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7 惩处郭芙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蓝天雨的眼神冰冷无情,让人胆战心惊,郭芙只看了一眼,就感到心中无比惊惧,再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吞吞吐吐地答道:“是.......是我........是我砍下来的........但.......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气不过......这才.........这才.........”

    “既然你承认是你把过儿的右臂砍下来的,那就不会冤枉你了。”他扭头对郭靖说道:“郭大侠,既然令爱做了错事,那就要负责任,你说该怎么办?”

    郭靖没有躲避蓝天雨的眼神,眼中不忍之色一闪而逝,随手抽出大武携带的宝剑,轻轻一抖,剑刃发出一阵嗡嗡之声,凛然说道:“芙儿,人生天地之间,行事须当无愧于心。爹爹平时虽然对你严厉,但爱你之心,和你母亲并无二致。”

    说到最后几句话,语声转为柔和。

    郭芙低声道:“女儿知道。”

    郭靖继续道:“好,你伸出右臂来。你斩断人家一臂,我也斩断你一臂。你爹爹一生正直,决不敢循私妄为,庇护女儿!”

    郭芙明知这一次父亲必有重责,但没料想到竟要斩断自己一条手臂,只吓得脸如土色,大叫:“爹爹!”

    郭靖铁青着脸,双目凝视着她,丝毫不为所动。

    果然不愧是侠义无双的郭大侠,对于郭靖的重义无私,蓝天雨是非常佩服的,因为他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换了是他和郭靖易地而处,他百分百会袒护自己的女儿。

    杨过料想不到郭靖竟会如此重义,瞧了这般情景,尽管心中怨愤满腔,但是对于郭靖的所做说为,他还是心怀感动,甚至想着是不是给郭芙求求请,自己已经是残废之人,难道真的非要砍断郭芙的一臂吗?杨过有些举棋不定,心中对于郭芙的怨愤竟然消减了一些。

    他正自思念未定,郭靖长剑抖动,挥剑削下,剑到半空时微微一顿,跟着便向郭芙的右臂斩落。

    早在郭靖抽出大武的宝剑之时,黄蓉就感到大事不妙,悄悄让小武给她取来一个木棒,准备组织郭靖大义灭亲的举动。

    此时她看到郭靖的宝剑斩落,没有丝毫犹豫,伸棒一档,一棒便将郭靖长剑去势封住。

    接下来,黄蓉一言不发,刷刷刷连进三棒,都是打狗棒法中的绝招。一来她棒法精奥,二来郭靖出其不意,竟被她逼得向后退了两步。

    和郭靖相斗的同事,黄蓉大声叫道:“芙儿还不快逃?”

    郭芙的心思远没母亲灵敏,遭此大事,竟是吓得呆了,仍然站在原地不动。直到黄蓉在三催促,这才醒悟过来,拔腿便跑。

    黄蓉一边和郭靖相斗,一边施展传音入密,叮嘱道:“去找你外公,以后就跟在你外公身边,再也不要回来了!小红马就在府门口,千万不要迟疑,快走,快走!”

    她素知丈夫为人正直,近于古板,又极重义气,这一次女儿闯下如此大祸,以郭靖的脾气秉性,定要重重责罚,若是蓝天雨也不依不饶,此事会更加棘手,为今之计,给女儿制造出逃跑的机会,让她远远逃离,才是上策。

    黄蓉第一时间就安排人牵了小红马待在府门之外,马鞍上衣服银两,一应俱备,若是蓝天雨心怀宽广,让丈夫将女儿责打一顿便此了事,那自是上上大吉,否则只好遣她远走高飞,待日子久了,再图谋解决之道。

    她此时最担心的不是郭靖非要大义灭亲,而是担心蓝天雨不依不饶,若是蓝天雨一心阻拦,她可没有拦下蓝天雨让女儿跑掉的把握。

    一边和郭靖相斗,她一边密切注意着蓝天雨的一举一动,一旦他阻拦郭芙离开,她就会出手挡住蓝天雨片刻,给女儿制造逃跑的机会。

    眼见郭芙就要逃离,蓝天雨警告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打消逃跑的念头,不然,我可就要点了你的**道了。”

    蓝天雨果然不打算让郭芙逃离,这是黄蓉最头疼的事情,蓝天雨要是不打算给他们夫妇面子,以他的绝世武功,黄蓉根本没有一丝把握帮助女儿逃离此地。

    她连续施展两招打狗棒法中的绝学,把郭靖逼退两步,然后转回头,挥棒向蓝天雨打去,她施展的是打狗棒法中的“缠”、“封”两诀,打算暂时缠住蓝天雨,让女儿趁机逃走。

    与此同时,黄蓉对杨过恳求道:“过儿,你郭伯伯视你如亲子,从没有半分慢待你,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亲自砍下亲生女儿的一条胳膊吗?

    杨过本就心有犹豫,此时听了黄蓉的恳求,心中更加烦躁,想要答应下来,又有些不甘心。但想到郭伯伯刚才义无反顾,要亲手砍下郭芙胳膊的那一幕,又心中不忍。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蓝天雨已然接连点出两指,一道无形指力点在了黄蓉的木棒之上,直接把她的木棒击飞,另一指极轻极微,点在了郭芙的“环跳**”上,彻底断绝了郭芙逃跑的可能。

    竟然连蓝天雨的一招都没有接下,黄蓉感到一阵无力,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焦急,她现在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杨过身上,只有杨过答应放过郭芙,她的女儿才能逃过此劫。

    黄蓉看到杨过似乎有些意动,再接再厉,继续劝说道:

    “过儿,芙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刁蛮任性这是不假的,但她的本性不坏,从来也没有干过什么狠辣之事。她对你的心思,你应该很清楚,一个女儿家,被你当面拒婚,那是大丢脸面之事,她上门找你辩驳,也只是为了讨要一个说法。

    我不知道你们说了些什么,但我想,她定然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才会对你下手,她出手的时候,未必就是真的想要砍下你的胳膊,你回想一下,是不是这个道理?”

    杨过要不是醉酒,以他的实力自然不会真的被郭芙砍下胳膊,细想起来,此事确实也是巧合居多,现在砍下郭芙的胳膊泄愤,虽然能够痛快一时,但日后他必然会感觉对不住郭伯父。

    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不忍心让郭伯伯陷入痛苦之中,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郭伯伯、郭伯母的养育大恩,杨过无以为报,此事就算我杨过报答您二位的养育之恩了。”

    然后转头对蓝天雨说道:“师傅,事情就这样吧,郭伯伯、郭伯母对我的恩情,我不能不报,您就把郭芙放了吧。”

    黄蓉闻言大喜,郭靖却目注妻子,摇头道:“蓉儿,过儿深明大义,咱们却不能对不起他!我何尝不深爱芙儿?但她做下这等事来,若不重处,于心何安?咱们又怎对得起过儿?唉,过儿年纪轻轻就断了一臂,我......我心如刀割......真恨不得斩断了自己这条臂膀......”

    杨过听他真情流露,言辞恳切,不禁心中一酸,红了眼眶儿,愈发不想让郭伯伯为难,再次开口说道:

    “我从小没爹没妈,本来应该是乞丐的命,是郭伯伯、郭伯母把我带到了桃花岛上,教我识文认字,带我终南拜师。要不是如此,我也不可能拜在恩师门下,细细想来,我已经很幸运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吧......要是真的砍了郭芙的胳膊,我也是于心不忍,日后必定会后悔.......我谁都不怨......我天生就是吃苦的命.......”

    听了杨过自怨自艾的话,郭靖感触最深,更加感觉对不住他。

    黄蓉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蓝天雨却突然说道:“你郭伯伯对你的天大恩情,你自然应该想办法报答,但是,一码是一码,郭芙犯下的错误,必须由她自己承担,岂能用你郭伯伯的恩情交换?”

    让后转头对黄蓉说道:“黄帮主,郭芙的刁蛮任性,都是你平日里宠溺太过的结果,还是由你来亲自砍下她的右臂吧。”

    蓝天雨的决定大出黄蓉的意料,她小心措辞道:“蓝盟主,你是我大宋的武林盟主,一言一行都足以成为表率。过儿心怀宽厚,郭靖有情有义,你何不成全他们的心意?就像过儿所说,就算真的砍下了芙儿的胳膊,他也未必真的开心,若是日后后悔,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略作沉吟后,黄蓉继续说道:“你看这样好不好?芙儿的胳膊暂且留下来,咱们让过儿好好考虑一下,给他点儿时间,一切都让他来做决定,他说砍下,那就砍下来,他要是觉得砍下来,于心不忍,那就暂且保留,咱们再另外想一想其它惩处芙儿的办法。”

    就在这时,洪七公、欧阳锋等人也听到了消息,赶了过来。

    黄蓉求助洪七公道:“师傅,您老人家德高望重,您看我这个办法是否可行?”

    ..........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