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547 拿到手软的贺礼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要是依靠罗峰自己的力量,固体精神力雾化的过程很难,而且还有不小的危险。

    但对蓝天雨来说,解决这个问题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罗峰识海中的固态精神力总量太过庞大,要是短时间完全雾化,罗峰的识海很难承受,而且操控这么庞大的精神力,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于是,蓝天雨只是震碎了暗金球表层的一少部分,这一部分固态精神力转化成的精神力雾气,可以让罗峰发挥出相当于初等战将级别的实力。

    其余的固态精神力,也被蓝天雨震出了许多细碎的裂纹,等罗峰的实力提高之后,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逐渐的把这些固态精神力慢慢转化成精神力雾气。

    蓝天雨用神识探索三人的识海,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他收回自己的精神力之后,杨武和白阳也重新恢复了正常状态。

    他们二人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一刹那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莫名的对于蓝天雨有了更深的敬畏。

    罗峰却没有马上清醒过来,甚至已经闭上了双眼。

    突然间,罗峰的身上气势大盛,室内空置的桌子、椅子齐齐飞到了半空里!只有蓝天雨面前的桌子,还有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仍然安安稳稳的没有一丝晃动。

    “这是精神力波动!罗峰是掌控师!”周正永惊呼出声。

    地球上的掌控师可是太罕见了,罗峰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显露出掌控师的天赋,他能有这样的变化,必然是逍遥议长的手笔!

    想明白这一点,众人敬畏的看了蓝天雨一眼,心里都暗暗羡慕罗峰的好运。

    片刻之后,罗峰终于回复了正常意识,精神力收回,悬浮在半空中的桌椅等物品,“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我这是怎么了?”刚刚清醒过来,罗峰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有很高的掌控师天赋,你识海中的暗金色圆球就是固体化的精神力。固体化的精神力要想雾化,有一定的危险,我已经把你的固体化精神力震碎,等你的实力再次提升之后,很容易就能把剩余的暗金色圆球慢慢雾化。”蓝天雨面带微笑,简单解释道。

    “罗峰的识海中竟然有固体化的精神力,看来他的潜力很大呀!”感慨一句,监察使刘奎对罗峰说道:“还不赶快谢过议长的救命大恩,固体化的精神力要想雾化,是非常危险的,据我所知,这个难题只能靠自己来解决,也只有议长这样的绝顶高手才能助你一臂之力。”

    罗峰从小到大,偶尔就会无缘无故的昏迷,每次醒来后就会实力大进,他一直不明白是什么原因,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识海中的固体化精神力作怪了。

    罗峰连忙恭恭敬敬的再次对蓝天雨施礼,感激的说道:“多谢议长的救命之恩,罗峰实力弱小,无以为报,以后议长但有所命,请尽管吩咐。”

    “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算不得救命之恩。你的掌控师天赋很高,要是有名师教导,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今天来到扬州城,遇到你这样的天才,也是你我的缘分......”说道这里,蓝天雨沉吟了一下。

    这分明是有收徒之意呀!

    周正永、刘奎、诸葛韬等人,无不心生嫉妒,暗暗感叹罗峰真的是好运气。

    刘奎上上下下看了罗峰几眼,羡慕的说道:“罗峰兄弟,你可真是好运气,是不是高兴的傻了,还不赶紧拜师!”

    就像刘奎说的,罗峰还真是有点懵了。

    议长是什么身份的人,怎么会看中他这个平民出身的小人物?真要成了议长的徒弟,你可真的是一步登天了!

    听到刘奎的催促之后,罗峰这才确信自己没有会错意,议长确实有收他为徒的意思,赶紧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行了拜师之礼。

    礼毕,蓝天雨一挥手,一股无形的气劲把罗峰托了起来,“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第四位亲传弟子了。”

    然后又拿出一把战刀和十把飞刀,说道:“这把战刀和这十把飞刀,都足以破开兽皇的防御,你拿去用吧。”

    蓝天雨说的如此随意,如此轻描淡写,能够斩杀兽皇的神兵,就这样送出了手,就连见多识广的刘奎、周正永都微微发呆,更不要说诸葛韬、邬通等人了。

    凝视着桌子上摆放的十一把神兵,众人的眼中都露出火热之色。

    能够斩杀兽皇的神兵,整个地球上恐怕也不多见吧?这等级得有多高呀!

    罗峰脸上的神色也极为惊愕,他也没有想到师傅随手送出的兵器,竟然是如此厉害的神兵!这见面礼也太重了吧?罗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

    “拿着吧,等你进阶战神境界,我在给你换一套更好的兵器,这些兵器先凑活着用吧,暂时来说,应该够你用了。”蓝天雨催促道。

    罗峰吞了口唾沫,那些已经来到嘴边,准备推辞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么厉害的神兵竟然只是凑活着用,等他进阶战神境界,还会赐下更好的神兵,他这师傅到底有多土豪呀?

    罗峰深感震惊!

    “谢谢师傅!”罗峰有满脑子的疑问,一肚皮的话想说,最后却只说了这四个字。

    “给你两天时间,你先把家里的事情安顿一下,然后要在我的身边呆上一个月左右,我要对你传授一些基础知识。一个月后,你去极限武馆的‘精英训练营’呆上一段时间。我想这样安排下来,你的进步应该会很快。”蓝天雨很快就对罗峰的修炼做好了规划。

    不等罗峰回答,蓝天雨又问道:“家里要是需要钱,你就先从极限武馆的账上支取,十亿够不够?”

    听到这个巨大的数目,罗峰吓了一跳,赶紧连连摆手说道:“用不了这么多,真的用不了这么多,我们家的钱虽然不多,但还够消费,您不用给我钱。”

    “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让你没有后顾之忧,你才能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修炼上,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开口,我是你师傅,在你弱小的时候帮助你,本就是份内之事,况且钱财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我随便送给你一件东西,都是用钱买不到的,你以后要学着慢慢适应。”

    听了蓝天雨的话,罗峰的眼圈有些发红,这样一句暖人心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十亿的数字,不只罗峰感到震惊,杨武和白阳更是张大了嘴巴,心里羡慕的不得了,有一个议长做师傅,还真是一步登天呀!刚刚给了十一把神兵,这又要给十亿的安家费,这样的待遇恐怕也是独一份了吧?

    周正永插言道:“罗峰老弟,对于议长来说,金钱确实只是一个数字,你就尽管把这十亿元收下就是。另外,你是从我们江南极限会馆参加的武者考核,逍遥议长能收你为徒,也是我们极限武馆的荣幸,我代表武馆赠送给你十亿元的贺仪,希望你不要嫌弃呀。”

    又是一个十亿元!师傅逍遥和周会长说话都是以亿为单位,好像华夏币突然贬值了一样,听的罗峰心脏狂跳,就像做梦一样。

    罗峰不知道周会长代表极限武馆送出的贺仪,自己是不是应该收下,抬头向师傅看去,眼中露出询问的神色。

    “既然周会长是代表极限武馆送出的贺仪,那你就收下吧。以后要记得你是从极限武馆走出来的,不要忘记这份情分,那就是最好的回报了。”蓝天雨提点道。

    “谢谢师傅指点,这一点我是不会忘记的。”罗峰赶紧说道。

    周正永从总馆主洪的交代中,判断出总馆主和逍遥议长的关系应该很亲近,对于他新收下的弟子,又是从极限武馆选拔出来的,自然要多多加深双方间的亲密关系。

    要不是蓝天雨这个做师傅的也只是随口赐下十亿的数字,他不好超过这个数字,按照他的想法,以极限武馆的名义送出的贺仪,应该在这个数字的基础上,再提高几倍才好。

    刘奎监察使也插话道:“逍遥议长能够收下佳徒,罗峰老弟能够拜得名师,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我这个人向来粗鄙,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宝物,只能做一个俗人,给罗峰老弟送上十亿贺仪,添添喜气。”看到罗峰似乎要开口推脱,他连忙说道:“罗峰老弟,你要是不嫌我刘奎粗俗,这份小小心意,请你务必收下。”

    十亿贺仪,对于刘监察使这样的高等战神来说,倒也不算什么,蓝天雨对罗峰点了点头。

    既然师傅同意自己收下,罗峰只得说道:“监察使的这份贺仪,实在是太重了,在下受之有愧。”

    刘奎爽朗的说道:“这真的只是小小心意,只要罗峰老弟日后不嫌弃我小气,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有蓝天雨和周永正的标准在前,这份贺仪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用这点代价,结交罗峰这个未来有着无限潜力的幸运天才,在刘奎看来,绝对是一笔超值的投资。

    “刘监察使送上了贺仪,我也不能落后,不然,日后罗峰老弟一定指摘我小气。我也和刘监察使看齐,以私人身份送上十亿贺仪,还请罗峰老弟笑纳。”

    周正永刚才是以武馆的名义送上的贺仪,现在是以私人身份送上的贺仪,罗峰已经收下了刘奎的贺礼,周正永的这份心意,他自然也不能推脱,只能诚惶诚恐的接受了下来。

    诸葛韬、邬通等人有样学样,也各自送出了五亿贺礼。

    罗峰刚刚拜师,这就入账五十亿华夏币,这对平民出身的罗峰来说,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简直是收礼收到手软。

    中午,极限武馆准备了隆重的午宴,盛情款待蓝天雨和罗峰,江南市极限会馆的高层,悉数出席。

    罗峰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传说中的大人物,更是第一次品尝到如此奢侈的美酒佳肴,两个多小时的午宴,对他的震动很大。

    蓝天雨本来想让罗峰休息两天,把家里的事情安顿一下,再来他身边教导。但是罗峰上进心很强,不想耽搁时间,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到蓝天雨暂居的“明月小区”报到。

    得到蓝天雨的肯定答复之后,满心欢喜的离开了极限会馆。

    但是,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蓝天雨也没有看到罗峰出现。

    蓝天雨接通周正永的电话,直接吩咐道:“罗峰没有过来报到,你看看他的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您稍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解决。”周正永语气严肃的说道。

    虽然蓝天雨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询问,但是却给了周正永莫大的压力。要是逍遥议长刚刚正式收下的亲传弟子,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一定会给逍遥议长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挂掉电话之后,周正永赶紧向罗峰的家里赶去。

    蓝天雨一直等候了一个小时,罗峰才在周正永的陪同下,赶了过来。

    “是家里出事了吗?”蓝天雨关切的问道。

    “我父亲被人讹诈,受了点伤,我一怒之下把对方打伤了,在拘留所里呆了一夜。”罗峰有些赧然的答道。

    “你父亲没事吧?你出了事情,怎么没有第一时间联系我?”

    “我的手机打碎了,没办法联系,您的身份又太敏感了,我在警局没敢提起您的名字。”

    听了师徒二人的问答,周正永说道:“都怪我,应该给罗峰老弟留一个联系方式才对。昨天光顾着高兴了,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咱们现在就互相留一个电话号码,以后遇到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不好麻烦议长,直接找我就是了。”

    等两人相互记下了对方的电话号码,蓝天雨也没有询问事情的经过,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都有些什么困难?都对我说一说。”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