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0 储备人才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段延庆早就猜到慕容复拜他为父,乃是为了大理的皇位传承,居心叵测,非是真心本意,看他一剑攻来,毫不意外,抬起手中铁杖,向前迎去。 段延庆功力深湛,招法精熟,实力本就比慕容复稍高一线,因此一招一式从从容容,凌厉狠辣。慕容复的实力虽然稍差了一些,但是却存了拼命之心,所用剑法,惊奇险恶,完全是一副同归于尽、与敌皆亡的架势。

    在慕容复不要命的打法之下,实力稍高的段延庆,反而甚是狼狈,不得不打起全部精神,竭力相抗。

    两人从大厅中央打到门口,复又从门口来到了大厅中央,翻翻滚滚间,已经恶斗了一千余招。两人实力相若,这场大战实是险恶万分。

    刚开始的时候,慕容复不怕受伤的搏命打法,让段延庆有些束手束脚,时间一长,段延庆的凶性也被彻底激发出来,不再顾及自身安危,再加上他的实战经验丰富,慢慢占据了上风。

    纯以内力而论,段延庆自然是稍胜一筹,而慕容复胜在招法惊奇、武学广博,时间一长,终究还是段延庆的悠长内力更占优势,慕容复渐渐露出了疲态。

    段延庆连出两招段家剑法当中的精奇招式,慕容复应对不及,被他的铁杖在右肋划过,顿时受伤不浅,鲜血很快就渗透了他的衣衫。

    胜利就在眼前,段延庆一招快似一招,招招狠辣凌厉,三招过去,慕容复的胸前再添一处伤痕。段延庆嘴噙冷笑,拼着左臂被他的宝剑划过,也要使出一式“摇落七星”,右手的铁杖笼罩了他胸前的七处大穴。

    宝剑在段延庆的左臂上划过一道长长的血口,段延庆的“摇落七星”,精奇神妙,慕容复最多只能避过四处要害,其余三处要害,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挡了。

    眼见就要死于段延庆的铁杖之下,慕容复眼露惨然之色。他费尽心机,不惜忍辱负重,到头来竟然是一场空,实在是世事弄人,生不逢时。

    眼看着慕容复就要惨死在段延庆的铁杖之下,包不同等人,同时惊呼一声,各自出手相助。

    段延庆对慕容复的几位家臣早有防备,左手铁杖挥出,包不同三人的攻击,都被挡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慕容复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蓝天雨不再犹豫,右手食指点出,只听“嗤”的一声,一道无形剑气后发先至,正好撞击在段延庆的铁杖之上。

    虽然只是随手一击,但是蓝天雨的内功太过深湛,段延庆如中雷击,虎口巨震,竟然握不住手中的铁杖,只听“当啷”一声,他手中的铁杖横飞三丈之外,跌落地上。

    慕容复险死还生,对于邓百川的一指之力,诧异万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邓百川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段延庆急退三丈,目注邓百川,如临大敌。

    包不同等人齐齐转头看向邓百川,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对他上下打量,包不同问道:“邓大哥,你的武功何时精进至此,我等怎么丝毫不知?”

    蓝天雨右手在脸上一抹,现出本来面目,说道:“我借用了一下邓百川的身份,慕容公子不会见怪吧?”

    慕容复拱手为礼,深深一躬,说道:“原来是蓝王爷游戏人间,在下谢过王爷救命之恩。”

    没等蓝天雨开口,包不同便大声质问道:“原来我邓大哥竟然是王爷装扮的,那我邓大哥如今在何处?”

    蓝天雨知道包不同兄弟情深,不以为许,说道:“邓百川如今还在假山的石洞中小憩,安全无虞,你现在可以把他带来此处了。”

    包不同担心大哥的安危,也不答话,大步而去。

    目注慕容复,蓝天雨说道:“慕容公子武功高强、才学惊人,实在是天下间少有的俊彦。可惜你执著于复兴大燕,却罔顾太平盛世之天时,争霸天下所需的天时、地利、人和,你无一齐备,这才落得众叛亲离、谋划成空的下场。我对慕容公子的才学甚为看重,不知慕容公子可愿到我逍遥王府屈就?”

    慕容复现在正值备受打击、最为失落之时,对于未来何去何从,一片茫然,毫无定计,蓝天雨这个救命恩人的适时约请,让他甚为心动。

    看到慕容复似乎有所意动,蓝天雨再次添了一把火,说道:“太平盛世年间,人心思定,你复兴大燕的心愿,不占天时,不和人心,无论如何谋划,只能是一场空。若是今后乱世到来,群雄逐鹿,我可以借你一支兵马,让你一偿平生夙愿,你看如何?”

    慕容复此次所受打击太大,本来已经心灰意冷,熄灭了争霸天下之心,蓝天雨的约请和允诺,顿时让他的心中再次升起了一线希望,说道:“王爷此话可真?若是在我有生之年,乱世到来,王爷真的愿意借我一支兵马,供我征战天下吗?”

    “自然是真,本王从无虚言!”蓝天雨郑重答道。

    慕容复再次深施一礼,朗声说道:“属下慕容复,参见王爷!”

    “慕容公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手下再次添一干才,蓝天雨大是欣喜。

    他现在就着手储备人才,是未雨绸缪之举。其他还没有出现的位面,暂且不说,等到末世位面开通穿梭功能之后,他若想在险恶万分的末世立足,手下的人才自然是越多越好。

    就算慕容复此后会生出二心,蓝天雨也不怕,且不说在祭坛的辅助下,蓝天雨的实力会快速提升,绝对是慕容复难以企及的,就算去除个人实力的因素,位面穿越首先就离不开蓝天雨,慕容复这样的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恰逢此时,包不同和邓百川也联袂来到。

    包不同先前忧心邓百川的生命安危,这才对蓝天雨有所敌视,此时邓百川安然无恙,而蓝天雨对他有救命之恩,他自然不能无视。

    走到蓝天雨的面前,包不同深深一躬道:“多谢王爷救命之恩,我包老三粗鄙之人,无所为报,既然我家公子迷途知返,加入王爷麾下,王爷若是不弃,我包老三愿意重新追随在我家公子身边,为王爷效力!”

    公冶乾、风波恶、邓百川,相互对视一眼,也同时深施一礼,开口说道:“若蒙王爷不弃,我等愿意重新追随在公子身边,为王爷效力!”

    蓝天雨欣然说道:“快快请起,今后还要多有仰仗,大家自己人,不必客气。”

    看到段延庆越发戒备的样子,蓝天雨微笑以对,蔼然说道:“段誉是我结拜兄弟,段先生是我三弟的亲生父亲,不必对我有所戒惧。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莫测,若是不知此事真相,以段先生的所作所为,为了我三弟一家人的安危,我很可能会对先生辣手以对。段先生一生孤苦,能有我三弟这样的佳子弟传承血脉,也是上天垂怜之意。”

    然后语气一顿,继续说道:“大理是段先生伤心之地,我有意约请段先生到我逍遥王府暂居,如此,日后也有和我三弟相见的机会,不知段先生意下如何?”

    日后大理有段誉来继承皇位,段延庆自然也就息了争夺皇位之心,他为之奋斗半生之事,突然有了结果,今后何去何从?突然失去了目标。一时间,心中难免有些茫然之意。

    蓝天雨的约请,倒是让他心中一动。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今后有机会和段誉说说话,体会一下以前从不敢奢求的天伦之乐。现下的情况,大理他是不能多呆的,逍遥王是段誉的结义兄长,若是他能够在逍遥王府暂居,必然会有很多和段誉相见的机会。

    略作思考之后,段延庆说道:“若是王爷不嫌老夫有碍观瞻,老夫愿意叨扰王爷一段时日。”

    “本王医术还不错,闲暇时间正好可以为段先生诊治一下,虽然不能断肢重生,但是接筋续脉,修复创伤,让段先生四肢活动自如,重新开口说话,还是没有问题的。“蓝天雨再次加重了砝码。

    段延庆难以置信的问道:“老夫双脚筋脉俱断,双手筋脉也有部分损伤,如此严重的伤势,难道王爷也能医治吗?”

    “没有问题。”蓝天雨回答的很肯定。

    以蓝天雨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说大话,段延庆残废半生,没想到老朽之年竟然还有恢复健康的希望,心中自然激动万分,郑重承诺道:“老夫残废之身,孤苦半生,承蒙王爷怜悯,若有恢复之日,余生了了,定当结草衔环以报!”

    “段先生客气了,我和三弟手足之义,待段先生自当如家人一般,你我之间不必客气。”

    看到段延庆竟然归附了逍遥王府,叶二娘不知该何去何从?她有心随附骥尾,但又恐自己名声不佳,不被逍遥王接纳,几次欲言又止。

    南海鳄神心思简单,嚷嚷道:“慕容小子,你和我大哥既然都已经是逍遥王的手下,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还不赶紧给老子闻解药?”

    蓝天雨吩咐道:“把那解药给大家都闻一闻吧,我三弟已经清醒,赶紧给他松绑。”

    包不同等人赶紧依言而行。

    叶二娘闻了解药,身上的力气渐渐恢复,来到蓝天雨的面前,福了一福,嗫嚅道:“段老大既然已经归附王爷手下,不知王爷是否嫌弃妾身名声不佳,若是若是”

    看到叶二娘吞吞吐吐的样子,蓝天雨面沉似水,若非她是自己大弟子虚竹的亲生母亲,蓝天雨早就一掌把她击毙。

    看到蓝天雨面露不喜之色,叶二娘想要随附骥尾的话,更加说不出口。

    蓝天雨的目光锋利如刀,看得叶二娘心中胆寒,片刻之后,蓝天雨才说道:“若非和你有些渊源,我早就一掌把你毙了!今后,来我王府当差,你还需多行善事,弥补以往恶行,若能改过自新,你心中****夜夜期盼的那件事,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闻听此言,叶二娘的双目顿时闪亮灼人,急切的说道:“王爷神通广大,若是能够了我心愿,妾身生生世世为奴为婢,也是心甘情愿,王爷可否可否稍稍透露一些信息,也好让妾身稍作慰籍?”

    沉默片刻,蓝天雨还是开口说道:“你那孩儿慈悲仁善,平安喜乐,你不必挂怀。你若想将来和他相认之后,不让他厌弃于你,你还需心存仁善,尽量弥补以往过错。否则,我怕你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没脸和他相认。”

    虽然蓝天雨没有透露出她那孩儿的身份,但是知道儿子还活在世上,并且平安喜乐,这就足以让叶二娘欣喜若狂了。她再次施礼说道:“妾身拜谢王爷告知我那苦命孩儿的消息,王爷的教诲,妾身定当时刻谨记,不敢或忘。”

    看到大哥和叶二娘都归附了逍遥王府,南海鳄神抓了抓脑袋,粗声说道:“既然大哥和叶二娘都进了王府当差,咱们三大恶人同进共退,那我也进王府享享清福吧。”

    蓝天雨冷哼一声,说道:“逍遥王府规矩森严,可不是让你纳福的地方,若是你今后还敢动辄杀人,定让你好好尝尝苦头!”

    岳老三虽然知道逍遥王厉害,但还没有切身体会,心中并不如何怕他,嘟嘟囔囔的说道:“我杀人不让你看到,那不就行了。”

    “像你这样的恶人,兼且头脑不算清楚的,还是给你用上紧箍咒比较好。”说着,他手心中出现六枚冰片,各自附着不同的内息之后,抖手射向岳老三。

    岳老三想要躲闪,但是蓝天雨的暗器手法精绝,虽然没有用上瞬杀绝技,但也不是岳老三可以躲开的。

    岳老三感觉身上六处大穴微微一凉,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嘻嘻笑道:“王爷的暗器手法果然高明,这要是把冰片换成了飞刀,我岳老三此时已经毙命了,多谢王爷手下留情,我以后遵守王府的规矩也就是了啊啊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