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1 七局四胜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群雄的齐声质疑,欧阳锋也站起身来说道:“老夫欧阳锋,虽然只是一介德寡武夫,但是实力和眼力还是有一点的,这一点大家认可吧?”

    有人大声响应道:“欧阳前辈虽然行事狠辣,但是身为天下五绝之一,实力自然没得说!”

    欧阳锋继续说道:“刚才老花子所说,绝对没有半点夸张之处,我和老化子联手也不是这位英雄的对手。武林盟主之位,也只有这位英雄才有资格担任,有这位英雄坐镇,任何人都得退避三舍。”

    就连一向狂傲的西毒都这样说,看来洪老帮主所说并不只是谦虚之语,群雄都感到极为震惊,吵吵嚷嚷的议论起来。

    过了片刻,有人大声喊道:“洪老帮主要推举的到底是哪一位英雄呀?说出名字来,让我们听一听!”

    “是呀,您说得到底是谁啊?”

    ......

    洪七公再次大声说道:“这位英雄就是逍遥派的掌门——蓝天雨蓝掌门!”

    顿时大厅里一片嘈杂声。

    “逍遥派是哪个门派,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呀?”

    “蓝天雨是谁呀?好像从来都没听说过。”

    “和洪老帮主一起过来的那位年轻人,似乎就叫做蓝天雨,难道洪老帮主推举的竟然是这位年轻人?”

    “这个人也太年轻了吧?看他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他的实力能有这么高?”

    “一个**臭未干的年轻人,怎么能担当盟主之位!对于洪老帮主的提议,我坚决反对。”

    ......

    洪七公和欧阳锋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无奈。就是因为考虑到蓝天雨的面貌太过年轻,洪七公和欧阳锋才亲自背书,没想到就算这样,还是难以服众。

    洪七公刚想再说点什么,突然大门外号角之声鸣鸣吹起,接着又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击磐之声。

    众人不知道又来了什么人物,竟然闹出这么大的排场,暂时都停止了议论。

    陆冠英叫道:“迎接贵宾!”

    语声甫歇,厅前已高高矮矮的站了数十个人。

    突然见这许多人闯进厅来,群雄都微感诧异,但均想定是来赴英雄宴的人物,眼见内中并无相识之人,也就不以为意。

    眼见又有客人到来,郭靖、黄蓉站起身来,与陆冠英夫妇一起迎了出去。

    进来的这些人打扮怪异,似乎不是中原人物。

    郭靖识得那容貌清雅、贵公子模样的是蒙古霍都王子;那脸削身瘦的藏僧是霍都的师兄达尔巴。这二人曾在终南山重阳宫中会过,虽是一流高手,但武功比自己为逊,也不去惧他。

    只见这二人分站两旁,中间站着一个身披红袍、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竿一般的藏僧,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

    郭靖与黄蓉互望了一眼,他们曾听黄药师说起过**密宗的奇异武功,练到极高境界之时,顶门微微凹下,此人顶心深陷,难道武功当真高深之极?怎么江湖上从不曾听说**有这么一个高手?

    旁边还有四人气息悠长,应该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其中一位似乎是天竺僧人,极矮极黑,,左臂上缠着一条蛇形铁鞭;还有一人身材高瘦,脸无血色,面泛清光,相貌犹如僵尸,一看就知道此人定然精通极特殊的偏门武功,他的武器也很怪异,竟然是一柄纯钢哭丧棒;第三人身高八尺,粗手大脚,脸带傻笑,双眼木然,头缠白布,似乎是回疆高手,武器是力大之人使用的熟铜棍;第四人高鼻深目,曲发黄须,显然是个胡人,但身上穿的却是汉服,颈悬明珠,腕带玉镯,全身珠光宝气,他手中拿着一条金鞭,鞭上珠光宝气,镶满了宝石、金刚钻、白玉之属,如此华丽奢侈的兵器,实在是少见。

    这几人显然都是高手,两人暗中提防,同时躬身施礼。

    郭靖说道:“各位远道而来,就请入座喝上几杯。”他猜测来者是敌非友,也不说甚么“光临、欢迎”之类口是心非的言语。

    陆冠英吩咐庄丁另开新席,重整杯盘。

    见到郭靖夫妇,霍都王子向那高瘦藏僧说道:“师父,我给你老人家引见中原两位大名鼎鼎的英雄……”

    郭靖一惊:“原来他是这蒙古王子的师父。”

    那藏僧点了点头,双目似开似闭。

    霍都王子继续道:“这位是做过咱们蒙古西征右军元帅的郭靖郭大侠,这位是郭夫人,也即是丐帮的黄帮主。”

    那藏僧听到“蒙古西征右军元帅”八字,双目一张,斗然间精光四射,在郭靖脸上转了一转,重又半垂半闭,对丐帮的帮主却似不放在心上。

    霍都王子朗声说道:“这位是在下的师尊,**圣僧,人人尊称金轮法王,当今大蒙古国皇帝封为第一护国大师。”这几句话说得甚是响亮,满厅英雄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愕然相顾,均想:“我们在这里商议抵御蒙古南侵,却怎么突然来了个蒙古的什么护国大师?”

    郭靖不知如何对付这几人才好,只淡淡的说道:“各位远道而来,请多喝几杯。”

    入座之后,霍都王子站起身来,摺扇一挥,张了开来,露出扇上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朗声说道:“我们师徒今日未接英雄帖,却来赴英雄大宴,老着脸皮做了不速之客,但想到得会群贤,却也顾不得许多了。盛会难得,良时不再,天下英雄尽聚于此,依小王之见,须得推举一位群雄的盟主,领袖武林,以为天下豪杰之长,各位以为如何?”

    “矮狮”雷猛大声道:“这话不错。我们正在商议此事,准备推举丐帮洪老帮主为群雄盟主,阁下有何高见?”

    霍都冷笑道:“洪七公早就归位了。推一个鬼魂做盟主,你当我们都是死人么?”

    此言一出,群雄齐声大哗,丐帮帮众尤其愤怒异常,纷纷叫骂。

    霍都道:“好罢,洪七公若是未死,就请他出来见见。”

    洪七公站起身来,冷然说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我老人家活得好好的,你竟然咒我去死,真是没有家教!”

    霍都微微一愕,他没想到洪七公竟然真的来到了此地,想到北丐的偌大名声,心头微微一沉,继续道:“我还道洪老帮主一大把年纪,已经先去了。就算我猜测有误,以你的年纪,此时已经年老体衰,恐怕也没几年好活了,又怎及得上我师父金轮法王正当壮年,武功绝世?各位英雄靖听了,当今天下武林的盟主,除了金轮法王,再无第二人当得。”

    群雄听了这一番话,都已明白这些人的来意,显是得知英雄大宴将不利于蒙古,是以来争盟主之位。倘若金轮法王凭武功夺得盟主,中原豪杰虽然决不会听他号令,却也是削弱了汉人抗拒蒙古的声势。

    现在有洪七公和欧阳锋这天下五绝之二坐镇此处,众人到并不担心被这些蒙古人夺取了武林盟主之位。都在心里想到:“这几十个人武功再强,也决不能是这里数千人的对手,不论单打独斗还是群殴,我们都不致落了下风,大家只听洪老帮主号令行事便了。”

    洪七公德高望重,众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向他看去,等候他的指令。

    北丐素来知道黄蓉足智多谋,与其他下指令,不如让蓉儿安排更为合适,说道:“既然有蓉儿在这里,那我就偷个懒,下面的事情就让蓉儿来安排吧。”

    黄蓉知道今日若不动武,决难善罢,群殴自然必胜,只是难令对方心服,朗声说道:“今日我们大宋群雄举办英雄大会,目的就是为了共御外辱,抵御蒙古鞑子。你们这些蒙古武师前来捣乱,妄想让我们推举一个蒙古人做我大宋的武林盟主,这只是痴心妄想罢了。不过,既然你们来了,咱们双方之间比试一下,分个高低上下,自然是应有之义。我看这样好了,我们人多,不能欺负你们人少,咱们双方就以三局为限,胜出两场着获胜,你们看如此比试可好?”

    不等霍都答话,胡人相貌的汉子,接连摇头道:“这样不行,三局为限太少了!我们五人都是忽必烈大王帐下的勇士,一样的身份地位,自然都要下场比试,我看还是五局为限好了。”

    其他几人听闻此言,都点头称是。

    原来这几人都是忽必烈刚刚招纳来的勇士,名字分别是:尹克西、潇湘子、尼摩星、马光佐。

    尹克西是波斯大贾,专精珠宝,祖孙三代都在汴梁、长安、太原等地贩卖珠宝,所以才取了个中国姓名叫作尹克西。他为人诡诈,常常趁人不备而大捡便宜,不失商人本色。

    潇湘子为人阴狠贪婪,心性恶毒,他本来是湘西僵尸门名宿,为功名利禄所惑,投效忽必烈手下,为其所驱使。他修炼的是寿木长生功,以至面泛青气,貌如僵尸,武功更是以僵尸为形,所用的武器是一柄内藏毒砂的纯钢哭丧棒。

    尼摩星是来自天竺国的高手,擅长瑜珈之术,武功狠辣,使用一条蛇形铁鞭,为人颇有野心,对“蒙古国第一勇士”之名颇有觊觎之心,此人武功虽高,脑子却不甚灵光。

    马光佐是回疆高手,力大无穷,性格憨厚,是忽必烈帐下五大高手之中,唯一良善之人。

    这四人都是刚刚投效的武林人士,对于金轮法王这个蒙古国师,并不心服。这一次前来大会捣乱,金轮法王本来没打算带这几人过来,是尹克西认为这是一次扬名的好机会,特意鼓动了其他三人,一起跟了过来。

    因此之故,黄蓉提议的三局两胜,尹克西是绝不会同意的,既然来到了这里,他们几人一定要在群雄面前显露一下自身所学,不让金轮法王专美于前。

    对于黄蓉来说,三局两胜自然是最为有利,不论是她的丈夫郭靖,还是师傅洪七公,或者是西毒欧阳锋,这三人都是大宋武林最厉害的人物,随便哪一位出手,都无落败之理。

    对方现在提出的五局三胜倒也没有大碍,只要郭靖、洪七公、欧阳锋这三场获胜,哪怕两外两场全部落败,最终获胜的还是大宋群雄。

    想明白此点,黄蓉说道:“五局三胜到也可以,你们哪一个先下场?”

    对于尹克西五局三胜的提议,霍都并不赞同,他和达尔巴跟随师傅远来至此,同样也是为了在武林大会上震慑群雄,多少也能得些功劳,而且他自认为,他和师兄的武功比起这几位新投效的武林人士,也差不到哪里去。

    因此,这次比试,他和师兄也必须要占据一个比试名额!

    二师兄达尔巴拙于言辞,这次争取比试名额的事情,只能是他自己尽力争取。

    霍都抢在尹克西答话之前,说道:“自然是我这个做弟子的先下场,这样的话,就七局四胜好了。你们哪一个和我比试?”

    对方竟然又要七局四胜,这样的话,对己方来说,局势越来越不利了,黄蓉暗暗皱眉,思忖其中的得失。

    大宋一方实力最强,也最有把握获胜的只有郭靖、洪七公、欧阳锋三人,对局越少,大宋一方获胜的把握就越大。反过来,对局越多,不确定的因素就越多,获胜的把握也就越少。

    七局四胜,大宋一方必须稳胜四局才行。除了郭靖、洪七公、欧阳锋之外,大宋一方实力最强的可能就是蓝天雨了。在黄蓉想来,虽然师傅和欧阳锋因为蓝天雨的救命之恩,对他的实力可能夸大了一些,但是蓝天雨能够插手当世五绝的比试,功夫应该很强才对,就算比不上师傅,也应该算得上是很强的高手了,就算不能稳胜一局,一半获胜的几率还是有的。

    尽管黄蓉聪明绝世,但他也想不到师傅和欧阳锋竟然没有丝毫夸大,蓝天雨确实是当世第一高手。

    因为有了这一点误解,黄蓉对于下面的对局,丝毫不敢大意,唯恐稍有失算,最后落败,丢了整个大宋武林的脸面。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