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4 一招制敌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尼摩星被一剑刺伤,心中再也没有一丝小觑之意,挥动手中的铁线蛇鞭,施展开平生绝技,和小龙女激战在一起。

    他的铁鞭是一条灵蛇般的铁铸短鞭,铁蛇头部呈三角形,形如活生生的铁线毒蛇,鞭身以无数细小铁球镶成,蛇头蛇尾均具锋锐尖刺。这是一件极为阴狠的兵器,若是不小心被此铁鞭扫上一丝皮肉,必然会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伤势严重。

    此短鞭与一般的及远长鞭使法有很大不同,此鞭使动时矫夭灵动,招式难测,非常难以对付。

    可惜尼摩星遇到的是能够一心二用,独自一人就能施展“玉女素心剑法”的小龙女,尽管他的鞭法精微深奥,但是与几乎没有任何破绽的“玉女素心剑法”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虽然他的内力比小龙女强出不少,但是在小龙女绵密严谨、没有一丝破绽的剑法下,根这点优势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众人只看到小龙女的身形犹如狂风漫卷的轻盈雪花,飘飘扬扬,无形无迹,围绕在尼摩星的身周,两柄长剑东刺西砍,明明不是特别迅捷,偏偏每一剑都把他逼入绝地,拼尽全力之下,才能勉强找到一丝反抗的机会。

    古墓派的轻功本就是武林一绝,于平原旷野之间尚不易见其长处,此时在大厅中使将出来,更显得飘逸无伦,变化万方。她一生在墓室中练功,于丈许方圆之内当真趋退若神,这一点别派任何轻功都难以企及,再加上小龙女又学习了凌波微步,起落之间更加翩然若神,身姿绰约,任谁见了,都会生出欣羡之意。

    她的剑法更加让人看得目炫神迷,一招使出,观战的众人往往要思索很久,才能大致明了其中的精微之处。

    年纪轻轻的小龙女都如此厉害,再加上刚刚出场的李莫愁和杨过,这三位逍遥派的弟子,随便一人,武功都不可轻辱,在场之人能够和他们相比的,根本就是寥寥无几。由此来看,逍遥派的掌门人自然更加厉害!

    难怪洪老帮主和欧阳锋对逍遥派的掌门都极为推崇,看来他们二人的夸赞之语,并非都是夸大之言。

    小龙女剑法如神,接连三十几招使出,尼摩星的身上已然是伤痕累累,要不是小龙女涉世未深,不够心狠手辣,尼摩星早就已经重伤倒地甚至被一剑刺死了。

    又被小龙女在右肩挑破一个寸许长的伤口之后,尼摩星灰意冷,快速退后几步,颓然抱拳说道:“龙姑娘用剑如神,在下不是对手,甘拜下风,就此认输!”

    “好吧。”

    既然已经获胜,小龙女不在停留,提着双剑返回了原地。

    这一场比试落败,对于尹克西等人的打击极大。

    小龙女的剑法实在是太高明了,他们自忖要是换了自己和小龙女对上,同样也是有败无胜的结果。这才是第三局比试,对方随便派出一个少女,就已经如此厉害,下面还没出场的人物,自然更加强大,想到此点,尹克西等人难免忧心忡忡,惶惑不安。

    就连向来目中无人的金轮法王,也皱起了眉头。小龙女的剑法让他感到了极大的威胁,脑子里回想着小龙女刚才展露出来的剑法,心中愈发凛然,对上这种绝顶剑法,就连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金轮法王先前的狂傲之气,此时全部消散一空,看来大宋武林真是人才济济,他此次前来,有些过于莽撞了。先是一个少年,后是一个年轻的道姑,现在又是一个小姑娘,这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年轻,但是实力却太让人震惊了!

    尤其是这个刚刚出场的小姑娘,剑法简直是超凡入圣,如果不考虑内力上的差距,就连他对上这位小姑娘的双剑,也必败无疑!

    三个年轻人已经如此厉害了,那他们的师门长辈又得有多厉害?享誉武林多年的五绝之一洪七公又得有多厉害?

    就在他还在思考的时候,郭靖已经走了出来,站在大厅中央,说道:“在下郭靖,哪一位英雄下场指教?”

    对于郭靖的大名,尹克西和潇湘子都有耳闻,自忖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便都没有应声。马光佐远居回疆,对于大宋的武林人物丝毫都不了解,他见尹克西和潇湘子没有出战的打算,心中很高兴,自告奋勇的走了出去。

    来到郭靖的面前,他双手抱拳,瓮声瓮气地说道:“在下回疆马光佐,让我来会会你!”

    郭靖谦让道:“马英雄请。”

    “我最烦你们大宋的这些繁文缛节了,你小心点,我可要出招了。”

    说着,马光佐钵大的拳头,向郭靖的胸前打去。

    马光佐施展的拳法虽然看起来很是简朴,但他几十年来****修炼,已经达到了大巧若拙的极高境界。马光佐本就力大无穷,这一拳竭尽全力,同时拳法中蕴含了他的全部内力,打过去之后,郭靖的左右两侧俱被封死,逼迫他只能硬挡硬架。

    郭靖不慌不忙,深吸一口气,两肘往上微抬,右拳左掌,直击横推,一快一慢的打了出去。

    这一招是降龙十八掌中第十六掌“履霜冰至”,刚柔并济,正反相成,实是妙用无穷,乃是降龙十八掌中极高明的招式。

    马光佐虽然有些憨直,但实力却是非同小可,就算在一流高手中,也位数顶尖人物,可惜他遇到了实力可以媲美五绝的郭靖,不但在内力修为上相差甚多,招式的精妙程度以及对于武学精义的领悟,都有所不及,自然只能屈于下风。

    二人双拳相交,郭靖掌上的威力竟然丝毫也不逊色于马光佐的天生神力,最让马光佐惊骇的是,对方的拳头之中蕴含的精纯内力犹如洪水下泄,直接把他的内劲儿击溃,而且源源不绝地涌入他的左臂之中。

    和郭靖硬碰硬的对了一拳,马光佐的整个左臂都麻木起来,郭靖的强悍实力,让他大吃一惊。

    与此同时,郭靖的左掌也已经向他的左肋处拍去,马光佐匆忙之间,抬拳相迎。

    二人拳掌相交,无声无息,郭靖左掌中的阴柔内力似乎无穷无尽一般,瞬间就击溃了马光佐右拳当中蕴含的内力。马光佐抵挡不住,连退三步,右拳红肿胀大,显然已经被郭靖的暗劲所伤。

    两人只不过各出一招,马光佐就已经有了落败的迹象,郭靖的实力之强,让他心中暗自骇然。

    接下来,郭靖的招式连绵发出,“见龙在田”、“潜龙勿用”、“声震百里”,一招比一招更为刚猛,马光佐每接一招便后退一步,等他勉强挡住“声震百里”,两只胳膊都已经麻木不仁,再也没有一丝知觉。

    郭靖眼看获胜在即,再接再厉,第五招紧接着使出。只见他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前拍去。

    这一招正是“降龙十八掌“中最为精深奥妙的“亢龙有悔”。

    马光佐不及闪避,明知以他的实力,这一招不能硬接,却也只得双拳一并,奋力抵挡。

    两人拳掌相交之后,马光佐连退六步,“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蜡黄,精神委顿,已然收了不轻的内伤。

    这还是郭靖宅心仁厚、手下留情,最后这一招仅仅用出了六分的内力,而且最后看他抵挡不住,最后关头又硬生生留了一分力。

    郭靖退后一步,抱拳说道:“承让了。”

    马光佐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声音略微有些低沉的说道:“郭大侠武功胜我十倍,我老马甘拜下风,输得心服口服。”

    看到第四场比试,郭靖再次获胜,大厅中的大宋群雄,顿时欢声雷动,一片叫好之声。

    胜了这一场之后,七场比试,大宋一方已经胜了四场,就算最后三场比试,被蒙古武士赢了,也已经无关重要了。

    等郭靖走回去之后,欧阳峰毛遂自荐,要出战第五场。

    蓝天雨摆了摆手,说道:“这一场还是我去吧,咱们已经连胜四场,没有必要和他们继续纠缠了。这一场由我直接约战金轮法王,只要胜了他,蒙古国师既败,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比试下去了,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也只能灰溜溜离开了。”

    金轮法王的实力不在五绝之下,不管是欧阳锋还是洪七公,由他们二人出战,恐怕也只能是平手之局,也只有蓝天雨自己出战,才有必胜的把握。

    欧阳锋和洪七公都想推举蓝天雨担任武林盟主,要是蓝天雨亲自出战,正好能够展示一下他的绝顶武功,群雄看了之后,必定会心服口服,不会再有二话。想到此点,他们二人也就不再争抢这次出战的机会。

    蓝天雨来到大厅中央,朗声说道:“金轮法王,你们已经连败四场,这次的比试已然彻底输了。下面的比试还比不比了?要是不比的话,现在你们可以滚蛋了,它日再次相见,就是尔等丧命之时!你要是想要挽回一点颜面,也可以和我比试一下,不过我下手比较重,要是把你打伤了,你不要后悔。”

    蓝天雨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又没有一丝绝顶高手的特征,潇湘子为人比较奸诈,觉得这是一次捡便宜的好机会。他刚刚加入忽必烈帐下,急于立下功劳,这次跟随金轮法王前来捣乱,若是一招未发,就灰溜溜离去,似乎有些大失颜面,在其他几人悉数落败的情况下,他若是能够胜出一场,必然会被忽必烈看重。

    他生恐这样的好机会被尹克西抢走,抢先说道:“真是大言不惭,待我潇湘子来会会你!”

    潇湘子说话之时,大步走出,来到了场中。

    面对站在自己眼前的潇湘子,蓝天雨蔑视的说道:“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叛国投敌的汉奸,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还是退下吧!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定会一掌毙了你!”

    “大话谁都会说,想要毙了我,恐怕你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看你年纪轻轻的,吹牛的本事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实力怎么样?”对于蓝天雨所说,潇湘子不以为然。

    蓝天雨冷笑道:“废话不要说了,出手吧!”

    潇湘子嘴角上翘,僵尸一般的面容,看起来更加阴森可怖,他不再多言,手中的哭丧棒,荡起层层幻影,把蓝天雨胸前的九处大穴,尽皆笼罩在内。

    虽然自信能够战胜蓝天雨,但潇湘子向来小心,这一招根本就是竭尽全力,没有丝毫留手。

    蓝天雨站在原地不动,对于攻势凌厉,看起来极为精微奥妙的一棒,竟然丝毫也没有看在眼内,等到潇湘子的哭丧棒临近自己的胸前,这才凌空点出两指,只听“嗤”的一声,一道无形指力撞击在哭丧棒之上。

    让潇湘子万分惊骇的是,这一道指力竟然有如雷霆万钧之势,他感到自己如受雷击,右手虎口巨震,手中的哭丧棒向外荡出,竟然再也握不住。

    只听“当啷”一声,精钢所铸的哭丧棒,竟然脱手飞出,远远落在地上。

    正在他万分惊愕的时候,另一道指力紧随而至,潇湘子就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右肋就已经被洞穿了一个指洞,鲜血涌出,瞬间染红了衣衫。

    蓝天雨垂首肃立,冷冷看向潇湘子。

    潇湘子面色惨白,眼中露出恐惧之色,颓然说道:“阁下神功绝世,在下不是对手,甘拜下风。不知阁下可否赐告姓名?也好让我知道,到底是败在了哪一位高人的手下?”

    “我是逍遥派掌门——蓝天雨。”

    说完之后,蓝天雨不再理会于他,抬头望向金轮法王,说道:“金轮法王,你到底是退是战?”

    “蓝掌门神功绝世,在下大开眼界,能够和阁下切磋一番,实乃不胜荣幸。”金轮法王神情凝肃,说话的同时,漫步而出。

    尹克西抹了抹手心的冷汗,心中大为庆幸。刚才要不是萧湘子抢先了一步,现在身受重伤的就换成他了。此时他才方知,中原群雄果然是人才济济,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也有如此神功,以他的实力,竟然挡不住对方的一招一式。这样的现实,对他打击极大,现在他已经有些后悔投入了忽必烈帐下。

    最为震撼的,还是大厅中的大宋群雄。

    蓝天雨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是神鬼莫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难怪洪七公和欧阳锋一致推举他担任武林盟主,这样的实力,确实让人心服口服。

    再想到先前杨过、李莫愁、小龙女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以及他们的年龄,群雄对于这个神秘的逍遥派,更加感到神秘莫测,浮想联翩。

    金轮法王双手分握金、银、铜、铁、铅五轮,左右手五轮相击,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说道:“这五轮就是在下的兵器,不知蓝掌门善使哪般兵器?在下想要讨教一下蓝掌门兵器上的功夫,蓝掌门你看可好?”

    蓝天雨道:“有无兵器,对我来说无甚分别,你尽管出手吧。”

    金轮法王微微一愕,哪怕对于绝顶高手来说,有无兵器在手,也仍然有着极大的差别,蓝天雨的实力显然比他想象的还要更高一些,如此劲敌,是他平生仅见。

    他面上的神情更加凝重,说道:“我平生武功多半都在这五轮之上,不论阁下是空手迎战还是刀剑以对,在下都以这五轮相迎。既然蓝掌门信心十足,那我就不客气了!”

    大宋群雄听闻此言,一阵嘘声。

    “狗屁的蒙古国师,脸皮真是太厚了!”

    “人家空手,你却用兵刃,好不要脸!”

    “既然明知道不是对手,还不赶紧灰溜溜滚蛋,还非要在这里现眼一回,何必呢?”

    ........

    听到众人的议论,金轮法王脸色讪讪,有心空手对敌,但他实在是忌惮对方可怕的指力,想了想,还是准备硬着头皮使用五轮迎战。

    看出金轮法王的不自在,蓝天雨说道:“无妨,你尽管出手。” ,

    就在金轮法王准备出手的时候,还没有走开的潇湘子,却抢先发动了偷袭。

    潇湘子受伤之后,心中惊惧,对于蓝天雨又怕又恨。他受伤不轻,磨磨蹭蹭的站在原地治疗伤势,等金轮法王和蓝天雨对话之后,这才漫步捡取自己遗落地上的哭丧棒。

    此时他和蓝天雨侧身相对,他见蓝天雨的注意力都在金轮法王的身上,若是在此时施展偷袭,就算蓝天雨神功绝世,他得手的机会最少也要在五成以上。

    潇湘子本就阴毒狡诈,如此大好机会,自然不想放过。

    当年潇湘子在湘南荒山中练功,曾见一只蟾蜍躲在破棺之后口喷毒砂,竟然将一条大蟒蛇毒倒,心有所悟,于是捕捉蟾蜍,取其毒液,炼制而成毒砂,藏於哭丧棒之中。

    他的哭丧棒,在棒尾装有机关。手指一按,毒砂便能激喷而出,并且覆盖范围很广,若是距离不远,几乎百发百中。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