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98 惩治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上午九点,蓝天雨在董震和姜兵的陪同下赶到了九局分部。

    陈宁义亲自出面接待,态度非常热情。

    寒暄几句之后,陈宁义把准备好的资料拿了过来,蓝天雨慢慢翻阅。

    陈宁义准备的资料很齐全,足足有二十几页。金刚门的现有规模,气劲境界以上所有成员的详细介绍,门主方思希及其家人的详细介绍,方氏集团的详细介绍,方氏集团、金刚门的人脉网络,方方面面的情况记录的清清楚楚。

    蓝天雨看完一遍之后,心中更加笃定陈宁义和金刚门的关系不浅,资料上的记录虽多,但是却都是无关紧要的内容,实质性的东西,几乎没有。

    蓝天雨让他准备资料,本来就是试探一下,他要想知道什么,只要把方锐催眠,自然能够了解得一清二楚,不会有一丝掺假。

    蓝天雨放下手中的资料,说道:“方锐还在拘留室吧?我去看看他。”

    陈宁义并没有直接同意,笑咪咪的问道:“这小子仗着家里人的溺爱,太过好面子、讲排场,尤其是喝了酒以后,更是忘乎所以,像昨天的事情,他以前也没少做,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心甘情愿。昨天晚上,方锐的爷爷方思希门主,专门给我打来电话,让我替他好好管教一下不成器的孙子,并请我向你转达歉意,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今天中午或者晚上,他想请你吃顿便饭,以做赔罪。”

    他看蓝天雨没有说话,又解释了一句:“方门主对我们九局的工作一向很配合,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曾经多次出手相助。他毕竟是化境巅峰的前辈,在一些小事上,我也不好驳他的面子。”

    蓝天雨正要开口,突然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两名身穿军装的军官,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这两人,一个魁梧高大,气息彪悍,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看他的肩章,竟然还是中校军衔;另一人中等身材,带着一副眼镜,四十多岁的样子,军衔更高,是一位上校。

    高大中校,一进门就大喊道:“铁军和魏强都被你们关了三天了,也该放出来了吧?他们两个可都是我们队里的尖兵,这两天就要执行一个重要任务,今天上午,你们必须给我把人放了!”

    那位大校也说道:“陈局长,铁军和魏强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伤了人?你心里很清楚。认真追究起来,你们九局肯定要承担主要责任,如果你们再不把人放了,我们就要找领导反应了。”

    陈宁义皱着眉头说道:“王政委、费队长,这件事情明天再说,我现在正有客人。”

    两人看了蓝天雨一眼,那位高大中校继续大声说道:“明天就晚了,我今天上午就要把铁军和魏强带走。陈局长要是不答应,我们现在就去找秦司令反应问题。到底放不放?你给个痛快话。”

    略微沉吟了片刻,陈宁义说道:“你这个特战队长,还真是急脾气。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现在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你们下午过来把人带走,这样总行了吧?”

    高大中校终于露出了笑脸,哈哈大笑道:“我就是嘛,九局的人纪律严明,怎么可能颠倒黑白、不讲道理?那我下午过来领人。”

    然后又神色认真地说道:“不过,这件事情,还要麻烦陈局长抓紧调查,一定要还他们两个一个清白,给一个明确的交代才好。”

    “你放心吧,两三天之内就应该有结果了。”陈宁义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意思。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陈宁义又确实在忙,王政委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扰陈局长办公了,我们下午再过来,告辞了。”

    蓝天雨突然开口说道:“陈局长,这两位是省军区的同志吗?”

    陈宁义如此痛快的答应放人,就是担心说得多了,蓝天雨会过问这件事情,但是既然蓝天雨问起来,他也只得介绍道:“是的,这位是省军区的王堃政委,这位大嗓门儿的是特战队的费德馄队长。”

    蓝天雨主动和二人握手后,问道:“铁军和魏强是特战队的战士吧?他们怎么会被关押到九局来了?”

    不等费德馄开口,陈宁义就插言道:“费队长的两位战士算是见义勇为,但他们打伤了人,这件事情还在调查当中,事情不大,很快就会有结论了。”

    蓝天雨继续问道:“既然是见义勇为,一时失手,打伤人也是在所难免的,怎么还把我们的战士关押起来了?再说,我们九局什么时候管起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这位同志也是九局的人吧?正常情况下,见义勇为就算不被表彰,也不可能对关押起来,但他们打伤的是你们九局的警卫,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费德馄话里的讥讽之意很明显。

    蓝天雨转头对陈宁义说道:“那就不见方锐了。我既然来了分局,总不好中午白吃你们一顿,我就见见这两位战士吧。他们两个关押在哪?咱们一起过去看看。”

    看到蓝天雨已经站起身来,陈宁义只能陪着走一趟了。

    一边走,王政委一边问道:“这位同志看着很陌生,你也是九局的吗?不知是哪个部门的领导?”

    从陈宁义对待蓝天雨的态度上来看,蓝天雨显然不是普通人,只是他这么年轻,王堃又有些不确定。

    王堃已经直接询问了,陈宁义只得介绍道:“这位是总局过来的蓝天雨大校,第一次来,你们自然没见过。”

    “这么年轻,竟然就是大校了!”

    两人很是吃惊。

    “我是九局督查处的,要是我们九局的人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欢迎不定你们反应问题。”蓝天雨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督查处的蓝大校,真是怠慢了。有蓝大校关注这件事情,我们就放心了。既然蓝大校是督查处的领导,那我还真要反应一下问题。”

    说着,费德馄也不看陈宁义的冷脸,继续说道:“魏强是本地人,女朋友也是本地的,家里条件很不错,前天去一家会所参加聚会,竟然被人强拉着去陪客。这位姑娘还是挺聪明的,找了个机会给魏强打了一个电话,魏强和他的好朋友铁军就赶了过去。好在他们赶去的及时,那位姑娘差一点就被人给强.暴了。看到这种情况,魏强和铁军怎么能忍下去,自然和对方打起来了。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带着很厉害的保镖,好在铁军的实力很强,虽然受了点小伤,但对方的伤势更重。”

    说到这儿,费德馄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挺简单的事情呀,怎么反而把他们两个关起来了?那个人是什么身份?”蓝天雨问出了重点。

    费德馄一脸鄙夷的样子,说道:“他是什么身份,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但是被铁军打伤的那个人是你们九局的警卫人员。”

    “陈局长,那个人是谁?不会又是张海天吧?”

    蓝天雨看向陈宁义的目光很是锐利。

    陈宁义感觉蓝天雨的目光似乎能够把自己看透一般,竟然不敢和他直视,略微移开眼神,下意识说道:“是他。”

    然后讪讪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九局的警卫人员被打伤,都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按照规定,我必须暂时把魏强和铁军关押起来,请示总局之后,我才能做出进一步处理。”

    “今天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我们九局的警卫保护的竟然是强抢民女的恶霸!见义勇为的英雄被关押了,张海天却逍遥法外,你们苏南分局还真是独一份!”

    蓝天雨的声音很冷,隐隐透露着一丝杀气。

    费德馄和王堃相互看了一眼,眼里都露出了喜色。

    对于张海天的身份,他们多少也猜到了一点,对方的来头实在是太大,他们根本没想过能把对方怎么样,只要能把魏强和铁军捞出来,不让他们上军事法庭,他们就已经很满意了。

    现在这件事情被九局督查处的领导知道了,也许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九局督查处的赫赫威名,他们早就已经如雷贯耳,他们很想知道,面对背景深厚的张海天,九局督查处是不是还能坚持原则?

    四人很快来到了一件关押室。

    守卫给打开铁门,几人迈步走了进去。

    “铁军!”

    “天雨?”

    蓝天雨和铁军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蓝天雨早有准备,倒是没有感到意外。铁军却非常惊讶,天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铁军是蓝天雨三个最铁的兄弟之一,这一段时间,他和庞健、章煊聚会的时候,还经常提起他。铁军自从参军之后,一直杳无音讯,蓝天雨就猜测他应该是加入了什么秘密部队,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房间里关押着连个人,除了铁军之外,还有一个年轻人,应该就是魏强了。两个人看起来很狼狈,也很憔悴,尤其是铁军的身上伤痕处处,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天雨,你怎么来这里了?”铁军的声音暗哑,听起来中气不足,很是虚弱。

    蓝天雨一处处看过铁军身上的伤痕,以他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这显然不是打斗中留下来的,绝对是被刑讯留下来的伤痕。

    九局作为特殊部门,面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有时难免要使用一些刑讯手段,但那都是明面上看不出伤痕来的,比如电刑之类的。现在铁军身上的伤痕如此明显,显然吃了很大的苦头。

    “我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身上这些伤势是怎么来的?”蓝天雨此时已是怒火中烧。

    铁军性格直爽,直来直去,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以蓝天雨马首是瞻,他答道:“我和魏强被关了三天了,一直没吃没喝,前天还被铐在柱子上,狠狠教训了一顿。不过我一向体格好,没什么事。”

    蓝天雨转回身去,面对陈宁义,冷冰冰说道:“陈宁义,我们九局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你还真是开了一个先河!”

    然后,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

    拨通之后,对方说道:“天雨,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处长,我现在正在苏南分局。苏南分局问题很严重,事情涉及到了陈宁义、金刚门还有张辽源的孙子张海天,能不能给我调几个得利的帮手过来?我准备好好查一查。”

    难得蓝天雨主动挑起督查处的工作,关占辉自然要大力支持,以蓝天雨的能力,只是分局的一点事情,只要给他派几个经验丰富的帮手,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他不需要有任何担心。

    关占辉继续说道:“我现在就给你安排人,你暂时可以接管苏南分局督查科的人员,另外我会抽调苏南纪委的人过去帮你。通知很快就会下达,我等你的好消息。”

    挂掉电话之后,蓝天雨看向陈宁义。

    陈宁义此时已经是脸白如纸,他最担心的就是蓝天雨调查他,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

    督查处的厉害,他非常清楚,要是他以权谋私的事情都被查出来,恐怕这一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镇定了一下心神,陈宁义大义凛然的说道:“我陈宁义行得正坐得端,小节上也许有亏,但大义上绝对没有差错。蓝大校想要查,那就查吧,正好能还我一个清白。”

    说着,他就要转身离开。

    “到哪去?是准备跑路,还是准备藏匿证据呀?”蓝天雨冷漠的说道。 》≠》≠,

    “我回自己办公室也不行吗?我现在还是分局的局长,我还要正常办公。”虽然他是打算跑路,但说得很是理直气壮。

    蓝天雨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最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不然我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我陈宁义还不至于怕了谁!”

    数着,脚步不停,反而加快了速度。

    “我说不让你离开,那你就走不了。”

    说着,蓝天雨右手食指一点,只听“嗤”的一声,一道无形指力发出,陈宁义的神藏穴被指风点中,顿时难以动弹。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