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20 巧取豪夺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范青城哈哈大笑道:“蓝总还挺幽默,竟然抢了我要说的话。你是咱们华国真正享誉世界的大画家,我对你还是挺欣赏的,如果有可能,我是真不想对你动手,蓝总最好不要让我为难。”

    蓝天雨道:“希望你等会儿还能这么乐观。”既然知道了范青城的用意,蓝天雨已经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范青城脸色微微一变,大声命令道:“不许打电话,赶紧把他的手机收缴了。”

    今天上午闹出这么大的阵仗,目的并不是为了找蓝天投资的麻烦,而是为了让蓝天雨亲自出面,再趁机把他客客气气地约请到区公安局。

    付汉书在和蓝天雨见面之前,就已经把他的身份调查清楚。蓝天雨的古韵拍卖行和新建立的蓝天投资,虽然发展速度很快,但是还不值得付汉书太过重视,唯独蓝天雨享誉世界的大画家身份,让他非常顾忌。

    在他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一旦蓝天雨利用自己在艺术界的名望反击,很可能羊肉没吃到,倒惹一身骚。他制定这个计划,其实是有一些冒险的,但是沙特这一座油田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有些风险,也完全值得!

    付汉书发动人脉,在蓝天雨产生警觉之前,把他客客气气地请到公安局,不让消息有丝毫泄露,只是整个计划的第一步。

    自从蓝天雨踏入公安局这个暴力机关的大门之后,他在艺术界的名望就再也起不到丝毫作用了,范青城有的是办法让他屈服,并且不敢宣扬出去。蓝天雨想要对外拨打电话,这是范青城绝对不允许的。

    听到范青城的命令,两名警员快速走过来,想要收缴蓝天雨的手机。不等他们两人走到蓝天雨的身边,就已经分别被董震和姜兵制服。

    范青城气愤地大喊道:“来到公安局,你们竟然还敢如此猖狂,阻挠警察办案、公然袭警,这些都是犯罪行为。老罗,你多喊几个人过来,把这两个人一起拘捕!”

    罗旭功连忙答应一声,向外面跑去。

    此时,蓝天雨已经拨通了电话。

    还没等他说话,京都市公安局局长谷定军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是天雨吧?你可是很长时间没和我联系了,听关处长说,你现在已经是上校军衔了,是不是应该请客庆祝一下呀?”

    蓝天雨道:“谷局长每天日理万机,我可不敢随便打扰。上次去香江,机缘巧合之下,立下一点功劳,我这军衔刚刚晋升没几天,要是谷局长有时间,那我就冒昧约请一下。”

    “以后不用这么客气,我随叫随到。”寒暄两句,谷定军问道:“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真是有点儿事情,春晖区公安局的范青城把我请到他的办公室,却突然说要审讯我,我不想闹出军警冲突,给你添麻烦,所以只好搬救兵了。”蓝天雨答道。

    “我现在马上过去,亲自处理这件事情,你让范青城听一下电话。”

    蓝天雨把电话递到范青城的手中,说道:“谷定军局长的电话,他让你接听一下。”

    刚才蓝天雨拨通电话之后,范青城越听越感觉不妙,一直担心蓝天雨口中的谷局长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谷定军,现在听到蓝天雨说出他的名字,心里顿时紧张起来,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他接过电话,忐忑的说道:“我是范青城,是谷局长吗?”

    “范青城,你真是长本事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务必招待好蓝上校,我马上就到。”

    范青城想要解释一下,没想到谷定军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马上挂掉了电话。

    听着手机中传出的忙音,范青城心乱如麻。但是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没有用,他只能想办法尽量挽救。

    好在审讯还没有开始,他还没有犯下什么不可挽救的错误,只要他诚心诚意的赔礼道歉,结果应该不会太坏。

    把手机交到蓝天雨的手中,他刚要说话,六七名年轻力壮的警察就一起闯了进来。罗旭功紧随其后,并大声指挥道:“把这两个袭警的罪犯铐起来!”

    看着蓝天雨脸上露出的揶揄之色,范青城脸上微微一红,赶紧制止道:“都不要动手,这是一场误会,你们都出去吧!”

    罗旭功和刚刚进来的几名警察,都有些莫名其妙,脸上都露出茫然之色。范青城脸色一板,再次训斥道:“没听到吗?除了罗局长以外,其他人都给我出去!”

    众人都走出去之后,范青城赶紧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亲自给蓝天雨泡好一杯茶,站在他的面前,满脸歉意,非常诚恳的说道:“我这个人性格粗鲁,做事莽撞,被领导批评过很多次了,就是一直改不过来。这次听了领导指示,立功心切,还没有调查,就想要审问蓝上校,行事粗暴,态度恶劣,在这里,我给蓝上校郑重道歉,还请蓝上校原谅!”

    这个范青城三言两语间,竟然把自己的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还真是一个官场老油子。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审讯毕竟还没有开始,他纵然有违反规定的地方,但是错误并不算大,就算谷定山是他的顶头上司,也只能训斥他一番,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如果起因只是一件小事,蓝天雨不会和他一般见识,范青城当面赔礼道歉,这件事情也就算揭过了。但这不是一件小事,蓝天雨非常恼火,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幕后黑手找出来,范青城想要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把事清抹掉,那是他太想当然了。

    蓝天雨抿了一口茶,淡淡说道:“这件事情很严重,还是等谷局长来了再说吧。”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谷定军大步走了进来,范青城赶紧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来。

    蓝天雨向前迎了两步,说道:“给谷局长添麻烦了。”

    “应该是我感到惭愧才对,作为局长,没有约束好手下,是我失职了。”

    两人客套几句之后,谷定军言归正题,对蓝天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上午,区里的工商局、国税局、地税局、消防等十几个部门一起出动,到我的蓝天投资进行稽查,其中也包括区公安局。后来他们客客气气的把我请到这里,这位范青城局长二话不说,就要把我抓进审讯室。”

    这样的事情,谷定军见的多了,这件事情的背后,显然有高层领导操纵。他目光锐利的盯视着范青城的眼睛,语气严肃地问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安排的?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范青城沉默了片刻,说道:“昨天下午,费汉东区长专门在会上作出的指示,他希望能够把蓝上校多拘留几天,让蓝上校受点教训,灭灭他的嚣张气焰。”

    谷定军扭头对蓝天雨问道:“你什么时候得罪费汉东了?”

    “我和他根本就不认识,得罪就更谈不上了。”蓝天雨摇头说道。

    谷定军眉头微皱,说道:“看来费汉东应该也是受人所托。能够指使一位副厅级干部大动干戈,背后之人的来历显然很不简单,要找出幕后之人,看来还真有点麻烦。”

    “应该不麻烦,我想范青城局长应该就是知"qing ren"。你说是不是?”

    凝视着蓝天雨似乎已经洞察一切的眼睛,范青城心中有些慌乱,但他身为警察局长,心理素质自然不差,脸上的神色仍然显得十分镇定,说道:“我只是听命行事,其它事情一无所知,蓝上校多心了。”

    “在我面前说谎是没有用的,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蓝天雨问话的时候,已经使用了催眠术。

    “是付汉书指使的。”范青城的心理素质虽然不差,但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瞬间便被蓝天雨催眠成功。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范青城继续答道:“他给了我一千万活动经费,并且答应,事成之后还会再付一千万。”

    “好大的手笔呀!”谷定军惊叹道。

    蓝天雨继续问道:“他要你做什么?”

    “他的最终目的是要你签署一份协议,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他还特意找来了一位刑讯专家,据说在他的刑讯和特殊药剂之下,就算铁人也坚持不住,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会崩溃,成为唯命是从的傀儡。”

    范青城的回答让谷定军很是震惊,用这样恶毒的手段来对付一位享誉世界的艺术家,付汉书绝对是胆大包天。这个消息一旦泄露,绝对是震惊世界的大新闻,要是没有巨大的利益驱动,付汉书绝对不会这样做。如果蓝天雨仅仅是一位艺术家,那他在受尽酷刑之后,最后的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到家中无声无息、毫无破绽地死去。等他死后,也许会哀荣无限,但他的死因绝对会被定性为正常死亡。

    蓝天雨再次问道:“这份协议书,在你手中吗?”

    “等你答应签署协议之后,付汉书会亲自带着这份协议书过来。”范青城答道。

    稍微沉吟了一下,蓝天雨命令道:“那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就说我现在已经同意签署协议书,让他现在就过来。”

    等范青城打完电话后,几人等候了大约半小时,付汉书终于匆匆赶到。

    走进范青城的办公室,他首先发现蓝天雨竟然也在里面就坐,付汉书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眉头皱了起来。等他看到谷定军之后,微微一愣,心中略微有些慌乱,稍作镇定之后,脸上露出真诚且灿烂的笑容。

    然后,快步走到谷定军的身前,恭敬的问候道:“谷叔叔您好,我是付汉书,家父李春生,我曾经见过您一面。今天还真是巧合,竟然能够遇到您来分局视察工作,能够再次相遇,小侄深感荣幸。”

    “我是特意因为蓝上校的事情赶过来的,这件案子和你有关,你先坐下吧。”谷定军面上的神色很严肃,对付汉书的示好丝毫不假以辞色。

    坐下之后,付汉书脸上一片懵懂之色,说道:“不知是什么案子,怎么会和我有关呢?”

    “你贿赂范青城一千万,指使他迫害蓝天雨上校,你是主犯,这件案子当然和你有关。”谷定军的眼神锋利如刀,盯视着付汉书的眼睛,让他胆战心惊,脸上露出一抹慌乱之色。

    付汉书怎么也没有想到,范青城如此愚蠢,竟然把他给供了出来,略一沉吟,说道:“我和范局长虽然认识,但并不是很熟悉,怎么可能贿赂他一千万?这分明就是胡乱攀咬。”

    付汉书付给范青城的一千万,是通过国外的秘密账户转账的,只要他坚决否认,对方根本拿不到明确的证据。 △≧△≧

    “真没想到你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储量一百四十亿桶的油田竟然妄想巧取豪夺,你的胆量比你的能力要强出百倍。可惜你对我的调查还不够细致,否则,你可能不敢对我出手。就算还要出手,也会重新换一个更加毒辣、更加有操作性的方案。”蓝天雨插言道。

    “蓝总误会了。正如你所说,这座油田的储量太大,我既没有这么大的胃口,更没有这么大的胆量。能争取成为蓝天投资的国内合作伙伴,我们永盛就已经很满足了。”付汉书的语气十分诚恳。

    “在我面前,一切谎言都无所遁形。把你要和我签署的合同拿出来,给我看一看。”

    付汉书的意志力很是一般,瞬间便被蓝天雨催眠,乖乖的从皮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递到蓝天雨的手中。

    接过合同,蓝天雨大致浏览了一遍。

    看完之后,蓝天雨说道:“看来这种事情,你以前肯定没少做,这竟然是一份股份交换协议。单从合同上面,不进行深入的调查,很难看出这就是一份巧取豪夺的协议。我想,你这些离岸公司的股份,最终的价值恐怕不会超过一亿美元。”

    “这些股份通过层层交叉控股,价值很难计算,总体价值不会超过一亿华币。”付汉书答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