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52 进入基地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没关系,以后我用人的地方多了,你们暂时给我做个向导,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足够了。”蓝天雨无所谓的说道。

    闫龙、闫虎只是普通人,年龄又不大,也没有什么过人的特长,像他们这种情况,在耀阳基地里根本找不到任何工作。自从基地不在对难民发放救济食品,两人就连一口能够勉强活命的救命粮都得不到了,他们只能依靠在城外挖野菜活命。

    像他们这种情况的难民,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基地外围的野菜早就被挖光了,他们今天冒险深入郊外,没有遇到丧失,也没有遇到猛兽,运气还不错,竟然挖到了一大块番薯。可惜他们挖出番薯后,竟然被两个成年人看到了,要不是遇到蓝天雨,二人今天肯定没命了。

    蓝天雨没有明确说出给两人的报酬,两人能得到这样的工作机会很难得,再加上蓝天雨是他俩的救命恩人,闫龙也就没有多问。

    越是靠近基地,野外的难民越多,其中多数都是挖野菜的老人和儿童,成年人实力强一些,大多都会去更远的地方猎杀普通丧尸。

    耀阳基地是一座地级市级别的国家基地,占据了一座巨大的峡谷,因为有地利优势,只需要封堵两端,就是一座易守难攻的要塞。正是因为如此,末世五年里,经历过多次丧尸围城和变异兽围城,耀阳基地始终安然无恙。

    蓝天雨第一次来到耀阳基地,需要缴纳五个脑核,办理基地的身份卡之后,才能进入。

    基地内部人员可以随意出入基地,但是每次返回基地,都要缴纳五分之一的所获财物。

    闫龙把番薯交给工作人员,称重之后,被切去了五分之一。

    他们平常挖到普通野菜,会在返回基地前,吃掉一部分,这部分也就不用被基地划走五分之一。但是番薯属于稍好的食材,价值较高,可以换来几倍重量的野菜,他们如果吃掉一部分,反而是一种更大的浪费。

    看着被切掉的那一部分番薯,闫虎暗自吞了一口唾沫。

    拿回番薯之后,闫龙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

    蓝天雨办理身份卡,时间稍长一些。对待蓝天雨这样穿着崭新的高档衣服,面色红润,气质威严的贵人,工作人员都不敢怠慢,态度很是恭谨。

    在末世里,所有人都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哪些人不能招惹,必须第一眼就看个分明,否则得罪了脾气暴躁的贵人,很可能就是被直接击毙的下场。

    末世世界,强者为尊,哪怕是基地的工作人员也不敢对强大的异能者不敬,否则就是自找麻烦了。

    办好身份卡,三人进入基地。

    穿过基地高大的城墙,眼前是一排排看起来极为坚固的房屋,里面不时的有惨叫的声音发出。

    看到蓝天雨多看了几眼,闫龙说道:“这里是隔离区,凡是发烧昏迷的人都要在这里隔离。感染了普通丧尸病毒,一共有四十八小时的发热时间和二十四小时的昏迷时间,要是能挺过去,就会成为异能者,要是挺不过去,那就多了一具新的丧尸......”

    闫龙的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的一间隔离室,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坚固的铁门竟然被巨力击飞,一个蓬头垢面的瘦小女子,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吓了一跳,赶紧远远逃离。

    闫龙倒是面不改色,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要是感染到了高级丧尸的病毒,发作的时间就会相应的缩短,丧尸的等级越高,发作的时间也就越快,成功抵抗病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偶尔的时候,感染者会直接变异成高等级的丧尸。我看这个女人,很可能是三级丧尸。”

    一级丧尸对应的是现实中的f级实力,以此类推,三级丧尸对应的是d级实力。据陈骏所说,末世位面已经出现了七级丧尸,也就是s级实力的丧尸。

    闫龙看到闫虎举步不前,似乎受到了惊吓,安慰道:“像她这种速度缓慢的力量型丧尸,是最好对付的一个类型,隔离区的看守,足够对付她了,她绝对闯不出隔离区,我们不必害怕。”

    听到闫龙分析的头头是道,蓝天雨夸赞道:“分析的不错,胆子也很大。在末世,必须胆大心细才能长久的活下去,你要是能成为异能者,将来应该会有不错的成就。”

    “不敢当恩人的夸赞,我这是班门弄斧,让您见笑了。”虽然嘴上说得谦虚,但是听到蓝天雨的夸奖,闫龙心里很高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想长久留在蓝天雨的身边,必须尽量展示自己的所有优点。这是他能够抓在手中的唯一一次机会,他必须想尽办法,紧紧抓牢。

    蓝天雨说道:“我姓蓝,以后叫我蓝大哥就行了,或者老板也可以。”

    虽然只是称呼上的变化,但是却代表着蓝天雨基本认可了他,闫龙非常高兴,说道:“那我就高攀了,以后就称呼您蓝大哥,您看可以吗?” 》≠》≠,

    “行,就这么叫吧。”蓝天雨道。

    隔离区的这种情况虽然不会经常发生,但每个月总有那么三四次,里面的看守早有准备。出动了两个异能者,很快就把这位潜力极大的丧尸击毙了。

    穿过隔离区的城墙,眼前是一片乱糟糟的景象。

    到处都是骨瘦如柴的难民,有的跪在路边乞讨,有的直挺挺的躺在空地上等待生命的终结,有的四处兜售着什么,稍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则当街卖笑,四处寻找着目标。

    看到这真实的难民营景象,蓝天雨深受震撼,虽然这里是虚幻位面,却仍然让他的心情无比酸涩。

    同是难民营,却也有所区分,即有仓促建成的居民楼,也有后来建造的木板房,还有最为简陋的随意搭建的简易帐篷。

    闫龙、闫虎的家,就是一处用各种布料拼凑起来的帐篷,面积还不到三平米,勉强能够安置他们一家三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