不了!我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对于接下来如何同蓝天投资打交道,根本没有一点头绪,付少要是有什么好办法,尽管安排下来,具体操作,可以交给我来执行。”

    付汉书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目光似乎没有焦距,但他的眼神充满了贪婪和火热,说道:“你说蓝天投资新勘探出来的这座油田,是不是一块肥的流油的大肥肉?”

    “何止呀,那可是一百二十亿桶原油的储量,简直就是一座金山!”赵辰的语气无比艳羡。

    “这么大的一座金山,我们只是帮着人家跑跑腿儿,卖卖原油,那能赚几个钱?可我们要是换个思路......你说有没有可能把这座金山抢过来?”付汉书的眼光一片火热。

    “不能吧?......这座油田的价值太高了......再说蓝天雨也不是一般人,他在艺术界的地位太高了,这件事情不好操作呀。”付汉书的打算让赵辰很震惊,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事在人为!这么巨大的一座金山,就算冒点儿险,多付出一点代价和人情,那也完全值得!”付汉书似乎下定了决心。

    赵辰劝道:“蓝天雨的身份很敏感,这座油田的价值又太大,他绝对不会妥协的。”

    “操作起来,确实难度很大。看来一般的手段恐怕很难起到作用,必须出重手才行!”付汉书自言自语的说道。

    看到付汉书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赵辰虽然对他的想法很不以为然,但还是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不再劝说。

    直到天黑的时候,李启斌才打探到付汉书的来历背景,赶紧打电话通知了蓝天雨。

    这个付汉书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果然很有背景,难怪他有底气威胁蓝天雨,确实不是虚言恫吓。

    付汉书的父亲竟然就是中石油的总经理李春生!

    他的大伯是能源局的局长李春江!

    李家是政治世家,势力盘根错节,尤其是在能源系统的话语权极重!付汉书所说并不都是大话,如果蓝天投资和永盛公司合作,还真能让他输入到国内的石油卖一个好价钱。

    如果换一个人,兴许还真的要认真考虑一下这中间的利弊得失,可惜这一点儿蝇头小利还看不到蓝天雨的眼中,付汉书身份上的这一点优势,还不足以让蓝天雨改变自己的原有计划。

    蓝天雨对于这座油田的最终处理计划,现在还没有考虑好,就算最后会向国内输出原油,他也不会把付汉书的这一点阻力放在眼中,他有的是办法搬开那些敢于拦路的绊脚石。

    了解付汉书的背景之后,蓝天雨对他不在关注。只要付汉书今后不在招惹他,蓝天雨肯定不会因为两人之间的这一点小矛盾,就要教训对方。但是,付汉书如果真的对他的油田生出了贪婪之心,蓝天雨也肯定不会轻饶他,会根据事情的严重性,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第二天上午,蓝天雨准备去作战室看一看几人的训练情况,汽车刚刚开出了别墅,就接到了李启斌的电话。

    李启斌的声音略带焦躁,声音很大,语速很快,说道:“蓝总,今天一上班,就有区里的国税局、地税局还有工商局的稽查小组上门,而且这些人气势汹汹的,似乎来者不善,刚刚又有证监处、经信委的工作人员过来稽查。很显然,这是有人要整我们!我私下里询问了一下,对方说是奉命行事,不清楚到底是哪位领导下的命令,竟然同时调动了这么多部门一起上门找茬。”

    “你先应付一下,我过去看一看。”

    挂断电话之后,蓝天雨考虑了一下,自己近期得罪了哪些人?

    想来想去,似乎还是昨天刚刚上门的付汉书嫌疑最大。

    被人欺上门来,蓝天雨心中很恼火,背后之人不管是付汉书还是其他人,他都决定要严惩,以此杀鸡儆猴,免得今后再有一些阿猫阿狗的效仿。

    姜兵的车速很快,还不到半个小时,蓝天雨就到了蓝天投资的大厦门口。

    乘坐电梯,直达十六楼,等他走进大门之后,办公区里一片嘈杂,沸反盈天。

    里面几十名穿着不同制服的政府各部门工作人员,在办公区里走来走去,吵吵嚷嚷的,一片纷乱。

    看到蓝天雨这位老板到来,蓝天投资的这些工作人员似乎都找到了主心骨,在和蓝天雨打招呼的同时,慌乱的心情平复了很多。

    他没有在外面停留,直接走进了李启斌的办公室。

    李启斌的办公室有四十平米的使用面积,本来十分宽敞,此时有十几个人散座在他的办公室之内,顿时显得十分拥挤。

    看到蓝天雨,李启斌赶紧站起身来,打断众人七嘴八舌的问话之后,说道:“这就是我们老板,蓝天雨蓝总。”

    还没等蓝天雨说话,一名肚大腰圆的中年人就倨傲的说道:“你就是蓝天投资的老板?你们公司有很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数额特别巨大。我要带走你们公司的账本,仔细稽查,请你约束好你的手下,不要阻挠我们正当执法。”

    “你又是哪一位?你刚刚来到我们公司,还没查看账本,怎么就一口咬定我们公司有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蓝天雨冷冷的问道。

    “我是区地税局的副局长林贵池,我们接到了群众举报,你们有没有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我们查一查你们公司的账本,自然就有证据了。”林贵池很坦然的说道。

    蓝天雨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道:“说说吧,是哪一位领导把你们派过来的?”

    在问话的同时,蓝天雨已经对林贵池使用了浅层催眠术。

    “是费汉东区长昨天下午安排的任务。”林贵池答道。

    费汉东是区里的常务副区长,实权很重。蓝天雨倒是听说过这个人,但是从没和他打过交道,很显然,这个费汉东也是听命行事。

    “他怎么安排的?”蓝天雨继续问道。

    “费区长指示,对于热心群众的举报必须重视,要求我们把事情详查清楚,务必要拿到确凿的证据,这既是对群众负责,也是对企业负责。”

    办公室里的十几位头头脑脑,亲耳听到林贵池竟然把昨天会议上的事情不加一丝掩饰的说出来,都有些诧异,不知道向来最会拍马屁的林贵池,为何会如此?

    眼看着林贵池越说越多,办公室里唯一的一位很是精干的中年警察,开口说道:“蓝总你好,我是区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罗旭功。我们局长范青城想和你见个面,不知道能不能耽搁一下蓝总的宝贵时间。我们这些人也都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还请蓝总不要见怪。”

    不等蓝天雨答话,他又对其他人说道:“既然蓝总已经亲自出面,咱们今天就先撤回去吧,兴许蓝总和范局见面之后,明天就不需要我们过来了。”

    今天的行动属于联合检查,罗旭功就是这次联合检查小组的组长,既然他这样说,众人自然没有意见。只是众人心中纳闷,不知道一番兴师动众之后,为何又要如此虎头蛇尾的仓促收场?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和蓝天雨打个招呼之后,各自带着手下离开。

    蓝天雨并不认识范青城,不知道他为何要和自己见面?

    既然这个罗旭功给解了围,不用蓝天雨另想办法,见见这个范青城倒也无妨,正好通过他和副区长费汉东见个面,彻底把事情解决。

    一路上,罗旭功一直都很客气,亲自带着他来到了局长范青城的办公室。

    范青城身材不高,但是不苟言笑的严肃面孔很有威严,他和蓝天雨握手之后,说道:“蓝总请坐,先喝杯茶,稍等片刻。”

    既然范青城不急于谈话,蓝天雨也不催促,端起茶杯,悠闲的喝了起来。

    范青城打完电话后,就忙着批改文件,一直一言不发。

    时间不长,两名年轻的警察走了进来,范青城这才说道:“把蓝总带到审讯室。”

    “原来范局长请我过来谈话是假,想要审讯我是真,你为何不直接传唤?何必如此麻烦?”蓝天雨问道。

    范青城没有从蓝天雨的脸上看到一丝慌乱之色,心中微微诧异,对他的镇定很是欣赏,也不隐瞒,开门见山的说道:“今天请蓝总过来,是想询问你几个问题,但又怕蓝总拒绝前来,毕竟你艺术家的身份有些敏感,我也不想惹麻烦,所以才略施小计,把蓝总请了过来。既然来到了我这里,还请蓝总认清形势,给予配合。”

    蓝天雨微微一笑,说道:“你还没有审讯我的资格,奉劝你一句,眼光亮一点,不要自误。”

    范青城哈哈大笑道:“蓝总还挺幽默,竟然抢了我要说的话。你是咱们华国真正享誉世界的大画家,我对你还是挺欣赏的,如果有可能,我是真不想对你动手,蓝总最好不要让我为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