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37 天龙事毕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萧峰和慕容复暂且停止动手。

    萧远山也蓄势不发,不屑道:“任凭你如何花言巧语,也休想叫我不报杀妻深仇。”

    慕容博微微一笑道:“只要我存心远遁,你要杀我报仇,只是痴心妄想罢了。”萧远山嘲讽道:“你也是豪杰之士,自当珍惜声名,岂能效仿无胆鼠辈?”

    慕容博道:“生命只有一条,岂能不珍惜?你今日要想杀我,却也不难。我跟你做一桩买卖,我让你得得偿报仇之愿,但你父子却须答允我一件事。”

    萧远山、萧峰均觉诧异:“这老贼不知又生什么诡计?”

    慕容博道:“只须你父了答允了这件事,便可上前杀我报仇。在下束手待毙,决不抗拒,复儿也不得出手救援,今后更不得以报仇为念。”

    他此言一出,萧峰父子固然大奇,慕容复也是惊骇莫名,惶急道:“爹爹,你这是何苦……”

    慕容博继续道:“萧兄,在下有一事请教。当年我假传讯息,致酿巨祸,萧兄可知在下干此无行败德之事,其意何在?”

    萧远山怒气填膺,戟指骂道:“你本是个卑鄙小人,为非作歹,幸灾乐祸,又何必有什么用意?”

    慕容博道:“萧兄暂抑怒气,且听在下毕言。慕容博虽然不肖,江湖上也总算薄有微名,和萧兄素不相识,自是无怨无仇。至于少林寺玄慈方丈,在下更和他多年交好。我既费尽心力挑拨生事,要双方斗个两败俱伤,以常理度之,自当有重大因由。”

    萧远山双目中欲喷出火来,喝道:“什么重大因由?你……你说,你说!”

    慕容博道:“萧兄,你是契丹人。鸠摩智明王是吐蕃国人。他们中土武人,都说你们是番邦夷狄,并非上国衣冠,令郎明明是丐帮帮主,才略武功,震烁当世,真乃丐帮中古今罕有的英雄豪杰。可是群丐一知他是契丹异族,立刻翻脸不容情,非但不认他为帮主,而且人人欲杀之而甘心。萧兄,你说此事是否公道?”

    萧远山道:“宋辽世仇,两国相互攻伐征战,已历一百余年。边疆之上,宋人辽人相见即杀,自来如此。丐帮中人既知我儿是契丹人,岂能奉仇为主?此是事理之常,也没有什么不公道。”

    慕容博道:“依萧兄之见,两国相争,攻战杀伐,只求破敌制胜,克成大功,是不是还须讲究什么仁义道德?”萧远山道:“兵不厌诈,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你说这些不相干的言语作甚?”慕容博微微一笑,说道:“萧兄,你道我慕容博是哪一国人?”

    萧远山微微一凛,道:“你姑苏慕容氏,当然是南朝汉人,难道还是什么外国人?”

    慕容博摇头道:“萧兄这一下可猜错了。我慕容氏乃鲜卑族人,昔年大燕国威震河朔,打下了锦绣江山,只可惜敌人凶险狠毒,颠覆我邦。”

    然后叹道:“亡国遗民,得保性命,本已是不幸中之大幸。只是历代祖宗遗训,均以兴复大燕为嘱,慕容博无能,江湖上奔波半世,始终一无所成。萧兄,我鲜卑慕容氏意图光复故国,你道该是不该?”

    萧远山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群雄逐鹿中原,又有什么该与不该之可言?”

    “照啊!萧兄之言,大得我心。慕容氏若要兴复大燕,须得有机可乘。想我慕容氏人丁单薄,势力微弱,重建邦国,当真谈何容易?唯一的机缘便是天下大乱,四下征战不休。”慕容博一副想当然之色。

    萧远山森然道:“你捏造音讯,挑拨是非,就是为了要使宋辽生衅,大战一场?”

    慕容博道:“正是,倘若宋辽间战争复起,大燕便能乘时而动。当年东晋有八王之乱,司马氏自相残杀,我五胡方能割据中原之地。今日之势,亦复如此。”

    鸠摩智点着道:“不错!倘若宋朝既有外患,又生内乱,不但慕容先生复国有望,我吐蕃国也能分一杯羹了。”

    萧远山冷哼一声,斜睨二人。

    慕容博又道:“令郎官居辽国南院大王,手握兵符,坐镇南京,倘若挥军南下,尽占南朝黄河以北土地,建立赫赫功业,则进而自立为王,退亦长保富贵。那时顺手将中原群豪聚而歼之,如踏蝼蚁,昔日被丐帮斥逐的那一口恶气,岂非一吐为快。”

    萧远山道:“你想我儿为你尽力,使你能混水摸鱼,以遂兴复燕国的野心?”

    慕容博道:“不错,其时我慕容氏建一支义旗,为大辽呼应,同时吐蕃、西夏、大理三国一时并起,咱五国瓜分了大宋,亦非难事。我燕国不敢取大辽一尺一寸土地,若得建国,尽当取之于南朝。此事于大辽大大有利,萧兄何乐而不为?”

    他说到这时,突然间右手一翻,掌中已多了一柄晶光灿然的匕首,说道:“兄只须依得在下的倡议,便请立即取了在下性命,为夫人报仇,在下决不抗拒。”嗤的一声。扯开衣襟,露出胸口肌肤。

    这番话实出萧远山意料之外,此人虽然不是他们父子敌手,但想要脱身而走,却是易如反掌,此时竟肯束手待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萧远山看向萧峰,问道:“我儿,此人这番谋划,倒似不假,你瞧如何?”

    萧峰凛然说道:“不行!杀母大仇,岂可当作买卖交易?此仇能报便报,如不能报,纵死无悔!这等肮脏之事,岂是我萧氏父子所屑为?”

    慕容博仰天大笑,朗声说道:“我素闻萧峰萧大侠才略盖世,识见非凡,殊不知今日一见,竟是个不明大义、徒逞意气的一勇之夫。嘿嘿,可笑啊可笑!”

    萧峰知他是以言语相激,冷然道:“萧峰是英雄豪杰也罢,是凡夫俗子也罢,总不能中你圈套,成为你手中的杀人之刀。”

    慕容博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是大辽臣子,却只记得父母私仇,不思尽忠报国,如何对得起大辽?”

    萧峰蹭上一步,昂然说到:“你可曾见过边关之上、宋辽相互仇杀的惨状?可曾见过宋人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宋辽之间好容易罢兵数十年,倘若刀兵再起,契丹铁骑侵入南朝,你可知将有多少宋人惨遭横死?多少辽人死于非命?”

    他说到这里,想起雁门关外宋兵和辽兵相互打草谷的残酷情状,越说越响,又道:“兵凶战危,世间岂有必胜之事?大宋兵多财足,只须有一二名将,率兵奋战,大辽、吐蕃联手,未必便能取胜。咱们打一个血流成河,尸骨如山,欲让你慕容氏来乘机兴复燕国,我对大辽尽忠报国,是在保土安民,而不是为了一己的荣华富贵,因而杀人取地、建功立业。”

    心禅闪烁合十说道:“善哉,善哉!萧居士宅心仁厚,如此以天下苍生为念,当真是菩萨心肠。”

    慕容博竟然在他这位大宋逍遥王的面前大谈联合伐宋的谋划,真是不把他放在眼中,蓝天雨冷然说道:“慕容老先生至今还是执迷不悟,真是权欲害人!你可知西夏皇帝为何答应把他最为宠爱的银川公主嫁我为侧妃?”

    “虽然听说高太后和小皇帝对逍遥王言听计从,逍遥王权柄甚重,但西夏的银川公主身份同样不差,一国公主竟然只是王爷的侧妃之位,确实让人不解。”慕容博对于天下事一直极为关注,他对此事一直甚为疑惑。

    蓝天雨傲然说道:“那是因为西夏皇帝不敢不但应。他若不答应,我随时都可以取他性命,如今我大宋吞并西夏易如反掌,我只是不想生灵涂炭,这才维持现状,未起征伐天下之意。西夏如此,大辽同样如此,就如我要取了慕容先生的性命,同样如探囊取物。”

    说罢,蓝天雨抖手发出两枚冰片,在众目睽睽之下,两枚冰片一闪而逝,竟似跨越了空间一般,慕容博就连一丝反应都没有,就被两枚冰片没入了身上的两处要穴之中。

    慕容博的实力太强,蓝天雨担心一般的暗器手法被他避开,干脆施展出空间异能中的瞬杀绝技,轻而易举的给他种下了两枚生死符。

    “这是生死符!”慕容博惊骇出声。

    “慕容老先生好见识,竟然知道我逍遥派的生死符。既然你知道生死符的名称,想必也知道被种下生死符的后果。这生死符一旦发作起来,更甚于你一日三次的病痛发作,就连你这样的大高手都被我随手控制,你说我要是对付大辽、西夏、吐蕃的皇帝、大臣,他们是不是只能成为我的傀儡,对我言听计从?”蓝天雨淡然问道。

    他竟然被逍遥王种下了两枚生死符!想到此事的可怕后果,慕容博的后背被冷汗浸透。他要是知道逍遥王有这样通天的本事,绝对不会公然说出图谋大宋的这番话。

    呆愣半晌,慕容复这才说道:“是我小觑了天下英雄,逍遥王这样的英主,如果有称雄天下之心,确实可以心想事成,无人可挡。我慕容氏图谋复国,到底只是井中月、水中花罢了......蹉跎一生,一事无成,我慕容博殚精竭虑、辛苦谋划,却原来只是虚妄!”

    这时心禅神僧插言道:“萧老施主,世间众生皆苦,恩怨情仇,皆是虚妄,你隐身少林几十年,****受到佛法熏陶,难道到现在还窥不破吗?”

    “慕容老匹夫杀我爱妻,此仇不共戴天,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萧远山断然说道。

    心禅神僧继续问道:“你如不见慕容老施主死于非命,难消心头大恨,是吗?”

    萧远山道:“正是。老夫三十年来,心头日思夜想,便只这一桩血海深恨。”心禅神僧点头道:“那也容易。”缓步向前,伸出一掌,拍向慕容博头顶。

    慕容博初时见那老僧走近,也不在意,待见他伸掌拍向自己天灵盖,左手忙上抬相格,又恐对方武功太过厉害,一抬手后,身子跟着向后飘出。

    他姑苏慕容氏家传武学,本已非同小可,再钻研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后,更是如虎添翼,这一抬手,一飘身,看似平平无奇,却是一掌挡尽天下诸般攻击招式,一退可避世间任何追击。

    岂知那老僧一掌轻轻拍落,波的一声响,正好击在慕容博脑门正中的“百会穴”上,慕容博的一格一退,竟没半点效用。”

    百会穴”是人身最要紧的所在,即是给全然不会武功之人碰上了,也有受伤之虞,那老僧一击而中,慕容博全身一震,登时气绝,向后便倒。

    慕容复大惊,抢上扶住,叫道:“爹爹,爹爹!”但见父亲嘴眼俱闭,鼻孔中已无出气,忙伸手到他心口一摸,心跳亦已停止。

    慕容复悲怒交集,万想不到这个满口慈悲佛法的神僧居然会下此毒手,叫道:“你……你……你这老贼秃!”将父亲的尸身往地上一放,飞身纵起,双掌齐出,向心禅神僧猛击过去。

    心禅神僧全不理睬,慕容复双掌推到他身前两尺之处,突然间又如撞上了一堵无形气墙,更似撞进了一张渔网之中,掌力虽猛,却是无可施力,被那气墙反弹出来,被撞的后退三丈远。

    心禅神僧再次转向萧远山,淡淡的道:“萧老施主要亲眼见到慕容老施主死于非命,以平积年仇恨。现下慕容老施主是死了,萧老施主这口气可平了吧?”

    萧远山见他一掌击死慕容博,本来也是讶异无比,听他这么相问,不禁心中一片茫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这三十年来,他处心积虑,便是要报这杀妻之仇、夺子之恨。这一年中真相显现,他将当年参与雁门关之役的中原豪杰一个个打死,连玄苦大师与乔三槐夫妇也死在他手中。

    此时得悉假传音讯,酿成惨变的奸徒,便是那同在寺中隐伏,与自己三次交手不分高下的灰衣僧慕容博,萧远山满腔怒气,便都倾注在他的身上,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哪知道平白无端的出来一个神僧,行若无事的一掌将便自己的大仇人打死了。他霎时之间,犹如身在云端,飘飘荡荡,只觉得在这世间再无挂怀之事。

    他本是个豪迈诚朴、无所萦怀的塞外大汉,心中一充满仇恨,性子竟然越来越乖戾。再在少林寺中潜居数十年,昼伏夜出,勤练武功,一年之中难得与旁人说一两句话,性情更是大变。

    突然之间,数十年来恨之切齿的大仇人,死在自己面前,按理说该当十分快意,但他内心中却实是说不出的寂寞凄凉,只觉得这世间再也没什么事情可干,活着也是白活。

    他斜眼向躺在地上的慕容博瞧去,只见他脸色平和,嘴角边微带笑容,倒似死去之后,比活着还更快乐。萧远山内心反而隐隐有点羡慕他的福气,但觉一了百了,人死之后,什么都是一笔色销。顷刻之间,心下一片萧索。

    心禅神僧再次问道:“慕容老施主,是我打死的,你未能亲手报此大仇,是以心有余憾,是不是?”

    萧远山道:“不是,就算你没打死他,此时我也不想打死他了。”那老僧点头道:“不错!可是这位慕容少侠伤痛父亲之死,却要找老衲和你报仇,却如何是好?”

    萧远山心灰意懒,说道:“神僧是代我出手的,慕容少侠要为父报仇,尽管来杀我便是。”

    心禅神僧又道:“慕容少侠倘若打死了你,你儿子势必又要杀慕容少侠为你报仇,如此怨怨相报,何时方了?不如天下的罪业都归我吧!”说着踏上一步,提起手掌,往萧远山头拍将下去。

    萧峰大惊,这老僧既能一掌打死慕容博,也能打死父亲,大声喝道:“住手!”双掌齐出,向那老僧当胸猛击过去。

    蓝天雨说道:“大哥稍安勿躁。”说话的同时,拍出一掌,把萧峰聚集全身功力的一掌,挡了下来。

    蓝天雨知道,心禅神僧的实力虽强,但是想要一掌拍在萧远山的顶门,控制好其中的力道,本已不易,必然躲不开萧峰的这一掌,势必会被萧峰的降龙十八掌打成重伤。

    萧峰怒目看向蓝天雨,质问道:“二弟,你为何如此?愚兄真是看错你了!”

    于此同时,只听波的一声轻响,心禅神僧的一掌,已然击中了萧远山的顶门。

    萧峰一呆之下,过去扶住父亲,但见他呼吸停闭,心不再跳,已然气绝身亡,一时悲痛填膺,看向心禅神僧和蓝天雨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恨。

    蓝天雨对于萧峰的愤恨之色混不在意,对心禅神僧说道:“神僧慈悲为怀,不惜耗费自身精纯的功力,为两位老先生治疗伤患,同时还能化解他们心中的仇怨和戾气,真是大智大慧,菩萨心肠,晚辈钦佩万分。”

    “王爷竟然能够看破老僧用意,武学修为当不在老僧之下,逍遥派的医术向来执天下之牛耳,看来后面的事情,也许不需要老僧献丑了。”蓝天雨如此年轻,却神目如电,心禅神僧有些诧异。

    “本王的医术尚可,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着,他首先来到萧远山的身边,取出针具,眨眼之间已经在萧远山的身上扎下了七十二枚银针。

    “这似乎是逍遥派秘传的九妙神针,看来王爷果真已经领悟到了逍遥派的医术真髓。”心禅神僧赞叹道。

    “小王的医术比武功要略胜一筹,对于医治伤患,确实有一些心得。”

    一边说话,蓝天雨一边来到了慕容博的身边,在他的身上也扎下了七十二枚银针。

    听到蓝天雨和神僧的对话,萧峰方知是错怪了二人,心中大为羞愧,先是来到蓝天雨的身边,歉然说道:“愚兄竟然误会了兄弟,真是好生羞愧,还请二弟谅解。”

    “大哥不必介意,你是父子情深,神僧的作为又实在是惹人误会,怪不得你。”蓝天雨并未介意。

    慕容复的眼中露出羞愧的神色,来到神僧面前赔礼道歉,神僧佛法精深,本来就未介意,说道:“他们内伤太重,须得先令他们作龟息之眠,才能再图解救。老僧的举动过于突兀,让你心生误解,也是难免。”

    听到神僧的谅解之语,慕容复这才稍微安心。

    一刻钟过去,萧远山和慕容博渐渐有了细微的呼吸之声,呼吸由低而响,愈来愈是粗重,跟着萧远山脸色渐红,到后来便如要滴出血来,慕容博的脸色却越来越青,碧油油的甚是怕人。

    旁观众人均知,这两人一个是阳气过旺,虚火上冲,另一个却是阴气大盛,风寒内塞。

    又过去大约两刻钟,两人的面色渐渐分别消红退青,变得苍白,又都渐渐转为正常,显然蓝天雨的治疗,大有成效。

    蓝天雨拔除两人身上的银针,在两人的身上各点了几指,萧远山和慕容博同时睁开眼来,相对一笑。

    萧峰和慕容复各见父亲睁眼微笑,欢喜不可名状。

    萧远山和萧峰各自站起身来,两人面上的神色宁静平和,再也不见一丝算计和戾气。

    心禅神僧道:“你二人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走了一遍,心中可还有什么放不下?倘若适才就此死了,还有什么兴复大燕、报复妻仇的念头吗?”

    萧远山道:“晚辈空在少林寺做了三十年和尚,却没半点佛门弟子的慈心,晚辈生平杀人,百数不止,倘若被我所杀之人的眷属皆来向我复仇索命,晚辈虽死百次,亦自不足,报仇之事,从此再也休提。”

    神僧又转向慕容博道:“你呢?”慕容博微微一笑,说道:“庶民如尘土,帝王亦如尘土。大燕不复国是空,复国亦空。”

    神僧哈哈一笑,道:“大彻大悟,善哉,善哉!”

    蓝天雨适时说道:“二位老先生的旧疾,还需要针灸两月之久,才能痊愈。既然两位已然放下了心中仇怨和复国之念,不如暂时到本王的府邸疗养一段时间,等伤势痊愈,何去何从,再做计较。”

    “王爷医术真是鬼神莫测,老夫现在全身轻松,旧疾想必已经好了大半,今后就叨扰王爷了。”慕容博躬身致谢。

    眼看着萧远山也要如此,蓝天雨赶紧拦了下来,说道:“我和萧峰大哥是结义兄弟,伯父若是不弃,今后称我侄儿即可。”

    萧远山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和贤侄客套了。”

    鸠摩智自从看到蓝天雨在慕容博的身上种下了两枚生死符之后,心中就忌惮万分,担心蓝天雨也会如此对他,此时看到众人相谈甚欢,他慢慢移动身形,准备悄然离去。

    蓝天雨一直留意着鸠摩智的动向,看他似乎有意离去,转头说道:“明王准备离吗?何不多呆片刻?”

    鸠摩智面上不见一丝异色,说道:“小僧此番不自量力,得见少林神僧的凛凛神威,惭愧无地,准备即刻回转吐蕃,此生再也不履中土,就此和王爷别过。”

    “明王先是逼迫大理天龙寺,后又寻衅少林,身为出家人,却居心叵测,屡屡挑拨事端,为了大宋的平稳计,我看明王还是暂且在我的逍遥王府暂居一段时间为好。”

    说着,右手一甩,两枚冰片一闪而逝。

    鸠摩智来不及做出任何抵御,已然发觉心口上的“华盖穴”和左乳上的“膺窗穴”同时一凉,两枚生死符已然种入了他的两处要穴之中。

    心禅神僧惊叹道:“王爷施展生死符的手法,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世间恐怕无人可以避过!”

    蓝天雨谦虚道:“神僧谬赞了,暗器一道难登大雅之堂,让众位见笑了。”

    鸠摩智对生死符的可怕了解极深,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有避过被人控制的命运,他的脸色一片惨然,闭目凝思片刻,尽管心中万般不愿,终究还是接受了现实。

    来到蓝天雨的面前,合十躬身道:“小僧鸠摩智拜见王爷,从此之后,小僧愿在王爷麾下略尽绵薄之力,还请王爷允准。”

    “大师快快请起,大师武功超卓,才学过人,本王求贤若渴,大师愿意来王府效力,本王自是欢喜无限。”鸠摩智如此识相,蓝天雨自然表示欢迎。

    眼见如此变故,神山、观心等人都大感惊骇,“生死符”三个字,被他们深深地烙印在心间。

    玄慈方丈突然来都心禅神僧的面前,跪倒在地,说道:“弟子罪孽深重,不配担任少林掌门之位,还请神僧慈悲,准允弟子追随身边,从此一心参研佛法,以赎罪孽。”

    “师兄不可!”

    “师兄为何如此?我少林离不开师兄的操持,还请师兄三思!”

    玄生等人各自出言反对。

    心禅神僧却似乎对一切了然于胸,说道:“偶有犯错,尚有挽回余地,只要诚心悔过,从此虔诚向佛,自然也有修成正果之日。”

    “弟子拜见恩师,谢过恩师教诲。”玄慈大礼参拜。

    萧远山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现在还有神山、观心等人在此,他要说的话,实在是不适合当众言明。现在他心中已无怨念,就连慕容博都能原谅,对于玄慈的怨恨自然也已经消解。最后决定,等到日后有暇,他在把虚竹是他儿子的事情告知玄慈,也就是了。

    波罗星被继续羁押在少林看管,哲罗星、神山等人面上无光,羞愧下山。

    在玄慈的建议下,少林寺的新一任掌门由玄生担任。玄生今年刚过四十,武功即高,聪明才智也有,只要在磨一磨稍有急躁的性子,定然能够担当的起少林掌门的担子。

    蓝天雨在少林停留了半月,****和心禅神僧讨论武学精义,眼光见识,武学奥理,都大有进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