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3 剑法神威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五千字更新,今日第二章。

    .....

    朱子柳连忙打起精神致谢:“多谢蓝掌门救命之恩!贼子的毒药太过歹毒,果然是奸狡无耻之辈,悔不该没有听从蓝掌门的劝告。如今竟然输了这第一场,真是愧对天下英雄!”

    朱子柳满脸懊悔之色。

    “无妨,霍都以狡计取胜,人品低劣,咱们虽败犹荣。”安慰一句之后,蓝天雨扭头对杨过说道:“霍都用卑劣之计取胜,不以为耻,反而猖狂得意,这种恶毒无德之人,最为可恨,过儿你去教训教训他。”

    “好勒,师傅放心,我一定让他长个记性!”杨过早就想要一试身手,有了师傅吩咐,顿时喜笑颜开。

    霍都手摇折扇,正自洋洋自得,杨过来到他的面前,指着他的摺扇上朱子柳所写的四字,说道:“尔乃蛮夷!此事众人皆知,你倒也不用张扬了。”然后,哈哈大笑。

    霍都脸上一红,“啪”的一声把摺扇合上,恼羞成怒道:“哪里来的小畜生,赶紧滚开!”

    杨过叫道:“小畜生骂谁?”

    霍都听他问“小畜生骂谁”,顺口答道:“小畜生骂你!”

    他怎知南方孩子向来以这般套子斗口,一不留神,已自上当。

    杨过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正是小畜生骂我!”

    大厅上情势本来极是紧张,却给这杨过突然这么一个打岔,群雄都笑了出来。霍都大怒,摺扇直出,往杨过头顶击去。

    杨过一边抵挡,一边说道:“你都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了,竟然欺负我一个孩子,你若输了,该当如何?”

    霍都英俊潇洒,被杨过说成四五十岁的老头子,心里更加恼怒,恶狠狠说道:“我输给你?快别做梦了,小畜生!”

    杨过顺手格挡的同时,大喝道:“小畜生骂谁?”

    霍都道:“小畜生骂......”话到口边,猛然省起,总算悬崖勒马,硬生生把最后一个“你”字缩了回去。杨过笑道:“小番王,教了你个乖,你记着罢。”他话说得轻巧,手上的招式也丝毫不慢,看起来行有余力。

    “你还没告诉我?你要是输了,该当如何?你这么大个人?该不会是输不起吧!”杨过继续追问。

    在霍都想来,眼前这个少年就算有点本事,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等他教训这少年一顿,挽回点儿面子,自然也就饶了他,既然这少年追问,他便随口说道:“小孩子大言不惭,竟然还妄想战胜我,真是痴心妄想。你要是赢了,这第一场比试就算你们大宋胜了,你看这样如何?”

    “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那咱们就好好较量较量!”杨过一边和他对敌,一边说道:“你们蒙古人都像你一样无耻吗?刚才你明明被人点了穴道,已然落败,朱大侠的一阳指点穴术,旁人解不开,他好心好意给你解穴,你竟然恩将仇报,趁他不备,偷施暗器,难道你师傅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俗话说有其徒必有其师,你是个卑鄙恶毒的小人,你师傅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杨过的手上丝毫不让,嘴上更是喋喋不休,一时间,霍都竟然有些头昏脑胀,心中的怒气越来越盛,但让他意外的是,眼前这个少年竟然实力不差,抵挡他的攻势,虽然看起来有些勉强,但总能在危机时刻险之又险的避开,接连几次让他在快要得手之际,功亏一篑。

    一开始,霍都还以为是对方运气好,这才勉强避开了他的杀招,但是时间一长,多次出现这种巧合之后,他要是还这么想,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慢慢的,霍都终于注意到对手脚下的步法似乎极为深奥,想来这个少年接连避开他的厉害招数,定然是依仗着这套深奥至极的轻功身法。

    看到霍都已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杨过不在戏耍他,开始认认真真的出招还击。

    此时杨过全力迎战,两人对战的情况马上发生了变化。开始的时候,杨过故意戏耍霍都,他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时刻面临被狂风巨浪打翻的危险。

    但此刻,杨过脚踩凌波微步,手上施展出逍遥派绝顶掌法之一的“白虹掌”,当真是倜傥潇洒,翰逸神飞,大有晋人乌衣子弟裙屐风流之态。

    不管是凌波微步还是白虹掌,都是精妙绝伦的武学,除了威力巨大之外,在施展之时,偏偏还飘逸灵动,极具观赏性。

    此时但见他满厅游走,一招未毕,二招又至。一掌初出之时,人尚在左,掌法拍落之时,身已转右,大厅中央,似乎到处都是杨过的身影,只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一套掌法法只使得十余招,群雄无不骇然钦服。

    霍都的扇上功夫本也是武林一绝,挥打点刺,也是以飘逸轻柔取胜,但此刻遇到天下无双的凌波微步,竟然施展不出手脚,加以他扇上给朱子柳写上那“尔乃蛮夷”四个字,被杨过一番取笑,不愿再行张开,这样一来。扇子中的“挥”字功夫便使不出了。

    霍都眼见不敌,开始焦躁起来,暗思今日若是竟折在这小子手中,不免自此声名扫地。他第一场比试本就是以奸计取胜,若是再次落败,岂不更加丢人?

    只见杨过脚踏凌波微步,忽东忽西,白虹掌一招接连一招,气势越来越凌厉。威猛攻势之下,霍都竟然难以抵挡,他若是纵跃闪避,登时就彻底落了下风,当即张开摺扇,勉力挡主了这几式连绵的猛招。

    险恶局面之下,霍都一声呼喝,又使出“狂风迅雷功”来反击。他右扇左袖,鼓起一股疾风,袖中隐藏铁掌,全力施为。

    以他武林高手的身分,与一个少年过招,竟然不得不用出看家本领来全力施为,即令得胜,脸上也已全无光采。但此时他只求不败,哪里还顾得这许多?

    霍都吐气呼喝,一招狠似一招。

    杨过步法轻快,招断意连,绵绵不绝,当真是恣意潇洒,风姿如玉。

    凌波微步和白虹掌本就是以韵姿佳妙取胜,衬着对方的大呼狂走,更加显得他雍容徘徊,隽朗都丽。杨过一身青衣,面白如玉,掌法使到精妙处,人人眼前斗然一亮,更觉他清华绝俗,活脱脱是个翩翩佳公子。

    尤其是郭芙,前几天见到杨过之后,本就被他的玉面英姿所吸引,现在看到他大发神威,更加心头鹿撞,眼眸中异彩连连。

    眼看霍都就要落败,杨过记起师傅要好好教训他的叮嘱,心思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霍都扇底与袖间的风劲越鼓越猛,显然已经发了很,即便豁出了性命不要,也要挽回颓势。

    眼见他愈斗愈狠,杨过虚抓一把,忽然说道:“小心!我要放暗器了!”

    霍都曾用扇中毒钉伤了朱子柳,听他如此说,只道他的身上也藏有暗器,见杨过右拳虚握,对准了自己面门,急忙向右跃开。却见杨过右手空空,哪里有什么暗器?”

    霍都知道上当,骂了声:“小畜生!惯会虚张声势。”

    杨过问道:“小畜生骂谁?”

    不再回答,霍都只发招猛攻。杨过左手一提,叫道:“暗器来了!”霍都忙向右避,杨过看准时机,一掌恰好从右边疾扫而至,他急忙缩身摆腰,杨过的指尖距他左肋不过寸许,这一招差之毫厘,凶险之极。

    虽然死里逃生,也吓得霍都背生冷汗,但见杨过左手又是一提,叫道:“暗器!”便再也不去理他,自行挥掌迎击,果然对方又是行诈。

    杨过纵前扑出,左手第四次提起,大叫:“暗器!”

    霍都骂道:“小畜......”第三个字尚未出口,蓦然间,眼前金光闪动,这一下相距既近,又是在对方数次行诈之后毫没防备,霍都急忙高高跃起,只觉腿上微微刺痛,已中了几枚极细微的暗器。

    他想暗器细小,虽中亦无大碍,盛怒之下,扇戳掌劈,发了大狠,要将这狡狯小儿立毙于当场。

    杨过轻松得手,笑吟吟的道:“我三番四次提醒,要放暗器了,要放暗器了,你总是不信。小爷可没骗你,是也不是?”

    霍都正要挥掌击出,突觉腿上一阵麻痒,似被一只大蚊子叮了一口,忙提气忍住,要待发招。然而,麻痒却更加厉害了。

    他心下一惊:“不好,小畜生暗器有毒!”

    念头只是一转,腿上的麻痒越来越是剧烈,再也无法忍耐,也顾大得大敌当前,抛下扇子,伸手就去搔痒,只这么一搔,竟似连心中也都痒了起来,不由得大叫摔倒,惨呼连连。

    古墓派玉蜂金针之毒,天下罕见,中了一枚已自难当,何况在激斗之际、血行正快之时连中数枚?至此,霍都自然要大受一番苦头。

    杨过施施然走回到师傅身边,笑吟吟的说道:“弟子幸不辱命,重新赢回了第一场,小小教训了那藩王一回,也算是给朱大侠出了一口恶气。”

    “你的功夫还差得远,不得骄傲自满!”话虽这样说,但蓝天雨嘴角上翘,显然对杨过的表现很满意。

    “真没想到过儿的武功已经如此高明了,这可真是太好了!”看了杨过的表现,郭靖十分欣慰。

    黄蓉也高兴地说道:“还是过儿聪明,竟然峰回路转,把这第一场比试又重新赢回来了。”

    李莫愁略带倨傲的说道:“小师弟的实力,赢下霍都本来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夸耀的。以小师弟绝世无双的轻身功夫,就算我都赢不了他,区区一个霍都更加不在话下。但愿对方第二场的对手不要太过孬包,不然就没意思了。”

    说着,李莫愁来到了场中,大声催促到:“这第二场比试,你们哪一个下场?速度快点儿,不要磨磨蹭蹭的。”

    金轮法王面色不善,叽里呱啦说了几句什么,一个高大消瘦的喇嘛,快步走了出来。

    此人来到厅中,从大红袈裟下取出一件兵器,众人见到他的兵刃,都是暗暗心惊,原来那是一柄又粗又长的金杵。这金刚降魔杵长达四尺,杵头碗口粗细,杵身金光闪闪,似是用纯金所铸,这份量可比钢铁重得多了。

    这位喇嘛站在了李莫愁的面前,向她合十行礼,说道:“我叫达尔巴,你叫什么名字?”

    说话的同时,达尔巴将右手中的金杵往上一抛。金杵落将下来,砰的一声,把厅上两块青花大砖打得粉碎,杵身陷入泥中,深逾一尺。这一下先声夺人,此杵重量可知,瞧他又干又瘦的一个和尚,居然使得动如此一件重兵器,则武功膂力可想而知。

    如此威势却似乎并没有被李莫愁看在眼里,淡淡答道:“贫道逍遥派弟子李莫愁。废话少说,赶紧出招吧!”

    “那你小心了。”

    达尔巴伸手拔起地上的降魔杵,高高抬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李莫愁的头顶砸下。

    李莫愁身法如电,一抬腿间,已然横移一尺开外,同时挥动手中的拂尘,顺势缠上了达尔巴的降魔杵,轻轻向前一带,达尔巴竟然站立不稳,向前趔趄了一步。右手使劲后夺,这才避免了降魔杵脱手的危机。

    仅仅一招,李莫愁就差点夺下了达尔巴的兵器,达尔巴再也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心,施展开“大力降魔杵”,把一杆重兵器舞动得密不透风,兵器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李莫愁仍然姿态闲雅,脚步轻盈,仿如闲庭信步一般,四处游走,手中的拂尘左挥右扫,看似轻盈无力,实则蕴蓄着绝大的内力,每一次和达尔巴的降魔杵相交,达尔巴都感到阵阵热流窜入自己的手臂之中,时间不长,两臂就酸麻起来,气力大减。

    十几招之后,达尔巴的动作开始逐渐减缓,已然露出了败相。

    李莫愁挥出的拂尘陡然加快,一招“无孔不入”使出,达尔巴的周身都被漫天拂尘笼罩,匆忙间左挡右避,躲开了几处要害,但是右手的“合谷穴”、胸前的“乳根穴”、“天溪穴”,都被拂尘接连扫中。

    “当啷”一声,降魔杵掉落在地,达尔巴气血凝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李莫愁一言不发,扭头回归原位。

    李莫愁展露出来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群雄阵阵喝彩声,震耳欲聋。

    郭靖赞叹道:“几年未见,李仙子的功夫大有进境,越发的精纯了,在下佩服。”

    对于郭靖的武功,李莫愁是极佩服的,她谦虚道:“我只是掌握了本派绝学的一点皮毛,不敢当郭大侠的赞誉。”

    郭靖道:“仙子客气了。”

    蓝天雨对小龙女说道:“下一场也不知道对方会派出哪一个出战?稳妥起见,你还是直接施展‘玉女素心剑法’最为保险,能胜便胜,不要拖延。”

    “谨遵师命!”小龙女手持双剑,来到场中。

    看到竟然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出场,尹克西等人谁都不愿上场,最后一番争论,尼摩星走了出来。

    看着小龙女清丽的容颜,尼摩星惋惜道:“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要是被我一鞭子打死了,还真是挺可惜的。在下尼摩星,你是何人?”

    “逍遥派弟子小龙女,你出手吧!”小龙女表情淡漠,似乎对这一场大战毫不在意。

    “我怕自己出手重了,一不小心打伤了你,还是你先出手吧。”小龙女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尼摩星自然不会抢在一个小姑娘的前面出手。

    “那好吧。”

    小龙女不在谦让,左右手各自施展一招“花前月下”,左手剑刺向尼摩星的右腿,右手剑斜斩他的左臂,双手剑法相辅相成,浑然天成,妙到豪颠。

    尼摩星原本毫不在意,但是小龙女出手之后,他惊骇的发现,对方的招式之中竟然毫无破绽,他竟然想不出一招破解对方剑法的招式。

    仓促之下,尼摩星只得挥动手中的铁鞭,使了一招“如封似闭”,企图挡下对方毫无破绽的一击。

    只听“铛”的一声,铁鞭和小龙女的右手剑相撞,挡下了她的右手剑法。但是小龙女刺向他右腿的一剑,他却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尽管他勉力躲避,但还是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虽然伤势不重,只是皮外伤,但是伤口也有两寸左右,他的右膝以下,很快被鲜血染红。

    这位一看就很厉害的尼摩星,竟然被小龙女一剑刺伤,众人都惊呼出声。

    小龙女一袭白衣,本就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此刻在如霞烛光的映衬之下,一举一动更是飘然若仙,仿如瑶池仙子临世,秀美不可方物。

    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女子之美,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不知,此时一见小龙女,各人心头都不自禁的涌出“美若天仙”四字来。她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实非尘世中人。

    在比试开始之前,谁都想不到这样一位看起来不足二十岁的小姑娘,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绝艺,要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不会相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