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2 偷窃秘籍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讲解完最后一式,萧峰说道:“二弟的悟性真是让人惊叹!这门掌法在你的手中使来,又增添了许多精微奥妙之处,以后有时间,咱们一定要多多切磋几次。这一次虽然是我传艺,但听了你的感悟,我却也是受益匪浅,待我把这些新的感悟消化之后,实力应该还会有一个明显的提高。”

    这门掌法的奥妙之处,并不逊色于逍遥派的几门顶级武学,学会了“降龙十八掌”,蓝天雨的实力同样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门掌法刚猛至极,对于内力的要求很高,同时极为消耗内息,内力越强,这门掌法的威力也就越大。而蓝天雨的最大优点就是内力深厚,在他的武学修为还没有达到绝顶的时候,“降龙十八掌”这门刚猛的掌法,很适合他现在的情况,能够把他内力深厚的优点,最大的发挥出来。

    尤其是当他把“斗转星移”的运劲发力的法门和这门掌法相结合,“降龙十八掌”的威力,再次有了明显的增加。

    两人教学相长,相互砥砺之下,对于武学绝诣,都有了新的领悟,这种快速的进步,让两人都有些欲罢不能,干脆继续切磋其他武学。

    萧峰还有一门非常精妙的“擒龙功”,是他偶然得来的一门武学,奇妙之处大异于常规的顶级武学。他干脆把这门绝学也传授给蓝天雨,两人相互切磋学习。

    两人相互砥砺,相互启发,竟然持续了一天一夜,各自收获匪浅,直到段誉来找,这才尽兴而散。

    以后的时间,两人经常在一起切磋武学,相互启发之下,实力都大有进步。

    十天时间,匆匆而过,终于到了逍遥王纳侧妃的日子。

    虽然不是逍遥王迎娶正妃,但在西夏朝臣的要求下,典礼仍然极为隆重,大宋在京朝臣悉数前来道贺,就连小皇帝赵煦也圣驾亲临,为这一次纳侧大典更增气势。

    洞房花烛夜,两情缱绻时,李清露和蓝天雨已经几月未见,自然是意浓情重,鸳鸯交颈,恩爱缠绵。

    大婚之后,段誉停留了半月之久,但他对于同段延庆这个生父朝夕相处的日子,始终还是有些排斥,同蓝天雨、萧峰大醉了一场,便自告辞离去。

    萧峰原本也想归返大辽,但被蓝天雨留了下来。

    蓝天雨留下分身陪同李清露,本体带着萧峰和慕容复赶往少林。

    因为《易筋经》被蓝天雨得到,游坦之这个本应大放光彩的人物泯然众人,群雄聚少林推举武林盟主的情节也就没有发生。

    萧峰现下虽然美满幸福,但“大恶人”到底是谁?始终都是他的最大心病。蓝天雨准备带着萧峰和慕容复见一见隐居在少林的萧远山和慕容博,彻底解除萧峰心中的疑惑。

    他对少林扫地神僧也是闻名已久,很想亲眼看一看他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几天之后,三人赶到了南岳嵩山。

    闻听大宋逍遥王协同大辽南院大王、姑苏慕容复一起前来拜山,少林寺大开山门,众位玄字辈高僧一起出迎。

    虽然众僧对于萧峰、慕容复孰无好感,甚至大为敌视,但是逍遥王大驾光临,众僧却不能失了礼数。

    少林方丈玄慈大师当先而行,来到蓝天雨的面前,施礼说道:“逍遥王大驾光临,少林蓬荜生辉,贫僧有礼了。”

    蓝天雨道:“叨扰大师了。”

    众人一起来到大殿,奉上香茗,玄慈大师说道:“上次在擂鼓山,玄难师弟被丁春秋化去了全身内力,承蒙王爷出手,这才重新恢复了一身功力。王爷对少林的恩德,鄙寺上下不敢或忘,老衲代表全寺僧众,拜谢王爷的恩情。”

    蓝天雨道:“说来惭愧,那丁春秋本来就是我派弃徒,玄难大师因他受难,本王出手相助,本来就是分内之事,不敢当大师道谢。”

    二人寒暄片刻,玄慈方丈问道:“不知王爷今日到访我少林,所为何事?”

    “本王前来贵寺,是为了探访高人而来,倒是给大师添麻烦了。”

    “奥?我少林僧众,武功低微,佛法浅薄,不敢当王爷‘高人’之称,不知王爷要见哪位大和尚,我把他喊来便是。”玄慈方丈心中有些诧异。

    蓝天雨刚要开口说话,有知客僧匆匆走进门来,急促说道:“天竺哲罗星大师,五台山清凉寺神音大师、方丈神山上人,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江南普渡寺道清大师,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七位高僧联袂来访,已到山门之外,请方丈示下。”

    众僧听了,心中都是一凛。除了天竺的哲罗星大师,众人没有听闻之外,其余几位高僧都是大名鼎鼎之辈。尤其是神山上人在武林中威名极盛,与玄慈大师并称“降龙”“伏虎”两罗汉,以武功而论,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在武林中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

    众僧均想:“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中俗务,不免落了下乘,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今日亲来,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

    玄慈方丈歉意地说道:“神山大师等人,都是有道高僧,还请王爷稍待片刻,待贫僧把几位大师请过来,一起谈经说法,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蓝天雨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巧,他刚刚来到少林寺,就有好戏看了。当下说道:“几位大师来到少林,一起讲经说法,正是一场难得的机缘,有幸与会,本王求之不得,大师请便。”

    留下几位玄字辈高僧相陪,玄慈方丈带着其余人等出门相迎。

    时间不长,玄慈方丈陪同几名老和尚,一起走进大殿。

    其中一僧,高鼻碧眼,身形甚高,想必应该就是来自天竺的哲罗星大师。走在玄慈方丈身边的老僧,约有七十来岁年纪,身形矮小,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际极具威严,想必应该就是和玄慈方丈齐名的五台山清凉寺的方丈神山大师了。

    蓝天雨身份尊贵,玄慈方丈把几位大德高僧一一介绍给蓝天雨认识。

    得知蓝天雨的身份,神山大师暗暗皱眉,担心蓝天雨和少林寺关系亲近,他今天的图谋恐怕不好实现。不过当他看到逍遥王和萧峰、慕容复的关系显然极为亲近,顿时就放下心来。

    萧峰、慕容复和少林的恩怨,天下皆知,和少林是敌非友,既然逍遥王是二人的朋友,断然不可能帮助少林。若是有逍遥王相帮,他今天的图谋恐怕更加容易达成。

    玄慈方丈把众人的身份介绍完毕,说道:“七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今日同时降临,实是本寺大大的荣宠,鄙寺上下,甚盼七位大师开坛说法,宏扬佛义,合寺僧众,同受教益。”

    神山上人道:“不敢当!”他身形矮小,不料话声竟然奇响,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亦非运使内力,故意要震人心魄,乃是自自然然,天生的说话高亢。

    他接着说道:“少林庄严宝刹,小僧心仪已久,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六十年后重来,垣瓦依旧,人事已非,可叹啊可叹。”

    众僧听了,心中都是一震,神山上人说话颇有敌意,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

    玄慈说道:“原来师兄昔年曾来少林寺出家。天下寺院都是一家,师兄今日主持清凉,凡我佛门子弟,无不崇仰。当年少林寺未敢接纳,得罪了师兄,小僧谨此致歉。但师兄因此另创天地,弘法普渡,有大功德于佛门。当年之事,也未始不是日后的因缘呢。”说着双手合十,深深行了一礼。

    神山上人合十还礼,说道:“小僧当年来到宝刹求戒,固然是仰慕少林寺数百年执武林牛耳,武学渊源,更要紧的是,天下传言少林寺戒律精严,处事平正。”

    说至此处,他突然双目一翻,精光四射,仰头瞧着佛祖的金像,冷冷的道:“岂知世上尽有名不副实之事。早知如此,小僧当年也不会有少林之行了。”

    少林寺僧众一起变色,只是少林寺戒律素严,虽然人人愤怒,竟无半点声息。

    玄慈方丈道:“师兄何出此言?敝寺上下,若有行为乖谬之处,还请师兄明言。有罪当罚,有过须改。师兄一句话抹煞少林寺数百年清誉,未免太过。”

    神山上人道:“请问方丈师兄,佛门寺院,可是官府、盗寨?”玄慈道:“小僧不解师兄言中含意,还请赐示。”神山道:“官府逮人监禁,盗寨则掳人勒赎,事属寻常。可是少林寺一非官府,二非盗寨,何以擅自扣押外人,不许离去?请问师兄,少林寺干下这等残凶霸道的行径,还能称得上‘佛门善地’四字么?”

    然后站起身来,对蓝天雨打个佛手,说道:“正好王爷在此,还请王爷主持公道!”

    对于神山上人的心意,蓝天雨了如指掌,只是现在不好揭破,他淡淡说道:“是非曲直,自在人心,你且说来听一听。”

    神山上人明显感觉逍遥王似乎对他态度淡漠,两人素不相识,他不知因何如此,心中有些不解,说话的语气更加客气了一分,歉然说道:“佛门琐事,叨扰王爷了,还请王爷明断。”

    玄慈向那天竺胡僧哲罗星瞧了一眼,心下隐约已明七僧齐至少林的原因,说道:“上人指摘敝寺‘强凶霸道’,这四字未免言重了。”

    神山凝目如来佛像,说道:“我佛在上,‘妄语’乃是佛门重戒!”转头向玄慈方丈道:“请问方丈,贵寺可是扣押了一位天竺高僧?这位哲罗星师兄的师弟,波罗星大师,可是给少林拘禁在寺,数年不得离去吗?”他说话时神色严峻,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玄慈转头向戒律院座玄寂大师道:“玄寂师弟,请你向七位高僧述说其中原因。” ,o

    玄寂应道:“是。”

    他向前走上两步,朗声道:“七年之前,天竺高僧波罗星师兄光降敝寺,合寺僧众自方丈师兄以下,皆大欢喜,恭敬接待。波罗星师兄言道,数百年来,天竺国外道盛行,佛法衰微,佛经大半散失,因此他师兄哲罗星大师派他到中华来求经。敝寺方丈师兄言道:敝邦佛经原是从天竺国求来,现下上国转来东土取经,那是莫大的因缘,我们得以上报佛恩,少林寺深感荣幸。”

    扫了一眼神山等人,玄寂继续说道:“方丈师兄当即亲自陪同波罗星师兄前赴藏经楼,说道本寺藏经甚是齐备,源自天竺的三藏译文,以及东土高僧大德的撰述,不下七千余卷,梵文原本亦复不少。若有复本,波罗星师兄尽可取去一部,倘若只有孤本的,本寺派出三十名僧人相帮抄录副本。方丈师兄又道,此去天竺路途遥远,经卷繁多,途中恐有失散。波罗星师兄取经回国之时,敝寺当派十名僧众,随同护送,务令全部经典平安返抵佛国。”

    普渡寺道清大师合十道:“善哉,善哉!方丈师兄此举真是莫大的功德,可与当年鸠摩罗什大师、玄奘大师先后辉映。”玄慈欠身道:“敝寺此举是应有之义,师兄赞叹,愧不敢当。”

    玄寂续道:“这位波罗星师兄便在藏经楼翻阅经卷。本寺玄惭师兄奉方丈师兄之命,督率僧众帮同抄经,不敢稍有怠懈。岂知四个月之后,玄惭师兄竟然发觉,这位波罗星师兄每晚深夜,悄悄潜入藏经楼秘阁,偷阅本寺所藏的武功秘笈。”

    观心、道清、觉贤、融智四僧不约而同的都惊噫一声。

    玄寂又道:“玄惭师兄禀告方丈师兄。方丈师兄便向波罗星师兄劝谕,说道这些武功秘笈是本寺历代高僧所撰,既非天竺传来,亦与佛法全无干系,本寺数百年来规矩,不能泄示于外人。波罗星师兄既已看了一部分,那也罢了,此后请他不可再去秘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