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25 打脸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孙飞没想到蓝天雨竟然公开和他叫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他,丝毫没有下属对领导的尊重。

    他脸色涨红,“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斥道:“看看你现在咄咄逼人的样子,还有没有一点下属对领导的尊重?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样,我们九局早就乱套了!竟然要求上级领导对你这个下属道歉,你还真是异想天开,你这样的下属,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蓝天雨从来也没有想过未来成为一个眼中只有权欲的官僚,自己在领导眼中的风评如何,他并不关心。所谓无欲则刚,孙飞这样的领导,还不值得让他有多么尊重,敬畏更是一丝都没有。

    他的眼睛毫不畏惧的和孙飞对视,语气中带着一丝蔑视,说道:

    “我要敬告孙副处长一声,现在是人人平等的法治社会,哪怕是上下级之间,也是需要相互尊重的。没有你的率先污蔑,也就没有我的咄咄逼人,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被你批评两句,是对是错,我都会从自身寻找原因。但是,你污蔑我是杀人嫌疑犯,别说你只是督查处的副处长,就算你是局长,我也会是同样的作为。

    而不会像你要求的那样,只要是领导吩咐的、领导认为的,哪怕是错误的,也要尊重领导、服从领导。你的这种做法,完全是旧社会的官僚习气,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一项是我们九局的优良传统,我仅仅是对你的错误做法提出质疑,就被你乱扣大帽子,可见你一言堂的作风有多么严重!”

    看到孙飞铁青的脸色,直欲喷火的眼神,蓝天雨说话的语气更加轻松,继续说道:

    “作为下属,作为同事,不计毁誉,不怕打击报复,直言不讳的对上级领导提出意见,这需要莫大的勇气。我希望孙副处长能够仔细听一听,平心静气、不带任何偏见的考虑一下,像我这样敢于直言,敢于据理力争的下属并不多,我不敢自比魏征,但是我想孙副处长作为新时代的老干部,就算做不到唐太宗的丰功伟绩,但是学习一下他的大度心胸,还是很有裨益的。”

    明明是对他这个上级领导没有一点尊重,公然和他唱反调,和他打对台,却偏偏还做出一幅直言敢谏、不畏强权、大义凛然的样子,孙飞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孙飞几次想要出言反驳,但是蓝天雨口若悬河,丝毫不停,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继续愤懑的说道:

    “孙副处长和我还是第一次见面,没有经过调查取证就认定我是杀人嫌犯,这是不符合办案程序的,身为一位老督查,是你的能力不足、专业素质太差?还是和李家有暗中的往来,借助职务之便为他们翻案,为他们叫屈?

    不要认为我是危言耸听,局里成立专案小组的目的,就是调查李家暗中支持非法组织、巧取豪夺、绑架勒索、威胁京都安全的大案要案,而孙副处长的做法,显然是想为李家开脱,为李家翻案,正好与局领导的指示背道而驰,这不得不让人深感忧虑。我希望孙副处长能够就以上问题,给我以及全体同事一个满意的交代。”

    被蓝天雨这个下属当众指责,而且还被他形容的如此不堪,一向受人尊重的孙飞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的右手紧握,指节发白,面色铁青。蓝天雨的发言终于结束,他迫不及待的说道:

    “蓝天雨同志虽然是第四精英小组的组长,但同时也是我们督查处的一员,作为你的领导,我有权利指导你的工作,对你严格要求。李春生死于今天凌晨三点到四点之间,他是被化劲境界的古武高手震断心脉而亡的,他死亡的那一刻很平静,眼中没有一丝畏惧,更没有经过挣扎的迹象。

    据李春江同志及时反应,李家的海外账户存有五亿美金,在今天凌晨三点半被人转移一空。这个秘密账户,只有李春生一个人知道密码,就连李春江都没有划拨的权利。很显然,李春生在死前,应该是被人催眠了。”

    孙飞的目光转向蓝天雨,继续说道:

    “众所周知,李家资助非法组织一案,巧取豪夺、绑架勒索的对象正是蓝天雨本人,蓝天雨对李家恨之入骨,完全具备杀死李春生的动机。杀死李春生的是一位化劲境界的高手,蓝天雨同样具备这个条件。

    李春生在死前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李家秘密账户的巨款又被悉数转走,显然有人对他进行了催眠,而蓝天雨恰恰是我们九局最厉害的催眠大师。我把蓝天雨同志认定为杀人嫌疑犯的证据非常充分,在他的嫌疑解脱之前,我认为不适合让他参与本案的重大案情。”

    众人把目光看向蓝天雨,想听听他如何为自己辩解。

    蓝天雨的眼中露出嘲讽之色,不慌不忙的说道:“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可惜你的分析判断漏洞太多。作为一名老督查,要么是你的能力太差,尸位素餐,专业素质严重不足。要么就是你企图为李家翻案,有意阻挠本案的调查。”

    看到孙飞张开嘴巴,想要打断他的发言,蓝天雨制止道:“孙副处长先不要急于辩解,请你先听一听我的解释。”

    然后继续侃侃而谈:

    “孙副处长站在李家的立场上,甚至都没有问我一句有没有摆脱嫌疑人的证据,就强制性的认定了我的嫌疑犯身份。这种做法,说明他对自己的同志没有一丝信任,也不符合办案程序。你对我的能力认识不足,你的分析漏洞很大,也很牵强,如果李春生是被我催眠的,我根本不必自己动手,我会安排他毫无漏洞的死于意外,绝对不会被认定为他杀,鉴定结果只能是死于意外。

    李家的秘密账户被清空,并不一定是因为李春生被催眠,泄露了密码,还有可能是李家正在转移资产,正好利用李春生死亡来大做文章,转移视线。因为你的立场不同,所以看法也会不同。你说李春江并不知道秘密账户的密码,对此我表示怀疑。我认为你对李春江太过轻信了,立场很不坚定。”

    孙飞嘴角露出微笑,说道:“你说的这些只是不同的可能,并不足以让你摆脱嫌疑犯的身份,我始终认为还是你的嫌疑最大。”

    “不要着急嘛,刚才我只是要证明你的推断有很大的漏洞,我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我不是嫌疑人。”

    听到蓝天雨这样说,孙飞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

    他也是听了尹正山的诉苦和分析之后,才先入为主的有了这样的判断,认定杀死李春生的凶手就是蓝天雨,他心里有七八成的把握,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以他多年的经验,蓝天雨有动机有能力,年轻人嚣张跋扈一些,做下这样的实情,也是情理之中。

    就算他的推断错误,按照尹正山所说,蓝天雨也拿不出证据,能够证明他不是嫌疑人。

    李春生被杀的时间是凌晨三四点钟,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睡梦之中。蓝天雨的保镖又不是和他住在一个卧室,和他同居的女朋友又只是一个普通人,睡梦之中,如果蓝天雨离开卧室,她根本发觉不了。因此,就算他们两个人在一间卧室睡觉,她也不能成为证人。

    正是因为确信蓝天雨拿不出不在现场的证明,孙飞才会在没有询问蓝天雨的前提下,就认定他是嫌疑人。

    凝视了孙飞片刻,蓝天雨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回到家里,就已经是凌晨十分了。因为受到了惊吓,我女朋友一直睡不着,我一直陪着她,直到四点钟,她才进入睡眠。因此,我女朋友可以证明我在三点到四点之间,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你们可以对她测谎,也可以对她催眠,事实如此,无可改变。”

    看到孙飞难以置信、略带懊悔的神色,蓝天雨继续打击道:“本来孙副处长只要对我多一点信任,例行询问一声,我的嫌疑人身份就能解除,可以让他把精力放到正确的地方,可他偏偏笃定我身边的人都在睡觉,没有人能为我作证,仔细想一想,这其中似乎还真有一丝居心不良的感觉。”

    “孙副处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蓝天雨直接叫板。

    “办案过程中,本来就应该大胆设想,我这样做,完全是对事不对人。如果案发时间不是凌晨三四点钟,我肯定会直接询问你,听一听你的解释,因为考虑到这个时间段,你不可能找到不在场的证明,所以我才没有询问你,这一点确是是我的工作失误。”孙飞避重就轻的解释道。

    既然已经和孙飞撕破脸,蓝天雨准备把他打疼,免得以后阿猫阿狗的都来找他的麻烦。

    蓝天雨说道:“这应该不只是工作失误的问题,而是能力和态度的问题。督查处是九局非常关键的部门,孙副处长的能力如此底下,一派官僚作风,排除异己,嫉贤妒能,作为督查处和专案组的一员,本着对工作负责的态度,我认为孙副处长的能力不足,立场不坚定,不适合担任专案小组副组长的职位,我希望组长和刘主任向局领导反应一下。”

    今天参与专案小组会议的,都是督查处和******十一室的精英,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做下属的公然不给领导面子,而且言辞还如此犀利,大帽子一顶一顶的扣下来,让孙飞这位专案组的副组长完全是颜面扫地,威信尽失。

    ******的众人对蓝天雨很陌生,此前对他并没有什么了解,看到眼前精彩的一幕,感觉很新奇、很震惊。

    但是督查处的众人却感触颇深,蓝天雨的强势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们都暗暗想到,蓝天雨不愧是第四精英小组的组长,局里的重点培养对象,未来的局领导之一,果然是言辞犀利、作风强硬,比起其他三位重点培养对象,有过之无不及。看来此人以前默默无闻,只是故作低调罢了,今天针锋相对的霸道硬朗,应该才是他的真面目。

    被蓝天雨公然质疑他的工作能力,这简直是赤luoluo的打脸,孙飞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他“啪”的一声,把水杯重重放下,驳斥道:“我在督查处工作了十年,我的能力如何,不是你这个新人有资格评价的!自从你加入督查处之后,我就没有看到你参与一件案子,你的能力如何,倒是很值得怀疑。”

    蓝天雨不客气的说道:“自然是能力出众!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有我参与,工作效率自然是成倍提升。”

    孙飞露出讥讽的笑意,说道:“大话谁都会说。”

    蓝天雨道:“如果孙副处长大公无私,并且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验证一下。”

    “如何验证?”孙飞不能退缩。  ⑧☆⑧☆.$.

    “如果孙副处长认定我是嫌疑人确实出于公心,那我给孙副处长赔礼道歉。如果事实证明孙副处长确实是私心作祟,故意诬陷我是嫌疑人,那么就请你对我道歉。”蓝天雨说道。

    “我知道你的催眠术不错,‘火狐’的几名气劲高手就是被你催眠的,但我可是化劲初期的境界,难道你有信心催眠我吗?”孙飞的眼中带着一丝傲然。

    孙飞知道蓝天雨精通催眠术,但是蓝天雨的年龄毕竟太轻了,他的异能等级注定不会太高。而孙飞却是化劲初期的古武高手,哪怕蓝天雨是催眠术方面的天才,也不可能越级把他催眠。

    古武境界达到化劲之后,精神力会有明显的提升,再加上他的意志力极为坚定,蓝天雨要是能够成功催眠他,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孙副处长打算试一试吗?如果你是出于私心,我劝你还是不要尝试为好。”蓝天雨把孙飞逼到了墙角。

    .................

    第一章四千字送上,今天还有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