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3 揭破图谋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玄寂继续说道:“波罗星师兄一口答允,又连声致歉,说道不知少林寺的规矩,此后决不再去偷看武功秘笈。哪知道过得几个月,波罗星师兄假装生病,却偷偷挖掘地道,又去秘阁偷阅。待得玄惭师兄发觉,已是在数年之后,波罗星师兄已偷阅了不少本寺的武学珍典,玄惭师兄出手阻止,交手之下,更察觉波罗星师兄不但偷阅本寺武功秘笈,更已学了本寺七十二项绝技中的三项武功。”

    玄寂说得如此清楚明白,观心等四僧都相信他不会是虚言诓骗之人,对于接受了神山的约请来到少林,心中都有了悔意。四僧同时瞧向哲罗星,眼色中都露出责备之意。

    玄寂向神山瞧了一眼,说道:“武林中千百年的规矩,偷学别派武功,实是大忌。何况我中土武功传到了天竺,说不定后患无穷。这位波罗星师兄的所作所为,决非佛门弟子的清净梵行,说不定他并非释家比丘,却是外道邪徒。方丈师兄言道:我佛慈悲为怀,这位波罗星师兄的真正来历,咱们无法查知,就算是外道邪徒,也不便太过严厉对付,还是请他长自驻锡本寺,受佛法熏陶,一来盼望他终于能够开悟证道,二来也免得种种后患。几年来敝寺对这位波罗星师兄好好供养,除了请他不必离寺之外,不敢丝毫失了恭敬之意。”

    蓝天雨心知,玄寂虽然讲述的条理清楚,但是神山的辩才实在是已达化境,颠倒黑白只是等闲,他的这一番话根本不能奏效。

    观心等四僧对于少林的做法都大为赞赏,微微点头。

    神山却道:“这位玄寂师兄的话,只是少林寺的一面之词,真相到底如何,我们谁也不知。但少林寺将这位天竺高僧扣押在寺,七年不放,总是实情。老衲听这位哲罗星师兄言道,他在天竺数年不得师弟音讯,放心不下,派了两名弟子前来少林寺探问,少林寺却不许他们和波罗星师兄相见,此事可是有的?”

    玄慈坦然道:“不错。波罗星师兄既已偷学了敝寺的武功,敝寺势不能任由他将武功转告旁人。”

    哲罗星本是和神山的师弟神音偶然结识,神山了解事情的经过后,一想到有机会得到少林寺的武学秘笈,不由得心痒难搔。数日筹思,打定了主意要代哲罗星出头,将波罗星索来。只要波罗星到手,不愁他不吐露少林寺的武学秘要。

    当下派遣弟子持了他的名帖,邀请开封大相国寺观心大师、江南普渡寺道清大师、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随同神音和哲罗星,一同到少林寺来。

    他邀请这四位武林中大有名望的高僧到场,是要少林寺碍于佛门与武林中的清议,非讲理放人不可。

    这时神山听得玄慈语带讥刺,勃然说道:“哲罗星师兄万里东来,难道方丈连他师兄弟相会一面,也是不许么?”

    这个要求,玄慈不好推辞,说道:“有请波罗星师兄!”

    执事僧传下话去,过不多时,四名老僧陪同波罗星走上殿来。

    那波罗星身形矮小,面容黝黑,他见到师兄,悲喜交集,泪水潸潸而下。

    这两个天竺僧人竟然妄想到少林盗取武功秘籍,被人发现还多有诡辩,仍然我行我素,实在是太过猖狂,蓝天雨对这两位天竺和尚孰无好感。

    两人相叙半晌,哲罗星和师弟说了良久,大声用华语道:“少林寺方丈说假话,波罗星没有偷盗武功秘籍,只偷看佛家经书。佛家经书,本来是我天竺来的,看一看,又不犯戒!达摩祖师,是我天竺人,他教你们武功,你们反而关住了天竺比丘,这是忘恩负义!”

    他的华语虽不流畅,理由倒十分充分,少林僧众一时无言可驳,他抵死不认偷盗武学经籍,此时并无赃物在身,实难逼他招认。

    玄慈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波罗星师兄,你若说谎,不怕堕阿鼻地狱么?”

    波罗星道:“我决不说谎!”

    玄慈眉头一皱,口宣佛号:“阿弥陀佛!”一时倒难以和他辩驳。突然身旁风声微动,黄影闪处,一人呼的一拳向波罗星后心击去,这一拳迅沉猛,凌厉之极。拳风所趋,正对准了波罗星后心的至阳穴要害。

    这一招来得太过突然;似乎已难解救。波罗星立即双手反转,左掌贴于神道穴,右掌贴于筋缩穴,掌心向外,掌力疾吐,那神道穴是在至阳穴之上,筋缩穴在至阳穴之下,双掌掌力交织成一片屏障,刚好将至阳要穴护住,手法巧妙之极。

    大雄宝殿上众高手见他这一招配合得丝丝入扣,倒似招者故意凑合上去,要他一显身手一般,又似是同门师兄弟拆招,试演上乘掌法,忍不住都喝一声:“好掌法!”波罗星双掌之力将那人来拳挡过,那人跟着变拳为掌,斩向波罗星的后颈。

    这时众人已看清偷袭之人是少林寺中一名中年僧人。

    这和尚变招奇快,瞬息间连出七拳。这七拳分击波罗星的额、颚、颈、肩、臂、胸、背七个部位,快得难以形容。波罗星无法闪避,也是连出七拳,但听得砰砰之声连响七下,每一拳都和那僧人的七拳相撞。他在这电光石火般的刹那之间,居然每一拳都刚好撞在敌人的来拳之上,要不是事先练熟,凭你武功再高,那也是决不可能之事。

    七拳一击出,波罗星终于感到不妥,他仓促之间竟然使得是少林武功!想到这一点,他“啊”的一声惊呼,向后跃开。

    那中年僧人却也不再进击,缓缓退开三步,向玄慈与神山行礼之后,说道:“小僧无礼,恕罪则个。”

    玄慈笑吟吟的合十还礼。神山脸有怒色,哼了一声。

    玄慈向观心、道清、觉贤、融智四僧说道:“还请四位师兄主持公道。”一时大殿之中,肃静无声。

    观心大师咳嗽一声,说道:“三位意下如何?”

    道清大师道:“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三招,第一招似乎是《般若掌法》中的‘天衣无缝’;第二招似乎是《摩诃指》的‘以逸待劳’;第三招似乎是《大金刚拳》中的‘七星聚会’。”

    神山上人仍然强自辩解道:“哈哈,中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传于少林,天竺武技流传至今,少林高僧的出手,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实乃可喜可贺。‘般若’、‘摩诃’是梵语,‘金刚’是梵神,东西为一,万法同源,可说是武学中的无分别境界了,哈哈,哈哈。”

    少林群僧一听之下,均有怒色。

    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倒也难以指证其非。那中年少林僧法名玄生,是玄慈的师弟,武功既高,性情亦复刚猛,他事先盘算已定,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刚拳中的三招来拆解。

    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三门功夫,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但新学乍练,这些时日心中所想,手上所习,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仓卒之际不及细想,定会顺手以这三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

    如今事实俱在,不料神山强辞夺理,反说这是天竺武技。

    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达摩是天竺僧人,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神山上人机变绝伦,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摩诃指、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那么波罗星会使这三种武功便毫不希奇,决不能因此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

    如此诡辩,竟然让人很难辩驳。

    玄慈缓缓说道:“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那是一点不假。来于天竺,还于天竺,原也合情合理。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七指头陀所创。那大金刚拳法,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穷三十六年之功,共同钻研而成。此三门全系中土武功,与天竺以意御劲的功夫截然不同。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其中差别一见而知,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

    观心大师等人均觉玄慈之言不错,齐声向神山上人道:“师兄你意下如何?”

    神山上人微微一笑,说道:“少林方丈所言,当然高明,不过未免有一点故意分别中华与天竺的门户之见。日前哲罗星师兄与小僧讲论天竺中土武功异同之时,也曾提到般若掌、摩诃指、和大金刚拳的招数。他说那一招‘天衣无缝’,梵文叫做‘阿伐岂耶’,翻成华语,是‘莫可名状’之意。方丈师兄,哲罗星师兄这句话,不知对也不对?”

    玄慈脸上黄气一闪而过,说道:“师兄能言善辩,佩服,佩服。”

    神山聪明颖悟,武学天份之高,眼力之利,确也是世所罕见,他的辩解虽然生硬,却也不好反驳。

    玄慈方丈微一沉吟,便道:“玄生师弟,烦你到藏经楼去,将记载这三门武功的秘籍,取来让几位师兄一观。”玄生道:“是!”转身出殿。

    过不多时,秘籍便即取到,交给玄慈。

    那三部经书纸质黄中泛黑,显是年代久远。玄慈指着经卷说道:“众位师兄请看,三部经书中各自叙明创功的经历。众位师兄便不信老衲的话,难道少林寺上代方丈大师这等高僧硕德,也会妄语欺人?又难道早料到有今日之事,在数百年前便先行写就了,以便此刻来强辞夺理?”

    听到玄慈方丈竟然主动让众人观看三本经书,神山心中暗喜,拿起其中一本,就要随手翻阅。

    蓝天雨知道,这位神山大师实是了不起的人物,不但过目不忘,而且还精通梵语,若是任他翻看完三本经书,这三门绝技也就成了五台山清凉寺的绝学了。而且他翻译成梵语之后,硬生生证明天竺也有类似的武学,大致相若,玄慈此举仍然徒劳无功,不能成为铁证。

    接下来,不管少林如何辩驳,他都有应对之法,这个老和尚的聪敏诡辩实在是让人惊叹。

    神山虽然武功高强、聪明绝顶,但是心思阴暗,为了一己之私甚至不惜帮助天竺僧人脱罪,绝对算得上是佛学界的汉奸一名,蓝天雨对他甚为反感,自然不会让他这样的人如愿。

    当下开口说道:“真是一出好戏,贪婪成性之人竟然也敢号称高僧,真是你们佛学界的耻辱!”

    扫了神山一眼之后,蓝天雨目注玄慈大师说道:“随便一个外来的野和尚竟然都能从你们少林盗阅秘籍,而且还屡教不改,你们少林寺对于秘阁的管理实在是太松懈了。据我所知,这已经是第三个去秘阁偷阅武功秘籍的外人了。你们要是再不加强管理,少林寺的七十二绝艺就要遍传天下了。”

    虽然蓝天雨说得是苛责之语,但分明是对少林的维护,玄慈方丈合十说道:“王爷明鉴,确实是我少林疏忽了,以后定当吸取教训,加强对秘阁的管理。”

    “虽然少林七十二绝技已然被人录了副本,好在只是小范围传播,并且已经被我控制,倒也算不得危害。但今后若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危害之大,恐怕很难预料。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今天的麻烦就是一个教训,玄慈方丈应该谨记才好。”蓝天雨告诫道。

    听了蓝天雨的话,玄慈等人大感震骇,他们知道,以逍遥王的尊贵身份,自然不会打诳语,对于少林寺来说,本寺的七十二绝技泄露,绝对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玄慈站起身来,合十施礼,郑重说道:“多谢王爷告知此事,但不知我少林七十二绝技被何人录了副本?还请王爷告知。”

    蓝天雨也不隐瞒,说道:“我在大理天龙寺做客,恰逢吐蕃国师鸠摩智入寺拜访,欲以少林七十二绝技交换天龙寺的六脉神剑,被枯荣大师拒绝,双方好一场恶战。据鸠摩智所说,记载少林七十二绝技的三本经卷,是昔年他的至交好友慕容博所赐。”

    看到玄慈大师张口欲言,蓝天雨主动说道:“这三本经卷,现在已经被我抢到了手中,你们大可放心,绝对不会泄露到外界。”

    玄慈脸上露出苦笑,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这位王爷出手,但是通过玄难的形容,这位逍遥王的实力绝对是世间数一数二的顶尖高人,而且他的身份又是尊贵无比,他想要取回三本经卷的想法实在是难以实现。

    再说,既然蓝天雨的三本经卷是夺自鸠摩智的手中,而鸠摩智又是得自慕容博,想必鸠摩智和姑苏慕容氏应该都有副本才是。

    玄慈口宣佛号,目注慕容复说道:“敢问慕容施主,为何你慕容氏会有我少林的七十二绝技副本?”  ⑧☆⑧☆.$.

    慕容复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镇定的解释道:“我慕容氏得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大名已久,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大都略知一二,留存有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副本,本就不足为奇。”

    看到玄慈还想继续询问,蓝天雨打断他,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谈,咱们还是继续说一说眼前的这件事吧。”

    看到神山上人已经开始翻阅秘籍,蓝天雨对玄慈道:“少林寺的秘籍确实是太多了一些,已经多到了你们毫不珍惜的地步。三本顶级秘籍竟然随意让人阅览,你们真是大方呀!”

    虽然蓝天雨的话中满是批评之意,但是出发点明显是为了少林号,玄慈方丈不以为怪,讨教道:“拿出这三本秘籍,本是为了作为证据只用,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蓝天雨继续道:“你们少林寺太自大了,也太小觑了天下英雄。本王就有过目不忘之能,只要我扫向一眼,秘籍上的内容,便能一字不差的悉数记住。”

    听到蓝天雨说话之后,尤其是说得如此直白,观心大师等三人马上停止了秘籍的翻阅,以免让人误会。而神山上人兀自不觉,仍然一页一页的细细浏览。

    蓝天雨手指着神山说道:“在这一点上,神山大师虽不及我,但他也有过目不忘之能。只要等他浏览完这三本秘籍,五台山清凉寺今后就会多处三门绝学。况且神山大师精通梵语,以他的武学境界,只要稍加变通、更改,这三本秘籍反而会成为天竺武学的证据。如果你们想让哲罗星大师演示一下,他会告诉你们,就像少林七十二绝技没有人门门精通一样,他只是了解,但并不精通这三门武学。这样一来,你们还能如何驳斥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