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5 武林盟主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哭丧棒中的毒砂剧毒无比,只有潇湘子自己才有解药,哪怕中上一粒毒砂,也是当者立晕,这是他轻易不会泄露的最终底牌。

    对付蓝天雨这样的大敌,这恐怕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想到他刚才的狠辣,潇湘子恨意陡升,手中的哭丧棒对准了蓝天雨,脸上露出渗人的阴狠笑意,轻轻按下了棒尾机关。

    蓝天雨身为精神系异能者,就算没有专门放出精神力监察身周的异动,以他灵敏的六识也能明察秋毫,身侧细微的破空声,自然瞒不过他的耳朵。

    潇湘子距离他只有五步远,发射出的毒砂,转眼即至。

    看到这一幕的大宋群雄,齐声惊呼,眼看一大片毒砂就要临身,就在这时,蓝天雨的衣袖陡然一甩,漫天而来的毒砂顿时反射而出,没有遗漏一粒毒砂,全部嵌入了潇湘子的身上。

    潇湘子顿时惨呼一声,萎顿于地。

    蓝天雨大袖一甩,实在是神乎其技!

    大厅中顿时响起一片喝彩声,就连洪七公和欧阳锋看了,也是佩服万分。

    潇湘子发射的毒砂,近在咫尺,双方之间的距离仅有五步,如此短的距离,侥幸闪躲已然不易,能够把这一大片毒砂悉数反射而回,更是难如登天,就连五绝也做不到这一点。

    蓝天雨的大袖一甩,看起来简单,其实其中蕴含了“斗转星移”的最高奥义,在劲力发出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沙砾都被他以极其神妙的借力打力的法门调转了方向,齐齐反转射出,没有遗漏其中的一粒毒砂,如此神乎其技的精微操控,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潇湘子身中毒砂之后,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一个瓷瓶,里面是毒砂的解药,因为毒砂的药性太烈,他丝毫不敢耽搁,赶紧从中倒出三粒药丸,眼看着就要倒入口中。

    蓝天雨本就对潇湘子这样的汉奸看不上眼,现在被他偷袭,更是心中恼怒,岂能让他服下解药?

    他的右手食指轻弹,一道轻柔的指力发出,点在了潇湘子的“承满穴”之上。

    潇湘子的血脉顿时凝滞,再也难以动弹。

    “蓝掌门饶......饶命呀......我.......知道错了......以后.......以后.......在.......在.......也不敢.......”潇湘子一边求饶,一边不断的惨呼,片刻之后,气绝身亡。

    蓝天雨重新面对金轮法王,说道:“法王出手吧。”

    作为蒙古国师,金轮法王的眼光自然高明之极,非一般人可比。刚才蓝天雨显露的“斗转星移”,对于劲力的精微操控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在这一点上,他是万万做不到的。管中窥豹,蓝天雨在武学上的成就已然可见一斑。

    他本就已经把蓝天雨视作了平生大敌,此时更加不敢轻忽,说了声:“小心了。”然后把金银铁三只轮子抛到空中,一出手就是平生绝技“五****转”。

    金轮法王的五轮,属于极为特殊的奇门兵器,不但轮子的造型奇特,发力使劲更是有着极为特殊的独门心得,尤其是“五****转”这一招,借助发力使劲的特殊法门,可以把他的内力成倍发挥出来,就算对手手中有兵刃,也极难对付,如今蓝天雨空手对敌,他获胜的信心更加充足。

    既然蓝天雨不准备抢攻,金轮法王也就不必仓促出手,他把五轮运转起来之后,这才发出最为沉重的金轮。

    蓝天雨一直关注着金轮法王的一举一动,对于他的这一招“五****转”极为赞赏。借助五轮之力,金轮法王的实力竟然得到了大幅增加,实在是精妙之极的巧思,让人看过之后,叹为观止。

    此时金轮法王的双手中各握一轮,其余三只轮子在空中飞起轮转,五轮盘桓往复,神异之极。这金银铜铁铅五轮,轻重不同,大小有异,他随接随掷,轮子出来时忽正忽歪,五轮运转如飞,看得大宋群雄眼花缭乱。

    面对金轮法王发出的金轮,蓝天雨不闪不避,等金轮来到了面前,伸出右手食指,运转“斗转星移”的至高心法,借力使力,在金轮的边缘轻轻一点,金轮的运转轨迹顿时发生了变化,竟然不在向前飞行,而是在原地滴溜溜转动。

    金轮的转动还没有停止,银轮又已经向他当头打来,蓝天雨如法泡制,右手食指同样在银轮的边缘一点,银轮也不再向前飞行,开始在他的眼前转动起来。

    此时金轮的转动已经停止,被蓝天雨拿到了手中。

    眼看着蓝天雨竟然轻而易举的夺下了他的金轮和银轮,金轮法王神情凝重,再次抛出手的铜轮、铁轮和铅轮,更加小心翼翼,已然发挥出了他的十二分实力。

    金轮法王施展五轮的巧妙,全部凝聚在了五轮的抛飞轨迹之中,尽管蓝天雨夺下了他的金轮和银轮,他也不能因为顾及而停止其它三轮的抛飞击打。若是放弃了最具攻击力的这一招,他手中的轮子也就成了无用的摆设,对蓝天雨再也没有了一丝威胁。

    他非常清楚,蓝天雨出手的一指,看起来轻描淡写,实质上极为艰难,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对于发力使劲的运用必须要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才有可能,而且点出这一指,对于眼力、内力、出手的时机,都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稍有疏忽,不但达不到夺取轮子的效果,反而还会损伤自身,削断一指甚至一臂,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金轮法王孤注一掷,把其它三轮也全部抛出。

    让他无比惊骇的是,蓝天雨接连点出五指,竟然没有一次失误,把他的五轮,全部夺取到了手中!

    看到蓝天雨竟然把金轮法王的五轮兵器全部夺取下来,大宋群雄轰然叫好,掌声雷动。

    如此神乎其技的指法,看得群雄目眩神驰,心神激荡,看向蓝天雨的目光,有如仰望神祇一般。

    蓝天雨把手中的五轮扔到一旁,说道:“法王的五轮,确实奥妙无穷,让我大开眼界。下面咱们再空手切磋一下,让我见识一下西藏密宗的拳掌绝技。”

    说着,蓝天雨点出一指,一道凌厉的无形指力,射向金轮法王的前胸。

    金轮法王被人轻而易举的夺走手中的兵器,心中羞愧至极,面色有些发青,眼见蓝天雨的无形指力****而出,只得收敛心神,继续凝神对敌。

    除了五轮之外,作为密宗宗师级高手,金轮法王的拳掌功夫同样登峰造极。蓝天雨的无形指力太过厉害,金轮法王丝毫不敢大意,一出手就是密宗的绝学“龙象般若掌”。

    这门掌法配合他已经达到九层的“龙象般若功”,可谓相得益彰,一招一式都精奥之极。

    蓝天雨有心见识一下金轮法王的密宗绝学,并没有一上手就施展出无人能敌的六脉神剑,只是运用六脉神剑的发力方式,随手出指,专门攻击金轮法王招式中的破绽之处。

    虽然只是随手出指,但由于蓝天雨的内力太过深厚,对于金轮法王的威胁,仍然是空前巨大。蓝天雨每点出一指,他都必须要全力以赴,竭尽所能,才能勉强抵御下来。

    龙象般若掌的招式精妙,内外俱佳,外功掌力强悍凶猛,抗击打能力强,内力更是亦刚亦柔。内外结合,这门掌法确实渊深奥妙,比起少林七十二绝技,丝毫不差。

    尤其是当这门掌法和密宗的“龙象般若功”结合起来,威力更是巨大。金轮法王的内功外功又都俱臻登峰造极之境,眼明手快,刚柔互济,他的每一拳、每一掌打出,均具龙象巨力,有力可拔山的威猛气势,决非一般的血肉之躯所能抵挡。

    蓝天雨与金轮国师本来相距丈许,两人交战竟然没有直接接触,俱是凌空发力,你一掌来,我一指去,竟越离越远,渐渐相距三丈余之遥,各以平生功力遥遥相击。

    如此奇观,大宋群雄都是平生仅见,哪怕其中见识浅薄之人,也知道要做到此点,必然只有内功登峰造极之人方可为之。

    蓝天雨随手出指,不急不缓,从容自若,看起来毫不费力,显然他还没有尽出全力。而金轮法王却是如临大敌,一招一式无不全力以赴,头顶白气氤氲,渐聚渐浓,时间稍长,便似蒸笼一般,如此奇观,显是已然全力运转内劲,没做丝毫保留。

    运转内力,能够有此异象者,必然是内功已臻化境的绝顶内家高手,众人对于金轮法王的强悍内力,无不钦佩万分。

    两人拳指内力相交,有时会发出辟辟啪啪的轻微爆裂声,有时却又寂静无声,如此绝顶高手之间的险恶的大战,众人都是大开眼界,心神激荡。

    等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掌”使完,蓝天雨不在和他纠缠,右手食指和中指,接连点出两指。右手食指施展的是商阳剑,巧妙灵活,难以捉摸;右手无名指施展的是关冲剑,拙滞古朴,大巧若拙。这两路剑法配合施展,相辅相成,再加上蓝天雨无人能及的深厚内力,金轮法王根本抵挡不住,右手臂、左肋、左肩,分别被洞穿了一个指洞,鲜血喷洒而出,转眼间便染红了衣衫。

    金轮法王连连后退,面上血色全无,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惊骇之色。他此时方知,原来先前的交手中,蓝天雨竟然一直都没有使出全力,若是一开始蓝天雨就施展这样的神奇指法,他早就落败了。

    在伤口处点了几指,止住了流血,金轮法王黯然说道:“蓝掌门神功盖世,当世无双,在下不是对手,输得心服口服,今天之事,多有得罪,还请蓝掌门见谅。”

    “回去告诉忽必烈,今后不许他进犯大宋,若是不听劝告,我会亲自出手,取他头颅。你应该知道,此事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并非虚言。”蓝天雨告诫道。

    金轮法王道:“蓝掌门此言,在下一定转告,至于王爷是否会听从,就不是我能给左右了。”

    “无妨,他若是不听劝告,我只不过是多跑一趟大都罢了,也算不得什么。”蓝天雨无所谓的说道。

    金轮法王神色变了变,说道:“在下一定尽量劝说,还请蓝掌门放心。若是日后在下的武功稍有进益,定然还会再来拜访蓝掌门,在下告辞。”

    “不送!”

    目送金轮法王等人狼狈离去,大宋群雄一阵欢呼。尤其是蓝天雨刚才的告诫之言,更是让众人扬眉吐气,对于蓝天雨的崇拜已然达到了极点。

    郭靖激动的说道:“蓝掌门神功盖世,一人之力可抵百万雄兵!我大宋有蓝掌门坐镇,蒙古铁骑再也不敢来犯,蓝掌门真可谓是我大宋的万家生佛,镇国柱石!”

    郝大通、孙不二、朱子柳、泗水鱼隐等人也纷纷出言恭贺。

    此番大胜蒙古国师,群雄各个欢欣鼓舞,当下陆家庄上重开筵席,再整杯盘。

    郭靖首先言道:“蓝掌门神功盖世,举世无敌,当真是让人钦佩万分!我大宋有他一人,便可震慑蒙古大军不敢南下,否则忽必烈的人头定然不保,我大宋武林的盟主由蓝掌门担任,自然最是合适不过了,推拒蓝掌门担任武林盟主的提议,可还有人反对吗?”

    “蓝掌门要是不担任武林盟主之位,还有哪个人有资格担任?我老雷现在最佩服的英雄就是蓝掌门,蓝掌门担任武林盟主,老雷我第一个赞同!”

    “蓝掌门众望所归,我金刀门拥护蓝掌门担任武林盟主之位!”

    “我漕帮拥护蓝掌门担任武林盟主之位!”

    “我神枪门拥护蓝掌门担任武林盟主之位!”

    .......

    拥护蓝天雨担任武林盟主之位的声音,此起彼伏,此事已经是众望所归,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

    日后要大力开发神雕侠侣位面,担任武林盟主之位,会有很多的便利,略作推辞之后,蓝天雨便答应了下来。

    击败蒙古国师,选出武林盟主,都是大宋武林的盛事,所有人都心怀舒畅,喜气洋洋。

    重整酒席之后,各路武林大豪纷纷来到主桌,向蓝天雨敬酒。就连杨过、小龙女、李莫愁三人,敬酒之人也是络绎不绝。

    郭芙跟着父母,本来到处受人尊重,此时相形之下,不由得黯然无光,除了武氏兄弟照常在旁殷勤之外,竟无一人理她。最让她生气的是,自从今天进入大厅之后,杨过竟然没有过来找她说一句话,让她心中大为气闷,心中说不出的烦躁。

    郭芙说道:“大武哥哥,小武哥哥,咱们别喝酒了,外边玩去。”

    武敦儒与武修文齐声答应。三人站起身来,正要出厅,忽听郭靖叫道:“芙儿,你到这儿来。”

    郭芙回过头来,只见父亲笑吟吟的向她招手,于是走近身去,叫了声:“爹,妈!”倚在黄蓉身上,甚是乖巧。

    郭靖向黄蓉笑道:“你起初担心过儿人品不正,又怕他武功不济,难及芙儿,如今过儿拜师蓝掌门,在蓝掌门的悉心教导下,不但武功出众,性格也活泼开朗了许多,你现下总该放心了罢?”

    黄蓉点点头,笑道:“这一回是我走了眼,这一段时间接触下来,过儿人品武功都好,我也是欢喜得紧呢。”

    郭靖听妻子答应了女儿的婚事,心中大喜,向蓝天雨道:“蓝掌门,令徒过世了的父亲当年与在下有八拜之交。杨郭两家累世交好,在下单生一女,相貌与武功都还过得去......”

    他性子直爽,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黄蓉连忙插嘴笑道:“哎吆,那有这般自夸自赞的,也不怕蓝掌门笑话。”

    郭靖哈哈一笑,接着说道:“在下意欲将小女许配给贤徒。他父母都已过世,此事须得请蓝掌门作主。乘着今日群贤毕集,喜上加喜,咱们就请我师傅和欧阳前辈作媒,订了亲事如何?”

    南宋之时,婚配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本人反而做不了主。正因如此,当年郭靖之父郭啸天与杨过的祖父杨铁心才有指腹为婚之事。

    郭靖说了此言,笑嘻嘻的望着杨过与女儿,他料想蓝天雨定会玉成美事。

    郭芙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将脸蛋儿藏在母亲怀里,这般惊喜来的太快,心中实在是欢喜无限。

    郭靖声音洪亮,此言一出,旁边几桌的客人也都听到了。小龙女手中的筷子“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本来就白皙的面庞,再也没有一丝血色。

    蓝天雨正想着如何委婉的拒绝此事,还未答话,杨过已站起身来,几步来到蓝天雨的身边,向郭靖与黄蓉深深一揖,说道:“郭伯伯、郭伯母养育的大恩、见爱之情,小侄粉身难报。但小侄家世寒微,人品低劣,万万配不上你家千金小姐。”

    郭靖本想自己夫妇名满天下,女儿品貌武功又是第一流的人才,现下亲自出口许配,过儿定然欢喜之极,那知竟会一口拒绝,倒不由得一怔。

    .........

    今天两万字更新完毕,有月票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