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79 收服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十余年前洪七公固恨西毒入骨,但此时年纪老了,火性已减,见他疯疯癫癫,此时已无杀他之意。当下气运丹田,只守不攻,静待欧阳锋内力衰竭。

    那知对方内力犹如长江浪涛,源源不绝的涌来,过了一浪又是一浪,非但无丝毫消减之象,反而越来越是凶猛。

    洪七公自信内力深厚,数十年来勇猛精进,就算胜不了西毒,但若全力守御,无论如何不致落败,岂知拚了几次,欧阳锋的内力竟然越来越强。

    洪七公想起与他隔着藏边五丑比力之际,曾经连运三次劲,竟是一次大似一次,此刻回想,似乎当时他第一次进攻的力道未消,第二次攻力已至;二次劲力犹存,第三次又跟着上来。

    欧阳锋如此内力叠加,劲力越来越强,他若是只持守势,由得他连连摧逼,定然难以抵挡,只有乘隙回冲,令他非守不可,对方来势方不能累积加强。

    想明白此点,洪七公心念动处,立即运劲反击,二人以硬碰硬,全身都是一震。

    二人又僵持了一会儿,欧阳锋头顶透出一缕缕的白气,渐渐越来越浓,就如蒸笼一般。洪七公也是全力抵御,此时已无法顾到是否要伤及对方性命,若得自保,已属万幸。

    从清晨拚到辰时,又从辰时拚到中午,洪七公渐感内力消竭,但对方的劲力仍似狂涛怒潮般涌来,暗叫:“老毒物越疯越厉害,老叫化今日性命休矣。”他料得此番拚斗定然要输,苦在无法退避,只得竭力支撑。

    其实此时欧阳锋也已渐渐感到内息衰竭,支撑这种狂猛的攻势,已经极为勉强。

    又拚了半个时辰,两人都已经有力不从心之感,奈何这种凶险的情况下,谁都不敢退让一步,否则就是身死之局。

    双方刚开始比拼内力的时候,蓝天雨并没有打算阻止。不好好比拼一番,两人都认为自己能够最终获胜,他贸然插手,反被二人不喜。

    此时两人已经是骑虎难下,继续比拼下去,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虽然两人的年龄都已不小,但是谁都不想因为切磋武功死在这华山之巅。他此时插手,阻止二人继续比试,等同于救下了二人的性命,他们不但不会埋怨他,反而还要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既然已经到了最为恰当的时机,蓝天雨上前几步,来到两人的中间,伸出双手,一左一右分别抓住了欧阳锋的木杖和洪七公的木棒。

    蓝天雨运转北冥神功,缓缓吸纳两边的内力,吸力由小到大,两边催发的内力渐渐转移到了蓝天雨的身上。

    洪七公和欧阳锋都是世间少有的绝顶高手,他们的内力极为醇厚,这一点和蓝天雨的内力基本相当,要是他们今后专注于精炼内力,在有生之年同样可以达到内力雾化的半步先天境界。

    可惜受到位面限制,哪怕两人已经是绝顶高手,他们修炼内功仍然是以积蓄内力为主,精炼纯化内力只是顺带而为,并不会花费大量的宝贵时间去做这种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

    如此精纯的内力,吸收到蓝天雨的体内之后,不需要他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能完全炼化,此种高质的内力,蓝天雨恨不能全部吸纳过来。

    以他现在的内力境界,一般武林人士的内力,他已经不看在眼中,但这种绝顶高手的精纯内力,却是极难一见的,不管吸纳多少都不嫌多。因此上,蓝天雨故意稍微拖延了一下,一直等到吸收了两人的小半内力,这才发力,同时震开了两人的木棒。

    洪七公和欧阳锋各自后退了两步,这才站住了脚步。

    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洪七公诚挚的道谢:“多谢蓝掌门的救命之恩!要不是蓝掌门功参造化,把我们二人的内力尽皆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今天我和老毒物,就只能同归于尽了。”

    直至此刻,洪七公仍然心有余悸。

    刚才比拼内力实在是太惊险了,他和欧阳锋都是内功绝顶的大高手,非是内功远胜他们二人的武学大宗师,绝对没有插手其中的能力,要想把他们二人安然无恙的分开,更是难上加难,当时之中恐怕有只有这位神秘莫测的逍遥派掌门人才有此能力。

    除了蓝天雨之外,就算南帝一灯大师和东邪黄药师同时出手解救,再次险恶的情况之下,也无此能力。

    “举手之劳,七公不必在意。”

    蓝天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洪七公大生感慨。

    刚才的险恶情况,对于这位蓝掌门来说,确实只是举手之劳,他一人独拒当世两大高手,仍然显得行有余力。如此超凡脱俗的强悍实力,还是洪七公首次见到,哪怕当年力压群雄的王重阳,也没有如此非人的实力。

    蓝天雨救下了西毒和北丐的性命,洪七公感激莫名,但是浑浑噩噩的欧阳锋对此却毫无感触,稍事休息之后,他竟然找上了蓝天雨。

    他再次捡起地上的木杖,对蓝天雨说道:“你的实力比欧阳锋厉害,我和你较量较量。”

    说着,施展一式厉害招式,手中的木杖,劈头向蓝天雨砸下。

    蓝天雨站在原地不动,左掌高抬,右掌下压,双掌拍出,劲力凝而不散,气势仿若泰山压顶,巨龙翻腾,双掌之力,竟然带有声震天下的磅礴气势,欧阳锋手中的木杖竟然被他的右掌直接击飞!

    面对蓝天雨右掌的攻势,欧阳锋的左臂,仓促间使出一招灵蛇拳中的绝招,这才堪堪挡住。

    欧阳锋一招之间便狼狈不堪,最为震惊的还是洪七公。

    他震惊的发现,蓝天雨施展的这一招竟然是他的看家绝技——“降龙十八掌”中的“震惊百里”!而且蓝天雨施展的这一招精妙绝伦,其中的劲力拿捏的恰到好处,其中展现出的精髓,隐隐然比他还要强出一些。更不要说,蓝天雨内力雄浑浩荡,这一招的威力,比他要强出太多了。

    蓝天雨的右掌摄取过来一根枯枝,使出打狗棒法中的一式“天下无狗”,一挥之间,四面八方俱是重重棒影,把欧阳锋的身形完全笼罩。

    欧阳锋本就不是蓝天雨的对手,他和洪七公大战之后,气虚力弱,实力大打折扣,和蓝天雨相差更远。尽管他勉力抵挡,但他此时赤手空拳,还是被蓝天雨接连点中了身上的几处要**,被定在了原地,呆立不动。

    看到蓝天雨的这一招“天下无狗”,洪七公心中的震撼,再次加大了几分。

    “天下无狗”共有六变,是打狗棒法最后一招最后一变的绝招,这一招使将出来,四面八方俱是棒影,劲力所至,便有几十条恶犬也一齐打死了,所谓“天下无狗”便是此义,此招棒法之精妙,已臻武学中的绝诣。

    而蓝天雨显然已经掌握了这一招中的全部精髓,要不然,也不能一招之间就点了欧阳锋的几处要**。

    “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都是丐帮的不传之秘,尤其是“打狗棒法”,只有帮主才有资格得蒙上代帮主口耳相传,其他人是绝对没有机会学到这门绝学的。可是蓝天雨竟然精通丐帮的这两门绝学,实在是让洪七公百思不解。

    这可是关系到丐帮传承的大事,他必须问个明白,不然定会心中不安。

    洪七公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直接开口问道:“蓝掌门竟然精通我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而且比我这个花子头还要更胜一筹,实在是让我汗颜,不知道蓝掌门是从哪里学到这两门功夫的?”

    蓝天雨沉吟片刻,说道:“我说实话,你可能不相信,但我不打算骗你。这两门丐帮绝学,是萧峰大哥传授给我的,你学到的这两门绝学,就是经过我的手传授给丐帮帮主的。”

    洪七公想过很多的理由,但是就算再让他思考一百年,他也想不到会是这个原因。

    他呆愣了片刻,震惊的说道:“难怪前辈武功通神,而且还能凭空取物,原来本就是仙人当面,我竟然丝毫不知!先前失礼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然后继续说道:“我一直觉得逍遥派这个名字十分耳熟,但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前辈这样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原来前辈就是北宋年间的那位灵鹫宫宫主,前辈对我丐帮的大恩大德,我们丐帮弟子,永不敢忘。世间竟然还有前辈这样的仙人游戏人间,我能在华山绝顶遇到前辈,真是三生有幸!”

    洪七公所说俱是肺腑之言,能够见到逍遥世间的活神仙,他心中的激动,简直难以言喻。自古以来就有仙人的传说,但是世间偶遇仙缘的人只存在于传说中,就连始皇帝倾举国之力,最后都只是一场空。如今仙缘就在眼前,洪七公如何能不激动?

    既然有此大机缘,遇到蓝天雨这位逍遥世间的活神仙,洪七公不想错过此天大的机遇,他有些忐忑的问道:“前辈游戏人间,不知道需不需要仆人随侍身侧?如果需要的话,你看我行不行?”

    蓝天雨没想到洪七公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这几天故意卖弄,可不是为了把洪七公收为仆人,看来他装逼有点太过了,赶紧说道:“七公不必如此,既然你我有缘遇到,我对你急公好义的性格又颇为欣赏,你要是有什么要求,我自然无不应允。”

    洪七公有些赧然的说道:“长生不老太遥远,我不敢有这么高的愿望,如果能够得到前辈的指点,让我的武学境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因为位面规则所限,洪七公现在的境界几乎已经是这个位面的极限了,顶多就是进一步做到内力雾化,就再也没有进步的余地了。要想突破现在的瓶颈,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往更加高级的位面。

    蓝天雨本就打算把北丐和西毒带到末世位面,洪七公的请求正好和他的打算不谋而合。

    “七公的这个要求,说难,那真是难如登天,说容易,对我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

    蓝天雨的解释,让洪七公很疑惑,问道:“老化子听得一头雾水,前辈可否解释一二?”

    “自然可以。”蓝天雨接着说道:“你现在已经是后天顶峰,要想突破到先天境界,在本位面却是绝无可能,必须去往更加高级的位面,才有突破的机会。”

    接下来,蓝天雨解释了一下低级位面和高级位面的区别。然后说道:“等过些年,我准备到另一个高级位面去一趟,到时候,我可以把你一起带上。”

    “谢谢前辈提携!没想到,我这个花子头有生之年还能到其他世界见识一番,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洪七公欣喜万分,同时也无比震撼,这位蓝掌门竟然能够带人穿越到其它世界,这是传说中神通广大的仙人才有的本事,而这位前辈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似乎是极简单的一件事情,它管理天下第一大帮派,眼光见识自然不差,他现在更加笃定,这位蓝掌门绝对不是普通的仙人。

    两人又聊了几句,蓝天雨走到欧阳锋的身边,说道:“我那小弟子杨过,是你的义子,看在我那徒儿的面子上,我就给你扎几针,等会儿治好你的疯癫之症,我在放你离开。”

    “我儿子在哪?......我要找到我儿子......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到我儿子......你带我去找我儿子!”欧阳锋疯疯癫癫的,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但他眼里的急切之色却是不假,看来杨过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很重。

    蓝天雨不在理会他,取出金针,开始给他针灸。

    疯癫之症涉及到神秘的大脑,换了一个人,要想治疗欧阳锋的疯癫之症,必然会大费踌躇,而且治愈的可能很小。但是蓝天雨有神奇的生命之光辅助,治疗他的疯症并不为难。

    在欧阳锋的头上扎了十三针,头部以下扎了四十多针,半个时辰之后,蓝天雨拔掉所有金针,欧阳锋的神智终于彻底清醒。

    看到欧阳锋的眼神一片清明,洪七公便知道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蓝天雨收好金针,对欧阳锋说道:“你在稍等上片刻,身上的麻痹之感马上就会消失。现在你的神智已经完全恢复,天下之大,以你的武功到处都可去得,你可以下山去了。”

    拔除金针之后,欧阳锋的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他站起身来,来到蓝天雨的对面,深施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前辈的救命之恩和出手医治之情,我欧阳锋永世不敢或忘,若蒙前辈不弃,我愿意追随在前辈身边,以效犬马之劳,还请前辈应允。”

    欧阳锋恢复神智之后,刚才洪七公和蓝天雨的一番对话,他并没有忘记。蓝天雨神仙般的人物,又是他的救命恩人,兼且治好了他的疯癫之症,这样的天大恩情,就算他是心肠狠毒之人,也不能不报。况且,以蓝天雨的身份,若是能够因此追随身侧,反而是莫大的幸运。

    蓝天雨说道:“你不必如此在意,你是过儿的义父,也不算外人,举手之劳的事情,哪里需要你如此厚报。”

    “跟在前辈身侧,除了报恩之外,还能经常聆听教诲,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还请前辈莫要嫌弃我这个武夫粗鄙,我的诚意只比老叫花子高,绝对不比他差。”欧阳锋实话实说,还算真诚。

    沉吟片刻,蓝天雨说道:“那好吧,等过些年,我带你们到其它位面看一看,既让你们开开眼界,也能再次提供自身的实力,你要是愿意跟着,那就跟着好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