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1 降龙十八掌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好好的说着话,岳老三突然惨呼出声,随着时间的延长,叫声越来越凄厉。刚开始的时候,岳老三还能稍作坚持,但是生死符发作之后,时间越长,苦楚越大,岳老三只不过坚持了半盏茶的时间,就已经满地打滚,凄惨万分。

    段正淳等人闻过解药之后,此时都已经逐渐恢复了力气,因为今天的变故太大,每个人的心思都很重。南海鳄神的凄厉呼号,打断了众人的思绪,所有人都把目光投注到了岳老三的身上。

    段誉虽然被李青萝捆绑得结结实实,但他一直都是清醒的,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耳中。他的亲生父亲竟然是段延庆,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现在精神萎靡,不知该如何是好。

    听到南海鳄神的惨呼,段誉这才回过神来,走到这边和蓝天雨打招呼:“兄长,没想到又一次被你救了我的性命,多亏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们全家人的性命都要不保了。”

    蓝天雨道:“咱们兄弟之间,就不要客气了。”

    段正淳和刀白凤受了蓝天雨的救命之恩,也走过来寒暄。

    寒暄之后,段誉问道:“我这徒弟虽然是个大大的恶人,但也是一个硬汉子,听他叫得如此凄厉,还真是有些瘆人,兄长到底给了他什么苦头吃?”

    “我给他种了六枚生死符,一旦发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若是他以后还敢动辄杀人,不遵守逍遥王府的规矩,今天所吃的苦头,应该能给她一个警醒。”

    蓝天雨说话的时候,刻意加大了声音,岳老三听到之后,连忙求饶道:“王爷......饶命啊!......我以后......一定遵守.......王府的规矩......再也不敢......胡乱杀人......”

    他给岳老三种下生死符,本意就是给他一个警醒,让他以后不得肆意妄为。今天这个苦头儿,已经足够让他印象深刻,既然他已经求饶,蓝天雨便走到岳老三的身边,连拍他六处大穴,暂时止住了生死符的发作。

    身上的麻痒痛楚全部消失,岳老三感觉身上的力气一丝也无,高大健硕的身体,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他的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

    此时蓝天雨的形象,在他心中比恶魔还要看可怕,今天所吃的苦头,他再也不想尝试了。

    蓝天雨淡漠的问道:“你今天所吃的苦头,记住了吗?”

    “记住了!以后我肯定会遵守王府的规矩,再也不敢胡乱杀人。”南海鳄神连忙承诺道。

    “记住就好,若有违背,下一次生死符发做的时间还会增加一倍。”

    听到这句话,南海鳄神的脸色一片惨白,他已经打定主意,绝对不能给这位逍遥王再一次惩罚自己的机会。

    慕容复、包不同等人,虽然没有被蓝天雨种下生死符,但是看到南海鳄神的凄惨状况,心中也是一阵凛然。逍遥王惩治南海鳄神,定然也有一分杀鸡儆猴的意思,要是他们不识趣儿,南海鳄神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榜样。

    这时,李青萝双眼盯着蓝天雨左手上的“逍遥神仙环”,眼中露出震惊的神色,急促地问道:“这枚指环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蓝天雨道:“师弟见过李师姐。先师无崖子已经把逍遥派掌门之位传给了我,这枚‘逍遥神仙环’自然也在我的手上。”

    听到“先师”两个字,李青萝的眼中顿时泪光隐隐,哽咽着说道:“你是说我父亲......他.......他去世了?”

    “师姐节哀,恩师半年前去世,就葬在河南擂鼓山。”

    李青萝已经多年没有听说过父亲的消息,此时乍闻噩耗,自然悲痛万分。

    等李青萝的情绪稍微平复之后,蓝天雨问道:“师姐今后有何打算?是回苏州......还是......随段王爷回大理?”

    蓝天雨问出这样的问题,段正淳感到非常尴尬。要是搁在以前,刀白凤肯定理直气壮的出言拒绝,现在她心中愧疚,几次开口,却欲言又止。

    李青萝哀怨的看了段正淳一眼,叹口气说道:“我还是回苏州吧。”

    蓝天雨只是随口一问,至于段正淳和她这几位红颜知己如何处理彼此间的关系,他自然不会关心,蓝天雨出言约请道:“如果师姐有暇,欢迎你到我的王府做客,过段时间,苏星河师兄和他的几位弟子也会到汴梁和我相聚,师姐去散散心也好。”

    “如果以后有世间,我会去汴梁看一看。”李青萝随口应付道。

    蓝天雨见她的目光始终围着段正淳打转,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便不在打扰她,转而同段誉说话。

    段延庆一直想找个机会和段誉单独谈话,但段誉显然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一直有意躲闪,段延庆不想强迫他,暂时熄了和他单独相处的心思。

    和段正淳等人分别之后,蓝天雨、慕容复、段延庆一行九人,赶往汴梁城。

    虽然众人并不急于赶路,但是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众人还是回到了逍遥王府。

    听说逍遥王游历归来,高太后和赵煦都派人来请。

    蓝天雨进宫后,和高太后说明自己想要纳西夏的银川公主为侧妃的事情,高太后倒是很赞同,只是担心侧妃之位太低,恐怕西夏王不会同意。

    蓝天雨也知道要想办成这件事情,恐怕不易。如果她迎娶西夏公主为正妃,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纳堂堂的西夏公主为侧妃,西夏王断然不会答允。要想心想事成,恐怕还需要他亲自出马才成。

    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急于一时,蓝天雨让高太后先行准备,他则利用这段清闲的时间,开始参研“多重影分身术”。

    虽然“多重影分身术”极难修炼,但是蓝天雨各方面的条件都极为出色,一个月之后,终于被他如愿功成,蓝天雨终于分化出了第一个分身。

    因为每分化出一个分身,本体的灵魂本源都会受到严重损伤,因此,蓝天雨决定,在灵魂本源彻底恢复之前,他不打算继续分化出第二个分身。

    在蓝天雨看来,分身的最大作用就是让自己多了一条性命,万一遇到难以抵挡的生命危险,他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虽然分身拥有本体的所有能力,但分身的灵魂本源毕竟只有本体的百分之十,所以分身的各种异能比本体要差上许多,尽管境界相同,但异能的威力、战斗的持久力,都比本体相差太多。除非蓝天雨得到增长灵魂本源的办法,若是分身的灵魂本源也能达到和本体相当的程度,那分身和本体的实力也就没有多大差别了。

    因为蓝天雨本体的内力太过深厚,甚至已经给他内力雾化的这一关键过程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他干脆分出了一半的内力转移给分身。这样一来,他内力雾化的时间还能缩短一些,而且分身的古武实力变得极为强大,和本体大致在伯仲之间。

    分化出一个分身,虽然让蓝天雨本体的实力大降,但是这与多出一条性命相比,又不算是什么了。

    修炼结束,蓝天雨知会高太后一声,去西夏提亲的队伍终于可以出发了。

    蓝天雨的本体留在王府继续修炼古武,分身则尾随在提亲的队伍之后,跟着大队人马一起去了西夏。

    提亲的队伍抵达西夏,西夏王听说大宋逍遥王要迎娶银川公主,本来甚为心动,但得知西夏公主仅能位居侧妃之后,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侮辱,顿时翻脸,坚决不同意。

    蓝天雨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孤身入宫,直接对西夏王施展催眠术,事情就此峰回路转,圆满达成。

    两国联姻,礼仪繁杂,时间必须宽裕一些才行,一番商议之后,婚期定在了十月份。

    大宋逍遥王迎娶西夏公主,如此盛事自然轰传天下,得到消息后,提前半个月,段誉就从大理赶了过来。让蓝天雨大为高兴的是,萧峰和阿朱竟然也提前十天来到了逍遥王府。

    三兄弟首次聚齐,自然是高兴万分,开怀畅饮。

    蓝天雨问起萧峰这段时间的过往,萧峰一一道来。

    原来萧峰和阿朱抵达塞外之后,经过种种巧合,萧峰还是成了辽国的南院大王,只是剧情当中没有了阿紫和游坦之。萧峰已经和阿朱结为连理,生活美满幸福,看到两人恩爱的样子,蓝天雨想到自己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大为高兴。

    三人见面的第一次酒宴,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直到深夜十分,三人才各自散去。

    第二天上午,蓝天雨把萧峰单独叫到一边,掏出两本书,递到他的手中说道:“这两本书,一本是翻译好的《易筋经》,是我本就答应翻译完毕要送给你的,另一本是密宗的《龙象般若功》,算是我送给大哥的结婚贺礼。”

    “你竟然真的把梵文《易筋经》翻译好了!《易筋经》是少林的镇寺之宝,绝世内功秘籍,和我所学一脉相承,那我就不客气了。”萧峰又惊又喜。

    先把《易筋经》匆匆浏览一遍之后,萧峰又拿起《龙象般若功》细细读了一遍。读完之后,他极为震惊的说道:“密宗的‘龙象般若功’名声不显,没想到竟然如此博大精深,奥妙之处丝毫不逊于‘易筋经’,兄弟的这份贺礼,可真是太重了!”

    “我也是看到这本秘籍非常适合大哥修炼,这才特意选为贺礼,大哥不嫌弃就好。”

    萧峰天赋异禀,应该非常适合修炼“龙象般若功”,有了“易筋经”和“龙象般若功”这两门绝顶内功心法相助,他相信萧峰的武功必定还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萧峰收好两本秘籍,有些惭愧的说道:“你我义结金兰,我欢喜得很,可是大哥没甚么好处给你,却有一件重要事情拜托二弟,还请二弟不要推辞。”

    蓝天雨道:“你我兄弟之间不需客气,大哥尽管吩咐就是。”

    叹了口气,萧峰继续说道:“我虽然不是丐帮帮主了,但是丐帮历代相传的‘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却不能自我这里断绝了传承。丐帮人才济济,终究要推出一位英雄出任帮主。可是兹事体大,一时之间未必便能找出合适人选,依照祖传规矩,丐帮帮主必须会得‘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两门功夫。二弟,我想烦你先学会了,日后转而传给继任的帮主。要学这两门功夫,必须武功精熟,悟性极强。三弟不喜学武,我先前的那些朋友,如今又都视我为仇敌,只有你最适合。”

    说完这些,萧峰又托付了一句:“二弟,你是丐帮的大恩人,日后选定帮主之时,那人的人品才干,贤弟旁观者清,也请你多拿些主意”

    蓝天雨道:“大哥放心,我会留意的,丐帮失去了大哥这样雄才伟略的帮主,可谓是损失巨大,大哥对丐帮的一片拳拳之意,小弟必定给你办到。”

    两人来到演武场,萧峰随手拿过一根木棒,充作丐帮的打狗棒,将棒法要诀说给他听。

    蓝天雨过耳不忘,悟性又高,“打狗棒法”虽难,却也难不过北冥神掌、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等高深武功。蓝天雨于不懂之处细加询问,再拿起木棒试演,萧峰一直教了一个多时辰,“打狗棒法”的基本原理,蓝天雨悉数掌握。虽然极精微之处,一时之间还难以尽解,但假以时日,必然能尽全功。

    萧峰跟着传他“降龙十八掌”,这是一门绝顶武学,可说是武学中的巅峰绝诣,既非至刚,又非至柔,兼具儒家与道家的两门哲理,当真是无坚不摧、无固不破。虽招数有限,但每一招均具绝大威力。这与蓝天雨所学的偏重以柔克刚的逍遥派功夫,有很大不同之处,若想两者凝和,甚为不易。

    “二弟,我先为你演示一下第一式‘亢龙有悔’,你看仔细了。”演示完毕,萧峰又把内力运转的诀要细细解说了一遍。

    然后才道:“这第一式掌法的精要不在‘亢’字而在‘悔’字,倘若只求刚猛迅捷,亢奋凌厉,就落了下乘。‘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因此有发必须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好比陈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那便在于这个‘悔’字。天下什么事情,凡是到了极顶,接下去便是衰退,我这降龙十八掌,根源于《易经》的道理。易经讲究的是‘泰极否来,否极泰来’。‘亢龙有悔’的道理,乃是还没到顶,便预留退步。”

    萧峰看到蓝天雨若有所思,继续说道:“这‘亢龙有悔’的道理,深奥得很。当年我恩师教我之时,我还以为出掌越强越好,拚命发力,给恩师重重打了几个耳光,说道:‘这掌法的精义,刚好跟蛮牛撞墙的道理相反。一招发出去,就算有几千斤、一万斤的力道,终究有使尽之时,敌人如是高手,就在你力道使尽的一瞬间,突然反击,你一万斤的力道已经使尽了,剩下来的连几两几钱也没有,他只消使三斤力气,就打垮了你的一万斤力道。’这招亢龙有悔,是降龙十八掌的根本,只要懂了这招,余下十七招就并不为难了。‘亢’是极威猛、极神气、极高极强的意思,一条神龙飞得老高,张牙舞爪,厉害之极,可是就在这时,它的威势已到了顶点,此后就只有退、不能进了。这个‘悔’字,是要知道‘刚强之后,必有衰弱’。一艘大船,当顺风顺水之时,扯足了顺风帆向前飞驶,很容易触礁翻船。做人做事,都须留有余地才好。”

    随着萧峰的讲解和不断演示,蓝天雨对于其中的精妙之处,领悟的越来越深刻。

    降龙十八掌的精义,乃是‘有余不尽’四字,一掌之出,必须留有余力。不管对方击来的拳掌如何刚猛有力、势若雷霆,我总之应以一招行有余力,所使掌力始终无尽无漏,那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第一式“亢龙有悔”是这门掌法中的纲要,所以最是深奥,一直学了一个多时辰,蓝天雨才算是基本掌握。

    接下来的十七式分别是:飞龙在天、见龙在田、鸿渐于陆、潜龙勿用、利涉大川、突如其来、震惊百里、或跃在渊、双龙取水、鱼跃于渊、时乘六龙、密云不雨、损则有孚、龙战于野、履霜冰至、羝羊触蕃、神龙摆尾。

    萧峰一一演练之后,在耐心解释,说到第十八掌时,已是从早至晚,天色已然有些昏暗。

    蓝天雨本就悟性绝佳,再加上“神仙逍遥环”的加成,学习速度之快,领悟之深刻,让萧峰大感钦佩。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