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6 断臂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郭靖本想自己夫妇名满天下,女儿品貌武功又是第一流的人才,现下亲自出口许配,过儿定然欢喜之极,那知竟会一口拒绝,倒不由得一怔。

    但随即想到,过儿定是年轻面嫩,这才出言推托,当下哈哈一笑,说道:“过儿,你我不是外人,这是终身大事,不须害羞。”

    杨过又是一揖到地,说道:“郭伯伯,你若有何差遗,小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婚姻之命,却实是不敢遵从。”郭靖见他脸色郑重,大是诧异,望着妻子,盼她说个明白。

    黄蓉暗怪丈夫心直,不先探听明白,就在席间开门见山的当众提出来,枉自碰了个大钉子。现在被杨过当众拒绝,不但她们夫妇二人大丢脸面,女儿被丈夫当众叫了过来,小姑娘家面皮薄,看她脸上又羞又恼,心里更不知道有多么尴尬呢?

    黄蓉见杨过拒婚之意甚是坚定,向丈夫使个眼色,说道:“芙儿年纪还小,婚事何必心急?今日群雄聚会,还是商议国家大计要紧。儿女私事,咱们暂且搁下罢。”

    郭靖心想不错,忙道:“正是,正是。我倒险些儿以私废公了。蓝掌门,过儿与小女的婚事,咱们日后慢慢再谈。”

    蓝天雨心中当然也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如果郭靖夫妇强求此事,就算当众损了她们脸面,为了两个弟子的终身幸福,他也只能婉拒。

    现在郭靖夫妇自己找了台阶下,正合他心意,便说道:“郭大侠所言有理,儿女私事,不必着急,咱们日后慢慢再谈。”

    眼看这件事情搁置下来,杨过总算松了一口气,告罪一声,再次回到原位。小龙女苍白的面色,也终于再次恢复了正常,看向杨过的眼神儿,更加温柔起来。

    李莫愁目注师弟、师妹,心中大生羡慕之意。

    被杨过当众拒婚,郭芙几乎咬碎了钢牙,原先的爱慕之意,全部转化为满腔的怨愤,双眸含泪,跺了跺脚,愤然离席。

    看到郭芙离开,大武、小武恨恨地瞪了杨过一眼,起身追随而去。

    黄蓉叹了口气,目送女儿离开,心中愁绪丛生。

    江湖豪杰本就大多义气之辈,今晚战胜了蒙古国师,又选出了武林盟主,自然更要开怀畅饮,不醉不休。蓝天雨不喜欢太过嘈杂的环境,和洪七公等人早早离席而去。

    蓝天雨、洪七公等德高望重的高人离开,杨过、小龙女身为蓝天雨的亲传弟子,顿时成了众豪杰敬酒的主要对象,杨过本就是开朗、豪爽的性格,又要替小龙女挡酒,一晚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碗白酒下肚?

    直到月上中天,将近子时,杨过才脱身离开,醉醺醺、脚步踉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杨过刚喝下一杯凉茶,房门便被人一脚踢开,郭芙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你为何要当众拒婚?我哪里配不上你了?我现在一点脸面都没有了,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郭芙双眼红肿,恶狠狠地瞪着杨过,发出一连串的质问。

    杨过今晚喝下的酒水实在是太多了,尽管他已经尽量运转内功抵御,仍然不胜酒力,只是头脑发木,反应迟钝,面对郭芙的质问,心有愧疚,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对郭芙从来没有一丝爱慕之意,当众拒婚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小姑娘家面皮薄,他感觉自己如此做法,确实有欠考虑,便满怀歉意地说道:“是我考虑不周......不该当众分说此事......应该私下告知郭伯父郭伯母才好......”

    杨过醉意醺醺,舌头发木,说话也有些不连贯。

    郭芙前来质问杨过,本来是盼着他说出回心转意的话,此时听他没有一丝悔改之意,心中更加恼怒,出言讽刺道:

    “你只不过是一个没爹没妈的野孩子,要不是我爹爹妈妈收养你,教你识文认字,还把你送上终南山拜师学艺,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乞讨呢?

    你现在拜了一个好师傅,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真是忘恩负义之辈!要知道你有这样的回报,当年我爹爹妈妈就根本不应该把你带上桃花岛!”

    然后又恨恨地说了一句:“你师傅也是瞎了狗眼,竟然收下你这种人当徒弟,他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

    如果郭芙只是羞辱杨过自己,不管她说什么,因为当众拒婚的事情,杨过心有愧疚,都能忍受下来,但她言语中辱及杨过最为尊敬的师傅,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他的脸色立时阴沉下来,讥讽道: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了?刁蛮任性、肆意妄为,要不是有一个好爹爹好妈妈护着,连我这个野孩子也不如!我师父是人人尊敬的武林盟主,就算郭伯父郭伯母和他说话,也会心存敬意,而你竟然敢出言辱骂我师父,这是谁给你的胆子?

    像你这种没有脑子的刁蛮女人,我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娶你为妻?我今生今世宁愿做和尚、打光棍,也不想和你扯上什么关系!”

    郭芙一直深受黄蓉的溺爱,平时又有大武小武的恭维,他爹爹是名满天下的大侠,她不管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被人高看一眼,杨过言辞中毫不掩饰的鄙视,让郭芙更加恼羞成怒,心中的怒气已经达到了极点。

    在她右手边的桌子上,正好摆放着杨过顺手放下的宝剑,郭芙“当啷”一声顺手抽了出来,剑尖指向杨过,怒声问道:

    “你还说我刁蛮任性、肆意妄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了?你奸诈成性,仗着自己有一点小聪明,从小就是个惹祸精,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呀?

    大武小武对我百依百顺,哪一个都胜你百倍,也就是我爹爹妈妈顾念旧情,你爹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竟然还记在心里,你们家里老老小小的都是我家的累赘,就算你想攀高枝,我还不愿意呢!”

    杨过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爹爹一面,但在他的心中,他的爹爹同样是受人尊敬的英雄形象,郭芙的言语里对他的爹爹不恭不敬,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他冷笑一声,说道:

    “你把你自己看的实在是太高了,竟然还说我攀高枝,难道你没有听到我当众拒婚吗?我明确告诉你,我看不上你这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就算你想倒贴,我都不会要!”

    郭芙气得浑身发抖,尖叫道:“杨过,你敢羞辱我,我要杀了你!”

    说着,举剑向他头顶斩落。

    杨果醉意昏沉,四肢无力,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根本来不及避开,眼见剑到,情急之下只得举右臂挡在面前。

    郭芙狂怒之际,使力极猛,剑锋落处,杨过一条右臂登时无声无息的给卸了下来!

    剧痛之下,杨过顿时清醒了过来,呆愣愣地看着落在地上的右臂,仿佛一瓢凉水当头泼下,心中一片凄凉。

    郭芙一剑砍落,本来就是盛怒之下的行为,此时看到杨过断臂,顿时吓呆了,“啊”的一声,手中宝剑“当啷”落在地上,心中又愧又悔,不知该如何是好。

    呆愣了片刻,杨过发出阵阵笑声,笑声里满是凄凉和怨愤之意,让人闻之心酸。

    看着杨过两行热泪滚滚而下,郭芙惊慌失措之中,又多了几分酸楚之意,她嗫嚅道:“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杨过满眼怨愤地看了她一眼,想要捡起地上的宝剑,把她的右臂也斩落下来,但他想起郭伯父郭伯母小时候对他的恩情,始终狠不下这个心。

    满腔怨愤无法发泄,杨过抹干净脸上的泪水,大步向师傅的房间跑去。

    蓝天雨听到敲门声,结束了打坐,把房门打开,看到杨过满身鲜血,右臂齐根而断,顿时心中一惊。

    他没想到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杨过竟然还是没有躲过断臂之厄,而且时间上提前了这么多。蓝天雨出手点了杨过肩头的几处**道,阻止了鲜血继续流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的右臂斩断的?”

    杨过简略的把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蓝天雨听完之后,怒气勃发,他作为杨过的师傅,自然要为自己的弟子主持公道,让郭芙受到应有的惩罚。

    穿上外衣,蓝天雨带上杨过,一起向他的房间走去。

    等他过来的时候,郭靖夫妇带着郭芙也前后脚到来。原来大武小武兄弟,不放心郭芙一个人进入杨过的房间,一直在门外窥看,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到如此严重的地步,看到杨过断臂,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赶紧通知郭靖夫妇前来处理。

    等郭靖夫妇二人走出屋外,正好遇到忐忑不安的郭芙,郭靖当时就给了郭芙一巴掌,在黄蓉的劝慰下,这才带着她一起过来处理此事。

    郭靖、黄蓉首先看到的就是杨过其根而断的右臂,郭靖面有愧色,喊了声“过儿”,然后不知该如何安慰是好。黄蓉张了张嘴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蓝天雨无视郭靖夫妇的存在,来到郭芙的面前,语气冰冷的问道:“过儿的右臂是你砍下来的?”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