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70 杨过拜师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月初了,今天万字更新,求一下保底月票,支持一下呗...

    ***

    内家功法是武学之本,最为重要。小龙女的内功已经颇有基础,蓝天雨便传了她“小无相功”这门绝顶内家心法。

    蓝天雨发现孙婆婆也勉强算是武林中的二流好手,便也传了她一套契合她情况的顶级内家功法,虽然比不上“小无相功”,却也极为难得。

    他又拿出几瓶“参灵丸”,分别赐给小龙女和孙婆婆,有了高深的内功心法,再加上灵药之助,小龙女和孙婆婆的内力从此一日千里,增长快速。

    在打熬内力的同时,蓝天雨开始悉心传授小龙女古墓派的武学精义。

    有蓝天雨这个武学大高手亲自讲解疑难,本就天赋出众的小龙女,对于古墓派的武学精义,领悟的越来越透彻,武学进境极快。

    小龙女对于古墓派的武学已经有了很扎实的基础,蓝天雨准备暂时让她专注修炼古墓派武学,等她掌握全部武学精义之后,在另外传授其它更加高深的武技。

    古墓派的创派祖师林朝英,实在是不世出的武学奇才,不但本身武学修为和王重阳相若,而且独创的种种古墓派绝学,博大精深,不弱于当世任何门派的传承,实在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若是小龙女完全掌握了本门武功,已经足以成为武林中少见的大高手。

    况且小龙女心思单纯,未来掌握了“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之后,完全可以独自施展出“玉女素心剑法”,一旦她练成这门绝顶剑法,马上就可以跃居当世高手之列。

    小龙女对于“天罗地网势”和“银索金铃索法”最有心得,经过蓝天雨的指点之后,这两门武技在她手中更平添了几分威力。

    蓝天雨没有急于传授她新的武技,而是首先纠正小龙女以往所学的谬误之处,一个月过去,小龙女虽然没有学到新的高深武技,但是自身实力却有了极为明显的提升,武学见识和先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以往所学中的所有谬误全部改正之后,蓝天雨开始指点小龙女修炼“全真剑法”。

    “小无相功”可以催动天下间任何武技,因此之故,小龙女不必修炼全真教的内功心法,就能发挥出“全真剑法”的全部威力,节省了修炼内力的这一道极耗时间的环节,小龙女练习剑法的进度颇为快速。

    “全真剑法”易学难精,半年之后,小龙女已经基本掌握了所有招式,但若想尽悟其中的剑法精髓,还需要她长年累月的刻苦修炼,才能有所成就。

    在古墓暂居的这段时间,蓝天雨最感兴趣的就是古墓里的寒玉床以及古墓派历代精心饲养的玉蜂。

    寒玉床长有两米半,宽约一米半,高有一米,整体晶莹剔透,触手冰寒。且不说它对于修炼内功的绝佳辅助作用,仅仅这一大块寒玉的价值,就已经是价值连城!此等寒玉,也只有虚幻位面里才能轻易出现,在现实世界,蓝天雨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类似的极品玉石。

    此寒玉床据说是用上古寒玉制成,乃修习上乘内功的良助。是林朝英花了七年心血,到极北苦寒之地,在数百丈坚冰之下辛苦挖掘挖出来的。

    据说睡在这寒玉床上修炼内功,一年抵得上平常修练的十年。

    初时睡在上面,觉得奇寒难熬,只得运全身功力与之相抗,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纵在睡梦之中也是练功不辍。常人练功,就算是最劝奋之人,每日总须有几个时辰睡觉。而练功是逆天而行之事,气血运转,均与常时不同,但每晚睡将下来,睡梦中非但不耗白日之功,反而更增功力。

    而且这寒玉床另有一椿好处,那就是减少走火入魔之危。

    大凡修练内功,最忌的是走火入魔,是以平时练功,常人倒有一半的精神用来和心火相抗。这寒玉乃天下至阴至寒之物,修道之人坐卧其上,心火自清,因此练功时尽可勇猛精进,无心魔入侵之忧。

    古墓派饲养的玉蜂,是极为罕见的异种,通体雪白,看起来甚是养眼,但是其毒性却极为难缠,被其尾针蜇上一下,疼痛、麻痒难当,只有服用玉蜂之蜜才能解除毒性,其毒虽不剧烈,但却让人受尽折磨,最为顽固。

    蓝天雨收取了一个蜂巢,准备带到末世,悉心饲养,看看玉蜂进化之后,会不会有更加惊人的变化。

    教导了小龙女将近一年时间,等小龙女基本掌握了“玉女剑法”之后,蓝天雨暂时停止了教导她新的武学。不管是“全真剑法”还是“玉女剑法”都是极为高深的剑法,小龙女要想掌握其中的精髓,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参悟和刻苦修炼。只有等这两门剑法都有了极大进展之后,教导小龙女修炼一人独自施展的“玉女素心剑法”才会事半功倍,进境飞快。

    对小龙女和孙婆婆叮嘱了一番,蓝天雨暂时离开古墓,赶往少林寺。

    他这次前往少林寺,有两个目的,一是需找隐有“九阳真经”的四卷《楞伽经》,另一个目的是寻找大还丹和小还丹的丹方。

    蓝天雨一路上游山玩水,安步当车,花了月余时间赶到了少林寺。

    以蓝天雨的手段,在藏经阁寻找经文自然无人发觉,只用了一天时间,他就找到了隐有“九阳真经”的四卷《楞伽经》,记熟经文之后,蓝天雨把四卷《楞伽经》放归远处,并未带走。

    顺利得到“九阳真经”的经文,蓝天雨很高兴,但略有遗憾的是,这个位面的少林寺,仍然没有小还丹和大还丹的丹方。

    从少林寺离开之后,蓝天雨再次返回了古墓。

    回到古墓之后,孙婆婆絮絮叨叨的对蓝天雨说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件大事。

    前段时间,几百名江湖豪客齐聚终南山,说是小龙女十八岁生日这天,要举行比武招亲,而且古墓之中藏有“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等等绝学秘籍,还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

    这些来人要么是好色之徒,要么图谋古墓中的武功秘籍和奇珍异宝,好在全真教主动相助,挡下了大部分捣乱之人。这些人胆大包天,竟然来到了古墓外进行骚扰,被小龙女放出了玉蜂驱赶,这才退走了大帮强敌。

    虽然就算没有全真教襄助,这些贼人也进不来古墓,但是全真教先是送信示警,后又集结全派之力相助,其中情谊,孙婆婆倒是颇为感动。只是从林朝英以下,古墓派对全真教殊无好感,不论是孙婆婆还是小龙女,对于全真教仗义相助,都无甚表示。

    听完孙婆婆的叙述,蓝天雨这才知道,他这次离开,竟然错过了一场精彩的好戏,也错过了和郭靖结识的机会,心中有些遗憾。

    他心中猜测,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孙婆婆就会把杨过带到古墓。

    半个月之后,蓝天雨的预测成真。

    一天晚上,孙婆婆和小龙女察觉玉蜂有异动,孙婆婆外出查看,很快带回来一个被玉蜂蜇得满头是包的小孩。

    孙婆婆取来玉蜂浆,左手捏住小孩的下颚,右手拿着一只杯子,将玉蜂浆灌到他的口里。

    杨过悠悠醒来,见到眼前之人虽然十分丑陋,但奇丑之中却满是仁慈温柔之意,登时心中感到一阵温暖,求道:“婆婆,别让师父来捉我去。”

    孙婆婆柔声问道:“好孩子,你师父是谁?”

    杨过已好久没听到这般温和关切的声音,胸间一热,不禁放声大哭起来。孙婆婆左手握住他手,也不出言劝慰,只是脸含微笑,侧头望着他,目光中充满爱怜之色,右手轻拍他背心,待他哭了一阵,才道:“你好些了吗?”

    杨过听孙婆婆语音慈和,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孙婆婆拿手帕给他拭泪,安慰道:“乖孩子,别哭,别哭,过一会身上就不痛啦。”她越是劝慰,杨过越是哭得伤心。

    听到孩子的哭声,小龙女走出来,问道:“孙婆婆,这孩子哭个不停,他是怎么了?”

    杨过抬起头来,只见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掀开帷幕,走进一个少女来。那少女身着白衣,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面貌秀美绝俗。

    杨过从来也不曾见如此美貌的女子,脸上一红,立时收声止哭,低垂了头甚感羞愧,但随即用眼角偷看那少女,见她也正望着自己,忙又低下头来。

    孙婆婆笑道:“我没法子啦,还是你来劝劝他罢。”

    小龙女走近床边,看他头上被玉蜂螯刺的伤势,伸手摸了摸他额角,瞧他是否烧。杨过的额头与她掌心一碰到,但觉她手掌寒冷异常,不由得机伶伶打个冷战。

    小龙女放下手掌,说道:“没什么大碍,你已喝了玉蜂浆,半天就好。你闯进林子来干什么?”

    杨过抬起头来,与她目光相对,只觉这少女清丽秀雅,莫可逼视,神色间却是冰冷淡漠,当真是洁若冰雪,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竟不自禁的感到恐怖:“这姑娘是水晶做的,还是个雪人儿?到底是人是鬼,还是神道仙女?”虽听她语音娇柔婉转,但语气之中似乎也没丝毫暖意,一时呆住了竟不敢回答。

    孙婆婆笑道:“这位龙姐姐是此间主人,她问你甚么,你都回答好啦!”

    杨过从石榻上翻身坐起,跃下地来,向孙婆婆和小龙女都磕了一个头,说道:“弟子杨过,拜见婆婆,拜见龙姐姐。”

    孙婆婆眉开眼笑,连忙扶起,说道:“啊,你叫杨过,不用多礼。”她在墓中住了几十年,几乎不和外人来往,又是天生一副热心肠,此时见杨过人品俊秀,举止有礼,心中说不出的喜爱。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怎会受了伤?哪一个歹人将你打成这个样子的?”孙婆婆口中问着,却不等他答覆,出去拿了好些点心糕饼,不断劝他吃。

    杨过吃了几口糕点,于是把自己的身世遭遇从头至尾的说了。他口齿伶俐,说来本已娓娓动听,加之新遭折辱,言语之中更是心情激动。

    孙婆婆不住叹息,时时插入一句二句评语,竟是语语护着杨过,一会儿说黄蓉偏袒女儿,行事不公,一会儿斥责赵志敬心胸狭隘、欺侮孩子。

    等他说完,小龙女缓缓站起身来,说道:“他的伤不碍事了,婆婆,你送他出去罢。”

    孙婆婆和杨过都是一怔。杨过大声嚷道:“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

    “姑娘,这孩子若是回到重阳宫中,他师父定要难为他。”孙婆婆的脸上满是怜惜之情。

    小龙女也现出一丝犹豫之色,说道:“你送他回去,跟他师父说说,教他别难为孩子。”

    孙婆婆叹息一声,说道:“唉,全真教的事情,咱们也管不着,也不该管。”

    小龙女道:“既然他师傅刚才也被玉蜂蜇了,那你送一瓶玉蜂浆过去,再跟他说,赵志敬不能不依。”

    她说话斯文,但语气中自有一股威严,教人难以违抗。孙婆婆叹了口气,望着杨过,目光中甚有怜惜之意。

    杨过霍地站起,向二人作了一揖,道:“多谢婆婆和姐姐医伤,我走啦!”

    孙婆婆道:“你到那里去?”杨过呆了片刻,道:“天下这么大,那里都好去。”但他心中实不知该到何处才是,脸上不自禁的露出凄然之色。

    孙婆婆道:“孩子,非是我们姑娘不肯留你,实是此处向有严规,不容旁人进来,况且你又是全真教的弟子,确实让我们为难......你别难过。”

    杨过昂然道:“婆婆说哪里话来?咱们后会有期了。”他满口学的是大人口吻,但声音稚嫩,孙婆婆听来又是可笑又是可怜,见他眼中泪珠莹然,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将下来。

    孙婆婆恻隐之心大起,扭头对小龙女说道:“要不我们问问你师傅?听听他的意思?”

    小龙女脸上现出犹豫之色,说道:“师傅应该还在入定中,这点小事不好打扰。”

    “我都听到了,这孩子真是可怜。”蓝天雨已经闻声走了出来。

    杨过虽然古灵精怪,但毕竟年幼,既不懂人情世故,也没有什么坚忍之心,正是叛逆的时候,在此之前,杨过确是吃了不小的苦头。

    他本来已经心灰意冷,没想到事情又有了转折,他见走出来的这位年轻人,相貌英俊,态度和蔼,让人一见之下就心生好感,顿时生出了希冀之心。

    杨过扑通一声,跪倒在蓝天雨的面前,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弟子杨过,拜见前辈。”

    “快快起来!一看就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好孩子,赵志敬真是瞎了眼。”蓝天雨把杨过拉了起来。

    “我死也不回臭道士那里去,您能不能别把我送走。”杨过眼中满是哀求之色。

    此时杨过满头是包,衣衫褴褛,一脸的狼狈,蓝天雨看了,大生怜惜之情,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走,那就留下吧。明明是浑金璞玉、良才美质,也就是赵志敬心胸狭隘,有眼无珠,幸好他对你不好,打跑了你,不然你这一辈子就毁在他的手里了。”

    孙婆婆很想把杨过留下来,眼见蓝天雨对杨过的印象很好,赶紧借机说道:“既然掌门认为他是浑金璞玉、可造之材,何不收他为弟子?终南山这么大,这孩子偏偏跑到了我们古墓外面,可见和我们逍遥派有缘。”

    杨过本就是感情极为敏感之人,蓝天雨眼神中的温情和怜惜,让他感受极深,再加上孙婆婆的热情和小龙女的善意,他对这三个人的观感极好,哪怕在古墓里学不到多么高深的武功,他也愿意留在这里。

    他有些忐忑的看向蓝天雨,眼中露出渴盼之色。

    蓝天雨略微沉吟道:“确实是个好孩子,应该会是一个佳弟子。”

    杨过本就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听闻此话,大喜过望,不等蓝天雨继续说下去,赶紧跪下身去,大礼参拜,恭恭敬敬说道:“弟子杨过,拜见师傅!”

    蓝天雨哈哈大笑,蔼然说道:“好,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三弟子了!我们逍遥派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只要尊敬师长,友善同门,不作奸犯科,也就可以了。”

    然后指着小龙女说道:“这是你的二师姐小龙女,以后就让你师姐指点你的入门功夫,等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我在传你其它绝学。”

    杨过赶紧对小龙女深施一礼,说道:“师弟杨过,见过师姐。”

    突然多了一个师弟,小龙女还有些不适应现在的身份,有些冷淡的说道:“师傅的武功博大精深、渊深似海,我也只是学了一些皮毛,你今后由我指点,当要刻苦练功,不然定有你的苦头吃。”

    “谢谢师姐指教,师弟定然不敢懈怠。”比起赵志敬和黄蓉的敷衍其事,杨过宁愿师姐对自己更加严厉一些。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