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27 慕容氏“斗转星移”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想都不用想,蓝天雨就拒绝道:“吴董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们蓝天投资不可能转让油田的大部分股份,更不可能全部转让。”

    “蓝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一定尽量满足。”吴凯大气的说道。

    “如果我们蓝天投资把油田的大部分股份或者全部股份转让给中石油,沙特王室肯定会坚决反对,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一座储量巨大的油田彻底脱离掌控,这对他们石油策略的全盘规划,必将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我们双方之间想要如此操作,沙特王室肯定会从中制造重重障碍,这对我们三方都没有好处。我最多只能转让给你们30%的油田股份,和沙特王室的数量等同,这是能够让沙特王室认可的最大比例。这已经是我的最大诚意了,如果吴董还不满意,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然后蓝天雨又补充了一句:“油田毕竟在沙特境内,沙特王室的意见不容忽视。”

    吴凯心中清楚,蓝天雨以此为借口,就是不想转让更多的股份,转让30%的份额,对蓝天雨来说是最为有利的。一旦协议达成之后,蓝天投资占据油田的40%股份,仍然是最大股东,沙特王室和中石油不管有什么样的决策,都离不开蓝天投资的支持,蓝天投资的股份虽然少了,但是地位却不降反升。

    知道多说无益,能够得到30%的油田股份,也算基本达成了中石油的战略目的,有这一部分股份在手,中东石油战略就算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口,这对中石油来说,是一次意义非常重大的合作。

    吴凯说道:“30%的股份虽然少了点,和我们的期望稍有差距,不能达到控股的目的,但是今后有了蓝总的支持,我们中石油也算间接达成了控股的战略目的。咱们国家不是产油大国,石油进口受制于人,我们中石油的工作很难做呀,还请蓝总多多体谅我们的难处,在今后的合作中,对我们鼎力支持才好。”

    “那是一定!毕竟我也是国家的一份子嘛,亲疏远近还是能够分得清的。”蓝天雨很大气的说道。

    合作意向基本达成,两人都不再提起工作上的事情,说起一些轻松的话题,一个小时之后,尽欢而散。

    虽然达成了合作意向,但是下面的工作仍然极为繁琐,核查双方的股份价值,不是几天之内可以完成的。剩下的工作,已经不需要蓝天雨出面,有李启斌负责就足够了。

    蓝天雨把油田的股份转让给沙特王室和中石油各30%,按照当前的价值来计算,和沙特王室的合作损失较大,和中石油的合作收益不错,综合考虑,略有盈余。但从长期来看,他从沙特王室交换来的油田股份,因为开采成本低廉,净收益会越来越高。中石油的原始股,未来收益更高,一旦上市成功,带来的收益比油田的收益还要更为可观,蓝天投资定然能够借此大赚一笔。

    最重要的是,蓝天投资成为沙特王室和中石油的合作伙伴,而且是很关键的合作伙伴,国内国际的影响力大幅提升,极大地增强了蓝天投资的底蕴。

    自从离开天龙八部位面,来到现实世界,蓝天雨本以为很快就能达到先天境界,没想到晋升先天境界的难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百倍,如果在现实世界当中慢慢修炼,恐怕三五十年之内,他也没有晋级先天境界的希望。

    不管是内力雾化,还是领悟意境,都很难一蹴而就,蓝天雨准备再次进入天龙八部位面,利用里面漫长的时间,尽快修炼升级。

    这次进入天龙八部位面,蓝天雨设定的地点是姑苏参合庄的还施水阁。

    还施水阁四面环水,绿柳翠竹掩映,位置极为隐秘,如果不是通过坐标设定来到此处,蓝天雨要想找过来,恐怕还要大费一番功夫。

    观察一番之后,蓝天雨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还施水阁中,收藏着慕容氏的所有武功秘籍,慕容氏自然重视万分,此处机关密布,想要顺利进入其中,非绝顶高手不能为。

    蓝天雨对于机关之术一窍不通,想要正常进入其中,只能强行闯入。好在他还精通瞬移术,释放出精神力,探明收藏秘籍的所在之后,直接施展瞬移术,进入其中。

    这间密室里,放置了五排檀木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

    蓝天雨大致浏览一遍,发现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赫然也在其中。除此之外,最顶级的武学,还有慕容氏的家传武功。

    慕容氏的家传武功门类齐全,其中可以称为绝顶武学的秘籍只有一本,那就是《斗转星移》。

    对于这门神奇的武学,蓝天雨慕名已久,打开之后,细细翻阅。

    这是一门把借力打力,发挥到极致的武学,精微奥妙,神奇无比。正是因为这门武学的法门太过繁难,要想修炼有成,极为不易。自从慕容氏得到这门武学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把这门武学练到大成之境,历代之中,也仅仅只有两名先祖练到了小成境界。

    蓝天雨阅读完毕,细细品味了半个时辰,越是思索,越感觉其中韵味无穷。当下依法施为,小成境界一鼓而破。再次琢磨了一刻钟时间,中成境界也是顺利达成。

    两个时辰之后,秘籍之中闪烁其词的大成境界,竟然也被蓝天雨借助庞大的内力,一举突破!

    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蓝天雨大笑出声。

    “斗转星移”虽然没有固定的招式,却可以把借力打力的法门,运用到任意一种武功当中,作用之巨大,还要强过单独的一门绝顶武学。

    “斗转星移”达到大成境界,蓝天雨已经掌握的各种武技,威力再次大大的提升一步。

    蓝天雨此时的武功,再想提高一分,已经是千难万难,此时却因为掌握了“斗转星移”,再次大幅提高,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慕容氏的另一门顶级武学“参合指”,也不容小觑,和少林七十二绝技,属于同一档次,若是修炼到绝顶境界,同样威力非凡。

    把密室中的所有秘籍席卷一空,蓝天雨再次施展瞬移术,离开还施水阁。

    离开还施水阁之后,蓝天雨又寻到了王夫人李青萝的曼陀山庄,找到了琅嬛阁,把里面收藏的秘籍,同样一扫而空。

    琅嬛阁的秘籍比还施水阁的秘籍还要多出三分之一,可惜数量虽胜,质量却大有不及,里面收藏的秘籍大多都是一二流水准,顶级的武学秘籍只有四五种,绝顶武学不见一门。

    搜罗完秘籍,蓝天雨本想就此离开,却发现王夫人带领一干手下,匆匆离开,也不知意欲何往。蓝天雨亲口答应过李秋水,会代替她照应这位从未见面的师姐。而且李青萝是师尊无崖子的独女,照应她的安全,也是蓝天雨的义务。

    来到近前,听到李青萝对手下的安排,蓝天雨这才知道,李青萝这是要去寻找段正淳。

    按照原本的剧情发展,李青萝这一去,在慕容复的逼迫之下丧命,一代红颜,香消玉殒。有师门情分在,蓝天雨自然不能眼看着她身死。

    反正他有的是时间,便跟随在后,一路向西南而去。

    一月之后,来到了大理境内。

    李青萝本想把段正淳引到草海木屋,利用成千上万的醉人蜂,把他麻翻,没想到被她擒来的却是段誉一行人。

    李青萝对手下的老妇厉声说道:“我花了这么多心思,要捉拿大理姓段的老狗,你怎么捉了这只小狗来?”

    老妇道:“婢子一切遵依小姐吩咐办事,没出半点差池。”

    “哼,我瞧这中间定有古怪。那老狗从西夏南下,沿大路经西川而来,为什么突然折而向东?咱们在途中安排的那些药酒,却都教这小狗吃了。”李青萝脸有愤愤之色。

    老妇道:“段王爷这次来到中原,逗留时日已经不少,中途折而向东……”

    李青萝怒道:“你还叫他段王爷?”那老妇道:“是,从前……小姐要我叫他段公子,他现在年纪大了……”李青萝喝道:“不许你再说。”那老妇道:“是。”

    轻轻叹了口气,李青萝黯然道:“他……他现下年纪大了……”声音中不胜凄楚惆怅之情。

    然后又说道:“咱们在各处各店、山庄中所悬字画的缺字缺笔,你说那小狗全都填对了?我可不信,怎么那老狗念熟的字句,小狗也都记熟在胸?当真便有这么巧?”

    老妇道:“老子念熟的诗句,儿子记在心里,也没什么希奇?”李青萝怒道:“刀白凤这贱婢是个蛮夷女子,她会生这样聪明的儿子?我说什么也不信。”

    那老妇劝道:“小姐,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你何必还老是放在心上?何况对不起你的是段公子,又不是他儿子?你……你……你还是饶了这年青人吧。咱们‘醉人蜂’给他吃了这么大苦头,也够他受的了。”

    李青萝尖声道:“你说叫我饶了这姓段的小子?哼哼,我把他千刀万剐之后,才饶了他。”

    忽听大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道:“舅妈,甥儿叩见。”

    李青萝安排一位婢女出去,把慕容复以及他的手下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和风波恶带到了客厅。

    见到慕容复,李青萝说道:“是复官啊,好得很啊,你快做大燕国皇帝了,这就要登基了吧?”语气之中,大具讥嘲之意。

    慕容复却庄严以对:“这是祖宗的遗志,甥儿无能,奔波江湖,至今仍是没半点头绪,正要请舅母多加指点。”

    李青萝冷笑道:“我有什么好指点?我王家是王家,你慕容家是慕容家,我们姓王的,跟你慕容家的皇帝梦有什么干系?我不许你上曼陀山庄,不许语嫣跟你相见,就是为了怕跟你慕容家牵扯不清。语嫣呢,你带她到那里去啦?”

    慕容复道:“表妹旅途劳累,还在客栈休息。”

    “你最好赶紧把她给我送过来,不然不要怪舅妈对你不客气!”李青萝恨恨地说道。

    “先让表妹养养精神,回头我就把她送过来。”慕容复敷衍道。

    李青萝怒气稍降,问慕容复道:“复官,你来找我,又安了什么心眼儿啦?又想来算计我什么东西了?”

    慕容复笑道:“舅母,甥儿是你至亲,心中惦记着你,难道来瞧瞧你也不成么?怎么一定是来算计你什么东西?”

    李青萝道:“嘿嘿,你倒还真有良心,惦记着舅妈。要是你早惦记着我些,舅妈也不会落得今日般凄凉了。”

    “舅妈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尽管和甥儿说,甥儿包你称心如意。”

    看到慕容复一副惫懒的样子,李青萝道:“呸,呸,呸!几年不见,却在哪里学了这许多油腔滑调!”

    慕容复道:“怎么油腔滑调啦?别人的心事,我还真难猜,可是舅妈心中所想的事,甥儿猜不到十成,也猜得到八成。要舅妈称心如意,不是甥儿夸口,倒还真有七八分把握。”

    李青萝道:“那你倒猜猜看,若是胡说八道,瞧我不老大耳括子打你。”

    慕容复拖长了声音,吟道:“青裙玉面如相识,九月茶花满路开!”

    李青萝吃了一惊,颤声道:“你……你怎么知道?你到过了草海的木屋?”

    慕容复道:“舅妈不用问我怎么知道,只须跟甥儿说,要不要见这个人?”

    “见……见哪一个人?”李青萝的语音立时便软了下来,显然颇有求恳之意,与先前威严冷峻的语调大不相同。

    慕容复道:“甥儿所说的那个人,便是舅妈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春沟水动茶花白,夏谷云生荔枝红!”

    李青萝颤声道:“你说我怎么能见得到他?” △≧△≧

    慕容复道:“舅妈花了不少心血,要擒住此人,不料还是棋差一着,给他躲了过去。甥儿心想,见到他虽然不难,却也没什么用处。终须将他擒住,要他服服贴贴的听舅妈吩咐,那才是道理。舅妈要他东,他不敢西;舅妈要他画眉毛,他不敢给你搽胭脂。”

    最后两句话已大有轻薄之意,但李青萝心情激荡,丝毫不以为忤,叹了口气,道:“我这圈套策划得如此周密,还是给他躲过了。我可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啦。”

    慕容复道:“甥儿却知道此人的所在,舅妈如信得过我,将那圈套的详情跟甥儿说说,说不定我有点儿计较。”

    李青萝道:“咱们说什么总是一家人,有什么信不过的?这一次我所使的,是个‘醉人蜂’之计。我在曼陀山庄养了几百窝蜜蜂,庄上除了茶花之外,更无别种花卉。山庄远离陆地,岛上的蜜蜂也不会飞到别处去采蜜。”

    慕容复道:“是了,这些醉人蜂除了茶花之外,不喜其它花卉的香气。”

    李青萝道:“调养这窝蜜蜂,可费了我十几年心血。我在蜂儿所食的蜂蜜之中,逐步加入麻药,再加入另一种药物,这醉人蜂刺了人之后,便会将人麻倒,令人四五日不省人事。”

    蓝天雨虽然还没有见到这醉人蜂,但这醉人蜂就连一流高手都能放到,显然是极为厉害的,恐怕只有在虚幻位面才能驯养成功。虽然醉人蜂不是灵虫之属,但也极为难得,说不定什么场合就能派上重要用场。因此,他打定主意,等救下李青萝的性命后,一定要向她讨要一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