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4 逼迫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蓝天雨的一番讲述,玄慈方丈大感惭愧,今天确实是他行事不够周密。他虽然猜出了神山上人的潜在目的,但却没有想到神山上人竟然拥有过目不忘之能。他差一点就成了少林的罪人!

    经过蓝天雨一说,众人也都注意到,同时翻阅秘籍,其他四位高僧为了避嫌,只是翻阅前言杂记,绝对不会看秘籍正文一眼。而神山上人却是一页一页的细细翻阅,区别极为明显。逍遥王的话,显然是有的放矢,绝非虚言。

    尽管神山上人脸皮甚厚,但是被蓝天雨直接挑明了自己的图谋,也只能停止了阅览。站起身来,合十为礼,叹息道:“王爷误会贫僧了,同时也太高看我了。贫僧年轻之时记性尚可,但如今年老迟钝,哪里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我清凉寺虽小,却也是佛门清静之地,还请王爷慎言,莫要让人误会才好。”

    蓝天雨冷冷一笑道:“神山大师为素不相识的哲罗星出头,难道真是一腔热血?这句话骗骗三岁小孩尚可,你真以为本王和少林众僧都是痴傻不成?”

    被神山约来的观心四僧,大感惭愧,他们此前还真不知道神山为哲罗星出头,竟然是图谋少林的武功秘籍。虽然他们四人正大光明,除了想要落一落少林的面子之外,并无其他私心,但是作为神山约来的同伴,他们仍然大感尴尬。

    蓝天雨继续说道:“若是今天的事情只是牵涉到你清凉寺和少林寺,我还可以置身事外,但你竟然为了一己私欲,罔顾我大宋的利益,去帮助天竺的和尚,若是我大宋的顶尖武技因此传入外邦,你的所做所为,与卖国的奸人何异?你枉为清凉寺方丈,像你这样贪婪自私的和尚,竟然也能有高僧之名,真是佛门之耻!”

    被蓝天雨一番毫不留情的痛骂,神山上人脸色忽青忽白,他本是最好面子之人,如今被蓝天雨痛批为佛门之耻,实在是让他无地自容。而少林寺众僧则大感解气,胸中烦闷尽消。

    要是今天的这件事情就此结束,神山一辈子积累的名声就会因此尽丧,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尽管蓝天雨身份显贵,他也必须要勉力辩解一番,稍作思考之后,神山一脸悲愤之色,再次开口说道:“贫僧虽然是方外之人,但也有家国之念,万万不会罔顾我大宋的利益。然少林武技本就传自天竺,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哲罗星、波罗星两位大师,亦是有道高僧,同时武学精湛,会几门类同少林的武技,本就是正常之事,我东土上国,乃是礼仪之邦,岂能因此怀疑之心,就骤下断语,污人清白?王爷虽身份高贵,却也不能依据自身喜好,判人入罪,否则岂能让人心服?”

    “好一个辩才无碍的老和尚,这颠倒黑白的本事确实出神入化,可惜在我面前这些花言巧语俱是无用,你且不要着急,待我问上一问,事实如何,自然会大白天下。”

    蓝天雨脸色平静,声音淡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玄慈曾经听玄难讲述过逍遥王“传音搜魂大法”的厉害,有逍遥王出头,自然会水落石出,他合十说道:“在王爷神威面前,一切魑魅魍魉皆要显现原形,还请王爷动问。”

    蓝天雨目透威严,施展出传音搜魂大法,问道:“波罗星大师,你可曾偷偷翻阅过少林的武功秘籍?”

    “贫僧惭愧,确实偷偷翻阅过少林的武功秘籍。”哲罗星的回答让神山等人大惊失色。

    蓝天雨继续问道:“你偷偷记下了多少部少林的武功秘籍,都有哪些?”

    “贫僧一共记下了五十六门少林绝技,有:大金刚拳、摩柯指、般若掌、大力金刚手、伏魔铲法、龙爪手、达摩剑法、破戒刀法、寂灭抓、袈裟伏魔功、韦陀掌、千手如来掌、大挪移身法、大慈大悲千叶手、大韦陀杵、澄静指、多罗叶指、大光明拳、大摔碑手、少林怀心腿......”

    哲罗星说出一门门神功的名字,少林众僧怒容满面,神山上人面色发青,观心四僧面有惭色,哲罗星眼神惊恐。

    等波罗星把五十六门神功的名字全部讲出,蓝天雨目注神山,问道:“神山大师可还有辩解之语?”

    神山站起身来,目露羞愧之色,歉然说道:“贫僧仅听哲罗星大师一面之词,竟然心生误会,实在是对不住少林众高僧,少林禅宗祖庭,佛学精湛,贫僧惭愧,实乃远有不及也。今天多亏王爷大驾在此,否则贫僧岂不成了我大宋的千古罪人?王爷一言,让贫僧免入苦海,贫僧感激不尽。”

    对于神山的厚脸皮和诡辩之能,蓝天雨叹为观止,反正神山老和尚对他也无甚威胁,便也不为己甚,警告了他两句,就此轻轻揭过。

    突然外面一个清朗的声音远远传来:“天竺大德、中土高僧,相聚少林寺讲论武功,实乃盛事。小僧能否有缘做个不速之客,在旁恭聆双方高见?”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送入了各人耳中。

    声音来自山门之外,入耳如此清晰,却又中正平和,并不震人耳鼓,说话者内功之高之纯,可想而知;而他身在远处,却又能够听清楚大殿中的辩论之语,实在是让人惊骇。

    玄慈微微一怔,便运内力说道:“既是佛门同道,便请光临。”

    玄慈刚要出殿相迎,门外那人已道:“少林寺今日高贤齐至,有缘与会,实是不胜之喜。”他每说一句,声音便近了数丈,刚说完“之喜”两个字,大殿门口已出现了一位宝相庄严的中年僧人,双手合十,面露微笑,说道:“吐蕃国山僧鸠摩智,参见少林寺方丈,拜见逍遥王爷。”

    群僧见到他如此身手,已是惊异之极,待听他自己报名,许多人都“哦”的一声,说道:“原来是吐蕃国师大轮明王到了!”

    鸠摩智进得大殿,首先来到蓝天雨的面前,合十躬身道:“王爷风采更胜往昔,前日王爷大婚,小僧远在吐蕃,没能亲往致贺,还请王爷见谅。”

    蓝天雨道:“明王有心了。能在少林再次相见,你我二人的缘分真是不浅。”

    鸠摩智感觉蓝天雨的目光似乎能够把他看穿一般,心中有些打鼓。他自从得知了神山等人要前往少林为哲罗星出头之后,心中大喜,决定抓住这次良机,前往少林一行。在众位高僧的见证下,以他的武功和才智,应该有很大的机会达成自己的目的。

    他在山门之外,听到蓝天雨竟然也在少林做客,心生犹豫,踌躇半晌后,还是决定见机行事。他和蓝天雨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蓝天雨未必会再次和他为难。若是蓝天雨相阻,他只要答应事成之后好处均沾,按他的估计,应该足以让这位逍遥王两不想帮。

    等鸠摩智和蓝天雨寒暄已毕,玄慈合十为礼,说道:“国师远来东土,实乃有缘。”说着,又替神山、神音、哲罗星师兄弟、观心等诸大师逐一引见。

    众僧相见已毕,玄慈在正中设了一个座位,请鸠摩智就座。鸠摩智略一谦逊,便即坐下了。

    玄慈问道:“大轮明王声名远播,不知这这次千里迢迢赶来少林,所为何事?”

    鸠摩智双手合什,说道:“说来有些惭愧,小僧生平有一知交,是大宋姑苏人氏,复姓慕容,单名一个‘博’字。昔年小僧与彼邂逅相逢,讲武论剑。这位慕容先生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无所不精,小僧得彼指点数日,生平疑义,颇有所解,又得慕容先生慨赠上乘武学秘笈,深恩厚德,无敢或忘。不意大英雄天不假年,慕容易先生西归极乐。小僧作为慕容先生生前知己,自然应该为他做些事情,可惜上一次前往大理天龙寺,碰壁而回。”

    说至此处,他转头看向蓝天雨,继续道:“此事王爷正是见证人,小僧徒劳而返,深感羞愧。好在慕容先生平生遗憾有二,一是深信大理天龙寺‘六脉神剑’为天下诸剑中第一,恨未得见,引为平生最大憾事;二是认为少林寺的‘易筋经’为天下第一内功心法,无缘得见,遗憾终生。天龙寺枯荣大师,囿于门户之见,小僧无功而返。少林武学执天下之牛耳,玄慈大师佛学精湛,气度见识自然非同一般,小僧有一不情之请,还望众长老慈悲。”

    鸠摩智语毕,玄慈方丈始知,原来是恶客临门,自然无需客气,说道:“明王与慕容先生相交一场,缘分既尽,何必强求?慕容先生往生极乐,于人间武学,岂再措意?明王此举,分明是心有私欲,老衲到要劝解明王一句,尘缘不净,贪欲不除,佛心不虔,魔念滋生,恐怕永无证道之日。”

    鸠摩智道:“方丈指点,确为至理。只是小僧生性痴顽,闭关静性,始终难断思念良友之情,这才执迷于此。小僧知道,‘易筋经’为少林至宝,轻易不会外泄。贫僧愿以大轮寺镇寺之宝‘龙象般若功’交换,‘龙象般若功’与‘易筋经’同为佛门至高内功心法,当可相互借鉴,互为启发,若是日后少林寺、大轮寺武学得以昌盛不衰,应是今日之举。玄慈大师佛法精湛,想必此中道理,应能领会于心,不让小僧空跑一场。

    少林寺的《易筋经》已经遗失,玄慈若是据实相告,定会弱了少林的气势,今天接二连三的变故,已经让玄慈心中有了怒意,他在想:“看来我少林以往的行事确实是太宽厚了,作为执武林牛耳的第一大派,天竺僧人、吐蕃僧人以及大宋的清凉寺,竟然都公然觊觎少林的武学秘籍,就算观心大师等人也是希望看到少林的面子被人踩一踩,要是少林不拿出一点第一大派的气势和底蕴,还真是让人瞧的小了。”

    有鉴于此,玄慈方丈毫不讳言的说道:“我少林武功博大精深,就算穷尽毕生之力,本寺武功尚且难以掌握十之一二,大轮寺‘龙象般若功’虽然确属绝顶内功,但我少林得来并无益处,明王交换之言,休要再提!”

    鸠摩智摇头叹息道:“我本以为玄慈大师执掌少林,定然心怀宽广、胸有丘壑,没想到竟然也是此等狭隘想法。天下佛门本是一家,只有摒弃门户之见,博采众长,才是兴盛佛门之法,少林寺若是囿于门户之见,异日之衰落,已经可以预见。”

    “我少林绝学众多,就算天资卓绝之辈,也足以毕生研习,既已不假外求,何必觊觎别派绝学?”玄生插言说道。

    鸠摩智摇头说道:“大师此言差矣!少林派有七十二门绝技,为何却没有一人能够尽皆精通?”

    玄生朗声道:“鄙派七十二门绝技,博大精深、各有神妙不同之处,一人之力,如何能够全部精通?据国师所言,难道有人以一身而能兼通敝派七十二门绝技?”

    鸠摩智点头道:“不错!”

    玄生道:“敢问国师,这位大英雄是谁?”鸠摩智道:“殊不敢当。”

    玄生变色道:“便是国师?”鸠摩智点头合十,神情肃穆,道:“正是。”

    这两字一出,群僧尽皆变色,均想:“此人大言炎炎,一至于此,莫非是疯了?”少林七十二门绝技有的专练下盘,有的专练轻功,有的以拳掌见长,有的以暗器取胜,或刀或棒,每一门各有各的特长,使剑者不能使禅杖,擅大力神拳者不能收暗器。

    虽有人同精五六门绝技,那也是以互相并不抵触为限。故老相传,上代高僧之中曾有人兼通一十三门绝技,号称“十三绝神僧”,少林寺建寺数百年,只此一人而已。

    少林诸高僧固所深知,神山、道清等也皆洞晓。要说一身兼擅七十二绝技,自是欺人之谈。

    少林七十二门绝技之中,更有十三四门异常难练,纵是天资极高之人,毕生苦修一门,也未必一定能够练成。此时少林全寺僧众千余人,以千余僧众所会者合并,七十二绝技也数不周全。眼看鸠摩智不过四十来岁年纪,就说每年能成一项绝技,一出娘胎算起,那也得七十二年功夫,这七十二项绝技每一项都是艰深繁复之极,难道他竟能在一年之中练成数种?

    玄生心中暗暗冷笑,脸上仍不脱恭谨之色,说道:“国师并非我少林派中人,然则摩诃指、般若掌、大金刚拳等几项功夫,却也精通么?”

    鸠摩智微笑道:“不敢,还请玄生大师指教。”

    他身形略侧,左掌突然平举,右拳呼的一声直击而出,如来佛座前一口烧香的铜鼎受到拳劲,镗的一声,跳了起来,正是大金刚拳法中的一招“洛钟东应”。

    拳不着鼎而铜鼎传声,还不算如何艰难,这一拳明明是向前击出,铜鼎却向上跳,可见拳力之巧,实已深得“大金刚拳”的秘要。

    鸠摩智不等铜鼎落下,左手反拍出一掌,姿势正是般若掌中的一招“慑伏外道”,铜鼎在空中转了半个圈子,拍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落下来,只是鼎中有许多香灰跟着散开,烟雾弥漫,一时看不清是什么物件。

    此时“洛钟东应”这一招余力已尽,铜鼎急落而下,鸠摩智伸出大拇指向前一捺,一股凌厉的指力射将过去,铜鼎突然向左移开了半尺。

    鸠摩智连捺三下,铜鼎移开了一尺又半,这才落地。

    少林众高僧心下叹服,知他这三捺看似平凡无奇,其中所蕴蓄的功力实已到了超凡入圣的境地,正是摩诃指的正宗招数,叫做“三入地狱”。那是说修习这三捺时用功之苦,每捺一下,便如入了一次地狱一般。

    香灰渐渐散落,露出地下一块手掌大的物事来,众僧一看,不禁都惊叫一声,那物竟然是一只黄铜手掌,五指宛然,掌缘闪闪生光,灿烂如金,掌背却呈灰绿色。

    鸠摩智袍袖一拂,笑道:“这‘袈裟伏魔功’练得不精之处,还请方丈师兄指点。”一句话方罢,他身前七尺外的那口铜鼎竟如活了一般,忽然连打几个转,转定之后,本来向内的一侧转而向外,但见鼎身正中剜去了一只手掌之形,割口处也是黄光灿然。

    辈份较低的群僧这才明白,鸠摩智适才使到般若掌中“慑伏外道”那一招之时,掌力有如宝刀利刃,竟在鼎上割下了手掌般的一块。

    玄生见他这三下出手,无不远胜于己,霎时间心丧若死,当即合十躬身,说道:“国师神技,令小僧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鸠摩智最后所使的“袈裟伏魔功”,玄慈方丈毕生在这门武功上花的时日着实不少,以致颇误禅学进修,有时着实后悔,觉得为了一拂之纯,穷年累月的练将下去,实甚无谓。但想到自己这门袖功足可独步天下,也觉"zi wei",此刻一见鸠摩智随意拂袖,潇洒自在,而口中谈笑,袍袖已动,竟不怕出声之时泄了真气,更非自己所能,不由得百感交集。

    霎时之间,大殿上寂静无声,人人均为鸠摩智的绝世神功所镇慑。

    过了良久,玄慈长叹一声,说道:“老衲今日始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老衲数十年苦学,在国师眼中,实是不足一哂。”

    少林合寺僧众个个垂头丧气,都明白方丈被逼到要说这番话,乃是自认少林派武功技不如人,少林派数百年来享誉天下,执中原武学之牛耳,如此一来,自然是一败涂地,声名大损。

    鸠摩智不动声色,只合十说道:“善哉,善哉!方丈师兄何必太谦?小僧虽然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然则细微之处,和原本的少林神功也有些微差异。能够尽通此七十二绝技,全赖贵我两派的武学精义融会贯通之故。若是玄慈大师同意以‘易筋经’交换我大轮寺的‘龙象般若功’,融汇两派武学精要,以大师的无上天资,应该远胜于我,精通贵派的七十二绝技,当也不在话下。此乃两利之事,玄慈大师目光如炬,应该不难做出决断。”  ⑧☆⑧☆.$.

    玄慈实熟思再三,眼见鸠摩智如此神功,虽然未必当真能尽通本寺七十二门绝技,总之为数不少,这位大轮明王武功深不可测,本寺诸僧显然无一是他敌手,若说寺中诸高手一拥而上,倚多为胜,那就成了下三滥的无赖匪类,岂是少林派所能为?

    既然非他敌手,被逼和他交换武学秘籍,却也是不得已之事,况且“龙象般若功”的大名,他也听说过,确实是一门罕见的绝顶内功,并不逊色于本派甚少有人能够练成的‘易筋经’内功。去除声誉影响,和他交换秘籍,倒也并无不可,可惜本派的《易筋经》已经遗失,就算想要和他交换,也是拿不出来。可若是据实相告,鸠摩智未必能信,定然还是纠缠不休,接下来到底如何应对,玄慈方丈大是踌躇。

    玄慈方丈忧虑之事,蓝天雨自然尽知,他开言道:“少林寺禅宗祖庭,底蕴深厚,明王没有探明底细,竟然就敢欺上门来,胆量之宏,真是让本王另眼相看。”

    蓝天雨的话大有深意,鸠摩智自然万分重视,问道:“王爷此言何解?还请明言。”

    “天下第一高手就在少林寺中潜修,明王的实力虽然不错,却不是他一招之敌,胆量当真是让人钦服。据我所知,少林寺的《易筋经》已经遗失,合寺上下精通‘易筋经’神功的,也只有这位神僧一人。你要是有本事从他那里得传‘易筋经’神功,就连本王都要对你佩服一二了。”

    蓝天雨的话,不仅让鸠摩智大为震惊,就连玄慈等人也是惊诧莫名。

    玄慈又惊又喜,问道:“敢问王爷,这位神僧是哪一位?作为少林方丈,我竟然丝毫不知,真是失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