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89 终得先天功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黄蓉来到蓝天雨的身边,深施一礼,恳求道:“小女已经得到了惩罚,今天的断臂之痛,必然会让她铭记终生,恳请蓝掌门给她接续断臂,还请蓝掌门垂怜。”

    她猜测的没错,蓝天雨坚持要黄蓉亲自砍下郭芙的胳膊,就是因为蓝天雨有把握接续断肢,这才想要借这件事情给郭芙一个无比深刻的教训,让她铭记终生,今后刁蛮任性的时候,想一想今天心中的恐惧,自然会收敛很多。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要给自己的弟子出口气,让郭芙接受应有的惩罚。

    既然黄蓉已经放低姿态,出言恳求,他也没有矫情,直接答应道:“我对郭大侠和黄帮主都是非常钦佩的,郭芙是你们的女儿,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希望改一改她的性子,还请黄帮主不要介意。”

    “蓝盟主用心良苦,感激还来不及,自然不会介意。今天之事,想一想真是让人汗颜,芙儿经此一事,想必触动极大,若是以后改了这刁蛮的性子,全赖蓝盟主今日之功。”想明白蓝天雨的用意,黄蓉大感惭愧,出言甚是真诚。

    接下来,蓝天雨又消耗了相当于一年寿命的生命之光,接续好了郭芙的断臂。

    他此番处置,众人心服口服,尤其是他短时间内接续断肢的神奇医术,更是神乎其技,就像洪七公所说,这根本就不是人间应有的手段,也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能有此仙法。

    蓝天雨如此年轻却武功绝顶,本来众人对此事就多有猜测,此时再见到他的神奇医术,对于他的来历更是猜测纷纭,甚至很多人都相信他是逍遥人间的陆地神仙。

    在陆家庄停留了几日,蓝天雨在朱子柳和泗水鱼隐的陪同下,南下拜访一灯大师。

    本来杨过、小龙女也想随同前往,但是被蓝天雨留了下来。他们二人常年幽居古墓,少见生人,既然出来了,还是多和三教九流的人物多接触一些,更能增长见闻。

    蓝天雨这个新任武林盟主不想被琐事拖累,便把安排各路英雄的事宜托付给了洪七公、欧阳锋以及郭靖协同办理,再加上黄蓉这个智囊军师,自然会处理的井井有条,不需要他操心。

    一个月后,三人终于来到了一灯大师的隐居之地。

    听闻新任武林盟主前来拜访,一灯大师偕同弟子慈恩裘千仞和樵夫高彦一同出来迎接。

    看到蓝天雨年轻的面容,一灯大师心中微微诧异,能够打败蒙古国师金轮法王,折服大宋群雄,蓝天雨必然是武功绝顶之人,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能做到这一点,比郭靖当年还要强出很多,如此天才人物,绝对百年难见。

    “老衲一灯,见过蓝盟主。蓝盟主大驾光临,实是不胜荣幸。”一灯大师合十为礼。

    蓝天雨抱拳说道:“一灯大师客气了,冒昧打扰,还请大师见谅。”

    接下来,朱子柳把慈恩和樵夫高彦也一一介绍给蓝天雨认识。

    回到禅房落座之后,闲话片刻,蓝天雨说明来意:“此次前来拜访一灯大师,蓝某有一事相求。”

    一灯大师道:“蓝盟主不必客气,若不是过于为难之事,老衲断无拒绝之理。”

    “在下听说昔日王重阳教主以‘先天功’换取了大师的‘一阳指’,在下也想相仿此事,不知可否?”蓝天雨问道。

    不等一灯大师作答,朱子柳就已经开言道:“我观蓝盟主施展的指法凌厉无俦,似乎和‘一阳指’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在威力上更是远远胜出,以盟主在这门指法上的造诣,似乎没有必要参阅‘一阳指’吧?”

    蓝天雨微微一笑,说道:“我这门指法和一灯大师渊源极深,也许一灯大师有所耳闻。”

    “噢,不知蓝盟主精擅的是何指法?和老衲又有何渊源?还请蓝盟主言明。”一灯大师也生出了好奇之心。

    蓝天雨道:“不如我试演一下,大师看看是否有印象?”

    一灯道:“老衲拭目以待。”

    蓝天雨端坐不动,双手六指连弹,只听“嗤嗤”之声不绝于耳,指法神妙,剑气纵横,远处的圆凳上,片刻间已是千疮百孔。

    如此神奇的指法,樵夫高彦和慈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连朱子柳和泗水鱼隐也是首次见到蓝天雨全力施展这门指法,此时他展现出来的指法威力,远胜他击败金轮法王之时。

    一灯大师凝目细观,越看越是激动,心中想到:“难道这就是天龙寺遗失的镇寺绝学‘六脉神剑’?”

    看到一灯大师面露激动之色,蓝天雨猜测他已经认出了这门指法,当下缓缓出指,好让一灯大师看得更加分明。

    一灯大师有了猜测之后,继续印证,见他右手大拇指剑路雄劲,颇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应该就是少商剑了。他右手食指的剑法,巧妙灵活,难以捉摸,自然是商阳剑。右手中指的中冲剑,大开大阖,气势雄迈;右手无名指的关冲剑拙滞、古朴,以拙胜巧;右手小指的少冲剑,轻灵迅速,快若雷霆;左手小指的少泽剑,忽来忽去,变化精微。

    等蓝天雨停下手来,一灯大师已然十分确定,蓝天雨施展的一定是天龙寺的镇寺绝学——六脉神剑!

    他目露激动之色,声音也略有颤音,急切的问道:“蓝盟主施展的可是六脉神剑?”

    蓝天雨道:“不错,确实是大理天龙寺的六脉神剑。”

    略作平静之后,一灯大师这才继续说道:“六脉神剑是昔年大理天龙寺的镇寺绝学,本就是以极高深的一阳指为基础,才能有所成就,既然蓝盟主精擅六脉神剑,所求自然不是一阳指了。难道蓝盟主希望用六脉神剑换取‘先天功’不成?”

    “确是如此,不知大师可愿意?”虽是问询,但蓝天雨心中十分笃定。

    一灯大师说道:“六脉神剑本是我段氏绝学,失传已久,蓝盟主愿意以此交换,老衲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事先,老衲有一事讲明,免得蓝盟主事后后悔。”

    蓝天雨道:“大师请讲,蓝某洗耳恭听。”

    叹息一声,一灯大师郑重说道:“这先天功深奥莫测,确是无上绝学,乃是王重阳教主偶然得来。这门绝学对于修炼者的要求极为苛刻,必须内功达到绝顶之人才能入门修炼。然而,修炼这门绝学还有一个极大弊病,必须是神识天生强悍之人,才能有所成就。”

    顿了顿,一灯大师继续道:

    “昔日王重阳教主就是因为神识天生强大,远超常人,才能满足修炼此神功的入门条件,而我却因为仅仅是普通人的神识强度,所以迟迟不能入门,这门功法在我的手中,毫无用处。另外,这门功法是极罕见的精气神同修,修炼起来,险恶万分。

    王重阳教主天资出众,远非老衲可比,但他就是因为修炼不当,被功法反噬,这才溘然长逝。正是因为如此,这门功法就连全真教都没有留存,老衲也没有打算传诸后人。是否要交换,蓝盟主还要慎重考虑才好。”

    虽然还没有看到这门功法的具体修炼方法,但听完一灯大师的讲述后,蓝天雨对于“先天功”却更加期待。

    蓝天雨道:“不必考虑,六脉神剑本来就是大理段氏的家传绝学,我再次转交大师手中,正是应有之义。”

    “蓝盟主高义,那老衲就愧领了。”能够一睹家传绝学,一灯大师神情甚是激动。

    接下来,一灯大师手录了一份“先天功”秘籍,蓝天雨也誊写了一份“六脉神剑”图谱,二人交换之后,各自去往密室研习。

    看完《先天功》全本之后,蓝天雨大为欣喜,秘籍中的内容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本秘籍正适合他现在的情况,加以练习之后,晋升先天的时间,最少也可以节约十年时间。

    蓝天雨得到的绝顶内功有许多,先天功却是唯一一门“精气神”同修的功法,这门功法直指先天,内功达到后天绝顶之后,转修这门功法,可以极快晋升先天境界。

    以往他所接触的内家功法,全部都是“精气”同修,唯有这门先天功是“精气神”三者同修。

    “神”即神识,也就是精神力,精神力和精气、内力同修,其中难度可想而知。正因如此,修炼这门功法,首要的条件便是精神力超强,只此一条,便把绝大多数的后天顶峰高手拒于门外。

    本来王重阳是修炼这门功法的绝佳人选,可惜这是个低级位面,受到位面规则所限,不可能出现先天境界的强者,王重阳修炼这门功法自然是困难重重,以至落得一个被功法反噬的下场。

    先天功高深莫测,“精气神”同修,以气炼体、以体练气、以气养魂,同时又以魂锻体、以体练气、以气炼体、以气养魂,三者间自然流转不息,初习就可练成“气与力合”,“意与气合”,“力与意合”。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