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5 少林扫地神僧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蓝天雨道:“我此次拜访贵寺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向这位神僧讨教一二,这位神僧现下就在藏经阁潜修,不如我们过去拜访一下。”

    在玄慈方丈和鸠摩智看来,逍遥王的实力已经是世无其匹,被他推崇为天下第一高手的神僧,实在是让他们心中好奇万分。

    玄慈方丈和蓝天雨、鸠摩智当先而行,众人浩浩荡荡的向藏经阁赶去。

    来到藏经阁前,蓝天雨停下脚步,说道:“这位神僧就隐居在藏经阁里。”

    玄慈方丈思来想去,把看守藏经阁的僧众,细细回忆了一遍,始终没有想明白,蓝天雨口中的天下第一高手到底是哪一位神僧?

    蓝天雨向前看去,长廊之上,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老僧拿着一把扫帚,正在弓身扫地。这老僧已是耄耋之年,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行动迟缓,有气没力,看他一副虚弱老迈的样子,不似身有武功。

    以蓝天雨现在的实力,竟然也察觉不出这位老僧有何异样之处,无论是呼吸,还是一举一动,看起来和八九十岁的老人没有任何差别。

    越是如此,越让蓝天雨感到心惊。这位老僧分明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若非受到位面规则所限,不能进阶先天境界,他恐怕早已经是先天大高手了!

    蓝天雨向前快走两步,来到老僧的面前,客客气气地抱拳说道:“晚辈逍遥王蓝天雨,见过老神僧。”

    那老僧停止了扫地的动作,慢慢抬起头来,说道:“施主认错人了吧?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老神僧佛学精湛,武功之高,更是当世无人能及,小王仰慕已久,今日特来拜见,不知神僧法号如何称呼?”蓝天雨很是客气。

    老僧对于蓝天雨突然找到他,心中很是诧异,停顿了片刻之后,还是说道:“贫僧法号心禅。”

    “见过心禅神僧!不知神僧在此潜修,失礼至此,真是让我汗颜无地。”玄慈也走上前来,施礼问候。

    老僧似乎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个名字是我自己随便取得,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人提起过了。你们这么多人来到藏经阁,所为何事呀?”

    蓝天雨答道:“小王特意前来少林拜访神僧,本意是想和神僧讨教、切磋一下武学。不意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前来少林索取《易筋经》,少林合寺僧众无一人是其敌手,而易筋经又已经遗失,玄慈方丈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恐怕只有请神僧出面处理此事了。”

    老僧看了蓝天雨几眼,说道:“贫僧在藏经阁隐居几十年,一向不问世事,王爷竟然对贫僧有所了解,真是让人奇怪。”

    蓝天雨说道:“小王也是偶然间听闻,才知道天下第一高手竟然隐居在少林藏经阁。鸠摩智大师天资卓绝,武功非凡,少林合寺僧众,也只有请神僧亲自出手,才能让明王知难而退。”

    玄慈方丈也适时说道:“还请神僧慈悲,解我少林危难!”

    虽然他对这位老僧没有一丝印象,但既然这位高人隐居在少林藏经阁,想必对少林应该是有些感情的,若是这位被逍遥王推崇备至的神僧乐意出手,想来击败鸠摩智,应该不成问题。

    “小僧鸠摩智,见过心禅神僧。”鸠摩智口宣佛号,合十为礼。

    心禅不神僧看了鸠摩智几眼,叹息道:“大轮明王,你错了,全然错了,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

    鸠摩智从这位老僧的身上,实在看不出任何修炼武功的迹象,要不是逍遥王的推崇,他定然会把此人视作一个从未修炼过武功的普通人。

    他本来极为自负,虽然不会轻视这位老僧,但也不会全然信了他的话,当下说道:“什么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大师之语,太过危言耸听了吧?”

    心禅神僧道:“不是危言耸听。明王,你应该修炼过少林七十二绝技吧?”

    “不错,少林七十二绝技确实已经悉数被我掌握。”鸠摩智面有傲然之色。

    那老僧道:“本派武功传自达摩老祖,佛门子弟学武,乃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修习任何武功,总是心存慈悲仁善之念,倘若不以佛学为基,则练武之时,必定伤及自身。功夫练得越深,自身受伤越重。如果所练的只不过是拳打脚踢、兵刃暗器的外门功夫,那也罢了,对自身为害甚微,只须身子强壮,尽自抵御得住,但如练的是本派上乘武功,例如拈花指、多罗叶指、般若掌之类,每日不以慈悲佛法调和化解,则戾气深入脏腑,愈隐愈深,比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百倍。”

    群僧只听得几句,便觉这位心禅神僧所言大含精义,道前人之所未道,心下均有凛然之意。

    但听他继续说道:“大轮明王是我佛门弟子,精研佛法,记诵明辨,当世无双,但如不存慈悲布施、普渡众生之念,虽然典籍精通,妙辩无碍,却终不能消解修习这些上乘武功时所钟的戾气。我少林寺建刹千年,古往今来,唯有达摩祖师一人身兼诸门绝技,此后更无一位高僧能兼通诸般武功,却是何故?七十二绝技的典籍一直在此阁中,向来不禁门人弟子翻阅,明王可知其理安在?”

    鸠摩智道:“那是宝刹自己的事,外人如何得知?”

    玄生、玄灭、玄垢、玄净均想:“这位老僧服色打扮,乃是本寺操执杂役的服事僧,怎能有如何见识修为?”服事僧虽是少林寺僧人,但只剃度而不拜师,不传武功、不修禅定、不列“玄、慧、虚、空”的辈份排行,除了诵经拜佛之外,只作些烧火、种田、洒扫、土木粗活。

    玄生等都是寺中第一等高僧,不识此僧,倒也并不希奇,只是听他谈吐高雅,识见超卓,都不由得暗暗纳罕。

    心禅神僧继续道:“本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这道理本寺僧人倒也并非人人皆知,只是一人练到四五项绝技之后,在禅理上的领悟,自然而然的会受到障碍。在我少林派,那便叫做‘武学障’,与别宗别派的‘知见障’道理相同。须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于杀生,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制约。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深,但佛学修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却又不屑去多学各种厉害的杀人法门了。””

    众僧闻听此言,尽皆叹服。

    心禅神僧又道:“本寺之中,自然也有人佛法修为不足,却要强自多学上乘武功的,但练将下去,不是走火入魔,便是内伤难愈。本寺玄澄大师,武学修为远超同济,先辈高僧均许为本寺二百年来武功第一。但他在一夜之间,突然筋脉俱断,成为废人,那便是如此了。”

    玄生、玄灭二人突然跪倒,说道:“大师,可有法子救得玄澄师兄一救?”

    心禅神僧摇头道:“太迟了,不能救了。当年玄澄大师来藏经阁拣取武学典籍,老衲曾三次提醒于他,他始终执迷不悟。现下筋脉既断,又如何能够再续?其实,五蕴皆空,肉身受伤,从此不能练武,他勤修佛法,由此而得开悟,实是因祸福。两位大师所见,却又不及玄澄大师了。”

    玄生、玄灭齐道:“是。多谢开示。”

    心禅神僧道:“两位请起,老衲在少林寺供诸位大师差遣,两位行此大礼,如何当得?”

    玄生、玄灭只觉一股柔和的力道在手臂下轻轻一托,便身不由己的站将起来,却没见那老僧伸手甩袖,都是惊异万分,心想这般潜运神功,心到力至,莫非这位老僧竟是菩萨化身,否则怎能有如此广大神通、无边佛法?

    鸠摩智继续说道:“小僧见识浅薄,心禅神僧的微言大义,我一时之间难以尽解。小僧不才,对于少林七十二绝技略有所成,还请神僧指教一二。逍遥王亲口所言,神僧精通‘易筋经’,若能侥幸胜得一招半式,还请神僧誊抄一份‘易筋经’副本,当然小僧也会以‘龙象般若功’相赠。”

    心禅神僧叹息道:“大轮明王聪明颖悟,深具慧根,竟然被虚妄所迷,如此执着于武学,真是让人惋惜。既然明王执意如此,那就出手吧。”

    “小僧得罪了!”

    话音未落,只听得嗤、嗤、嗤三声轻响,却不见鸠摩智有何动作,而响声过去也无异状。

    玄生等均知这是本门“无相劫指”的功夫,齐向鸠摩智和心禅神僧望去。

    只见鸠摩智脸上兀然变色,似乎遇到了什么极为震撼之事。而心禅神僧却一动未动,面上也看不出丝毫异样。

    原来鸠摩智的双手拢在衣袖之中,暗暗使用“无相劫指”,神不知、鬼不觉的向那老僧弹去,不料指力甫及那老僧身前三尺之外,便似遇上了一层柔软之极,却又坚硬之极的屏障,嗤嗤几声响,指力便散得无形无踪,却也并不反弹而回。

    鸠摩智大吃一惊,心道:“逍遥王果然所言不虚,这老僧的实力实在是可畏可怖!自己和他恐怕相差远矣。”

    两人动手之际,蓝天雨更是打起全部精神,时刻关注着两人的一举一动。鸠摩智的指力,远在心禅神僧的身前三尺之外,便被挡了下来,实在是让他心中震撼。

    虽然他也能勉强做到这一点,却绝对不可能像心禅神僧这样无形无迹、无声无息,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心禅神僧运用的应该是无形罡气!

    这是内力化雾之后,独有的一种内力运用方式,这位心禅神僧显然已经到了内力化雾的至高境界!

    这种内功的绝顶境界,就连他的师傅无崖子,师伯巫行云等人也没有达到。虽然他内力深厚,当世无人能及,但是在质上,却远远不及这位神僧,仅以内力修为而论,蓝天雨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

    心禅神僧也不急于出手,说道:“本寺七十二绝技,均分‘体’、‘用’两道,‘体’为内力本体,‘用’为运用法门。明王所练的内功心法,本来是‘逍遥派’的‘小无相功’吧?小无相功精微渊深,以此为根基,本寺的七十二绝技,倒也皆可运使,只不过细微曲折之处,不免有点似是而非罢了。”

    “神僧竟然已经到了内力化雾的境界,真是让人钦佩!明王机缘巧合之下,学到了我逍遥派的绝学,神僧能够一眼看穿,莫非神僧昔年和本门有何渊源?”蓝天雨出言问道。

    心禅神僧在蓝天雨的左手上扫了一眼,点头说道:“原来王爷还是逍遥派的当代掌门人,难怪竟然知道内力化雾的奥秘,真是失敬了。”然后继续说道:“贫僧年轻的时候,和逍遥派的无崖子、巫行云、李秋水是至交好友,对于逍遥派的几门绝顶武学,还算是有所了解。”

    “原来神僧还是先师的挚友,要是先师健在,看到昔年友人,定然欢喜无限。”蓝天雨遗憾的说道。

    “你师傅是无崖子吧?他比我还要年轻十岁,竟然先我而去了,真是时光如刀,岁月无情啊。”心禅神僧有些感叹。

    然后,又转头对鸠摩智说道:“明王修习我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时日已久,其伤隐伏,已然危害本元。明王此刻可是‘承泣穴’上色现朱红,‘闻香穴’上隐隐有紫气透出,‘颊车穴’筋脉颤动,种种迹象,显示明王练过少林七十二项绝技之后,却未兼修相应的佛法大意……”他说到这里,微微摇头,眼光中大露悲悯惋惜之情。

    鸠摩智近来练功之时,颇感心烦意躁,头绪纷纭,难以捉摸,难道那老僧所说确非虚话,果然是“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么?转念又想:“修练内功不成,因而走火入魔,原是常事,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练武还要先修佛法的,那些佛门以外的武林人士,不曾参修佛法,也没见谁就死于非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