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2 第一场比试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四更,两万字更新,可以求一下吗?

    .............

    对方七局四胜的提议,黄蓉没有反对的理由,就算反对,恐怕也不能如愿,好在大宋一方获胜的几率比对方大得多,好好谋划一下,最后获胜应该没有问题。

    她继续问霍都:“你第一个出场,那是谁第二个出场呢?你们后面的出场顺序如何安排?”

    霍都道:“自然是我师兄达尔巴第二个出场,我师傅金轮法王最后一个出场。至于其余四场哪一个先出场,那就要四位勇士自己安排了,这个不好说。”

    虽然不能弄清楚其余四人的出场顺序,但这并不影响黄蓉接下来的安排。因为她对于尹克西几人的实力强弱,没有一点了解,就算知道他们的出场顺序,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黄蓉回到主桌,对众人低声道:“咱们胜定啦。”

    郭靖道:“有师傅和欧阳前辈坐镇,咱们大宋一方获胜,应该问题不大。如果能够多赢上几场,那就更好了。”

    黄蓉道:“霍都和达尔巴是金轮法王的弟子,这两个人的实力最弱,我们只要先胜了这两场,最后获胜的不但一定是我们大宋武林,而且还能多胜几场,让这些蒙古武士大丢脸面。”

    她先是看向郝大通,后又转向朱子柳,说道:“朱师兄,以你一阳指的功夫,要胜这蒙古王子是不难的。”

    朱子柳当年在大理国中过状元,又做过宰相,才智过人,是武林中少有的饱学之士。

    他初列南帝门墙之时,武功居渔樵耕读四大弟子之末,十年后已升到第二位,此时的武功却已远在三位师兄之上。一灯大师对四名弟子一视同仁,诸般武功都是倾囊相授,但到后来却以朱子柳悟性最强,领会得最多,尤其一阳指功夫练得出神入化。

    以他现今的武功,胜过霍都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郝大通的实力不差,但是比之朱子柳还是稍逊一筹,朱子柳出战可以保证必胜,但是郝大通出战,就在两可之间了。黄蓉此番考虑,甚是明智。

    此时此刻,朱子柳自然不会推拒,痛快说道:“定当全力以赴,拿下这第一场!”

    黄蓉看向蓝天雨,继续说道:“我想这第二场请贵派的李莫愁仙子出战,以李仙子的实力胜过达尔巴,易如反掌,蓝掌门你看如何?”

    “自然可以,黄帮主尽管吩咐。”蓝天雨爽快答应。

    黄蓉拍手笑道:“这两场,我们必然可以稳稳拿下。后面还有师傅、欧阳前辈、郭靖以及蓝掌门出战,我们只差一场,就能全胜了。”

    停顿了一下,黄蓉继续说道:“这最后一场对战金轮法王的人选倒是有些为难,我想请郝道长出战,能胜自然更好,就算不能胜利,也不会影响大局,不知道长意下如何?”

    我看那四位高手稀奇古怪,似乎对金轮法王也不太服气,实力应该比霍都和达尔巴强上不少,我们这边要是再想挑出一个稳稳胜过他们的高手,倒是有些为难。”

    郭靖听妻子如此说,感觉不太妥当,当即接口道:“请郝道长对战那金轮法王,可就危险得紧。胜负固然无关大局,只怕敌人出手过于狠辣,难以抵挡。”

    郝大通深知这一场比武关系国家气运,与武林中寻常的争名之斗大大不同,当下慨然说道:“这个倒不须顾虑,只要利于国家,老道纵然丧生于藏僧之手,那也算不了甚么。”

    黄蓉道:“咱们在七场中只要先胜了六场,这最后一场就不用再比。金轮法王要想挽回颜面,很可能会直接发起挑战,这样郝道长便不用出战了。”郭靖大喜,连声称是。

    蓝天雨插话道:“黄帮主这一番安排深谙兵法之道,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你看行不行?”

    “请说。”黄蓉对这位蓝掌门一点都不了解,很想知道他有什么高见。

    蓝天雨道:“黄帮主对我逍遥派的实力不太了解,那我就毛遂自荐一下。这第三场的人选,我推荐我那二弟子小龙女出战,她的实力比李莫愁还要强一些,虽然比金轮法王可能要差上一点,但是战胜尹克西等人还是毫无问题的。”

    “早在五年前,龙姑娘就远胜与我了,要不是考虑到金轮法王的实力太强,和他对战有些危险,我也会推荐龙姑娘出战。”郝大通也开口说道。

    黄蓉很吃惊!

    他不知道蓝天雨和小龙女的实力到底如何,但是李莫愁的实力,她却非常清楚。小龙女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实力竟然比李莫愁还要强,这个消息还真是让她有些难以置信。以此来看,她对这位逍遥派掌门的实力同样低估了。

    “我连知己知彼都做不到,师傅命令我排兵布阵,看来有些失策了。我看还是请蓝掌门安排出战的事宜,应该更为合适。”黄蓉此话并不是推脱之言,而是内心的真实想法。

    洪七公说道:“我这是习惯成自然了,蓉儿的聪明才智,一直胜我百倍,一到了需要动脑筋的时候,我就分外信任她。蓉儿说得对,她对整体情况不太了解,尤其是逍遥派的事情。而蓝掌门同样是绝顶聪明之人,下面还是清蓝掌门来安排吧。”

    蓝天雨没有推脱,说道:“黄帮主安排的很合理,我基本上没有异议,第三场就让龙儿出战好了,她肯定能拿下这一场,第四场由郭大侠出战,等这四战全胜之后,我们看看对方如何反映,再来安排下面的事情。”

    然后,他对朱子柳说道:“这第一战,事关整体气势,至关重要,朱大侠的实力是不需要担心的,但是霍都为人奸诈,这一点却不可不防。”

    其实若是按照蓝天雨的意思,这第一场他会派出杨过出战。经过他几年的悉心调教,又有参灵丸和寒玉床相助,杨过的武功进境极快,虽然比之小龙女还差上不少,但比霍都已然强出甚多。但黄蓉已经定下了朱子柳出战,而朱子柳的实力确实可以战胜霍都,他倒是没必要再行更改。只要朱子柳听记住他的告诫,拿下这一场,应是毫无问题。

    朱子柳笑道:“多谢蓝掌门信任,在下身负重任,若是胜不了这蒙古王子,那可要给天下英雄唾骂一世了。”

    郭靖道:“师兄不用过谦,霍都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他曾经和霍都交过手,知道霍都的实力要略逊朱子柳一筹。

    朱子柳走到厅中,向霍都拱了拱手,说道:“这第一场,由敝人来向阁下讨教。敝人姓朱名子柳,生平爱好吟诗作对,诵经读易,武功上就粗疏得很,要请阁下多多指教。”

    说着深深一揖,从袖中取出一枝笔来,在空中画了几个虚圈儿,全然是个迂儒模样。

    霍都心想:“越是这般人,越有高深武功,实是轻忽不得。”当下双手抱拳为礼,说道:“小王向前辈讨教,请亮兵刃罢。”

    朱子柳道:“蒙古乃蛮夷之邦,未受圣人教化,阁下既然请教,敝人自当指点指点。”

    霍都心下恼怒:“你出言辱我蒙古,须饶你不得。”摺扇一张,道:“这就是我的兵刃,你使刀还是使剑?”朱子柳提笔在空中写了一个“笔”字,笑道:“敝人一生与笔墨为伍,会使什么兵刃?”

    霍都凝神看他那枝笔,但见竹管羊毫,笔锋上沾着半寸墨,实无异处,与武林中用以点穴的纯纲笔大不相同。说道:“既然如此,看招!”

    摺扇张开,向他一挥。朱子柳斜身侧步,摇头摆脑,左掌在身前轻掠,右手毛笔迳向霍都脸上划去。霍都侧头避开,但见对方身法轻盈,招数奇特,当下不敢抢攻,要先瞧明他武功家数,再定对策。

    霍都虽是在蒙古学的武艺,但金轮法王胸中渊博,浩若湖海,于中原名家的武功无一不知。霍都学武时即已决意赴中原树立威名,因此金轮法王曾将中土著名武学大派的得意招数一一与他拆解。

    岂知今日一会朱子柳,他用的兵器既古怪,而出招更是匪夷所思,从所未闻,只见他笔锋在空中横书斜钓,似乎写字一般,然笔锋所指,却处处是人身大穴。

    朱子柳是天南第一书法名家,虽然学武,却未弃文,后来武学越练越精,竟自触类旁通,将一阳指与书法融为一炉。这路功夫是他所独创,旁人武功再强,若是腹中没有根底,实难抵挡他这一路文中有武、武中有文、文武俱达高妙境界的功夫。

    幸而霍都自幼曾跟汉儒读过经书、学过诗词,尚能招架抵挡。但见对方毛笔摇幌,书法之中有点穴,点穴之中有书法,当真是银钓铁划,劲峭凌厉,而雄伟中又蕴有一股秀逸的书卷气。

    朱子柳内力既深,功夫又奇特高妙,渐渐占据了上风,手中之笔钓将上来,直划上了霍都衣衫。群豪轰笑声中,霍都跟跄后退。

    金轮法王双眼时开时合,似于眼前战局浑不在意,实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眼见霍都已处下风,突然说了几句蒙古语。

    众人不知他这几句藏语说些什么,霍都却知师父提醒自己,不可一味坚守,须使“狂风迅雷功”与对方抢功,当下长啸一声,右扇左袖,鼓起一阵疾风,急向朱子柳攻去。

    劲风力道凌厉,旁观众人不由自主的渐渐退后,只听他口中不住有似霹雳般吆喝助威,料想这“狂风迅雷功”除了兵刃拳脚之外,叱咤雷鸣,也是克敌制胜的一门厉害手段。朱子柳竹笔急书,高视阔步,和他斗了个旗鼓相当。

    两人翻翻滚滚拆了百余招,朱子柳笔意斗变,出手迟缓,用笔又瘦又硬,古意盎然,又更换了一种笔法。

    霍都仍以“狂风迅雷功”对敌,只是对方力道既强,他扇子相应加劲,呼喝也更是猛烈。武功较逊之人竟在大厅中站立不住,一步步退到了天井之中。

    这时朱子柳用笔越来越是丑拙,但劲力却也逐步加强,笔致有似蛛丝络壁,劲而复虚。

    霍都暗暗心惊,渐感难以捉模,一扇挥出,收回稍迟,朱子柳毛笔抖动,已在他扇上题了一个大篆。

    霍都一看,茫然问道:“这是‘网’字么?”朱子柳笑道:“不是,这是‘尔’字。”随即伸笔又在他扇上写了一个“乃”字。

    霍都心神沮丧,摇动扇子,要躲开他笔锋,不再让他在扇上题字,不料朱子柳左掌陡然强攻,霍都忙伸掌抵敌,却给他乘虚而入,又在扇上题了两字,只因写得急了,已非大篆,却是草书“蛮夷”二字。

    朱子柳哈哈大笑,指着霍都的扇子说道:“尔乃蛮夷。”

    群雄愤恨蒙古铁骑入侵,残害百姓,个个心怀怨愤,听得朱子柳骂他“尔乃蛮夷”,都大声喝起采来。

    霍都给他用“一阳书指”杀得难以招架,早就怯了,听得这一股喝采声势,心神更乱。

    此时群雄站在四周围观,杨过正站在蓝天雨的身旁,他出言赞道:“这位朱大侠的武功当真奇特,他所用的书法,我有好多都不认识。要是和他对敌,这读书少了,当真有些吃亏。”

    蓝天雨却不以为然,指点道:“这是比武求胜,又不是以文会友,何须知道他写得是什么?你只要找到他招式中的破绽,胜过他并不难。他越是刻意追求书法上的完美,招式中的破绽就越多,也就是霍都的实力本就比他差了不少,要是朱子柳遇上实力相当的对手,最后落败的,必然是他。”

    黄蓉也站在蓝天雨的左近,听了他这番与众不同的见解,也是大为受益。这番道理就连她都没有想到,刚才还一直惊叹于朱子柳的书法和武功融合的高妙非凡,心中百般赞叹,却没想到,其中的弊端竟然这么大。

    存了这番心思,她再看朱子柳的“一阳书指”,忽略了字体之后,果然其中颇多破绽之处。看明白此点,心中难免有些汗颜,对于蓝天雨的实力又高看了几分。

    但见朱子柳振笔挥舞,霍都愈发的难以抵挡,只得勉力举扇护住面门胸口要害,突感膝头一麻,原来已被敌人倒转笔锋,点中了穴道。

    霍都但觉膝弯酸软,便要跪将下去,心想这一跪倒,那可再也无颜为人,强吸一口气向膝间穴道冲去,要待跃开认输,朱子柳笔来如电,跟着又是一点。他以笔代指,使出一阳指法,连环进招,霍都怎能抵挡?

    他膝头麻软,终于跪了下去,脸上已是全无血色。

    群雄眼见朱子柳获胜,顿时欢声雷动。

    霍都跪倒之后,朱子柳心想自己以一阳指法点中他穴道,这与寻常点穴法全然不同,旁人很难解救,于是伸手在他胁下按了几下,运气解开他的穴道。

    那知霍都穴道甫解,杀机陡生,尚未站直身子,右手拇指一按扇柄机括,四枚毒钉从扇骨中飞出,尽数钉在朱子柳身上。

    本来高手比武,既见输赢,便决不能再行动手,何况大厅上众目睽睽,朱子柳虽然并未忘记蓝天雨的警告,却也未料到他会突施暗算。

    霍都若在比武之际发射暗器,扇骨藏钉虽然巧妙,以朱子柳的实力,却也决计不会被他射中。而此时朱子柳解他穴道,与他相距不过尺许,武功再高,亦难闪避。

    四枚毒钉无一落空,尽数钉在了朱子柳的前胸之上。

    朱子柳一中毒钉,立时全身痛痒难当,“啊”的一声惨叫,仰天跌倒在地。

    这一下变起仓卒,人人都是大吃一惊。

    群雄惊怒交集,纷纷戟指霍都,痛斥他卑鄙无耻。

    霍都却大言不惭道:“小王反败为胜,又有什么耻不耻的?咱们比武之先,又没言明不得使用暗器。这位朱兄若是用暗器先行打中小王,那我也是认命服输。”

    众人虽觉他强词夺理,一时倒也没法驳斥,但仍是斥骂不休。

    郭靖抢出抱起朱子柳,但见四枚小钉分钉他胸口之上,又见他脸上神情古怪,知道暗器上的毒药甚是怪异,忙伸指先点了他三处大穴,使得血行迟缓、经脉闭塞,毒气不致散入心脉。

    欧阳锋走过来,仔细看了看,说道:“这种混合剧毒,不知道毒药配方,很难解毒,我暂时也毫无办法。”

    郭靖、黄蓉等人闻言,都露出焦急愁苦之色。

    蓝天雨走过来,说道:“我精通医术,给他扎上几针就好了。”

    洪七公在一旁道:“蓝掌门医术通神,老毒物就是给他扎了几针,就彻底治好了疯癫之症。”

    在众人的关注之下,蓝天雨取出金针,出手如电,眨眼间就在朱子柳的身上刺入了五十四枚金针,看着微微震颤的针尾,众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他们不懂医术,但是刚刚蓝天雨出手如电,那快若雷霆的速度,若是把金针刺向他们,谁都没有躲开的把握!

    金针刚刚刺入身体,朱子柳就感到痛痒立消,伤口处一片清凉舒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