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41 刁难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下面的s级任务虽然难度稍小了一些,但是对于作战室的各个小队来说,仍然是不能触碰的任务,想要完成,必须出动先天境界的古武者或者是s级的异能者,才有完成的可能。

    对于a级以下的任务,蓝天雨只是简单扫了一眼,并没有细看。a级任务一共有十六项,蓝天雨逐一细细浏览。

    看完之后,随口说道:“****组织竟然还有一位a级异能者,难怪他们一直在国内搅风搅雨,既然情报处已经掌握了他的行踪,击毙他的难度就不算大了,我看这个a0806号任务可以接下来。”

    张智徽歉然说道:“第三小队曾经执行过两次和****组织有关的任务,这个任务已经决定交给他们执行。”

    蓝天雨并没有多想,继续说道:“a0808号任务也不算难,两名化境初期的银行抢劫犯,还是暂时躲藏在偏僻的矿区,有情报处的情报支持,三两天应该就能把他们抓捕归案。”

    “这个任务,第五小队已经在跟进了,蓝上校在看看其它任务。”张智徽淡淡说道。

    蓝天雨眉头微蹙,问道:“已经被接下的任务,怎么没有撤销?而且资料上也没有标注被接取的标记呀?”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我也没听说你们四个精英小组要接任务,所以就疏忽了。”张智徽解释道。

    作战室的九个小队都是参谋室给安排固定的任务,只有四个精英小组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接取任务,对于他的解释,蓝天雨并没有深思,问道:“还有哪些任务是没有被接取的?麻烦张主任给我挑出来,我看一看有没有适合我们第四精英小组练手的?”

    蓝天雨虽然对于接下来要执行的第一个任务有了自己的想法,但是他还要多挑选出几个任务,供大家一起参考一下。

    接下来,张智徽把剩余的还没有分派出的几个任务,一一指出来。

    听完之后,蓝天雨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凌厉的看向张智徽。张智徽倒是泰然自若,在蓝天雨的目光注视之下,仍然若无其事,侃侃而谈。

    张智徽指出的七个任务,要么就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要么就是难度很大,都不适合第四精英小组接取。

    如果只是四五个任务被分派了出去,还有可能,但是总共只有十六个任务,竟然被分派出去九个,而作战室总共就只有九个小队,四个精英小组,张智徽的说法显然很有问题。

    蓝天雨冷冷的问道:“a0802号任务很适合我们第四精英小组执行,不知道分配给哪个小队了?我看看能不能和他们协调一下,让给我们来执行?”

    “协调的难度很大,这个任务是第一精英小组早就打好招呼的,以蓝上校和尹少将的关系,恐怕没有可能。”张智徽的回答没有出乎蓝天雨的预料。

    他继续问道:“那a0814号任务呢?”

    张智徽道:“这是第二精英小组接下的任务,如果蓝上校看好这个任务,可以找林妙妍组长协调一下,也许她会答应。”

    “张主任开玩笑了,以林组长和尹组长的亲密关系,她怎么可能把任务让给我??.....不过,也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你说是不是张主任?”

    张智徽对于蓝天雨利剑般的眼神熟视无睹,略带揶揄的说道:“蓝上校神通广大,做什么事情,向来无往不利,既然你说有把握,那我肯定相信。”

    “我当然很有把握,因为我确信,这只不过是你的故意刁难罢了!你说是不是,张主任?”蓝天雨冷然道。

    张智徽有些错愕,蓝天雨能够看出这一点,他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蓝天雨竟然直接把此事挑明了。

    这样的实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作为参谋室的主任,面对作战室那些桀骜不驯、实力强大的作战队员以及各位队长,他的位置虽然算不上高,甚至军衔比大部分的小队长都要低,但是他的权力却很重,就算哪个小队长心里不高兴,也只能压抑着,绝对不会当着他的面表露出来,更不会和他直接撕破脸。

    参谋室排列出来的任务,有时多,有时少,有的难度大,有的任务时间长,有些任务,哪个小队都不想接,有些任务却是人人争抢,但是狼多肉少,不可能完全一碗水端平。这个时候,自然是谁和他的关系近,他就对谁有所偏向。

    只要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对于他的安排,谁也提不出异议。这么多年下来,他应付几位小队长,已经是驾轻就熟,谁都不会轻慢他。

    因为那些自视甚高,轻慢他的人,只要执行几次他特意安排下去的任务之后,自然都会老实下来。

    完成任务的情况,直接决定着作战队员能够得到的贡献度,要想得到更好的灵药,更珍贵的功法,九个作战小队的队长,就不敢得罪他。

    蓝天雨作为精英小组的组长,虽然有挑选任务的权力,但是公然得罪他,仍然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他今天针对蓝天雨,一是按照惯例给他一个下马威,彰显一下自己的权势;二是顺便给尹正山出口气。

    他和尹正山属于一个派系,又是多年的朋友,自从蓝天雨组建第四精英小组之后,就给尹正山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尹正山私下里和他谈起蓝天雨,心情极为沉重。尹正山实力高、有能力、讲义气、有手腕,他一直坚信尹正山最少也能成为未来的局领导之一,所以早就是他的坚定支持者。蓝天雨作为尹正山最大的竞争对手,他自然要想方设法的给他制造一点麻烦。

    作为参谋室主任,他有的是办法让蓝天雨的第四精英小组有苦难言,因此,他并不怕蓝天雨针对他。

    在他想来,蓝天雨要是聪明一点的话,就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他找的这些借口,虽然都只是为了刁难蓝天雨随口乱编的,但是他相信尹正山、林妙妍以及九个小队的队长,都不会反对他的安排。蓝天雨就算想要调查,也只能是徒劳无功,抓不住他的痛脚。

    面对蓝天雨的质问,张智徽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蓝上校说话,最好深思熟虑之后再出口!这么多年以来,我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不说交口称赞,起码作战室的各位队长对我也算是信赖有加。蓝上校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最好能够拿出证据来,不然,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反映到处长那里去。”

    “如果事实证明,是我误解了你,那等你的审查结束,我会给你赔礼道歉。”

    蓝天雨说着,拿出电话,拨通之后,说道:“处长,综合处参谋室的张智徽主任,工作作风似乎有些问题,有明显的渎职行为。你看,这次的审查名单里,是不是把他也加上?”

    听到蓝天雨的这句问话,张智徽嘴角的那一丝得意,顿时消失不见,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很不自然。他没想到蓝天雨的应对竟然如此激烈,这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一次李家的案子,牵扯出九局的十几名中层干部,九局领导层大为震怒,要求督查处严格督查,必须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因为领导的重视,督查处近期约谈了不少人,也查出了很多问题。虽然大部分问题都不算严重,但被督查处约谈,总归不是一件好事情。

    张智徽虽然没有什么严重的违纪行为,但是小问题还是不少的。各个小队在接到他特意安排的贡献度高又容易完成的任务后,如果任务过程中收获巨大,难免也会给他分润一些特殊物品,这也算是惯例了。如果这些事情被审查出来,他虽然不至于背上太过严重的处分,但是参谋室主任的位置,他恐怕就保不住了。

    蓝天雨很快就打完了电话,看到张智徽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更加笃定这个张智徽经不起审查,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问题,就是不知道是大是小。

    现在尹正山把他视作最大的竞争对手,而综合处又是尹正山经营了多年的地方,明里暗里站在尹正山一边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既然张智徽要做这个出头鸟,蓝天雨正好把他一枪打掉,也好杀鸡儆猴,算是给这些人一个警告,也能给他自己在综合处增加一些威信。

    有了张智徽的教训,他相信,以后工作中的麻烦肯定会减少很多。

    蓝天雨打完电话之后,一言不发。倒是张智徽沉不住气,气愤地说道:“蓝上校还说我刁难人,我看你才是滥用职权!一言不合就让督查处审查,你这分明就是打击报复!这件事情,我会马上反映给赵处长,不经过赵处长的同意,督查处就要对我展开审查,这是对赵处长的蔑视!”

    “只不过是例行的审查约谈罢了,又不是对你立案调查,赵处长是不会介意的。张主任反应这么激烈,倒是让我有些意外。难道你是做贼心虚不成?”蓝天雨反问道。

    张智徽并没有回答蓝天雨的问话,而是拨通了赵处长的电话,把事情简单的对他讲述了一遍。

    赵处长的办公室离此不远,很快就亲自赶了过来。

    走进张智徽的办公室,赵处长径直坐在沙发上,微皱着眉头,面沉似水的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张智徽抢先说道:“蓝上校看上了几个任务,但是事先都已经分配了下去,剩下的任务,他都看不上。所以,对我的工作意见很大,也不听我解释,直接就联系了督查处的关处长,要对我展开审查。”

    赵处长脸上的神情更加不悦,对蓝天雨说道:“天雨,你也说一说。”

    赵翰开对于蓝天雨的态度明显亲切了很多,这让张智徽大感不妙。

    蓝天雨不紧不慢的说道:“一共十六个a级任务,竟然有九个任务都被分派了下去。我们作战室总共就只有九个作战小队,和四个精英小组,其中:两个小队在外面执行任务没有回归;三个小队刚刚结束任务,还在休整之中;另有三个小队刚刚接下新的任务,正在准备之中,而你却把下一次的任务提前这么长时间就安排好了。虽然我来综合处的时间不长,又是第一次接取任务,但也知道这样的安排不合情理,就算你勉强自圆其说,刁难我的意图也是昭然若揭、暴露无遗。”

    然后,蓝天雨又转头对赵翰开说道:“参谋室是多么重要的部门,任何一件工作都事关重大,张主任因私废公,这是明显的渎职,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更加严重的问题?”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局领导要求督查室对于各部门进行严格督查,整肃局里的不良风气,我也是督查室的一员,既然亲眼看到了,自然不能视而不见。这次的内部督查范围广、持续时间长,目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审查约谈,也不知道张主任为什么会如此紧张?”

    “不管有没有问题,被督查处约谈,总归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我自然不开心,紧张倒是不至于。”张智徽赶紧辩解道。

    赵翰开精明强干,对于张智徽的工作作风自然十分清楚。张智徽的能力还是有的,就是有些刚愎自用,为人也过于傲气了一些,基本上还能胜任参谋室主任这个职务。否则的话,就算张智徽的后台不好撼动,他也不会同意参谋室主任的位置被一个庸才占据。

    不需要再问下去,赵翰开已经断定,蓝天雨所说的应该是实情。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张智徽,心里有些怒其不争,在这个敏感时刻给综合处丢人,也有些责怪张智徽看不清形势,依仗有些背景,竟然招惹到了蓝天雨的头上,纯粹给他添乱。

    赵翰开正想警告他两句,这时督查处的两名工作人员已经赶了过来。

    两名工作人员首先给赵处长敬礼之后,这才和蓝天雨打招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