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65 收网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齐家的私人投资再加上华信集团的投资,正好占据了一半的股份,剩余的一半就算吸纳其他股东,也不会影响齐家对于金牛公司的控股。

    况且这么大的利益,未来世界级公司的一半股份,齐冰自然不会仅仅售出十五亿美金。

    如果不是时间只有一个月,齐冰肯定可以用更少的股份募集到更多的资金。

    入股金牛公司的机会千载难逢,齐冰募集资金很顺利,只付出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募集到了十五亿美金。这样一来,新成立的金牛公司,齐家将拥有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能够做到这一点,齐冰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

    资金筹集完毕,剩余的二十五亿收购资金,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全部打到了金牛公司的香江账户里。

    齐冰之所以如此积极,是想尽快得到“青荷玉液”的专利,有了这项专利,她就可以再次从银行贷款,进一步加快“青荷玉液”的推广和生产,让华信集团插上腾飞的翅膀。

    拿到全部的收购资金之后,香江金牛公司没有任何推诿,很快移交了“青荷玉液”的全球专利权。

    华信集团得到了“青荷玉液”的世界专利,开始加紧办理贷款事宜。

    就在银行的审核过程中,“青荷玉液”却突然爆出了惊人的负面消息。

    多名消费者投诉“青荷玉液”的减肥效果不明显,服用几天之后,虽然略有效果,但是绝对没有服用一瓶就可以减肥一斤的神奇疗效。

    刚开始的时候,投诉的消费者还不算多,并没有引起华信集团的重视,但是,仅仅几天之后,消费者投诉的事情就愈演愈烈,正在审核贷款事宜的工行,为了慎重起见,暂缓了这笔贷款的发放。

    贷款的事情虽然重要,但是解决消费者投诉的事情更加重要,华信集团开始展开全面调查。

    一切调查都很顺利,还不到两天时间,齐冰就拿到了结果。

    拿到结果之后,齐冰如坠冰窖!

    调查结果显示,近期生产的“青荷玉液”,减肥效果急剧下降,不要说服用一瓶就能达到减肥一斤的神奇疗效,就算服用十瓶,减肥效果也不算明显。

    齐冰马上意识到,也许她已经落入了别人精心布置的陷阱中。

    想到这一点,她全身的血液都仿佛要凝固了一般,手脚冰凉,脸色苍白如纸,全身虚弱无力,颓然卧倒在沙发上。

    半晌之后,她才强打精神,静静思索对策。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青荷玉液”为何突然失去了原有的神奇效果?

    “青荷玉液”如此重要,她自然不会有一丝疏忽大意,不但在收购之前就请专业机构详细的检测和评估过,在收购之后,也进行了详细的验证。

    “青荷玉液”的生产过程和所用原料一直都有人严格监管,绝对没有任何改变之处,而且华信集团接手“青荷玉液”的生产已经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以前一直都很正常,怎么会突然有了如此惊人的变化?

    齐冰百思不解。

    现在齐家的所有家当都投入到了这个漩涡之中,想到马上要面临的糟糕局面,齐冰不寒而栗。

    就在她惶恐不安之中,“青荷玉液”的负面消息很快传播开来,几天时间就已经尽人皆知。

    紧随而来的就是华信集团的股票大幅下跌,直至成为一张废纸,接下来银行催款,股东讨要说法,朋友逼债,让她焦头烂额,憔悴不堪。

    华信集团早已经人心惶惶,每天出入的讨债大军,络绎不绝,齐冰已经有三天没去公司,也没有回家了。

    为了筹集资金,她向朋友拆借了五亿华币,这成了她现今最大的负担。银行欠款还不上,顶多就是面临集团破产的结局,华信一旦破产,所有债务也就与她无关了。但是这五亿华币却是她的私人借款,就算华信破产了,她也要想办法归还。

    但是,她已经抵押了一切,马上就要身无分文,拿什么来归还这笔五亿华币的巨额资金?

    身边的一切,她都顾及不到了,她现在只能竭尽全力,为儿子预留一点今后的起步资金。

    上午,坐在一家略显冷清的茶馆里,齐冰拨打电话之后,等候儿子的到来。

    喝完一杯茶水,面色阴沉的莫鸣走了进来。

    拉开齐冰对面的椅子,莫鸣一屁股坐下,皱着眉头问道:“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找我干什么?”

    看到儿子一脸不耐烦的神色,齐冰突然感觉自己很失败,更加心灰意冷,沉默了片刻,说道:“华信就要破产了,我们齐家的几处别墅也都抵押了,很快就会被银行收走......我向朋友拆借的五亿欠款,却是必须要归还的......”

    莫鸣突然打断了齐冰的话,大声说道:“那五亿欠款是你拆借的,我可没有能力归还!母债子偿这一套,我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你最好和你的那些朋友说清楚!”

    凝视着儿子眼中明显的厌弃之色,齐冰更加的悲凉,但她现在已经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去教育儿子,默然半晌后,她继续说道:“我给你准备了一千万资金,以你的名义购买了两只长线股票,这是我唯一能够为你做得事情了。”

    莫鸣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到底还是妈妈最亲,都到现在这种境况了,还能想着我。我爸上次为了一个外人,竟然打了我一个耳光,如果不是咱们齐家破产了,其实我已经打算再也不会莫家了。现在这种情况,我只能回去住了,我尽量说服一下我爷爷那个老顽固,看看他肯不肯伸手帮一把,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齐冰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说道:“现在这种情况,你爷爷肯定不会伸手相助的,而且,就算他愿意帮忙,也没什么用,如今的华信,只有破产这一条路。”

    然后她继续问道:“你爸为什么打你?这件事情,以前你怎么没告诉我?”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