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72 激战郝大通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蓝天雨继续说道:“自从杨过拜师之后,赵志敬想方设法的折辱他,让他学了一肚皮的歌诀,却没有传授他一招一式,被人在比武时肆意****,这些你可知道?”

    “这些事情,回去之后,我会彻查清楚。但杨过是我全真教的弟子,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不然我们就会失信于郭大侠,没有办法对他交代。天下间的良才美质数不胜数,蓝掌门何苦和我们争夺杨过,还请蓝掌门不要让我为难。”郝大通极为坚持。

    蓝天雨不在和他废话,直接说道:“我蓝天雨要做得事情,天下间没有人可以阻拦。杨过已经拜我为师,我自然会护他一生一世,你要是不服,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郝大通叹息一声,说道:“那就得罪了。”

    “龙儿,你去领教一下广宁真人的全真剑法,出手的时候有点分寸,不要伤了真人。”

    尽管郝大通修道有成,谦冲恬淡,听闻蓝天雨此言,也有些不满。虽然小龙女逐走了霍都王子,数月来名传江湖,但终究凭藉的是一群玉蜂之力。她小小年纪,就算武功有独得之秘,必然也不会太高,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蓝天雨这样说,实在是把他看低了也把全真教看低了。

    “弟子遵命。”小龙女向前走出几步,来到了郝大通的面前。

    小龙女面貌清雅,偏偏气质冷如冰山,众道士见到她澄如秋水、寒似玄冰的眼光,都不禁心中打了个突。只有郝大通内功深湛、心神宁定,丝毫不为所动。

    小龙女说道:“真人请。”

    “龙姑娘请。”郝大通也谦让道。

    小龙女打过招呼,左手轻扬,一条白色绸带忽地甩了出去,直扑郝大通的门面。这一下来得无声无息,事先竟没半点朕兆,只见绸带末端系着一个金色的圆球,不管是招式还是兵器,都甚是奇特。

    郝大通见她出招迅捷,兵器又极为怪异,一时不知如何招架,他年纪已大,行事稳重,虽然自恃武功高出对方甚多,却也不肯贸然接招,当下闪身往左避开。

    哪知小龙女这绸带兵刃竟能在空中转弯,郝大通跃向左边,这绸带跟着向左,只听得“叮叮叮”三声连响,金球疾颤三下,分点他脸上“迎香”、“承泣”、“人中”三个穴道。

    这三下点穴出手之快、认位之准,实是武林中的第一流功夫,又听得金球中发出“叮叮”声响,声虽不大,却是十分怪异,入耳荡心摇魄。

    郝大通大惊之下,急忙使个“铁板桥”,身子后仰,绸带离脸数寸,急掠而过。他怕绸带上金球跟着下击,也是他武功精纯,挥洒自如,便在身子后仰之时,全身忽地向旁搬移三尺。这一着大为出乎小龙女意料之外,铮的一响,金球落空,击在地下。

    她这金球击穴,着着连绵,郝大通竟在危急之中以巧招避过。

    郝大通伸直身子,脸上已然变色。群道不是他的弟子,就是他师侄,向来对他的武功钦服之极,见他虽然未曾受伤,这一招却避得极是狼狈,无不骇异。

    郝大通初时只道小龙女武功多半平平,那知一动上手竟险些输在她的手里,不由得起了好胜之心,从一名弟子手中接过长剑,说道:“龙姑娘功夫了得,贫道失敬了,来来来,让贫道领教高招。”

    小龙女点了点头,“叮叮”声响,白绸带自左而右的横扫过去。

    按照辈份,郝大通高着一辈,小龙女动手之际本该敬重长辈,先让三招,但她一上来就下杀手,于甚么武林规矩全不理会。郝大通心想:“这女孩儿武功虽然很强,但似乎什么都不懂,显是绝少临敌接战的经历,想要胜她,到也不难。”当下左手捏着剑诀,右手摆动长剑,与她的一对白绸带拆解起来。

    群道团团围在周围,凝神观战。树影斑驳之下,但见一个白衣少女,一个灰袍老道,带飞如虹,剑动若电,白首战红颜,渐斗渐烈。

    郝大通在这柄剑上花了数十载寒暑之功,单以剑法而论,在全真教中可以数得上第三四位,但与这小姑娘翻翻滚滚间,拆了数十招,竟自占不到丝毫便宜。

    小龙女挥舞绸带,矫矢似灵蛇,圆转如意,再加两枚金球不断出叮叮之声,更是扰人心魄。

    郝大通久战不下,一直占不到丝毫上风,甚至隐隐间被小龙女压制,想到自己是武林中久享盛名的宗匠,若与这小女子战到百招以上,纵然获胜,也已脸上无光,若是落败,更是面上难看。

    想到这些,不由得焦躁起来,剑法忽变,自快转慢,招式虽然比先前缓了数倍,剑上的劲力却也大了数倍。初时剑锋须得避开绸带的卷引,此时威力既增,反而去削斩绸带。

    再拆数招,只听铮的一响,金球与剑锋相撞,郝大通内力深厚,将金球反激起来,弹向小龙女面门,当即乘势追击,众道欢呼声中,剑刃随着绸带递进,指向小龙女手腕,满以为她非撒手放下绸带不可,否则手腕必然中剑。哪知小龙女瞬间急退,于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郝大通势在必得的一剑。

    此时小龙女展现出的轻身功夫,实在是漂亮至极,尤其是短距离趋退,更是让人惊叹。

    经过近一年的教导,小龙女的实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无论是内力修为还是各种武技,都再次突飞猛进,已经是实力强大的一流高手。

    小龙女和郝大通的这场争斗,没有丝毫取巧,全部是本身的硬扎功夫,她能够在硬碰硬之下,仍然略占优势,以她十八岁的年纪,确实极为惊人。

    郝大通的内功精深,在这方面,小龙女确实有所不及,但是她的武技更胜一筹,再加上她绝妙的轻功身法,总体来说所占的赢面更大一些。

    但要想凭借这些优势,正大光明的战败郝大通,却并不容易。

    原著中小龙女折断郝大通的长剑,只是投机取巧的方式,她的真正实力和郝大通相比,还有着较大的差距。此时小龙女的武功大进,已经不屑于使用取巧的方式战胜他,要胜就要胜得光明正大,让人心服口服。

    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大,这样打下去,就算千招之后,也未必能够分出胜负,小龙女要想快速取胜,最好的办法就是施展“玉女剑法”。

    蓝天雨的手中突兀的出现一柄宝剑,他把宝剑向小龙女的方向扔去,同时说道:“广宁真人的剑法不错,机会难得,你不如也施展本门剑法,让真人指教一下。”

    小龙女接过长剑,收起银索金铃,说道:“小女子剑法不精,还请真人指教。”

    然后,抖了一个剑花,施展一式“扫雪烹茶”,举剑斜刺郝大通右肋。

    如果说两人刚刚的争斗,算是平分秋色,那么小龙女改使剑法之后,郝大通就彻底失去了优势,被小龙女的“玉女剑法”完全压制了下来。小龙女的剑法总能找到郝大通剑法中的破绽之处,处处制敌机先,让他束手束脚,十成的剑法,最多只能发挥出两三成的威力。

    接连二十几剑下来,郝大通已经狼狈不堪,左臂衣袖被刺出了两个破洞,右肋的衣衫被割裂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正常情况下,以他的身份,落得如此狼狈的状况,已经算是输了。

    只是郝大通毕生精研的剑法竟然败在了一个小姑娘的手底下,实在是心有不甘,总想再挽回一点颜面,没想到小龙女的剑法竟然有越战越勇的趋势,似乎随时都在进步一般。

    林朝英毕生呕心沥血,创出的古墓派玉女剑法,本来就是为了克制全真教的剑法,刚开始的时候,小龙女缺乏经验,争斗之中多了三分谨慎,郝大通还能勉力应付。等到小龙女发现郝大通不过如此,心态放平之后,全力施展玉女剑法,再也没有留手,郝大通便彻底陷入了被动之中。

    郝大通使出一招“浪迹天涯”,剑法之中蓄满内力,剑势威猛,直刺小龙女左肋处的五处大穴。

    小龙女同样使出一招玉女剑法中的“浪迹天涯”,与全真教的“浪迹天涯”截然相反,却后发先至,剑尖直刺郝大通右肋处的三处破绽。

    她的这一招剑法使出,有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偏偏又抓住了郝大通的破绽之处,出剑速度之快,剑招之狠辣,都大出郝大通的意料之外。仓促之间,郝大通向左横移三尺,但速度仍然稍显缓慢,小龙女的剑尖儿,在他的左肋上一点即收,郝大通感觉左肋的皮肤一点冰凉,顿时心如死灰,再无丝毫争斗之心。

    他精研全真剑法几十年,竟然不是一个小姑娘的对手,真是愧对先师!

    郝大通掷剑于地,颓然说道:“龙姑娘剑法高明,贫道不是对手,要不是姑娘手下留情,现在贫道已经横尸当场了。龙姑娘已经如此厉害,想必令师蓝掌门的武功更是渊深似海,不是我能揣测的......从此之后,杨过与我全真教,再无任何瓜葛,有蓝掌门悉心教导,想必不会让郭大侠失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